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一回 (上)
作者:天娜      更新:2014-11-20 20:00      字数:0
  嘉庆四十五年,又是一个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的好年份。

  西湖边的断桥上正站着一个人,虽没下雨,却见他打着一把绛红色的油纸伞、望着一面湖水伫立不动,呆呆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少爷,您瞧那人傻不傻,大晴天的还打伞呢!”一青衣小厮凑到自己主子耳边哧哧笑着。

  小厮口中的少爷是个俊朗神气的年轻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刻着两道深深的箭眉,眉下一对黑闪闪的眼睛,随着每一次眨眼跟能放出电一般闪得人头晕。只听他呵呵一笑,原本有些严肃的神情忽地就温和起来:“走,咱去问问他干什么要打伞。”

  说罢,他抬起脚就朝着桥上那人冲去,身后的小厮想拉都拉不住他。

  “我说少爷,您管人家做什么呐?我们还要赶路的。”话没说完,他家主子已经冲到人家伞边儿了。

  “这位公子,在下有个问题请教,不知方便么?”那年轻人问得到客气,只是语气里多多少少有着点非要得到回答的架势。

  “你是谁?”伞下的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到是先问起他来。

  “在下轩……王靳”叫王靳的年轻人话音一转,差点没急坏了他身边的小厮。

  “我叫云小惑。”伞下的人撑高伞骨,转过头露出一张脸来。这是张小巧白皙的脸,点缀着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右眼角边是一颗淡淡的泪痣,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下点着浅浅的酒窝,最不可意思的是,他有一头火红色的长发,艳丽地几乎让人不敢直视。

  “你是姑娘家?女扮男装?”王靳其实就是当朝太子轩辕靳,算起来在后宫也是见过无数美女的,但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岁上下男子扮相的人,竟然顶着张比姑娘还要分外漂亮的脸蛋,一时连他也看傻了眼。

  “你瞎了狗眼?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姑娘了?你才姑娘呢!”云小惑喜欢别人夸他漂亮,可最讨厌人家说他像姑娘。

  “啊?不是姑娘?对不住,是在下眼拙,认错了。还望云公子莫要介意。”轩辕靳心下一阵哀叹,这么漂亮张脸居然是个男的,真是浪费呀浪费。要是姑娘他一定立刻娶回太子府,也不枉下一次江南。

  “你嘴上虽说对不起,心里却在骂我吧。而且一定是在想:可惜怎么不是个姑娘,不然就好带回家给你做妾了,是不是?”云小惑将伞一收,猛得冲轩辕靳一指,一副不屑的模样。

  “没想到云公子不仅有张漂亮脸蛋,还有颗七窍玲珑心!”

  “什么是七窍玲珑心?”

  云小惑这一问可把轩辕靳给问住了,他摸了摸脑袋,才道:“你还没回答我你为什么大晴天的却打着伞呢?”

  “我问你,这是哪?”

  “西湖”

  “这是什么桥?”

  “断桥”

  “听没听过白蛇传的故事?”

  “你在扮许仙啊?”

  “错,我在等白蛇。”

  “有差么?”

  “有!”

  “噗,啊哈哈哈”轩辕靳乐地捧腹大笑:“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那种传说你也信?居然还跑这来打伞找白蛇妖?”

  “说了你也不明白的。”云小惑抬头看了眼天色,又道:“看来今天是等不到了,明儿再来吧。”

  “你明天还要来?”

  “我来不来与你何干?”云小惑不乐地瞥了他一眼,然后自顾自地朝桥的另一边走去。

  “喂,你住哪的?晚上我来找你喝酒?”轩辕靳见云小惑像没听到般,只得有冲他喊道:“我住在西湖南面的鹿源客栈,你可以来找我啊!”

  “少爷少爷,你怎么能随便把自己落脚的地方说出来?这要是碰到不安好心的人可是要出事的!”那小厮早就急得一头汗,扯着轩辕靳的衣袖拽了好几下。

  “小雀子,你胆子真跟麻雀一样,就那么一丁点!”轩辕靳朝他比了个小拇指的指尖儿,再一回头,哪还见得到云小惑的身影了?

  第二日一早,轩辕靳急匆匆赶到断桥边,一看,乐了,果然那云小惑正站在桥上,还是打着那把伞儿,还是一样傻呼呼地站着不动。

  “我说云公子,你还在等啊?”轩辕靳三步并两步走上前,一个矮身,钻到了伞下。

  “去去去,凑什么热闹!”云小惑手一推,就把轩辕靳挤出了伞下。

  “那么小气?帮我打打伞又不会少块肉!”轩辕靳详装生气,哀叹着瞪向云小惑。

  “你懂什么?这一张伞下站了两个人就不对了!”话音刚落,只听桥下水面上扑嗵一声,好象有什么翻滚上来又扎进水底似的。云小惑赶忙朝桥下望去,惊呼一声“不好!”,然后一收伞,嗖一下就朝着桥下奔去。

  留下个莫名其妙的轩辕靳,望着云小惑消失的背影失望着出神。

  弯月,风紧,树叶儿沙沙作响。

  茂密的林子里,一条巨大的白蛇扭曲着身子,一副痛苦的模样。两个时辰后,地上只剩下一摊白鳞鳞的蛇皮,蛇皮边,一身白衣的男子正靠着大树喘着粗气儿休息。

  “白素凌,可让我逮到你了吧?”树枝上,云小惑正晃着双腿探着脑袋看着树根边那个被称作白素凌的男子。

  “切,要不是我正值蜕皮之期,你这狐狸能逮到我?作梦吧你!”白素凌白了云小惑一眼。

  “你二千多年道行,我也两千多年道行,我怎么逮不到你了?”

  “成了吧,这都上千年了,还老跟我比,你累不累啊?”

  “你以为老子不累啊?从小跟你斗到大,要不是担心你,我会大老远跑过来追你?还跟个傻子一样大晴天在断桥上撑把伞等你上钩?”云小惑哗啦一下从树上跳了下来,一身火红的衣服鲜艳耀眼,跟白素凌的一身净白成了强烈的对比,“你说,你还要在这断桥等几年?他不会出现就是不会出现了,你再等也没用。做妖的做到你这痴情的份上,简直就是丢脸!”

  “哼,云小惑我告诉你,等你爱上一个人,你才有资格跟我说这个词儿!”

  “少说笑了,我可是堂堂九尾狐妖,只有狐妖媚人的,还没有凡人能让狐妖神魂颠倒的说法!”

  “笨狐狸,等你沾上七情六欲了,就知道我的苦了!”

  “那是你自己不好。都说了百无一用是书生,你说你要追你姑姑的路,你爱谁不好,跟你姑姑一样爱上个没心没肺的臭书生!这下好了吧?人家那是陈世美弃糟糠,你还天天在这西湖边儿等着他!他呢?在京城里头逍遥快活着呢!”

  “他说过只是权宜之计,一定会回来接我的。”

  “我说你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呢?你这一等就是三年,三年啊?你还信他?我要是你,早就去京城灭他满门了!”

  “少乱讲,京城里都是通天山的道士,想活不想活了?”

  “你就傻等吧。叫我说,他根本是利用你,用完了就躲去京城!反正知道你一个蛇妖也没这胆去京城寻他!”云小惑哼一声,一屁股坐在白素凌身边。

  “他不会的。”白素凌眼里闪过一丝担忧,但很快就被自己安慰下去,“他是第一个知道我是妖却没有怕我的人,还对我那么好那么好!我信他!”

  “我说白白啊,你真是我认识了两千多年的那条白蛇吗?”

  云小惑说完,看着白素凌突然黯淡下去的神情,不仅叹了口气,凑上前拍着他肩膀又说:“我本是担心你蜕皮的时候遭遇到不测,所以就来找你。现在你皮也蜕了,我这心呢也安下了。反正除了那个没良心的,也没人能伤到你,我还是先回去吧,不然那帮小兔崽子又要造反了!”

  “难得来见一次,好歹陪我个一两日再走嘛!”白素凌拉了拉云小惑,“明儿就是七夕,西湖边儿可热闹着呢!”

  “真的?”云小惑一听有热闹凑,眼睛都发光了。

  “假不了!你一定喜欢!还有酒喝呢!”

  “别是雄黄就行,我怕你一露原形,吓死一圈人,我还得帮你擦屁股!”

  “是清甜可口的梅子酒,你这狐狸的最爱!”

  云小惑一听,谗得咽了口口水,恨不得立刻就醉死在酒缸子里了。

  七夕的夜,西湖边儿给各式灯笼照得仿如白昼般。

  各种粗长的裹头香(以纸包着的线香)被装上了西湖各处桥梁的栏杆上,又扎上五色线制成的花装饰,来往行人纷纷在桥上祭祀祈福。

  岸边儿,零星有几家船舫停驻着,也都是挂着高高的大红灯笼,贴着手巧的姑娘们的鹊桥图案花的剪纸儿,湖中来来往往穿梭着好几艘同样的船肪,船廊里歌妓盛装打扮,为包船的公子们一曲曲情歌高唱,伴着涓涓水声与悠扬的琴瑟声,又是另番人间仙境。

  轩辕靳与这两日在酒楼茶坊里相识的那些江南才子们也包了条船,正荡在湖面上,听着曲喝着酒,看看身边歌舞声平的景致,到也是逍遥得乐。只是漂着漂着,他便出了神,一手撑在栏杆边,一边侧脸望着岸边的石街、桥梁、小亭。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错身而过的别家船舫上有姑娘正唱着这首词儿,歌声落,船身正好错开,随着最后一个悠扬的尾音划下,轩辕靳的双眼忽然定在了岸边的一座凉亭里。

  微风袭过,掀起凉亭边围挂着的桃红色纱帘的一角,散着一头火红色长发的男子也正撑着脑袋朝湖上看来。

  相视而过,美人儿先是抿嘴一笑,随后庸懒地抬起另只手挥了挥,算是打了个招呼,而后就别过头去,再也不看他。

  “船家,靠岸靠岸!”轩辕靳猛地一回头朝船夫大叫。

  “王公子这是怎么了?我们才刚游了一半的西湖呢!”一边的张公子问他。

  “我……要上茅厕!”总不能说他急急地上岸是为了找一个男人?再美他也是个男人,怎比得过船舫里露着香肩儿和大白腿的风情姑娘?可他轩辕靳一见着云小惑,就跟猫见了游水的鱼似的,捞不着心里难受。

  “那我们靠岸了等你?”另一边的苏公子好心道。

  “别别,我这好象是吃坏肚子了,一时半会也回不来,不想扫了各位雅兴,就别等我了。咱们改天儿再约过。”

  轩辕靳一看到了岸,拉着小雀子头也不回地冲了上去,搞的一船的人傻了眼。

  “王公子这是怎么了?”张公子不解。

  “呵呵,叫奴家说,怕是看上哪家姑娘了吧!”船里的歌妓咯咯笑着,像是见怪不怪。不过这一句话到是点醒了所有人,这才心领神会,又重新朝湖中心而去。

  却说此时,那云小惑正跟白素凌喝着梅子酒吃着巧果儿,顺手剥着红菱和莲蓬子。

  白素凌向来没酒量,别说雄黄了,就是梅子酒,三杯一下肚,他便倒在桌上呼呼大睡,嘴里还一直念叨着心里的人,听得云小惑心烦。

  他正无聊得紧,刚好轩辕靳就冲了过来,手里还拎着一串烧鹅和一坛西域进供来的果子酒。云小惑眼前一亮,一改想要踹他出去的念头,忙招呼着让轩辕靳坐下来。

  “这是西域产的果子酒,我想你一定喜欢。”轩辕靳忙不矢地讨好美人。

  “哦?为什么?”云小惑闻着酒香正开心。

  “因为你的头发是红色的,我想你应该来自西域,或者有西域人的血统。那这果子酒你必定喜欢。”

  西域?云小惑将这地名在脑袋里转了三圈,才意识到他说的是那一大片沙漠之地,小时候他也的确去过一次,在那撒野了一段时间才跑回来,她记得那里当地人家酿的酒的确好喝。

  云小惑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将自己酒杯推到轩辕靳面前,意思是,你可以少说话多倒酒了。

  小雀子一瞧,赶紧想帮忙倒酒,却被轩辕靳一个喝住,“去去去,我要跟云公子好生聊聊,你自己去玩吧,别在这碍手碍脚!”

  “可是少爷,老爷命我不能离开你半步的!”别看小雀子小小一只又瘦了吧唧的,可他从小就是陪着轩辕靳的小太监,跟着轩辕靳一起习武围猎,身手跟大内高手有得一拼。

  “啧,你是拿老爷来压我?谁是你主子了?”轩辕靳一个白眼,小雀子顿时委屈地瘪瘪嘴。

  也罢,他家太子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更何况他相信皇上一定派了影卫在周围保护,既然主子让他走他就走,省得跟个蜡烛一样插一边,白晃晃地让主子看着碍眼。

  “好,那我回客栈等少爷,少爷您别太晚回来啊。”小雀子一步一回首地走出凉亭。

  小雀子一走,轩辕靳赶紧替云小惑倒满一杯果子酒,又亲手扯下一块鹅腿肉递上,讨好道:“趁热吃,我过来的时候在楼外楼买的,这家烧鹅可是有名的。”

  “你才见了我第三面,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云小惑一直记得,凡人有句话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因为你长得好看。”轩辕靳回答起来到是直接,“我喜欢和赏心悦目的人交朋友。”

  云小惑在人间游荡次数虽不多,但也不是没见过油嘴滑舌或者对他有非分之想的人,可是像轩辕靳这么坦白的到是真没见过,反而也多了几分好感,以及好奇。

  “因为我好看你就要跟我交朋友?可是我也不是姑娘家,也没有龙阳之好,你跟我做朋友能有什么好处呢?”云小惑哗啦一口肉撕进肚,咬得正香,不过吐字到也清楚。

  “好处?我一不缺钱二不缺女人,我干吗要从你身上要好处?我只是想认识你,跟你说几句话。再说了,我虽未成亲,可妾室也有几房,就从未好过龙阳这一口!你再好看,对我来说,也就是个男人”轩辕靳说得恳切,他的确也是这么想的。云小惑是吸引他,但还没让他为一个男人动心的地步,但想要亲近他的念头却又是怎么也压不下去,说起来,他自己也觉得奇怪,“你想啊,就像我如若喜欢上一件漂亮的瓷器儿,是非要拿近身好好鉴赏下才能罢休的,但是瓷器儿再好看,我也不能娶了它,不是?”

  “哈哈哈,你把我比作瓷器?我该不该生气呢?”云小惑哈哈大笑,对轩辕靳却无端冒出几分亲近之感,想想这男人虽然奇怪,但的确没有恶意,难得来人间走一遭,和他聊个天打发打发时间,未尝也不是件有趣的事。

  “我瞧着你都笑了,应该没生气。”

  “不生气,只要你陪我喝酒。你看看,我朋友都倒下了,真没劲。”

  听云小惑这么一说,轩辕靳才注意到原来桌子的另一边正倒着个脸蛋红彤彤的男人,看侧面,也是个清秀的男人,和云小惑一样好看。

  果然是鱼找鱼,虾找虾,乌龟配王八。美人的朋友,那也是个美人啊!

  轩辕靳不仅心里暗暗叹气,怎么这年头,美人都是男人呢?回头,他一定要好好搜搜江南的美女带过去才行!

  等到一坛子果子酒喝到底朝天了,轩辕靳和云小惑已经坐到了凉亭的栏杆边儿,荡着一双腿在湖面上撩拨着凉凉的水面。

  一盏盏河灯从他们脚边漂过,星星点点着亮衬着天上的繁星,也道不明究竟这银河是在天上,还是在人间了。

  “河灯是做什么用的?”云小惑问轩辕靳。

  “许愿啊。”

  “能灵验么?我看过好多人爱放河灯,可都能心想事成?”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你要不要去放一只?我陪你。”

  “不要,我没想到我的愿望。”

  “没愿望?”轩辕靳愣了一下。

  “是啊,等我想到了再说吧。”云小惑耸耸肩,是啊,他修炼了上千年,日子过得滋润着呢,又不想成仙,还能有什么愿望?难道让那些老道士统统死光?这个愿望到可以考虑下。

  “王靳,你能跟我讲讲七夕的故事么?”

  “七夕啊,就是讲一个平凡的牛郎,爱上了王母娘娘身边的七仙女中最小的一个,于是那仙女下凡和他结成夫妻,人们就管那仙女叫‘织女’。可是仙女私自下凡是违反天规的,不久后,玉皇大帝派天兵天将把那仙女抓回天庭,牛郎一急也跟着追了上去,王母娘娘就拔下金簪向银河一划,昔日清浅的银河一霎间变得浊浪滔天,牛郎再也过不去了。从此,牛郎织女只能泪眼盈盈,隔河相望,天长地久。后来王母娘娘感动与他们的真情,就准许他们每年七月七日相会一次。所以,每逢七月初七,人间的喜鹊就要飞上天去,在银河为牛郎织女搭鹊桥相会。”

  “所以,现在这个时候,牛郎和织女在鹊桥相会?”云小惑一脸不屑,想说你们凡人真蠢,天庭上哪来的鹊桥,牛郎一个凡人又怎么能追得到天上去?他云小惑一个两千多年的狐妖,还上不了天呢!再说了,天庭里那些仙女,个个又自傲又难看!谁看上她们谁眼瞎!

  当然,轩辕靳又怎会知道云小惑心里早把那七仙女骂了个遍,他到是颇为神话感动似的,抬起手指着不远处扎着花装饰点着红灯笼的断桥对云小惑说:“你看,那像不像鹊桥?”

  云小惑跟着他指的方向望去,那桥还是老样子,也就是华丽了点鲜艳了点,没它名字来得那么凄惨。

  “不像。”他老实说。

  “啧啧,你这人怎么这般没趣。”轩辕靳一把抓起云小惑的手,拖着他就往断桥的方向跑去,“走,咱们也去凑凑热闹。”

  轩辕靳拉着云小惑拨开人群,兴冲冲地朝着断桥而去,到了桥上,看着眼前被灯笼和各色扎花装点得亮丽耀眼的桥面儿,云小惑也是新奇,东看看西瞧瞧,摸摸这碰碰那,活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

  终于站到了桥中心,眺望一湖水面,欢歌笑语随着清风从四面八方传来,云小惑垫起脚尖儿,探着脑袋瞅向那一艘艘划过的船舫,轩辕靳怕他摔下去,很自然地伸出手臂搂住他腰,将两人紧紧贴在了一起。

  “热闹吧?”

  轩辕靳的声音在云小惑耳边响起,像极了情人间的耳鬓厮磨,一瞬间让云小惑打了个寒颤,说不出的诡异感,可惜他还没推开轩辕靳,对岸湖边有人放起了烟花,砰砰砰地挨个在黑暮上炸响,开出一个又一个漂亮的花朵来。

  “烟花?好漂亮!”云小惑的眼睛里也照进了烟花的光彩,衬着那双黑漆漆的眼睛更加明亮。

  轩辕靳低下头,看着挨着自己身边的云小惑,一时迷了神,想要凑上去亲他一口,但眼神一溜看到他平坦的胸部,又立刻回过神来。

  再好看也是个男的,难不成他还真好上龙阳之癖不成?虽说好男风一事已是见怪不怪了,但作为当朝的太子,未来的皇帝,难不成真娶个男妃进宫么?

  一想到这,他清醒了下自己混乱的思想,迅速把手从云小惑身上挪开,可那双眼却怎么也不愿意移动,只瞧着看着,心里也是开心的。

作者有话说:

继鲜欢出版的妖惑系列之一《青蛇》后,第二部《九尾狐》也出书啦! 这次是个志的形式出版的,希望喜欢的亲继续支持哟~~ 如果还没看过此文的亲,可以在这里阅读试阅版本,会陆续放出三分之一的内容。 个志由平心工作室制作并代售,剩本不多了,要收藏可留言咨询,也可直接发邮件给台湾平心工作室咨询购买。 平心工作室官网:http://pinsinstudio.com/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