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尾声
作者:neleta      更新:2014-03-24 14:11      字数:0
  屋子里不时响起婴孩的笑声,叫「爹爹」的轻声,及大人的逗弄声。饭桌旁,白桑韵抱著埋在他颈肩的白忻澈,刘宣抱著笑个不停的刘惜赐,刘淮烨抱著太子,蓝阙阳抱著蓝韵嵘,刘淮渊坐在父皇的身边逗著老三,伍默则坐在他身边一起看著惜赐。左叔激动地坐在蓝阙阳旁边拉著蓝韵嵘的小手说著话。

  皇室的家宴,刘淮烨并未宣刘淮荣等人进宫,而是分成两批。今晚只是普通的家宴,有他的父亲、兄弟、爱人及孩子。明晚,他才会以皇帝、皇兄的身分同其他人用膳。

  孩子们都很乖,很少哭闹,就连胆小的白忻澈只要被爹爹抱著他就不害怕了,会抓著弟弟的小手笑。刘淮烨举起一杯酒,其他人见状也纷纷举杯,白桑韵依旧以茶代酒。

  「今晚,朕很高兴。这是朕第一次过这样的家宴,同朕的父皇、兄弟、心爱之人及孩子们一起。没有烦忧,没有那些个阿谀奉承,仅是同朕最重要的人一起,朕很高兴,也很欣慰。过去的几年,不管是朕还是你们,都经历了太多,也都承受了太多,如今雨过天晴,朕相信今後的每一次家宴,朕都会这般开心。」

  喝下酒,刘淮烨看向身旁的人∶「桑韵,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可想来想去,却仅想到两个字,『谢谢』。谢谢你为我承受的一切,谢谢你愿意原谅我,谢谢你为我生下孩子。」想到这人所经历过的种种,刘淮烨的声音低哑。

  「淮烨,我也要对你说『谢谢』。谢谢你对我不离不弃,谢谢你为我付出的一切,谢谢你做到了对我的承诺。」白桑韵并没有刘淮烨和其他人那样激动,如今的他只有幸福。然後笑著和刘淮烨碰杯。

  刘淮烨再次举杯,却是对著刘宣∶「父皇,孩儿很後悔曾对父皇的所为。孩儿感谢上苍让孩儿有弥补的机会。」当了爹,他也体会了做爹的那份心。

  「不,这话该由父皇来说。当年父皇不顾你的感受对桑韵做下那些事。虽不是父皇直接出面,可父皇却是默许。」刘宣举著杯的手有些颤抖。

  「父皇,事情都过去了,今天要高兴。」白桑韵开口,「父皇,您瞧,惜赐要哭了。」都过去了,那些事就随著这鞭炮声远去吧。

  「皇爷爷错了,皇爷爷自罚一杯。」见惜赐真是要哭了,刘宣急忙喝下酒抱著孙子开始哄,「赐儿不哭,皇爷爷再也不惹我们的赐儿生气了。」

  「啊啊┅┅」咬著皇爷爷的指头,刘惜赐的小嘴才不撇了,让皇爷爷哄了半天才恢复笑颜。

  「皇兄,赐儿不得了哇,你瞧他多聪明。」刘淮渊用筷子蘸了一些肉汤喂过去,「赐儿,皇叔的宝贝赐儿。」

  白桑韵被刘淮渊的样子逗笑了,搂著也在笑的忻澈,他道∶「忻澈是我的养子,哪怕你们真的喜欢不起来,我也希望你们能对他好些。忻澈可比那三个小子乖多了。」

  其他几人听了互相看看,然後点头,白桑韵把话说到了这份上,如果他们还推托的话就太不应该了。

  「阙阳,作为孩子的父亲,你我之间没什麽可说的,来,喝酒。」刘淮烨和蓝阙阳举杯共饮,他们有共同守护的人,共同的孩子,一切尽在不言中。

  「淮渊┅┅」刘淮烨再次举杯,却被刘淮渊打断了。

  「皇兄,咱俩也没什麽好说的,除非你答应让我带惜赐几天。」刘淮渊哀怨地乞求。

  「这你就别想了。」刘淮烨毫不客气地拒绝,自顾自地喝酒。

  「呜┅┅」刘淮渊回头看著自己的爱人,「默默┅┅」伍默不理他,低头吃菜。刘淮渊很伤心地喝酒,他好可怜哦。看著父皇怀里的惜赐,他决定今晚要陪小侄子睡,惜赐怎麽可以这麽惹人疼呐。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吃菜。」刘淮烨夹了一些菜放到白桑韵的碗中。看著身边的两个男人和他们怀里的孩子,白桑韵边吃边喂白忻澈,人生如此,还有何不满。

  ※

  四年後,御花园内

  「桑韵,这是他们刚摘下的草莓,你尝尝可酸?」刘淮烨对走过来的人道。

  坐下,白桑韵拿起一颗放进嘴里∶「很甜,你也尝尝。」喂一颗到刘淮烨的嘴里,转身又喂一颗到另一人的嘴里。

  「嗯,今年的草莓长得不错。」刘淮烨神情放松地坐在躺椅上。四年过去,白桑韵的身子越来越好,肉虽仍不多,可病痛却是少了许多。而孩子们,刘淮烨看向前方的几个小家伙,他是极为满意。

  「父皇。」一个嘟著嘴的小家伙跑了过来,扑进刘淮烨的怀里,「父皇,父王偏心。」说完嘴嘟得更厉害了。

  蓝阙阳一听放下手里的帐册上前把小人抱起来∶「父王哪里偏心了?」被惜赐说偏心事情可大了。

  「父王教哥哥们习武,就不教我,父王偏心。」刘惜赐说著说著却是要哭了。

  「哟,这是谁惹我们的赐儿伤心啦。」午睡起来的刘宣一见小孙子哭了,可不高兴了。

  「惜赐。」白桑韵叫了一声,刘惜赐没让眼里的泪掉下来,低著头不吭声。他谁都不怕,就怕爹爹生气。

  「赐儿,习武很苦,父王舍不得赐儿受苦。」蓝阙阳坐下把儿子抱在腿上难得温柔地说,「等哥哥们长大了,每日要习武三个时辰以上,赐儿身子骨弱,会受不了的。」

  「唔┅┅我想习武┅┅哥哥们好厉害。」刘惜赐还是不高兴,刚才哥哥轻轻松松地就把他给摔倒了。

  「阙阳,你想办法。」刘宣把惜赐抱过来搂著,怎麽能让赐儿伤心。

  「赐儿别生气,父王教你用毒和暗器如何?再教你一些防身的功夫,不会太苦,赐儿也不会比哥哥们差。」蓝阙阳暗怪自己的粗心。

  「真的吗,父王?」刘惜赐一听立马笑了。

  「千真万确,父王明天就教你。」见惜赐笑了,蓝阙阳才上前又把小人抱起来,「赐儿不生气了?」

  「不气了,父王最好了。」刘惜赐搂著父王开心地说。

  「赐儿,那父皇呢?」刘淮烨沉下脸。

  刘惜赐从父王的身上下来,扑到父皇身上∶「父皇也最好了。」说完,亲了父皇一口,又抱住皇爷爷,「皇爷爷也最好,赐儿最喜欢皇爷爷了。」又是一口。

  最後,刘惜赐跑到白桑韵的跟前∶「爹爹┅┅」拉下爹爹的脖子,再印上一口。

  「赐儿,今後不许说父皇、父王不好。」他这个严父当得可是万分的辛苦。

  「赐儿记住了。」见爹爹笑了,刘惜赐爬上父王的腿,表示自己的歉意。

  「爹爹,父皇,父王。」

  「爹爹,皇伯,王叔。」

  又走过来三个孩子,一个孩子乖乖地坐到白桑韵身边的窄榻上,接过爹爹递的茶安静地喝著。

  白桑韵喂了白忻澈一颗草莓,刘韵峥擦著汗坐在软席上,这边刘宣已经把茶点拿过去了。

  「谢谢爹爹。」白忻澈仍是怕生,却比以前好了许多。看著这麽懂事的白忻澈,白桑韵更是喜欢。

  「韵嵘?」见二儿子躺在椅子上不动,刘淮烨叫了声。

  「父皇,我要和三弟分床睡,他晚上睡觉总踹我。」刚和大哥「打」了一场,蓝韵嵘只想睡。爹爹说他们兄弟几个从小要一起睡,结果大哥好命的和忻澈一个床,他却得和泥鳅一样的三弟睡,他也要和忻澈一个床。

  「韵嵘不是最爱睡觉了吗,还知道惜赐踹你了?」白桑韵笑道,他这三个儿子越长性子和他们几人越不像。

  「爹,也只有皇爷爷才敢和惜赐睡。连皇叔都受不了。」

  「二哥坏。」刘惜赐的小嘴又噘起来了。

  蓝韵嵘懒得开口,闭著眼睛走到爹身旁挤到白忻澈的软榻上往他身上一趴竟是要睡了。

  「韵嵘,回去睡,别压著大哥。」白桑韵拍了下二儿子。

  「爹┅┅让我睡会儿。」蓝韵嵘把头一埋,一会儿就没了动静。

  「爹爹,让韵嵘睡吧。」学著爹爹的样子,白忻澈轻拍弟弟的背。

  「啊┅┅」刘韵峥打了个哈欠,也走过去,「爹,我也想睡。」往白忻澈的另一侧一躺,他搂著白忻澈闭上眼。白忻澈拍著两个弟弟,脸上浮现笑容,他很喜欢弟弟呢。

  「唔┅┅父王┅┅赐儿也困了。」刘惜赐揉揉眼睛,拉拉父王的手。

  「好,父王抱著你睡。」蓝阙阳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儿子躺得舒服点。然後轻拍,惜赐睡觉一定得拍著,不然就不睡。

  「我就说你们会把他们宠坏的。」看著躺在养子身上睡著的人,白桑韵让人把两人抱回去。

  「爹爹,让韵峥和韵嵘睡吧。」不想弟弟被吵醒,白忻澈恳求爹爹,韵嵘睡不好会生气。

  白桑韵无奈地叹口气,忻澈最贴心,反而自己生的那三个却是任性至极。长子很聪明,懂事起就开始接受太傅的教导,只是那双眼睛越长越像淮烨和阙阳,才四岁,宫里的人就不敢瞧他了;次子,一天比一天爱睡,经常一天要睡六个时辰,平时懒洋洋的,没什麽脾气,可睡不好他能把屋子砸了;厶子,却是被宠得太厉害,什麽都得由著他,跟个霸王似的。白桑韵不止一次为这三个孩子叹气,这究竟是像了谁?

  「桑韵,别叹气,我们的儿子可是人中之龙呢,连太傅都说他们比朕小时候还厉害。」不同於白桑韵,刘淮烨和蓝阙阳对自己的儿子却是越看越喜欢。

  「依我看,还是忻澈最乖。」不再管两个儿子,白桑韵直接把两人分开,把白忻澈抱了出来,「忻澈,陪爹爹下棋去。」

  「爹爹┅┅」白忻澈却不想走,尤其是看到蓝韵嵘要醒。

  「忻澈不想陪爹爹下棋吗?」白桑韵对养子伸出手。

  白忻澈一听急忙抓住爹爹的手∶「想,澈儿想陪爹爹下棋。」白桑韵笑了,拉著养子向永怀宫走去。他若不管,那两个儿子定会把忻澈吃得死死的,就像那两个男人对自已一样。

  「为什麽桑韵总觉得我们的儿子会被宠坏呢。」刘淮烨百思不得其解地问。

  「┅┅」蓝阙阳答不出,和刘淮烨互看一样,两人看到对方眼中相同的意思∶他们的儿子怎麽可能被宠坏。

  和养子下著棋,白桑韵惊叹於养子的悟性。

  「白主子,有您的信。」张正进来把一封信交到白桑韵的手上。打开信,白桑韵看完後脸色惊变。

  「白主子?」张正也跟著紧张起来,白忻澈则是紧紧抓住爹爹的袖子。

  「张正,让皇上过来一趟。」白桑韵一脸的担忧,上官云竟然有身孕了。最严重的是他又逃了!再看一遍卫孟鑫寄来的信,他可以肯定上官云会来找自己。

  「这个上官┅┅」白桑韵有些头疼,是不是自己「带坏」了他?

  ──全文完──

作者有话说:

正文出书版,番外因为在鲜网入V所以暂不能挪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