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充值认领:4月11日15:46 充值未备注ID,请发站内信认领。 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53. 蔚仙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19-03-11 07:19      字数:5775
  五年又四個月前。

  「你他媽的說什麼?」

  為了消滅魔女堤雅,他們千里迢迢奔赴德國,好不容易有了進展,一回台灣,就落入約翰布置的陷阱裡,與堤雅正式對決,卻九死一生,毫無勝算,尤爾為毀滅魔女不得不渡化成魔,他們也不得不眼睜睜看著他被天雷打得魂飛魄散。

  然而,歷劫歸來的他們還來不及喘口氣,就又被一紙罪狀打得措手不及。

  克里斯暴跳如雷,不由分說就動粗,隨即被兩位閻王的靈壓逼退。罷課司機眼見情勢不妙,立刻一溜煙地逃回地下室。唯有黑晊世無動於衷地甩袖上樓,不論是身為葉育和尤爾的戀人,還是身為上古神子的守護者,他都已失去存在的意義。

  而身為風暴焦點的董司常,還沒從震驚中反應過來,就被克里斯拉到身後,聽他急敗壞地怒吼:「你們說他勾結魔族背叛地府是有什麼證據?全地府上下最不會背叛的人就是他,你們別他媽的亂誣陷人!」

  「放肆!本王判案自有證據,小子莫要無禮!」包閻王厲聲斥道。

  董司常深怕克里斯一個衝動就以下犯上,只得拉住對方氣得發抖的手,沉默注視兩位閻王,聽他們一一訴說自己的罪狀——與成魔的下屬狼狽為奸,操控無辜凡人製造大災難,殺害勾魂無常,以聚魂壺煉化枉死冤魂,竄改記錄遮掩罪刑,洩漏地府機密……

  每一件都聽得他心驚膽戰,早在堤雅不慎透露暗隱主要活捉他時,他便意識到今日之事必有後續,只是他沒想到會來得這麼快,更沒想到暗隱主對地府的操控如此之大。

  「夠了!」克里斯氣紅了眼,顫聲說:「他今天為了你們地府所謂的規矩,親手讓他最疼愛的孩子魂飛魄散,而你們居然還因為那些彆腳的『證據』說他是叛徒?董閻王!看看你兒子!他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清楚?你真的看不出他是被陷害的嗎?」

  「……」

  一陣沈默,壓得人幾乎喘不過氣。

  董司常掃過面無表情的鬼差們,再望向包閻王一如既往的肅穆神情,捕捉到對方眼底的擔憂與失望,最後落在董閻王沈痛無奈的臉龐,已然明白,這劫難他是逃不過了。

  這一刻,所有聲響都自腦海褪去,只剩下尤爾臨終前傳給他的訊息。

  「暗隱主想毀滅一切,讓天地回歸最初的混沌,重建新秩序。」隨著尤爾的意念傳遞,一幕幕畫面被灌進他的腦海裡,「這是我在鏡子破碎時感應到的未來,他稱那天叫審判之日,我們之中有人是他啟動審判的鑰匙,我看到了你,也看到克叔,還有……」

  「常兒。」沈靜的嗓音打斷思緒,是父親的密語傳音:「此乃呂閻王聯合其他閻王所起,父王已在想法子,你暫且配合你包伯伯,莫打草驚蛇。」

  董司常眼神一閃,攔下又想反駁的克里斯,安撫住對方的情緒,才轉向兩位閻王,淡聲道:「不論我認不認罪,都逃不過了吧。」

  包閻王不動聲色地揮了揮手,讓鬼差為董司常銬上枷鎖,唯眉間皺痕透露心中的不忍。站在這個總閻王的位子上,他明知案情可疑,卻也不得不顧全大局,扮上一回壞人,先將對方關在自己能掌控的地方——這是他唯一能庇護小輩的最好方法。

  董閻王意味深長地回答:「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那一天,董司常鬆開克里斯的手,頭也不回地離開眷戀之所,踏入了牢圄。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萬物皆在天道之下,他不信那魔頭真能逃脫因果!

  七世子鋃鐺入獄,鬧得滿城風雨,相關人士全被勒令不得離開基地,所有行動與通訊皆受到監控。克里斯暴躁不已,又無處可去,只能不斷傳訊騷擾董閻王,極力爭取調查權。黑晊世終日關在房裡,對外界紛擾不聞不問,罷課司機瑟縮在地下室不知在鼓搗什麼,乞顏因包庇成魔偵察員被抓,唯獨拔個死機看似老實木訥,卻在一收到風聲時,就立刻逃得無影無蹤,還將歷史紀錄都清得一乾二淨。

  這些消息,都是董閻王趁探視時透露的,董司常唯一感到慶幸的是,包閻王給足了面子,不嚴刑拷打,也沒公開審訊,只有關押禁閉,若是換做其他閻王,恐怕沒這麼好過了。

  這一關,便是好幾天,包閻王的調查也一如預期地毫無進展。

  不知盡頭的等待拖慢了時間,思緒也在無所事事中越發清晰,加重心中的憂慮。董司常擔心著許多事,擔心被拋下的克里斯,擔心失魂落魄的黑晊世,擔心自己會辜負尤爾的犧牲,擔心所有計畫會付諸流水,擔心他們心愛的小育再也回不來。

  直到某日,天界傳來消息——董閻王擅闖紫霄宮為愛子求情。

  本來,天界除了每千年派下一位任職百年的監審官外,是極少插手干涉地府內務的糾紛,但天帝看在董閻王過往的功績上,只好遣來一位使者,瞭解一下狀況。

  「開堂就省了。」使者擺了擺手,細長的臉蛋狹目斜眉,說話間,嘴角微垂,神情盡是不耐,「爾等交代一番,再帶吾去見人問幾句即可。」

  天帝手御靈韻充沛,紫光流轉,造不得假,一干閻王誠惶誠恐地領著使者前往禁閉室。

  然而,就在門打開的那一刻,時間突然被凍結,所有人都站在原地凝滯不動,一股無形的力量迅速湧入房內,架出一方幻境,將裡頭的人緊緊包住。

  僅是一個剎那,時間再次流動。

  董司常動彈不得地睜大雙眼,看著門口被眾人簇擁的使者一分為二,踏出一模一樣的分身走到他面前,而其他人卻毫無所覺,逕自對留在原地的人恭敬作揖。

  同樣的面貌,門外的人傲慢苛薄,面前的人卻是溫文爾雅。

  來人伸指一點,一陣劇痛自腦海炸開,董司常兩眼一黑,便再無知覺。

  *  *  *

  「老大,有魔族接近,是否撤退?」

  耳邊響起拔個死機的詢問,蔚仙回過神,收回遙望酆都的目光,說:「送我進去。」

  當年,他的師父偷梁換柱,將他帶回天界後,留在地府裡的「董司常」就只是一個裝著些許魂魄的傀儡,而他也改頭換面,以全新的身份推動計畫。

  為了替自己洗刷冤屈,為世人剷除禍害,不論要承受多少傷痛,付出多少代價,他都不能脫下蔚仙的面具,並非是害怕面對眾人的質疑,而是他發下了誓言——在暗隱主倒下以前,董司常絕不回來!

  紅白相間的寶可夢捕捉球憑空砸來,一陣光芒過後,望川河畔就再不見半個人影,徒留一地凌亂的足跡與血漬。巡視的魔兵飛竄而過,卻見那血開出一朵朵豔紅的花,又在潺潺流水聲中迅速凋零,化作灰燼隨風飄散,一如酆都城那轉眼即逝的榮華。

  當視野映入龍鬼熟悉的擺設時,蔚仙就突然一個踉蹌,嘴角溢出些許血絲。

  「仙君?」玄宿魁立刻起身,要幫他察看。

  「沒事,只是又損了點殘魂,看來暗隱主還是發現了。」蔚仙抹了抹嘴角,輕嘆地往沙發一癱後,就主動拉開衣襟,露出受傷的肩膀,「唉,小魁魁,快來上點藥止疼,歷閻王下手真夠狠,一點都不憐香惜玉,本仙君快痛死了。」

  「……」

  玄宿魁冷下臉,拿起藥粉就往傷口用力一拍,蔚仙頓時痛得嚶嚶嚶亂叫,活像被辣手催花般,直到對方摸著他的脈灌入靈力,舒緩魂魄受損帶來的痛楚,才稍有停歇。

  蔚仙疲倦地閉上眼,冥思半天,才總算緩過了勁,問:「包閻王的傷勢如何?」

  「傷得不輕,但元神無礙,靜心療養便可。」玄宿魁答道。

  「那就好,否則我要良心不安了。」蔚仙取出裝有其他四位閻王的瓶子,交給玄宿魁,仔細叮囑一番後,才整理好儀容,恢復滿滿的逼格,回去面對其他員工。

  誰知,他才踏入操控室,就立馬破功。

  只見偌大的螢幕上,是約翰被放大特寫的俊美臉龐,兩隻阿宅發神經似地瘋狂扭動,頗有偷窺帥哥太激動忍不住撸一把的猥瑣畫風,教人不禁菊花一抽倒退三步。

  「你們在幹嘛?」蔚仙驚悚道。

  「噓噓噓。」罷課司機比著食指,壓低聲音說:「小聲點,會被發現的,被發現我們就完啦,完啦就完蛋啦,大家通通都要死光光啦。」

  「冷靜!要冷靜!不要緊張!千萬不要緊張!」拔個死機激動地晃著他。

  「……」

  蔚仙無語定睛一看,原來那是狗仔小跳蚤傳回來的畫面。

  雖然諾蘭將約翰給的解毒劑捐了出來,但玄宿魁研究半天,發現這藥劑只能解初代病毒,解不了變異的新型病毒,而且結構複雜,若要一一分析,不知得拖到猴年馬月,於是,雙宅就動起了歪腦筋,緊急改造一隻狗仔小跳蚤,交給董閻王。

  董閻王在收到克里斯攻打地府的消息後,就特地將小跳蚤藏在傀儡「董司常」身上,設法借克里斯之手偷渡進無珠之眼,如此,他們就能從遠端進行「剽竊智慧財產權」的大業,卻沒想到,呂閻王會忽然鬧上那一齣偷襲,但好在最終目的仍是達到了。

  蔚仙看了看兩宅掩住嘴巴的動作,也懶得戳破「小跳蚤沒裝通訊功能對方聽不到」的真相,直接問:「怎麼回事?沒躲進空間夾層嗎?」

  「躲了啊,我們正想移動時,他就突然走過來對著我們一直看。」罷課司機往螢幕瞧了眼,再次失聲尖叫:「媽啊!他舉起手了,不會是要抓我們出來吧?救命啊!」

  「跟你說要冷靜!」拔個死機抓著他晃得更厲害了。

  蔚仙聽他這麼一說,也緊張了。

  要命!約翰可是罕見的空間系能力者,該不會連眼睛都能透視空間夾層吧?

  於是,他們看著約翰的手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他們的心跳也越跳越快,越跳越快。

  手指繼續前進,約翰眼底的笑意越來越深。

  他們的心臟也跟著越蹦越高,幾乎就要蹦出喉腔一起尖叫。

  就在指尖將要壓上鏡頭時,手指忽然一個微偏,撿起一塊小木片。

  「傀儡術嗎?有意思。」約翰低笑道。

  「……」

  臥槽!木片位置要不要這麼剛好?都快嚇尿了說!

  雙宅相擁痛哭,互相撫慰受驚的小心靈。

  蔚仙吁了口氣,卻見約翰又輕輕瞥來一眼,隨後像聽到什麼命令般冷下眼神,面表無情,卻口吻溫和地說:「這就來。」

  蔚仙心中一沈。

  他忽然有種感覺,恐怕連暗隱主都未必瞭解這個純惡之魂。

  眼見約翰已經離去,蔚仙踢了踢還在基動的兩人,「人都走了,起來做事。」

  罷課司機跳起來,開始操作小跳蚤在反派的大本營跳竄。拔個死機也熟練地敲打鍵盤,感應鏡頭那方的磁場,邊指示行進方向,靈光於指尖閃爍,快得像飛舞的螢火。

  「我感覺前方三尺有個資訊傳輸設備……喔,只是有人在滑平板,再往前走二尺,右轉還有一個……又是滑平板?那往上跳一層……怎麼還是平板?」

  「靠!他們的員工福利真好,居然人手一台平板,老子卻連課金的錢都沒有。」

  「停,回來回來,那邊感覺很不祥,可能有菁英怪,小心拉仇。」

  「那就來一波黑科技流。」

  「欸,別忘了拉條。」

  蔚仙一臉死地聽著雙宅各種遊戲術語,感覺自己都快脫離現實了。他抹了把臉,拿起平板回書房,繼續督導輪迴救世小組的進度,順便跟天帝回報最新狀況與後續計畫。

  送完一長串信件後,他跳回督導小組的地圖介面,發現大家的情況竟出乎預料地穩定,甚至有好幾組人特別地發光發熱,包括諾蘭那一組,就不禁好奇地打開廣播系統,嘉勉道:「大家的精神真不錯啊。」

  誰知,回給他的竟是一大波哀嚎。

  「求罷課不要再來了!」

  蔚仙納悶,「發生什麼事?」

  「不要問,我們會怕。」

  蔚仙一臉黑人問號,到底那個二貨宅趁他不在時幹了啥事?

  沒多久,天帝回覆了。

  他畫開繁瑣的解密符文,望見上頭只有一個大大的「准」字,不免有幾分慨然。

  歷閻王雖然罪不可赦,但事出必有因,不論是暗隱主或歷閻王,追根究底,都是天帝往年埋下的禍根,如今卻只有一個「准」字,讓他有時也弄不清,他那寬厚仁慈的師父,真的和天帝是同一個人嗎?

  三千多年前,他父王難得休假,陪懷有身孕的娘親出遊散心,巧遇一名雲遊修士,兩人相談甚歡,在修行上有許多相同的見解,故多留了兩日,不想竟因而遭逢變故。

  修士遇刺,累及他父母。娘親中毒早產而亡,令他生來帶有寒毒,恐會夭折,修士愧疚不已,當即收他為徒,每日傳功護住心脈,如此維持千年,直到他在乞顏的醫術下痊癒,師父才留下一個救命用的召喚信物,再度雲遊四海。

  若非五年多前的那場風波,父王為了救他,不得不動用那枚信物,否則,他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抱上一條怎樣粗壯的大腿——原來那手把手帶他修煉克服先天障礙,並教他以開明的心看待萬物的師父,一直是天帝在人間的分靈化身。

  也正因為這份恩情,令他在聽聞那些陳年恩怨時,心情極為複雜。

  逼迫魔族、製造紛爭、殺害日帝、操控凡間、毀人魂魄……種種說法,摻雜了太多主觀訊息,就連刀叔也認為天帝是自以為是的獨裁者。偏偏天帝不願解釋,他就算知道其中有許多說不清道不明的苦衷,也都想問候對方一句:「背這麼多鍋,您不累嗎?」

  唉,這些老一輩神的心思,真難猜透。

  興許是感應到他的無奈,在他胡思亂想好一陣後,天帝丟來一句話。

  「徒兒可是覺得為師錯了?」

  蔚仙沈默了會,回答:「徒兒相信,天道定能驗證一切。」

  諸神眾仙,也在天道之下,不論是非對錯,都已無法挽回,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想盡辦法為世間留住生機,更不願上古的仇恨再延續下去。

  又等了良久,他才收到天帝的回覆:「泰清真君將率兵下凡誅魔。」

  不敗殺神居然要親自出手?果然暗隱主對貝貝的企圖不只拉了刀叔的仇恨啊!

  蔚仙謝了又謝,還給貝貝送去一個「Good Job」的貼圖,肩上頓時少了許多壓力。

  倘若只有自己組織的這批靈能者加上倖存的幾位閻王,他可真沒把握能拖住戰局多久,但如今有秒殺大神的加持,就萬事好辦囉。

  「老大。」罷課司機在通訊器裡說:「老包王醒來了,抱著老董的身體哭得好慘,還說連你都走了我有什麼顏面獨活,唉娘喂,他們不會有奸情吧?那西方的路娘娘怎麼辦?」

  「你閉嘴!」蔚仙真心不想腦補老爹的中年愛,「讓你修復的傳送陣呢?」

  起初,為了方便鎮壓魔族,天帝在修建三方結界時,曾於東西方兩處深淵加建傳送陣,並將主控台交由地府負責,西方以焰池覆蓋深淵封印,東方則以十八層地獄作掩護,但後來工程出了點意外,東方傳送陣無法使用,蔚仙便提議趁機修復,以備不時之需。

  罷課司機拍胸說:「裡裡外外都修好啦,就算把洞口堵了,也能比拉屎還順暢。」

  「……」

  已無力改正二貨宅的畫風,蔚仙直接下令:「走,回總部。」

  ☆ ☆ ☆   ☆ ☆ ☆   ☆ ☆ ☆

  【小劇場之罷課到底做了什麼?】

  蔚仙為了趕去抓內奸,就將督導工作交給罷課司機,叮囑他一定要點醒被黑化物困住的人。於是,在黑化物達到最高指數時,罷課司機眼看有一大半人快不行了,就打開通訊廣播系統,用他猥瑣的宅宅音來段開場白。

  「咳咳咳,Test test,喂喂,有沒有人聽到?沒聽到的舉個腳。」

  全體人員:「……」

  「想必大家都累了吧,科科,沒問題,老子這就來幫你們提振精神,打敗黑化物什麼的絕對諾趴門(No problem)!有一首歌,是老子某次去『北京』遊歷時聽到的,特別有感觸,給了老子的宅生無限動力,現在老子就用這首歌來幫你們加油打氣。」

  眾人頓時有種不祥的預感。

  果然,伴奏一下——

  「歪奶硬(One night in)北七(北京破音),我留下許多喔(破音)——情——」

  所有人都噴出一口老血,求來道天雷劈死他們。

  於是,大家不約而同地多了一個充滿正能量的目標——揍死二貨宅替天行道!

  【腦洞結束】

  ☆ ☆ ☆   ☆ ☆ ☆   ☆ ☆ ☆

  後記:

  充滿基情的一篇~AwA

  蔚仙就是董小七,之前有猜到的人恭喜你,有抓到我埋的各種暗示XDD

  至於他對克叔到底抱著打算,也請耐心看下去~AwA

  【下篇預告】《輪迴》: 字數約七千多字,禮拜五發。

  ★【靈能偵察系列】

  第一部:在結束時開始

  第二部:渡入魔途

  第三部:暗境重生

  歡迎追蹤>////<

  微博:http://weibo.com/meowbark47

  噗浪:http://www.plurk.com/sakuhyde

  FB:https://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https://twitter.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03.11.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