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充值认领:4月11日15:46 充值未备注ID,请发站内信认领。 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60. 會合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19-04-12 09:27      字数:9278
    

  迷宮的另一處,有人正陷於水深火熱之中。

  因身上帶著張瀚倪的魂魄,身邊又空降一個史戴西,福星高照下,任何試圖傷害他們的人都會自食惡果——對於不知兩天兵已繫上命運之線的人來說,確實可以這麼理解。

  所以,在克里斯發覺自己將面臨全軍覆沒的連鎖反應後,只得打消殺人滅口的心思,轉而鐵臂一伸,將還想逃竄的史戴西卡進牆角,來了個猙獰爆表的壁咚,「你……」

  「嗚啊啊啊不要啊!」史戴西嚇得摀住胸口,活像一朵慘遭蹂躪的嬌嫩花兒,氣不喘一口地噴淚尖叫,「老兄你就饒了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上帝啊!」

  克里斯一口氣卡住,差點噎死自己,耳膜也被那鬼哭神嚎震得抽疼,恨不能一拳捏爆對方。

  安慈也受夠了,直接竄出一絲黑霧,往史戴西的嘴巴一抽,「禁音。」

  「……」

  世界終於安靜了。

  克里斯捏了捏兩側太陽穴,等腦中的嗡鳴聲散退,才揪起一臉呆滯的史戴西,繼續先前的問題,「你怎麼進來的?還有誰?他們在哪?」

  這話問得相當急切,像是等不及想找出對方失散的夥伴,看看那裡面是否有他想的那個人,彷彿一旦得到肯定的答覆,所有事都不再重要。

  史戴西似乎因為忽然失去聲音,被嚇得一時沒轉過來,陷入失神狀態,好半天都沒有反應,直到克里斯搖著他又追問一次,才動了動臉皮,又指了指嘴巴,拼命搖頭。

  克里斯無語,對安慈說:「把法術解開。」

  安慈沒有立刻動作,卻反問:「如果董司常也來了,你打算如何?」

  「關你屁事?」克里斯不耐煩吼道。

  「……」

  安慈的沈默明確地表達著一份不滿,克里斯煩躁地扒了下頭髮,才軟下語氣妥協道:「知道了,解開封印為主。這傢伙你想怎麼處理?」

  「約翰帶來的人類死了,就用他代替吧。」安慈遲疑了會,依舊解開史戴西身上的禁音術,「問他如何進來的。」

  其實安慈也預料到了,身為天帝之徒的蔚仙定然也有神殿地圖,必會派人來阻止他們解開封印,但史戴西的出現方式實在太過出奇,因為就他們手中的地圖來看,所有通道皆以心魔幻陣為終點,也唯有通過幻陣才能抵達祭壇,卻沒有一條是半途「空降」進來的,難道是神殿的布置有變?

  克里斯踢了踢正傻著的人,「可以說話了,回答。」

  史戴西回過神,不太理解克里斯「自言自語」的節奏,但見對方一臉凶神惡煞,只好吞下疑惑,結結巴巴地交代:「就、就游泳進來的啊,是隊長帶我和肯尼熊來的,他們去哪了我也不知道,反正隊長怎麼做我就跟著做,不小心跳錯板子就分散了。」

  「什麼板子?」安慈問道。

  克里斯轉達完後,就見史戴西苦逼兮兮地冒起兩團眼泡說:「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板子,反正一跳錯就完蛋了,嗚嗚嗚,這地圖太複雜了,我看都看不懂,背不起來啊。」

  「……」

  克里斯聽到最後,感同身受地沉默了。

  想他百年來東征西討,研究地圖的經驗豐富,卻徹底敗在神殿地圖上,感受一回路痴的痛苦,好不容易,他在安慈的輔導與約翰的嘲諷下,硬是啃完心魔陣的基本規則,捉摸出一條最簡易的走法,誰知一個天降福星,把路線全數打亂了。

  福星,福星,福你媽!也不知計畫還能不能進行下去。

  克里斯沒好氣地抹了把臉,問:「有什麼不對?」

  史戴西不明所以,回他一聲:「嗄?」

  「不是跟你說話。」克里斯瞪去一眼。

  「可是……」史戴西本想再問,就收到蔚仙在通訊器裡的警示,立刻閉嘴。

  安慈沒發現通訊器的存在,只當史戴西是被克里斯的威嚇嚇住,逕自沈吟地說:「天帝也許對神殿動了手腳。」

  「你的意思是……有暗道?」克里斯問道。

  安慈輕哼一聲,打量滿臉驚恐的史戴西,只見對方的眼裡除了慫還是慫,料想這智商成負的草包也編不出什麼謊,再逼供下去也只是浪費時間,便說:「先離開幻陣。」

  兩人商量了會,決定用繩子綁著史戴西上路,省得這傢伙又手賤亂碰機關。

  「依照約翰的測試,保護好福星反而有意想不到的收穫,你就暫時護著他吧。」安慈如是說完,就引著他們來到一塊沒有任何圖騰的角落,再自己去察看解開迷陣的線索。

  原本這工作是由克里斯來做,但經過一番烏龍事故,整個幻陣已變成最複雜的陣型,心魔幻象威力大增,為免再生意外,安慈決定親自操作分靈來解謎——正如約翰的推測,此時的他暫時顧不及約翰那邊,何況他的本體還另有要事。

  如此操作下來,他們闖過一道道關卡,還算一路順遂。

  也估計是太過平順,史戴西感覺不到危險,一張嘴就又閒不下來了。

  「我說真的,克里斯老兄,有什麼困難我們坐下來好好談,別動不動就要滅世,世界末日大家都死光光有什麼好玩的?聖經裡有句話,若我們生活在光明之中,像上帝在光明中一樣,就能夠彼此相交,上帝兒子耶穌的血能洗淨我們一切的罪……啊,說到這,老兄,不如你跟我們一起信主吧,信主得永生,耶和華說過……Blah blah……對了,聽說你也是天主教家庭,從小沐浴在主的光輝中長大,一定也能感受到……Blah blah……」

  「……」

  克里斯的拳頭握了又握,青筋爆了又爆,臉色黑得不能再黑。要不是不想永遠被困在迷陣裡出不去,他真的很想放飛自我,一拳碾斃史戴西這個話嘮。

  只能說,運氣真是個調皮的小東西——之前他們想要接近兩天兵,次次都機關算盡,也未必成功,現在不需要了,人家反而不請自來,還甩都甩不掉,呵呵,趕羚羊!

  心魔陣彷彿是感受到他的怒氣,一陣白霧徐徐飄來,包住正在等安慈歸來的兩人。

  「哈……哈啾!」史戴西沒由來地打了大噴嚏。他納悶地吸著發癢的鼻子,努力憋住在鼻腔滑行的黏液,「哈啾!喔……上帝保佑……哈、哈啾!」

  噴嚏打了又打,鼻涕吸了又吸,好不容易緩和下來,史戴西就輕喘著氣,感覺有什麼在緩緩地爬上皮膚,那是一種既熟悉又久違的感覺,自從加入偵察隊後就再沒經歷過,沒想到竟會在這時復發,他不禁臉色一變。

  而克里斯自望見白霧的那一刻,就神色凝重地盯著霧中身影。那身影十分瘦小,瀰漫的清幽的淡香中,隱約有股陰寒如冰的幽冥氣息,教人心中難免悸動。他沈下臉,極力控制要按捺不住的衝動,就聽史戴西爆起一聲哭嚎。

  「Holy shit!」

  克里斯猛然一驚,火大地轉頭看去,「你哭啥小……操!」

  只見原本站著史戴西的地方突然出現一張兩頰腫得宛如屁桃的豬臉,若非對方的五官依稀能看出熟悉的輪廓,他非得揮出一拳大喝:「何方妖孽?」

  「乾!你怎麼回事?」克里斯捏住豬臉,左看右看,怎樣都想不到對方是如何變身的。

  史戴西嘟著發腫的香腸嘴,悶聲說:「過敏。」

  「……過敏?」克里斯木著臉,感覺自己的聽力不太對。

  「我從小就是過敏體質啊,天,這白霧是什麼做的?害我好久沒發作的過敏回來了。」史戴西哭著豬臉,無法自主地渾身抽動,東抽一下,西抽一下,活像羊癲瘋。

  克里斯無語,「那你現在又在抽什麼?」

  「癢啊。」史戴西舉起被捆的雙手,勉強搔了搔臉頰和身體前面,卻搔不到背後,只好不斷扭動身體,可憐巴巴地望著克里斯,說:「老兄,可以幫忙抓一下背嗎?」

  克里斯眼神死。

  可以不要這麼多事嗎?

  「……」

  白霧越來越濃,霧中的人也越漸鮮明,正如安慈所擔心的,心魔幻象變強了。

  那人穿著色彩鮮明的卡通圖案T恤與七分褲,絲毫沒有閻王之子應有的嚴謹形象,一頭鬆軟的短髮下,是一張清秀可愛的蒼白臉蛋,深幽的烏黑圓眼像有訴不盡的話語——這個董司常,沒有一處不是克里斯記憶中的模樣。

  「董司常」伸出一根食指,輕輕在克里斯的腰側戳了戳,一如兩人過往相處時的習慣,但這微不足道的一個小動作,也勾起了壓埋在心底的種種往事。

  克里斯還記得,董小七經常戳著他的腰,邊用羨慕嫉妒恨的口吻說:「八塊肌了不起?等我再過一、兩千年長大了,也要長出九塊肌,比你還多一塊。」

  當時的他翻了個白眼,「白癡喔?腹肌最多八塊。」

  董小七哼哼唧唧地回嘴:「你們凡人懂什麼?我們神仙愛長幾塊就有幾塊。」

  「……」

  相互鬥嘴吵鬧的回憶還歷歷在目,不論兩人還只是朋友時的相知相惜,還是成為戀人後的誓死相隨,都在分離後的思念中越發深刻,所有情緒,不論喜怒哀樂,也好似被全數扔進一個沸騰的鍋裡,以魂牽夢縈為火,熬出一碗融合愛恨情仇的精華,令這一口嚐下去竟只有滿腔說不出口的複雜滋味。

  克里斯從沒想過,自己會有一天因為對方走到這個地步。

  他瞪著面前的董司常,緊繃著渾身肌肉,額上的天目也流轉著暴躁的靈光,黑色魔紋隨眼中腥紅漸漸浮現,下一秒就要陷入狂爆狀態。

  然而,某人卻在這時發出一串呻吟。

  「喔——對,就是這裡……呼……好爽!」

  「……」

  狂爆技能的讀條中斷。

  克里斯握緊拳頭,咬牙問:「你夠了沒?」

  「再、再一下。」史戴西稍微蹲下身子,調整了下姿勢,再將背貼上克里斯的肩胛骨扭啊扭,「嘶……這裡也好癢……喔喔……就是這一塊……嗯啊……」

  沒辦法,雙手被捆抓不到背,就近取材蹭一蹭什麼的,真的怪不了他啊。

  克里斯氣極無力,卻也不得不承認,所謂意想不到的收穫,還真他媽的在這時體現了出來。

  董司常微微動了嘴唇,似乎在說什麼,「……一切……」

  「喔喔喔!爽啦!」史戴西的噪音干擾太嚴重。

  董司常:「你……」

  「啊……嗯喔……就是這裡!」

  董司常:「你會……」

  「喔,這裡,別動,嘶——癢癢癢……」

  董司常:「你會……」

  「Oh God!Oh yeah!」

  董司常:「……」

  心魔幻象覺得累,為何會有種被黃暴的fu呢?

  克里斯也鬱悶極了,這種被當成按摩棒的感覺實在hen不蘇湖。他索性指著「董司常」,企圖把史戴西也拖進心魔幻象中,「喂,看這裡。」

  「嗯?」史戴西不解地看向空空如也的前方,「要看什麼?」

  接著史戴西又轉過身,將後腰往克里斯的手肘頂,「麻煩彎一下手,我撓一撓腰。」

  「……」

  克里斯此刻的內心有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並有一種衝動想向安慈提議,不如他們換一個人類人選吧?至少,諾蘭遇到心魔的反應絕對會比史戴西正常幾百倍。

  終於,一陣熟悉的轟隆聲響起,他們身後的石牆在一個滑移後消失,露出通往下一個小迷陣的入口,安慈的分靈也飄了回來,卻猛不其然撞見兩個大漢貼在一塊磨蹭,饒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他,也不禁對這慘烈的一幕感到驚悚,「你們……」

  話未說完,就收到克里斯委屈的小眼神,妥妥就是一個飽受摧殘的良家壯男,可見心魔幻象再厲害也不可能硬把一個正常人的口味掰壞,安慈便仔細瞧了瞧史戴西的豬臉,詫異問:「這臉是你揍的?他又怎麼了?」

  「不。」克里斯一臉生無可戀,「他對心魔過敏。」

  安慈:「……」

  百密而一疏,他們怎麼就沒想到要準備一些抗組織胺藥呢?

  不對,對心魔過敏是怎麼回事?他活了上萬年都沒聽過有這種事!

  安慈想了想,覺得不太對勁,立刻操作分靈朝史戴西探去,分靈所化的黑霧極細,就像一條靈巧的小黑蛇,當一端觸及史戴西紅腫的臉頰時,就散成幾條分支沒入肌膚下。

  史戴西被這個操作嚇到了,張開香腸嘴就要扯嗓唉叫。

  安慈立馬喝止:「閉嘴!」

  「臥槽!是誰?」史戴西被耳邊忽響的陌生嗓音嚇了一跳,但見克里斯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才反應過來是那條「黑蛇」在說話,不禁聯想到聖經裡那條邪惡的蛇,頓時就慫了吧唧,在心中默唸一段福音。

  安慈透過黑霧鑽入史戴西體內,試圖探視對方的靈魂,就感覺到一股光明的力量在阻撓自己前進,雖未造成任何傷害,但畢竟屬性相斥,仍有微微不適。他收斂起所有力量,將魔氣壓到最低,才總算窺見藏在光芒中的記號。

  「原來如此。」找到了原因,安慈就退出來,驚奇道:「他竟然有聖印。」

  克里斯皺眉,「那幹啥的?」

  「是耶和華的祝福。」安慈有些難以置信,「我查過他的轉世記錄,每一世都在基佬家輪迴,而基佬家自古就是梵諦岡的驅魔世家,能一直在聖職家族轉世的靈魂大多有些特別之處,起初我以為是他的福星命格所致,卻沒想到他還自帶聖印。」

  克里斯有聽沒有懂,「所以?」

  「因聖印的守護,心魔幻陣對他無法作用,進而轉為身體上的排斥反應,也難怪他們敢派他過來。」安慈操作黑霧甩了甩小尾巴,拋去一道麻痺術暫時封住史戴西的感官。

  果然,史戴西身上的癢感減緩不少,儘管臉上紅腫依舊。

  克里斯還是不理解,「他為何能有聖印?」

  安慈輕哼,「聖印通常只賜給聖人之魂。」

  「……」

  良久,克里斯終於飆出一個字:「操!」

  史戴西是聖人轉世?

  這個整天只想著泡妞的草包居然也能當聖人?

  世界果然要毀!

  解開了史戴西的過敏之謎,黑霧便回到無珠之眼裡。

  克里斯拉過史戴西的繩子,在臨踏入下一個小迷陣的入口之際,忍不住回頭看向那佇立在霧中的飄渺身影,卻見「董司常」的臉上多了張半截面具,頭髮變得又黑又長,鮮明的穿著被一身黑袍取代,乍看上去就像一縷陰暗的鬼魅。

  「蔚仙」劃過細疤的嘴唇微啟,傳來一句呢喃:「你會失敗,一切都將結束……」

  一層寒霜自腳底結起,貪婪地吞噬「蔚仙」的身體,一如曾在夢中反覆上演的片段,將他割出一道道裂痕,最後「啪呲」一聲,整個人化作一粒粒碎冰,隨落下的一滴淚與一句幽怨至深的嘆息,融於虛無。

  「我們都完了。」

  「……」

  克里斯瞪著白霧,臉上爬滿殺氣騰騰的魔紋,夾雜心痛與憤怒的藍眸已染上一圈紅暈,彷彿要滲出血般。而後,他微微瞇了下眼,嗤笑一聲,頭也不回地大步離開。

  未到那一刻,誰也不會知道結局如何。

  *  *  *  *

  約翰總算找到朶爾了。

  過程不太美好,結果也不太樂觀。

  他望著側倒在血灘裡的人,無奈地嘆了口氣,卻也不急著過去,反倒先掏出手帕擦去嘴角的血。先前與諾蘭的對峙太過冒險,雖打擊到對方,自己也受了不小內傷,讓他在接下來的迷陣中行動不夠靈敏,以致於身上掛了不少彩,但好在都只是皮肉傷。

  快速處理完新添的傷,約翰才慢悠悠走到朶爾身邊,只見一根毒箭穿進她的胸膛,直直沒入尾端從背後出來。他輕柔地扶起人,眸中靈光流轉,以意念呼喚迷失在夢魘中的靈魂,手上的動作卻與外表的溫柔截然相反。

  他熟練地掰斷箭尾,就毫不猶豫地將毒箭一口氣拔了出來。

  「啊!」朶爾吃痛地睜開眼,尖銳的獠牙一張,就要咬上約翰的咽喉。

  約翰早有預料,立刻一手捏住朶爾的下巴,低頭凝視她渙散的血紅眼眸,另一手移至她的頸後輕輕摩挲,像在安撫暴躁的戀人般溫柔耐心。

  漸漸地,朶爾平靜下來,意識也從心魔帶來的混沌夢境抽離。她伸出舌尖輕舔乾燥的嘴唇,約翰意會地鬆開手,拉起袖口將手腕湊到她嘴邊,投餵重傷的飢餓血族。

  然而,這一回,新鮮的血液沒有太多功效,朶爾的胸口依然汩汩流著深紅色的血,宛如她內心破開的大洞無以痊癒。她無力地鬆開嘴,嚥下一口只剩止飢作用的魔血,無端想起諾蘭丟下的最後一句交代。

  ——「之後的路,你好自為之。」

  她茫然地心想,這路終於要到盡頭了嗎?

  約翰也發現了異狀,撿起毒箭檢查,恍然大悟,「摻了純銀粉。」

  純銀是唯一能對真正傷害血族的武器,其所造成的傷口無法自癒,若非毒箭剛好偏離了心臟,朶爾早該死了,當然,死對菲涅克斯來說並非永恆,只要一把火,就能重生。

  約翰扔開毒箭,接收到朶爾一閃而過的念頭,莞爾道:「傻瓜,還沒結束。」

  朶爾靠在約翰胸前苦笑,「你們還需要我點燃蓮火,自然不會輕易結束。」

  約翰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為朶爾做了簡單的包紮,就橫抱起她,開始觀察這個小迷陣。當他收集好圖騰線索,走到安全點,正要放下朶爾,就聽她說:「約翰,你愛過人嗎?」

  問一個純惡之魂是否愛人?

  約翰蹲下身,將朶爾輕輕放下,以如春泥般柔軟的神情,說:「當然,親愛的。」

  不知從何時起,他就不曾再喚誰寶貝,似乎在尤爾之後,無人配得起這親密的稱呼。

  朶爾望著這戴著柔情面具的男人,想起兩人唯一一次的肌膚之親,那是場為了滿足奧費歐惡趣味的應酬,而自己正是交易中被隨手贈予的娛樂。她自嘲道:「我曾以為我擁有過。」

  一個因天生殘缺淪為皇室玩物的私生女,因緣際會得到菲涅克斯家主的初擁,終於擺脫悲慘的命運,重獲新生。她還記得自己初隨家主回家,遇見還是孩童模樣的奧費歐時,曾為對方充滿好奇的漂亮雙眼而融化的心情。

  家主告訴她:「天生血族的成長期較為緩慢,往後,奧費歐就交給你照顧了。」

  從那天起,她將奧費歐當成親弟弟悉心疼愛,儘管菲迪曾不止一次地提醒:「奧費歐有危險的氣息。」但她依然天真地抱著一絲希望,卻哪知,他這個弟弟竟然真是個白眼狼。

  「亞肯能多輕易擄獲你的芳心,就證明奧費歐有多傷你的心。」三千多年的種種過往,約翰早在朶爾的夢中悉數得知。他眸中的靈光流轉,並未說出奧費歐因恐懼失去朶爾而病毒復發的真相,因為此刻的朶爾並不需要奧費歐那遲來的醒悟。

  約翰為她換掉被血浸透的紗布,重新貼上乾淨的紗布,柔聲安慰:「放心,那些人很快就會為他們的罪付出代價。」

  朶爾無聲勾了下唇,抬手拂過約翰的眼角,那是一雙美麗而清明的眼眸,總能讓人輕易相信他含笑的柔情,唯有舉手投足間不時流露的冷漠,才真實彰顯了這人的本性。

  無情的溫柔——他溫柔,是因為他可以對你溫柔,他無情,是因為他無法感受情。

  「我羨慕你的不懂愛。」朶爾苦笑地閉上眼。黑暗中,有奧費歐偶然流露的憐愛,也有亞肯總是笨拙的示愛,在她生命中曾傾心付出的兩個人都傷她最深,所以,她羨慕約翰。

  無愛便無恨,也許,純惡之魂才是世上最單純的存在。

  約翰微微挑了下眉尖,沒再多說什麼,就站起身往外走去。

  他們在幻陣裡耗得太久,該是出去的時候了,畢竟他答應了親愛的朶爾,要讓她盡快從這滿是污泥的世界解脫——一如他對每個遊戲對象的尊重,他對朶爾的承諾是絕對地真誠,也一如他對每位伴侶的誓言,全力以赴地讓他們感受到愛,即使他不懂愛。

  純惡之魂確實單純,沒有善惡之分,沒有非黑即白,唯一的準則,就是自己。

  約翰從容地走進一片白霧,望見霧中散著一頭黑髮的尤爾,忍不住揚起笑意。

  「但誰說我沒愛過呢?寶貝。」

  *  *  *  *

  克里斯手裡牽著一頭豬(豬臉未消的史戴西),歷經千辛萬苦(一隻過敏的轉世聖人引發的各種血案),過關斬將,總算聽到近日來最悅耳的一句話

  「最後一個迷陣。」安慈的語氣頗有感慨,「這之後就是祭壇了。」

  God!克里斯也忍不住膜拜一下耶和華。拎盃都滄桑了!

  他憋不住菸癮地掏出一根菸大吸特吸,將肺部塞了滿滿的尼古丁致癌物後,才滿足地長嘆一口氣,在史戴西勸說戒煙的碎嘮中,大步走入通道裡。

  忽然,一道銀光自轉角射來,擦過下巴,留下一道割痕。克里斯緊急往後一退,順手拉了把史戴西,避開對方差點踩到的圖騰,而後與欺身的對手交戰。

  來人身手極好,出招凌厲,劍光帶著一股狠勁,頗有遇神殺神、遇魔殺魔的氣勢,可惜似乎帶著傷,以致於某些動作有一分遲滯。克里斯因本身佔了天目族的優勢,很快就找到破綻,直接一個出拳,往對方的下肋擊去。

  對方反應也夠快,及時回手擋駕,卻仍慢了一步,只勉強在克里斯的手背上狠狠抓了一把,就被一拳擊退,整個人撞上身後的石牆,吐出一口血。

  「操!你是貓嗎?」克里斯看了下被抓出三條血痕的手背,傷口還挺深的。

  史戴西慫了吧唧地躲在牆角,見兩人打完了,探出頭一看,發現倒在地上的人很是眼熟,這才反應過來地跑過去,驚呼:「隊長!你沒事吧?」

  「唔!」諾蘭又咳了一口血,抬起冒著冷汗的慘白臉龐,就被眼前的豬臉驚得一愣,一向癱平的俊麗臉蛋也閃過一絲困惑。半晌後,他做出了跟克里斯之前一模一樣的動作——捏住豬臉左右察看,在確認對方是誰後,才看向克里斯,「你揍的?」

  先前,諾蘭光是應付自己的心魔,就已筋疲力竭,沒能跟上通訊器裡後來的發展。

  克里斯呵呵冷笑,「我也想,他自己過敏發作。」

  「……」

  諾蘭感覺有點傻,「過敏源是?」

  克里斯深沈臉,「心魔。」

  「……」

  諾蘭木著臉,內心裡跑過一遍克里斯與安慈都曾經有過的心理活動後,就語帶惋惜,有股濃濃的失落,「本想說揍得好。」

  克里斯也嘆了口氣,一臉不勝唏噓,非常感傷。

  史戴西潸然淚下。

  隊長,說好的愛呢?

  還有你們兩個,不是才剛打完嗎?忽然就進行如此友好的共鳴交流又是怎麼回事?

  還好,以史戴西做共鳴點的交流沒能維持多久,被一聲石牆滑動打斷,約翰抱著朶爾從另一側走來。只見兩人的形象頗為狼狽,看來也在幻陣裡吃了不少苦,特別是一向注意儀表的約翰竟也染了不少血跡,這讓憋了一肚子天兵氣的克里斯感覺身心舒爽。

  這下,正反兩方的人都到齊了。

  他們你盯我、我瞪你,一時間竟沒人說話,似乎都在尋找能先發制人的時機。

  安慈凝神打量諾蘭,發覺對方渾身上下都有濃濃的黑暗能量,卻神奇地沒受到黑化物影響,但明明約翰已經正中諾蘭的內心要害,是什麼讓這靈魂頑強地扛過了心魔考驗?

  目光從頭到腳游移一番,最後落在諾蘭微敞的領口,一枚迷你的轉經輪項墜正散發若有似無的淺淡金光,若不仔細檢查,會極容易忽略掉。安慈稍微感應了下,雖然其中包含著些許佛門靈氣,卻附著更多另一股能量——一種強烈的守護意念的能量。

  諾蘭也感覺到一股審視的視線,那是不屬於在場其他三人的注視。他眼神微沈,本能反應地拉上大衣領口,藏好項墜。儘管這轉經輪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普通小法器,卻是養父晚年養病時終日捧著念經的遺物,對他來說,比什麼都珍貴。

  這動作自然沒逃過安慈的眼。

  依據蔚仙派來神殿的人選條件,史戴西是轉世聖人,那諾蘭也定有什麼特別之處,一個小法器的作用有限,不可能抵擋得了心魔幻陣的威力,何況能被日帝後人的月仙關愛的孩子又會平凡到哪去?加上諾蘭對欲魔的重要性,拿他來秋後算帳,實在是再合適不過。

  正當安慈打算下手時,諾蘭就率先打破沈默。

  「我在克里斯身上下了蠱。」

  眾人一愣,克里斯也反應過來,看向手背上的三條爪痕,臉色變得極黑。

  「只要我一個念頭,靈蠱就會釋放致命的毒素。」諾蘭淡聲道。

  克里斯是解開神殿封印最重要的鑰匙,誰都能出事,就是不能他。

  「傳說中的巫蠱術?」沉重的氛圍中,只有約翰一心關注別處,「御鬼師也會這個?」

  「學無止盡。」諾蘭冷冷瞥了眼用病毒偷襲他失敗的人,「你也讓我獲益良多。」

  約翰低笑不語,看不出他是在幸災樂禍克里斯遭殃,還是在自得其樂什麼。

  安慈正在檢查克里斯的身體,果真發現一隻小蟲子正緩緩朝心臟前進,便心思一轉。儘管這蟲子並非無法可解,但眼下他有要事在身,不宜再分散心力,料想諾蘭也是猜到他的打算,為了保命,才會先藉攻擊克里斯來下蠱。

  「呵,我真希望這聰明的孩子是我們的人,可惜了。」安慈輕嘆道。

  克里斯:「……」

  拎盃被下毒,你卻只想招攬對方?乾拎老師!

  這時,地面又傳來一串轟隆微震,距離有些遠,應當是迷失的魔兵碰到機關所致。

  安慈、克里斯、約翰都沒將這震動放在心上,倒是史戴西和諾蘭臉色微變。

  史戴西心虛地瞧向諾蘭,正想說什麼,諾蘭立即不動聲色地搖頭。

  要命,肯尼熊這該死的透明屬性,又被他們不小心遺忘了!若非舒嬿緊急發來通知,加上通訊器裡的動靜過大,他們恐怕出了神殿,都還沒能想起被關在某處的阿肯吧。

  「行了,先離開幻陣再說。」安慈想通環節,就果斷下了決定,對克里斯與約翰交代:「心魔幻陣的最後一關需靠團隊合作才能解開,算是考驗解封印者的齊心度,但我目前有點事要處理,諾蘭的命留著也有用,就先讓他幫你們吧。」

  「你有什麼事?」克里斯納悶問道。

  安慈笑了一聲,「他來了。」

  「誰?」

  「董司常。」

  ☆ ☆ ☆   ☆ ☆ ☆   ☆ ☆ ☆

  【戳腰腹肌有後續,但是太污了,要擺小劇場#】

  董小七:「你們凡人懂什麼?我們神仙愛長幾塊就有幾塊。」

  克叔無語,「喔,你是神仙好了不起,還不是被拎盃壓著幹?」

  董小七臉一紅,不甘心地控訴:「阿克,你變了,你以前都不會這樣的!」

  克叔握住董小七的手,往褲子裡一塞,「嘿啊,來,摸看看變多大?AwA」

  董小七炸:「不是說這個變!!!>///<」

  ——叔の肉深夜調教.avi 放映中

  ☆ ☆ ☆   ☆ ☆ ☆   ☆ ☆ ☆

  後記:

  克叔真是本系列最悲情的男主,各身心的AwwwwA

  這一篇有不少對話都污污的XDDDD

  下一篇,正太vs正太準備ing&諾蘭學霸虐翻學渣們XDD

  【下篇預告】《空城》: 字數約八千多字,預計禮拜一發。

  ★【靈能偵察系列】

  第一部:在結束時開始

  第二部:渡入魔途

  第三部:暗境重生

  歡迎追蹤>////<

  微博:http://weibo.com/meowbark47

  噗浪:http://www.plurk.com/sakuhyde

  FB:https://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https://twitter.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04.12.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