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支付宝充值认领:1/9 21:09 1/12 11:07有一笔转账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第七十三章,临别
作者:素茶      更新:2019-02-09 22:09      字数:3969
  “想送给沙弥们当玩具,可是好不舍。”柳树一脸心痛状,但是这东西带回去,被小家伙们看到了,不免会想要啊。

  “小孩子都懂得把喜欢的东西送给你,这么大个人,居然会舍不得给他们。”秦逸看着周围的货品,寻思着带几件回去送给大家。

  过几天都得下山过年了。

  说到这柳树不由羞愧得低下头笑话自己,自己都没有小孩大方。

  “也是。”又不是真的拿不出去,只是自己愿不愿意,“我有戒指就够了。你有喜欢的吗,我送给你。”

  秦逸回头看了几眼柳树手里的雕刻品,发簪他不需要,饰品他也不需要,只有一棵白菜状的东西看着入眼,索性拿了放在手上,越看越觉得这东西像白菜。

  “你要喜欢我可以帮你钻一个洞,穿根绳子在上面可以绑在包包或者车上。”

  “当护身符用?”秦逸放开柳树,往前走着回头看他,脸上带着笑。

  “你怎么高兴怎么用。”柳树被秦逸那张笑脸一时给惊到,立马低头去摸索手里那几块雕刻品,走着走着发起牢骚来,“卖我五块一个都嫌贵,看你送给寺庙里那么多人,应该被坑了不少,以后要是想要,我可以刻给你。”

  “免费的?”

  “当然,只限两个以下。”

  逛完集市回到寺庙时刚好太阳下山,天色开始暗沉,俩人送完礼物后,各自回房收拾行李,准备明日的回乡之路。

  柳树偷偷跑到饭堂去吃剩饭,回房的路上遇到拿着剧本打算到屋后取暖的秦逸,俩人愣在原地三秒。见此场景似乎有些不对劲,柳树吓得抖着手拿出一个杏鲍菇馅的包子给秦逸。

  秦逸快速取走,咬了一口,肉汁味,而且还是热乎的。

  “你这待遇还真不一般,偷吃的剩菜还能是热乎的。”秦逸把人抓到屋后去一起烧火,剧本放在二人中间,意思很明显,又要柳树飙戏。

  柳树看到剧本立马把头扎到一旁的地面上。

  本来挺感谢编剧把下部分的戏份都写在夏天,戏可以留到春末拍,暂时不用再看剧本了,没想到,没想到,这个工作狂着起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

  “是新的剧本,你会感兴趣的。”秦逸毫不客气拽着柳树起身,“节后打算无偿出演一出舞台剧,剧本刚到手上,陪我对对戏。”

  “节后那么早看干嘛,到时候不得再看一遍。”柳树坐正身子,咬了一口包子。

  秦逸把手伸到洞边烤火,随后搓搓手翻开剧本,很是期待地寻找剧中的人物,数秒后,秦逸的角色找了出来,其余的大小角色都由柳树来演。

  “都由我来演?”瞪大眼盯着秦逸,微微扭头改侧面斜视瞪他。

  明明知道柳树不愿意对台词,却还是把角色都推给柳树来演,这让柳树很不满,但没办法,谁让剧中的所有角色都和秦逸所要演的角色有联系呢。

  明显感知到柳树有点生气,只能放软下语气,拜托他了:“拜托啊,下山请你吃饭。”

  柳树又猛地把身子扎到旁边的地面上,面对秦逸突然的“温柔”,让人吃不消。

  但不久之后还是老老实实陪着他飙戏,开头刚飙个几句,柳树就觉得不对劲,这个台词,似乎在哪儿见过。

  “你完了!这东西怕不是哪个地方抄来的吧,还是我知道的台词。惨喽惨喽,当红演员秦逸出演的第一部舞台戏居然是抄袭作,可耻!”柳树把剧本挪往秦逸边上,背过身伸手去烤火。

  秦逸看过的剧本没有柳树的多,但柳树的记忆力肯定没有那么好,能让他有记忆的,应该是他喜欢的一些作品。秦逸手上的这部剧是网络小说改编的舞台剧,会不会是那部作品的系列剧?何云没理由会不知道作品的出处和点评,不然就是编剧的问题。

  “你手机借我。”柳树不明所以,也不敢问他要干嘛,只得拿出手机借他。

  电话拨通后,柳树听到了一道女声,那人在叫他,问他有什么事,柳树人还没认出来是谁,话也还没说出来,秦逸便抢先他一步。

  “明年我出演的那部舞台剧是否涉嫌抄袭?”

  “啥?秦逸啊?居然会主动找我,稀奇啊稀奇。”何云那头乐得正欢,没及时回答秦逸的问题,正要按下挂机,柳树反应迅速抢过手机,再次问秦逸刚才问的问题。

  “你这不是傻吗,和随影的编剧是同一个编剧,而且还是随影的衍生,不然能叫《随行》吗。”何云刚解释完反被柳树挂断。

  “她没告诉你?”柳树也是气,居然没有叫他参演。随后当下乱点评,“我觉得《随影》的台词放到现场,可能会有一种中二的感觉。”

  “没事,我乐意出演。”秦逸重新抱回剧本,寻思着哪个角色是“意”,发现好像并没有,“这里面没有你的戏份。”

  再次中伤的柳树理都不想理秦逸了,背着身继续烤火。

  秦逸看他不回应,伸腿勾着他的肚子把人勾到身边,再把剧本放到二人中间。

  “真想出演,找导演给你个角色。”不过舞台剧出演的时间是正月期间,记得去年那个时间,柳树已经杀青回老家去了,“今年还回老家吗?”

  “看情况,我得问姥姥。”手机正好拿在手上,看着时间还早,才晚上八点多,老人家这时间才刚开始看八点档电视剧呢。

  拨打过去,立马就有人接听,姥姥老花眼,眼睛不怎么好使看不清来电显示,但柳树特意设了一道属于自己的铃声,只要那首曲子响起,姥姥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打来的。

  “柳树啊,刚下班吗?”

  “没有,放年假了,就想问姥姥你过年要去哪儿过年,舅舅他们今年回来过年吗?”

  “过,你二舅家大儿子娶了个媳妇,生了个闺女,他们今年要回家。不要难过啊,不到正月十五他们就会走,昨天我特意问他们的。”

  秦逸在一旁听着,觉得有些奇怪,怎么家里来人就不能回家过年了?

  柳树和姥姥聊了一小会,挂断之后,秦逸就问他们家的习俗怎么那么奇怪,家里来人为什么不能回家。

  “姥姥觉得我在城里工作压力大,回家他们要问这问那,所以不让我回去。”犹豫了一下,又继续说,“我也不想回去,晩一点回去也没关系,不一定得这个时候。”

  “问几个问题很困难吗?我们家就没人问我。”

  霎时,柳树一脸羡慕看着秦逸。

  真想抹一把眼泪。

  之后几天,山上的工作人员陆陆续续下山赶着回家过年,柳树归心没那么急,在寺庙里陪小沙弥们玩什么跳房子、翻花绳、老鹰抓小鸡等等这些民间小游戏。

  也不是柳树太无聊,而是小时候没玩过。那时候大根也有自己的交际圈,不可能只陪他一个人玩,而且柳树也有孤立人的意思,大根想带他,可他偏不去。

  前几天玩得极为兴致的沙弥们又来找柳树玩耍,昨晚陪秦逸看了一夜剧本的柳树爬着出门迎接沙弥们,到了门口又趴下继续睡。

  沙弥们拽着柳树嚷嚷着去晨修,吃完饭又可以继续玩游戏了,柳树醒是醒了,起身指着隔壁房间就开骂。

  “好你个秦逸,演舞台剧的人是你又不是我,干嘛找我飙戏,一次还不够,这都第几次了!”没有得到回应,柳树爬向隔壁去看情况,结果,久违一次见到秦逸比自己晩起。

  屋里只剩下秦逸一人,柳树玩心瞬起,跑到外头捡了块四五厘米大小的鹅卵石,鹅卵石表面光滑,附了一层薄冰,柳树拿起就往秦逸屋里跑,悄悄掀开他的被子,伸手正把鹅卵石扔进被窝那刻,柳树的手被握住。

  那一刻也让柳树想起一事,秦逸是一个睡眠非常浅的人,估计沙弥们来叫他时,秦逸已经醒了。

  屋外的沙弥知道完蛋了,惹了不该惹的人,又是惊吓又是乐祸地跑开了,留下柳树一人在屋内。

  “冰吗?”秦逸板着脸问,柳树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摇头说不冷,冰水滴落在了秦逸锁骨上,秦逸猛地起身夺过柳树手里的鹅卵石往柳树后背扔,冰冷的感觉一下子刺激得柳树面目扭曲,挣扎着四处撞。

  秦逸见势不对,一下抱住柳树:“不要动!”

  柳树被这么一抱失了神,随后感觉到秦逸的手伸往后背拿出鹅卵石,回过神来,听到鹅卵石被扔往屋外碰撞到地面的声音。

  “要是碰到了,今年过年你就等着在家躺着就行了。”

  秦逸放开柳树拿起炕边的衣服穿上身,看到屋外几个小沙弥,穿上棉拖出门和他们打招呼。

  心异常兴奋砰砰大力跳动,柳树站在原地被吓得不轻,一时放空了十几秒,秦逸进屋拽着人出门。

  一个两岁左右的小男娃迎面而来,抱住柳树的大腿,嘴里喊着含糊不清的话,依稀可以听到一个饭字,应该是饿了。

  柳树抱起小娃往饭堂方向走,一群小沙弥看到小娃被人抱走了,抛下秦逸跟着柳树而去。

  “施主的小孩跑到这里跟你们玩,怎么不好好招待人家,饭都还没吃。”拍拍小娃的背,笑责小沙弥们。

  沙弥们听到柳树这么说,一时间感到委屈,一人说道:“施主只叫我们跟小弟弟玩,没有叫我们拿饭给他吃。”

  “是吗?抱歉啊,吃完饭,咱们一起去玩游戏好不好?”为表歉意,再困也得跟着大家玩一会,相信喜悦会战胜困倦的。

  “好!玩老鹰抓小鸡……”

  话毕,所有人都奔往饭堂去吃饭,半个小时后,所有人来到后山练武的广场上,沙弥们没有来过这里,刚看到崖下的风景,吓得脸色发白,嘴角下拉,手脚抖个不停。

  “没事啊,有护栏呢,咱们到广场前面就不会看到崖下了。”柳树把小娃放下,由着他跟在沙弥队伍中跑来跑去,之后所有人员站着一排,由队伍中最大的孩子来当老鹰,柳树当母鸡。

  不到半小时,老鹰换了又换,就是任由小娃在人们身后跑,偏不抓他,只是偶尔吓唬他几下。

  突然小娃往广场外的方向跑,接着柳树就看到小娃抱上了一个人的大腿,再抬头,那人微卷的长发散放于胸前,再往上看,秦逸脸朝他们的方向笑着。

  因为秦逸的出现,一时失利的柳树被老鹰抓走了几只小鸡,柳树欲哭无泪,指着秦逸把这个锅推给他。

  “都怪他,是他害你们被老鹰抓的。——不然,让他来当母鸡好不好?人家那么大个,谁都抓不着你们。”沙弥们纷纷看向秦逸,听此提议不错,一个个赞同着点头。

  秦逸如愿当了母鸡,柳树却没想到自己会被推去当老鹰,本以为秦逸出现能让他休息一会,也罢,没当过老鹰,当一回也不错。

  只是,没想到的是,玩耍间,所有人都忘了自己是谁,该去做什么,只沉浸于欢乐之中。

  小娃一直在人群后头跑来跑去,个子太小也不敢去抓小哥哥们的衣服,见到柳树看他,时不时吓得尖叫,生怕老鹰来抓他。

  沙弥们听到小娃叫起来,玩得精神亢奋也跟着尖叫,时而嘻嘻哈哈,欢声笑语间,天又下起了小雪。

  柳树脚下打滑差点摔了,惹得几个小沙弥笑了几声,脚下站定,突然往人群冲去,几只小鸡仔失散了,柳树见机正要去抓,秦逸迅速迎面而来,俩人撞个正着,抱在一起,一大群人又是笑得支不起腰。

  柳树靠在秦逸身上,仰头向天喘着气,雪花飘落在脸上,柳树一摸,赶忙去抱混在人群中傻笑的小娃,随后高喊:“下雪了,感冒就不好了,大家回去烤火了。”

  回去的时候所有人脸上依旧带着笑,灿烂无邪,对不久前玩的游戏,还韵味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