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充值认领:4月11日15:46 充值未备注ID,请发站内信认领。 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45. 天目復甦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19-02-11 08:05      字数:9524
  克里斯這一睡,又陷入深沈的泥沼。

  幽冥的天空是濃墨般的絳紫,一抹慘澹月影低垂,在濃密的陰氣遮罩下,無聲傾訴亙古流傳的淒冷。蜿蜒在荒蕪沙礫的望川河一望無際,沒人知道這河是從何處來又往何處歸,只猜許是那天上星河的倒影,將世間無常的怨都凝聚至此。

  刺骨的陰風襲過滿目蕭索,一塊半碎的頭骨被吹得滾了幾圈,遠遠對上正巧走來的人,空洞的眼窩便乍現一點螢光,又轉瞬消逝,殘燭終是殆盡。

  克里斯背著奄奄一息的人,一步步往前走。沾染血跡的靴子極為沈重,卻只留下淺不可見的印子,彷彿走在這荒原上的只是一縷不著地的幽魂。

  能出入陰陽交界的路,並非只有鬼門關前的那幾條大道,在遠離地府的幽冥荒境裡,也有短暫的裂口不時出現,只要時間沒估錯,那就是他們逃出生天的希望。

  胸腔被冷風狠狠灌入,激起一陣刺痛,克里斯悶咳一聲,將湧上喉頭的腥熱吞下後,托了托背上的董司常,繼續邁出吃力的步伐。失去契約之力的他已恢復凡人之軀,不再擁有優秀的體能與修復能力,只能憑己身過人的意志與怨恨支撐著。

  恨蒼天無眼,恨小人作祟,更恨自己不夠強大,無力保護心愛的人。

  「阿克。」

  背上傳來微弱的聲響,克里斯快速調整狀態,恢復一貫的爽朗語氣,「安怎?」

  回答他的,是一雙摸上臉頰的冰冷小手,幾乎就要凍碎他佯裝出來的堅強。

  董司常自小受盡寒毒之苦,體質本就較為虛弱,如今好不容易才從咒殺中解脫,還沒恢復元氣,就又受包閻王一掌,差點神魂俱滅,若非董閻王事先偷塞了些仙藥給克里斯,否則他早就要熬不住了。

  「董小七?」克里斯又喊了幾聲,都沒等到回應,只發覺肩上有微微的溼意,在這陰冷的地方,連淚水都冰得教人心寒。他咬著牙壓下心頭酸楚,保持開朗的語調,說:「哭瞎密啦?你看,裂縫已經開了,就在那,再過一會,我們就能離開這鬼地方了。」

  「可是,阿克,我們已經來不及了。」

  話聲方落,強大的威壓倏然降落,克里斯震驚地瞪向後方,竟見三位閻王率領千百鬼兵飛奔而來來,聲聲盡是誅滅討伐之辭,頃刻間,就要將他們團團包圍。

  不!他們明明熬過了千辛萬苦,只差臨門一腳,怎會突生變故?

  克里斯不甘心地嘶吼一聲,爆出僅剩的全部靈力往幽冥裂縫衝去,拼死也要把董司常送出去,但他沒想到,在裂口即將關閉的那一刻,被推出去的人竟會是他。

  「董司常!」他奮力捶打被陽光炙烤的柏油路,滿腦子只剩下一個念頭,就是要扒開那該死的陰陽相隔,即使逆天而行,也要救回那寧可犧牲自己也不願拖累他的蠢蛋!

  忽然,一個人從身後壓上他的肩,詫異驚呼:「哇!克叔你怎麼哭了?」

  這聲音?

  克里斯茫然地回過頭,竟見到一張俊俏男孩燦笑的臉,才醒悟過來,他又作夢了——長久壓抑的不安與思念,將不同時間的記憶全都混淆了。

  葉育,一個他從小娃兒照顧到大的孩子,每天陪著玩耍吵嘴,陪著打架,又陪著傾聽戀愛煩惱,即使後來因失憶而性情大變,他也一直看著對方哭泣或歡笑,卻那裡知道,他最後也必須親眼看著這個視如親兒的人被天雷打得煙消雲散。

  「你在看什麼啊?」葉育探過頭,瞧見他腿上的東西,頓時睜大碧亮的雙眼,不可思議地大喊:「看軍曹也會看到流目屎?克叔派器(壞掉)啦!」

  「死囝仔,你才派器!」

  克里斯怒地巴去一掌,被身手敏捷的葉育閃開後,就開始兩人例行的摔角賽,你一拳我一腳,什麼招式都使出來,直到他以一招過橋摔把葉育壓在地上,聽著死小孩唉唉大叫:「執事救命!」才終於笑出來。

  這樣調皮又欠揍的小育,他十分想念。

  「克里斯,別太粗魯。」

  低柔的嗓音帶著濃濃的無奈,克里斯聞聲望去,正是擺著一張古板臉的黑晊世,而對方身旁竟站著蓄了一頭烏黑長髮的葉育,同樣精緻的五官,已不見曾經燦爛的笑容,只有被憂愁繚繞的恬淡靜雅,也固執得讓他這個作老爹的心裡犯疼。

  不知何時,天空閃過驚心動魄的銀光藍電,打散了眼前的一切,只留下那堅持自稱尤爾的葉育,彷彿他又回到天降五雷的那一日,尤爾蒼白的臉蛋爬滿了漆黑的紋路,一如自己現在的身份——魔族。

  生命中所有珍視的東西,都從那五道誅魔天雷落下後,被一一剝奪。

  「你為什麼要這麼傻?」克里斯抓住尤爾單薄的肩膀,即使知道這是夢境,也無法克制地大吼:「成魔又如何?你以為犧牲自己就不會連累我們嗎?錯!地府根本不在乎這些!你知道他們怎麼對董事長的?我們費盡心思殺了魔女,結果還不是……」

  兜兜轉轉繞了這麼多圈,他們依然也無法逃出失去摯愛的詛咒。

  「克叔。」尤爾難得朝他揚起笑靨,笑得像個孩子,「謝謝你給我一個家。」

  剎那間,他回到許久前的最初。

  看起來再普通不過的獨棟別墅裡,一個小屁孩抱著白色狐狸,上下亂跑地咯咯笑,身後跟著哭笑不得的男人柔聲勸說:「小心看路。」孩子的親媽卻粗手粗腳,一個不小心就撞得小孩哇哇大哭,戴著墨鏡的阿宅窩在牆角研究機器,穿著和服的女子貼心端來茶水,廚房永遠燉著香味四溢的湯,客廳裡也永遠有吵不完的噪音。

  克里斯靜靜坐在沙發上,望著這熟悉又遙遠的一幕,世間最平凡的幸福不過如此。

  突然,他的腰身被戳了一下,轉頭望去,就見董司常正用一雙烏黑大眼注視自己,毫無波瀾的稚嫩面容下,是百年來默默潛藏的愛戀,讓他心中一軟,便低頭吻了上去。

  「阿克。」

  視野再次暗下,所有溫暖都被殘酷的現實洗刷而去。

  懷裡的身子又硬又冷,像泡在幽冥寒池中的冰雕,連顫抖都是種奢侈。克里斯心痛地流下眼淚,想用自己的體溫去融化董司常身上的冰寒,卻見裂痕依然不斷蔓延,一點又一點地割破他所珍愛的每處肌膚,最後裂至全身,而他已被凍得放不開手。

  「你要……活下去。」

  不!

  碎裂的冰雕化為粉末,他在惡夢中又一次嚐到戀人魂飛魄散的痛。

  「轟——」

  一樓偌大的觀察室,忽然爆出銳利的戾氣,尖銳的警鳴大響,躺在法陣上的人睜開佈滿血絲的雙眸,奮力躍起,以驚人的速度往外衝去,卻一頭撞上隔離結界摔倒在地板上,力道之猛,竟讓整棟大樓有幾分搖搖欲墜之感。

  這時,結界被撤去,湧入難計其數的兇殘魔獸,此起彼落的嚎聲伴隨沖天腥臭,腥紅的血目只有麻木的殺意,已被激起血性的牠們,張大沾黏唾液的利齒,毫不猶豫地衝向男人,緊接著,結界落下,斷絕任何逃脫競技場的生機。

  深陷夢魘的克里斯面容扭曲,意識混亂地遊走在現實和虛幻之間,看不清眼前的一切,只能在被染紅的視野中,依循血脈裡的好戰因子而動。

  他揮舞著凌厲的利爪,不論對手的體型比他大上多少,都能準確找到要害,將對方撕得支離破碎,動作敏捷,下手狠絕,像要藉一次又一次的殺戮宣洩心中仇恨,而這戰績也確實勝過以往的每個實驗品,讓參與這場實驗的所有人都嘆為觀止。

  「不愧是那一個支系的天目人族後裔。」有人忍不住讚嘆。

  然而,他們還高興得太早。

  被放進去測試的魔獸很快就被肅殺一空,但克里斯卻像殺上癮般,還想繼續再戰,發現沒對手了,便開始瘋狂地撞擊結界,每一下都掀起不小的震動,連地面也轟隆搖晃,看得人心底發顫,深怕這野獸會打破牢籠的禁制掙脫出來。

  一樓的研究員見結界逐漸不穩,驚覺這場改造已超出預料,便紛紛緊急撤退。

  在二樓觀看的安慈皺起眉頭,神情十分凝重。

  艾娃急得要命,見約翰仍一副事不關己地滑手機,不禁氣結,「你還有心情玩?讓你再三確認有無問題,結果又失敗了,你說我們去哪重新找人?」

  數千年來,他們致力於還原遠古天目人種的血脈,試圖培育出一個最完美的戰士,以實現他們的最終計畫,可惜,每一個實驗對象不是陷入癲狂,就是無法通過比鬥測試。安慈歷經無數次的失敗,終於歸結出兩個原因:前者是混雜的天目支系血脈過多,致使在改造過程中相互衝突而發狂,後者則是覺醒的支系血脈不夠強大。

  他們尋尋覓覓,終於找到了葉育這個既是純淨之魂又是單一天目支系後裔的優秀人選,可惜中途出了差錯,葉育的真實身費令安慈不得不毀掉他。因此,克里斯就成了他們新希望——擁有的天目血脈雖然十分稀薄,卻是精純的單一支系,還是天目人種中最受崇敬的一支。

  照理說,這一次應當會萬無一失,但此時看來,恐怕又要功虧一簣。

  約翰挑了下眉,檢查自己偵測出來的數據,各項指數都超出預期的水準,堪稱完美,再打量了下克里斯的狀況,虛心求問:「哪裡失敗?」

  「一個意識不清、無法控制的野獸,只知殺戮,要他何用?」艾娃沒好氣地說:「都忘了你是純惡之魂,怎麼可能懂靈魂的真義?」

  「……」

  喔,這個人身攻擊好有道理。

  約翰淡笑不語地低下頭,溫文俊雅的臉上毫無怒意,像極一個接受前輩教誨的翩翩君子。艾娃見狀,本想再遷怒幾句的心情也沒了,便輕哼地朝外走去,「我去處理失敗品。」

  「慢著。」安慈忽然出聲。

  艾娃不解地停下腳步,「主人?」

  安慈無視她的疑惑,逕自注視下方恍若失心的男人。

  艾娃不敢擅做主張,只好走回安慈身邊觀望了會,見克里斯仍無好轉跡象,不由遲疑地咬了下嘴唇,低聲問:「主人,您究竟是看上他哪一點,為何這麼……相信他?」

  其實,她真正想說的是,為何安慈這麼在乎克里斯?

  她跟隨安慈最久,對主人的脾性自然最為瞭解。以往的實驗對象若有一點不理想,安慈都會毫不猶豫地選擇捨棄,沒有一次像今天這般執著,更別說這五年來還一味包容配合克里斯的無禮放肆,就連他一向最寶貝的純惡之魂都沒有這樣的待遇,再確切點來說,克里斯甚至沒有一點符合安慈過往會招攬的標準,除了原祖天目血脈外。

  安慈的神情稍緩,道:「還記得你是如何跟著我的?」

  「記得。」艾娃低下頭,滿懷虔誠的臉龐褪去所有豔色,看來竟有幾分清麗,「是您救了我,又助我重獲新生報仇雪恨,艾娃願永遠效忠主人。」

  「知道我為何願意救你?」

  艾娃搖頭。

  「因為你有機會逃跑,卻沒有。」

  艾娃一愣,「您的意思是……」

  安慈輕嘆:「即使希望渺茫,你也不曾放棄要打敗仇人,克里斯也是。」

  而他自己亦然。

  一個靈資普通的武夫,本來是入不了安慈的眼,直到他聽說有人劫獄救七世子,且屢敗屢戰,才對克里斯稍微起了點興趣,又見對方即使性命垂危,也要孤軍奮戰,不屈不撓地與地府作對,那份近乎自殺的愚蠢與執著終於打動了他。

  ——同樣的遭到背叛、同樣的失去所有、同樣的孤立無援、同樣的寧死勿屈、同樣的與天對抗,他彷彿看到了當年的自己。

  他沒想到,讓葉育見識到「光明」之惡而倒戈相向的計謀,竟會落實在意外之人身上,更沒想到的是,對方也擁有單一天目的血脈,令他不得不更動帶罪仙靈的祭品人選,藉董司常的安危來牽制克里斯。

  不過,現在這結果又出乎他意料了。

  一個即使成魔也不被聖碑視為背叛光明的人,其精神力應當比他最初看好的葉育還強大,沒道理會敗在回歸原祖血脈的衝擊上,究竟是什麼讓克里斯陷入癲狂?

  安慈仔細感應克里斯的心緒波動,雖起伏激烈,卻並非徹底地混沌不清,反倒像是執著於什麼的狠勁。他沈思了會,對約翰說:「你去注射病毒,把他喚醒。」

  「……」

  Excuse me?

  約翰的逼格再高也懵了。要他一介文弱醫生跑到發狂的猛獸面前去打針,然後再樂呵呵地鑽進對方的意識裡拍拍手說:「親愛的,早安,該起床了。」這怎麼看都不是他的畫風,何況,估計他還沒走近,就會被一掌刷成地上的屍塊。

  於是,約翰輕咳一聲,回予一個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若大人的傳音他都聽不到,我想現在再施打病毒也不容易作用,當然,如果當初沒幫他解毒,也許就會不同。」

  言下之意,這都是安慈大人的鍋,他不背。

  其實剛說完就發現問題點的安慈:「……」

  「呵。」

  才被人身攻擊的純惡之魂,就、是、任、性!

  *  *  *  *

  「喀啦!」

  結界終於發出一聲碎裂,散作齎粉消失。一人踏入滿地狼籍的觀察室,趁克里斯反應過來前,就迅速欺近,白晰的手腕一轉,細長的針筒便要刺下。

  電光石火間,一道疾影閃過,來人的手就被緊緊握住。

  安慈頓了一下,有些意外自己竟能被擋下,又見對方沒有進一步攻擊,眼底的陰霾才總算一掃而空,揚起壓抑著激動的滿意微笑,「清醒了?」

  克里斯像是終於發洩夠般,一手撐著膝蓋大口喘氣,汗水自低垂的染血臉龐滑落,滴在凌亂的腳印上,差點污了懸在胸前晃蕩的項墜。他直直瞪著白色的小兔頭,聆聽滿腦海迴盪的呼喚,被原祖血脈支配的喧囂才漸漸平息。

  夢醒了,但耗盡心力的空虛與夢魘殘留的餘悸,仍讓他處在茫然中無法言語,直到一股熱流自眉心緩緩流入,他才鬆開安慈的手,乾啞著嗓音問:「什麼情況?」

  「你成功了,現今世上唯一的上古高階人種。」安慈放下輸入靈力的手,收起針筒,又一個翻掌,多出一杯水,「喝口水歇一歇,接下來,該是實現計畫的時候了。」

  克里斯接過水一口灌下,緩解喉腔的乾涸後,暢快地抹了把臉,才發現手上全是黏膩的血,再環視慘不忍睹的四周,竟都是魔界最兇殘的猛獸屍塊,就不禁捏了把冷汗。

  靠!好家在拎盃打贏了,不然到時要怎麼去見董小七?

  這麼想的同時,他又忍不住慶幸被改造的人是自己。按照安慈的最初計畫,是希望讓葉育來接受這返祖改造,但那孩子連自身成魔後的兇殘都無法接受,又如何能熬過這毫無人性的殺戮考驗?與其讓小育在一次次改造中崩潰發瘋,還不如由他來承受。

  忽然,一陣窸窣聲響傳入耳裡,克里斯循聲往上望去,就見二樓站著許多人,幾乎都用一種觀察稀罕珍獸的目光打量他。他下意識抖了抖耳尖,發覺聽力變得比以前更加敏銳了,甚至能清楚聽見那些研究員的竊竊私語。

  「這項實驗成功,往後能改造更多物種……」

  「不知之前的實驗體還能不能重新試過?」

  「還談那些廢棄的失敗品做什麼?都拿去回收了。」

  操!

  克里斯眉頭一皺,朝那兩人瞪去,凌厲的殺氣嚇得他們立刻噤聲。

  安慈捕捉到他臉上的厭惡,便傳了道密語給艾娃,讓多話的人永遠閉嘴後,溫言勸道:「要幹大事就別拘泥小節,這些都是必要的犧牲,無須分心在多餘的憐憫上。」

  「喔,你親愛的日帝教的?唔!」克里斯不予苟同地回完嘴,就被一股威壓打得氣血翻湧,整個人像被釘住般無法動彈,饒是他想催動靈力抵抗都無濟於事。

  安慈的臉色極冷,似被戳中逆麟,烏眸深沈,「克里斯,有些話,我可以任你隨意撒野,但有些人,你絕不能有半分污衊。」

  「……」

  威壓撤去,克里斯不悅地抹掉嘴角血水,勉強找到還算乾淨的背心一角,將小兔項墜擦了擦放進衣內後,就理也不理安慈諱莫難測的神情,大步離開。

  約翰站在二樓,將兩人的一舉一動盡收眼底,嘴角的弧度漸深。

  艾娃執行完安慈的交代,帶著一身血味回來,望見站在窗邊的優雅男子,不由伸臂勾上他的脖子,漾起艷麗的笑靨,柔聲嬌語:「你不但收取小福星的魂魄,又順利將朶爾送進西方地府,還成功幫主人造出他希冀的戰士,一連立了這麼多功,果真不負主人對你的期待。」

  約翰溫柔一笑,「是大人英明,我不過是盡本分而已。」

  「是嗎?」艾娃伸出豔紅的指甲,輕刮他俊雅的臉,「我還以為,主人決定處死你的心肝寶貝,讓你心生不滿,才會到現在都不認他為主,只肯喊他大人呢。」

  「您誤會了,在我心裡,只有『大人』這個稱呼才能表達我最高的崇敬。」約翰摟住貼來的身子,在她耳邊呢喃:「何況,尤爾依然在我的一手策劃下步向毀滅,甘願以最壯烈的方式結束生命,如此驚心動魄的傑作,我豈會不滿?」

  因為——「不滿」二字,已不足以形容他的感受。

  克里斯回房沖了個澡,心想快要能見到董小七了,便對著鏡子打量一番,開始修剪五年未理的頭髮,又將鬍渣都剃了乾淨,從一個邋遢大叔變回充滿朝氣的大帥哥後,才圍著浴巾踩著夾腳拖出來,嘴裡還哼著連他都不知道的歌,澄藍的眼眸盡是久違笑意。

  不過,這份愉悅在看到安慈出現在他房裡時,就立刻蕩然無存。

  他挑了挑眉,瞥了眼對方身旁托著什麼東西的一朵黑霧,心想這人也不是第一次不請自來了,就懶得過問,連招呼也不打,直接從冰箱拿出啤酒,先乾了爽一回再說。

  安慈看向煥然一新的克里斯,不禁一怔,又隨即掩去心思,而一向淡定自若的臉也難得出現了猶豫之色,因為這房間比他上回過來又亂了不只一倍,用豬狗不如來形容都玷污了豬狗,讓他拿不定主意該把東西放哪。

  偏偏克里斯也不理會那股略帶幽怨的視線,喝完啤酒就嘴巴一抹,大搖大擺地走到衣櫃前抽掉浴巾,如此豪邁奔放,囧得安慈只得趕緊別開目光,將視線落在床上的染血衣褲,頗有氣無力地說:「你每天就這麼睡在這上面?」

  克里斯頓了頓,不由誠懇道:「我忽然發覺你很像我一位非常親密的人。」

  安慈愣,「誰?」

  「我老母。」

  「……」

  克里斯穿好內褲,在櫃子裡翻找一通,毫無所獲,就走到床邊拉開棉被,挖出幾團皺巴巴看不出原型的東西,顯然是打算從這裡挑出一件勉強能穿的衣服。

  安慈看不下去了,將黑霧送到他面前,「這裡。」

  只見黑霧上擺著一塊折疊整齊的白布,布面上的繡紋精細,流轉著淡金色的靈光,可見這絕非一般之物,克里斯便問:「這是幹嘛?」

  「特別為你準備的,穿上便知。」安慈不再給他發問的機會,直接一個揮指,讓白布凌空而起,宛如一條靈巧的白蛇,朝克里斯迅速飛去。

  「喂喂喂!你馬蛋幾捏(也等一下)!」

  有聽過被強行扒衣,沒聽過還有被強行穿衣的,特別是這款只用一塊白布飛啊飛的穿衣法,這是要拎盃Cosplay木乃伊還是倩女幽魂?臥槽!

  熊熊被自己的腦補囧到,克里斯一臉吃屎地往後一跳,抬腳就將拖鞋踢向白布。

  誰知,白布彷彿是感應到什麼,竟躲開夾腳拖攻擊,以更快的速度纏上克里斯的身體。剎那間,布上的繡紋金光大放,接著他眉心一燙,似乎有什麼裂開,一股力量自下腹湧起,如共鳴般隨白布的穿梭流竄全身,靈魂也像掉進一個漩渦,被送進另一個時空。

  那是不屬於認知裡任何一個地方的壯蔚山海,奇鳥飛騰,異獸咆哮,飛砂走石間,金戈鐵甲齊鳴,殺伐鼓聲連天。他的胸口在翻騰,盡是豪情壯志,遂憑著一股沖勁奮力一躍,竟穿過雲海,以氣拔山河之勢擊出一拳。

  山崩石裂,掀起了萬丈波瀾,底下的萬千子民齊聲吆喝,他感覺自己乘著颶風衝破蒼穹,天地為之色變,一道巨大的天雷劈空落下,隆隆轟聲不絕於耳。

  又是一個剎那,就已歷過滄海桑田,轉瞬來到了現在。

  克里斯一震,錯愕地張大嘴,半晌後,才晃了晃腦袋,左看右看,依然是他豬狗不如的臥房,才發覺剛才的所見所感只是一場幻覺,便問:「你給我下什麼幻術?」

  「不是我,是你的衣服,那也不是幻術,而是你的原祖傳承。」安慈上下打量他一番,難掩滿意之情地點點頭,「很合適。」

  「瞎密衣服?」克里斯低頭一看,發現白布竟已變成衣褲,便納悶地轉到鏡子前,只見自己穿著極似皮革的無袖套裝,貼身的剪裁完美展現每一處肌肉線條,敞開的胸口還浮現一道淺淺的圖騰。他仔細比對了下,果真是布料上的繡紋,問:「這怎麼回事?」

  「上古天目人族皆為貴族,他們之中有一宗族驍勇善戰,力大無窮足以劈天,叫……」安慈發出兩個怪異的音節,果不其然收到克里斯疑惑的目光,便笑道:「以現在語來解釋,就是『人王』之意,而你身上穿的就是他們領袖傳承的戰衣,胸口的紋印即是族徽。」

  「那時,人人以他們馬首是瞻,在那人神妖魔混雜的時代,戰爭衝突不斷,特別是當創世的那匹上古神離去後,人命更如螻蟻,唯有天目人族方能與永生者一戰,其中以人王支系為最,他們甚至還曾率領天目人族向天宣戰,幾乎就要成功了。」

  安慈冷笑一聲,是嘲諷亦是輕蔑,也或有生在當時卻飽受不公的憎怨,令那鶴髮童顏流露出符合真實年記的滄桑。他仰頭注視一身英氣颯爽的克里斯,忽有幾分恍神,竟鬼使神差地伸出手,輕撫對方胸前的圖騰,像在藉此回憶那些塵封的過往。

  「不過,他們最後也沒能當上人族的王,一場滅世巨洪,將高階人種盡數消滅,倖存者雖有天目,但為了生存繁衍,不得不接受天帝的安排,與普通人族姻親,而在一代代的血統交融下,消失在歷史洪流中,這戰衣便再也無人能穿。你是它沈睡萬年以來,第一個,也將會是往後唯一一個的主人。」

  克里斯微皺眉頭,感覺被撫過的地方有些酥麻,便心中一動,握住那隻手,望進安慈那雙深幽的烏黑眸子,有些猜不出對方這舉動的用意。他聞到一股熟悉的幽香,似乎就是安慈種在庭院裡的那些花,但在酒精的催化下,竟讓此刻的無聲凝視變得有些曖昧。

  身為一個資深前直男,即使他被董司常掰彎了,也從來不會跟某些特殊女性群族一樣,用特殊的濾鏡去看男人之間的互動,但現在這個情況……

  一個靈光閃過,克里斯想起月仙貝貝的那場打賭,就臉色一沈地推開安慈,從換下的牛仔褲裡掏出一包菸,漠然道:「別忘了約定,我幫你打完這一仗,就會帶董小七離開,之後你要對這世界幹什麼大事,都與我們無關。」

  「……」

  狼崽大了,就迫不及待地想要離開。

  安慈沈默地收回手,垂下有幾分冷意的眼眸。不可否認,他對克里斯確實有好感,但那份好感還不足以令他放棄一切,然而,這世上沒有他斬不斷的緣分,就連守護者與上古神子的永世姻緣都能被他粉碎,區區一個小月仙牽的紅線又有何難?

  於是,安慈抬起已恢復溫和笑意的眼,一如既往地柔聲說:「放心,事成之後,我定會遵守承諾,絕不阻止你們倆遠走高飛。」

  因為,他執意要留的人,必會自願留下。

  與此同時,人界極北的天空轟地落下一道赤紅雷火,直直打入一座巍峨冰山,一朵豔紅花火於山尖綻放,卻又似被冰雪凝住般不增不滅,灼灼其華,蔚為奇景,一時間,成為各旅遊攝影網討論的熱門話題。

  凡人不知,此刻的天界已一片嘩然。

  天帝面色凝重地注視異象,手中的玉杯已被捏碎。只見仙氣繚繞的天空,竟浮現一抹狀似蓮花的血紅薄霧,隨後又化作一道圖騰,往北方飛散。

  他眸色一沈,趁滿朝文武無暇顧己時,掏出不符他高冷帝神形象的哀鳳,傳出訊息。

  ——「天目人族現世,封印將破。」

  西方地府的貴賓房裡,路西法故作高傲地在朶爾身邊踱步,一心沈浸美色中。這時,歡樂頌的鈴聲響起,他抽出一台背後貼著「主愛世人」聖詞的哀佩,打開死對頭米迦勒傳來的落落長簡訊,半晌,他將訊息轉發出去,並多打了句話。

  ——「是時候了。」

  魔界,萬魔宮中,七魔君之首的傲魔,揚起意味深長的微笑。

  「瞭解,親愛的父親。」

  台灣,一處陰暗的巷隅,亮起一撮金光,照出一張過份削瘦的憔悴臉龐。蒼老的容顏,看似與一般市井老人無異,卻又滄桑更盛,彷彿這人經歷過無數劫難,既疲憊得了無生氣,又似看透一切地沈靜。

  指尖於空中滑動,結成一道五芒星印,男人低念一聲咒語,將結印散作無數星點飛逝,幾分鐘後,一顆紅白相間的圓球便憑空砸來,將他吸了進去,原地消失。

  男人再睜眼,便已站在一個客廳裡,面前是他一位熟悉又陌生的老朋友,始終抿直的嘴角方稍有鬆懈。然而,五年多的心結與隔閡,讓他們一時間都難以開口打破沈默。

  蔚仙深深注視著對方,心中幾番嘆息,非為那頹頹老矣的外貌,卻為那沈如止水的靈魂淡光,直到男人肩上的黑蝶化作一身穿和服的美麗女子,這份感傷才總算被沖淡。

  「仙君別來無恙。」女子欠了個身,掩嘴低笑,許是想起兩人上回的碰面。

  「別笑話我了,我這身行頭可不容易啊。」蔚仙無奈地乾笑完,就將手中緊握的藥瓶遞去,「辛苦了,乞顏他們正在等你,這能解開你身上的禁制。」

  男人遲疑了會,接過藥瓶灌下,一道光芒過後,就恢復俊朗儒雅的青年之姿,唯獨眼裡的神彩依然沈寂。他一言不語地交還空瓶,踏著穩健許多的步伐,直直沒入蔚仙身後的那道牆,彷彿此生只為一個目標而行。

  他穿過層層屏障,來到龍鬼最隱密的禁地。偌大的房裡,許多前所未見的精密儀器,以某種規律圍繞在一個龐大的法陣外,為懸於法陣上空的人提供源源不絕的能量。

  這一刻,男人黯淡的眼眸,終於浮起些許波瀾。

  一切就快要結束了。

  ☆ ☆ ☆   ☆ ☆ ☆   ☆ ☆ ☆

  【世(是)間(奸)情小劇場 Part I】

  變帥了的克叔,才收到老闆想潛規則的暗示,就又迎來同事的性騷擾。

  艾娃貼上她的大胸細腰翹屁股,「來打一炮吧。」

  「……」

  魔界女子就是這麼率真不做作,跟人界那些裝白蓮花的妖豔賤貨好不同!

  克叔委婉道:「人類之中某個特定族群曾有一句話。」

  「什麼話?」

  「一入腐門深似海。」

  「……」

  艾娃怒了,「你明明本來就喜歡女人的,我到底哪裡比不上董司常那個死矮子?」

  克叔生無可戀地瞥了眼對方擠過來的洶湧波濤,「拎盃現在喜歡平胸系。」

  「去你媽的死基佬!」艾娃氣哭。

  ☆ ☆ ☆   ☆ ☆ ☆   ☆ ☆ ☆

  後記:

  聰明的你們應該都知道是誰回來了~XDD

  克叔升級了,相信他未來在和%諧%大%業上會更表現得加勇猛~AwA(#

  【下篇預告】《安慈(上)》: 字數約四千多字,禮拜五發。

  ★【靈能偵察系列】

  第一部:在結束時開始

  第二部:渡入魔途

  第三部:暗境重生

  歡迎追蹤>////<

  微博:http://weibo.com/meowbark47

  噗浪:http://www.plurk.com/sakuhyde

  FB:https://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https://twitter.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02.11.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