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回 (下)
作者:天娜      更新:2014-11-26 20:00      字数:0
  轩辕靳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的胳膊还勾在云小惑的腰上,大有死不松手的架势。

  而云小惑呢?正靠在床边儿睡着,一手仍然搭在他额头上,另一只手捂进了被窝里。

  秋日的天气,总是日里头暖活早晚微凉,轩辕靳不知道云小惑这样会不会感冒,赶紧又朝上拉了拉被子,盖到云小惑胸口的位置。

  然后,他就这么呆呆地观察着云小惑精致的五官,见他秀气的小鼻子有规律的一张一吸,深而沉稳的呼吸显示着他一时半会也醒不来,轩辕靳胆子一大,伸出空着的那只手戳了戳云小惑白嫩嫩的脸蛋。

  可是这手指还没触到人家肌肤上呢,就见云小惑霍地张开双目瞅着他道:“你要干吗?”

  “有蚊子。”轩辕靳怏怏地收手。

  “秋天哪来的蚊子?”云小惑瞪了他一眼,站起身拉了拉衣服,说:“看你现在来了劲,到晚上,还得苦着呢!”

  “怎么说?”

  “没彻底解毒前,你天天晚上都得跟昨儿夜里一样难受。”

  “那你天天帮我捂额头么?”轩辕靳问得认真。

  “看在你那一坛子酒的份上,我会考虑。”

  “那就好,疼上个一年半载的我也不怕。”轩辕靳咧嘴一笑,到是把云小惑给笑傻了。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有难?”轩辕靳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还记得我给你的红结绳么?”

  “记得,瞧,我带着呢!”轩辕靳露出手腕给云小惑看。

  “这个绳子是施了法的,若你遇到危险,它会告诉我,正巧我就在附近,所以才赶得上救你。”

  云小惑只说了一半真话,这红结绳的确是施了法,不过是妖法。那是用他的红头发编结成的妖绳,带着他的法力,尚若带着红绳的人周围有妖魔出现,云小惑就能立即感应到。所以,当他感应轩辕靳身边有妖魔跟着后,便施法从玉隐山赶了过来,可惜还是晚了一步,让轩辕靳着了那鲤鱼精的道。

  轩辕靳一听到是高兴起来,乐道:“难怪你送我这个红结绳,原来你心里是关心我的。”

  云小惑红了脸,立刻啐一口道:“呸,少往脸上贴金。我是不爱欠人的债,你既然送我酒我自然要有回礼。这次救了你,我俩可就扯平了。等你身体好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少来烦我。”

  “你怎么知道我会来烦你?难道不会是你来烦我?”

  云小惑一听,脸又红了几分,瞪圆着眼一脚将轩辕靳踹倒在床上,然后气呼呼地跑出了房。

  “小惑,你踢伤为夫的了!”听到门外哗啦一声瓷器碎裂的声音,轩辕靳倒在床上哈哈大笑着,只觉得这云小惑害羞地有趣。

  从此,轩辕靳就跟着云小惑在这凤凰山脚住下,云小惑白天不是去采草药就是拿着草药去卖给镇里的药铺换银子,而轩辕靳呢就到山里砍些柴火然后做饭,隔三差五地也会在门口的小溪里捉鱼当加菜。

  别看他从小在皇宫里长大,可是年少时也跟着父皇征讨过大江南北,并不似一般帝王娇贵无能,烧起饭菜来也甚是得手。

  这一日,云小惑又要去采草药,轩辕靳早一天就把柴火都弄好了,于是厚着脸皮一定要跟着去。云小惑说不过他,便随了他跟在身后。

  到了深山里,遮天的树木将阳光抵挡在繁茂的枝叶之外,林子里冷飕飕得刮着阴风,不太明亮的光亮度加深了危险的讯息。

  轩辕靳从走进树林就皱起眉,取下绑在脚边的手匕走在云小惑身边。

  “怎么?怕了?怕就回去。”云小惑不以为意道。

  “你天天在这种地方采草药?”轩辕靳的肩头挨着云小惑的,声音一过,那气息便顺着吹到了云小惑的耳根子边,说不出的暧昧。

  云小惑一怔,不着痕迹地加快脚步,拉开两人的距离,“是啊,怎么了?”

  “以后我天天跟你来。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云小惑刚想调侃他,可一偏头,看着轩辕靳异常认真的眼神,到嘴边的话儿也说不出了。

  “这树林很不对。”

  轩辕靳这话不错,凤凰山也就半山下还有猎人出没,半山以上多的是妖魔走兽,这也是这座山上荒芜人烟的原因。可云小惑本就是个二千多年的九尾狐妖,而这山里的不过都是些几百年的小妖,他自是不放在眼里,只听他冷哼道,“我不怕。”

  “虽然你本事大,但有个万一,你让我怎么办?”轩辕靳这话一出,连自己都觉得有些唐突

  云小惑眨了眨眼,很努力地消化他刚才听到的,才问:“我死了,你会难过?”

  “当然!”

  “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朋友!”

  “朋友?”

  “对啊,你看,我们一起喝酒,一起过七夕,你救过我,现在我们还住一起。”

  “这样就是朋友了?”云小惑不解,他对凡人的感情向来不爱明白,这也是他一直不能懂白素凌怎么会爱上一个没心没肺的酸秀才的原因。而现在,轩辕靳一点点走进他的认知中,甚至在他的记忆里留下了不轻不重的一道痕迹。

  “不,我们比朋友更好!”轩辕靳一拍胸脯,振振有辞。

  “你是第一个说我死了,你会难过的‘人’”

  云小惑这话不假。他始终记得小时侯被凡人抓到,一群孩子围着被关在笼子里的他,一阵阵尖叫。

  [ 是个狐狸!]

  [ 不,我爹爹说这是个妖!]

  [ 要烧死他么?]

  [ 爹爹说先要剥皮,再点火烧死他。]

  后来,要不是白素凌带着师傅出现救了他,估计他现在只剩张狐狸皮了。云小惑一想到这,便浑身不舒服。可当视线碰触到轩辕靳的眼神,又是一阵温暖涌进心头。

  这是第一个说不想他死的凡人,也是第一个说他死了他会难过的凡人。

  好象有什么东西钻进了心里,不疼,反而是欢喜的。

  “对了,小惑,既然我们是朋友了,你能不能叫我一声‘靳’?你成天喂来喂去的,多生分啊!”

  轩辕靳以为云小惑会照例踹他一脚,不想那头却传来一声低柔的声音:“靳”。

  这回,终于轮到轩辕靳脸红了。

  轩辕靳跟着云小惑越走越深,草药是采着不少,眼见天也快暗了,他从后头拉住云小惑的袖子提醒着:“我们该回去了。”

  “还差一味药,再前面就有,昨儿答应了陈大夫给他送去的。”

  云小惑指了指前方,果然就只有几十米左右的距离,“你走不惯这树林子,走得还慢,不如就在这等我,我去去就回来。”他又指了指跟前一棵大树下长满青苔的石头,说:“你就坐这等我。”

  轩辕靳看着那地方在自己视力所及范围内,再想着自己的确没云小惑走起来轻盈迅速,也就答应了,只是那石头太脏,他实在坐不下去,只好抱着双臂靠在树杆边等云小惑。

  云小惑火红的长发在树木间乍隐乍现,一点点地向前方远去,轩辕靳抬着脖子仔细盯着,就怕有个风吹草动,却不知道云小惑这只二千多年的妖又有谁敢动他?到是他自己一界凡人,早成了众妖眼中的美餐。

  一只蜈蚣精正一点点朝着轩辕靳靠近,可刚沾着他裤脚,就被一阵强劲的红光给抛了出去。原来云小惑离去前早就悄悄划下结界保护轩辕靳安全,几百年的蜈蚣精得不偿失,只能灰溜溜地跑走。

  远处,一双绿色的眼睛正隐藏在草丛里瞧着这一切,等到云小惑走远了,他四只脚爪一点点朝轩辕靳迈近。看到蜈蚣精被弹了出来,他又却步了,原地思驻了一下,改了方向朝着云小惑的位置而去。

  等轩辕靳看见一只灰狼正悄手悄脚地朝云小惑的方向跟去时,顿时浑身一个激灵,赶忙握紧手匕站直身体,等到那狼走到自己前方的时候,他突然一跃而起,朝着灰狼背部一刀猛扎而下,谁知,那灰狼却忽然掉转身体,迎着他冲了过来,一头撞向他拿着手匕的胳膊。轩辕靳只觉半边身体一麻,手匕掉在了地上,他也顺势被灰狼撞倒,足足在地上冲拖了三四米。

  灰狼见轩辕靳被撞出了结界,顿时一抹嘴,双眼闪着凶狠的光芒疾扑而上,正当轩辕靳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时,却见一道红光而过,一匹红绸缠住了灰狼的身体将他甩了出去。

  云小惑气定神闲地立在轩辕靳跟前,看着他趴在地上的姿势,笑呵呵道:“我又救了你一次,你说吧,怎么还我?”

  “以身相许!”轩辕靳撑起身子,半坐在地上,同样笑咪咪地回看着云小惑。

  云小惑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你又不是姑娘家,我才不要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男人跟男人也是可以成亲的!”轩辕靳摇头晃脑地说着,心里却盘算着等回了朝,定要下道允许男男通婚的旨意。

  “就算行,你这么没用,我也不要你!”

  云小惑朝着轩辕靳伸出手,想要拉他起来,没想到轩辕靳握住他的手掌使劲一用力,云小惑便一头载进他怀里。

  “你干吗拉我!”云小惑杏眼儿一瞪,风情更胜往日。

  轩辕靳瞧着近在咫尺的美色,哪有不吃豆腐之理?吧唧一口就亲上了云小惑的脸蛋,笑得更贼了。

  “这是落定,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轩辕靳原本只是闹着玩儿,可看着云小惑清透的双眼和微微红润的面颊,心思跟着一颤,竟鬼迷心窍地自问:云小惑是个男人又怎样?这么漂亮的男人, 哪点比不上他宫里那些嫔妃了?

  正当轩辕靳出神之际,云小惑却已一巴掌呼到轩辕靳脸前,只是真碰上了又减轻了几分力道。只听啪啦一声不轻不响的声音,轩辕靳捂着自己的左脸故意大声呻吟着叫:“呦,这还没过门呢就这么凶悍,要过了门我可就惨了!”

  “哼,我当是谁在这大呼小叫的,原来是你们两个东西。”树林深处走出一个人来,旁边伴着一只有点儿瘸脚的灰狼,正是刚才被云小惑一袖子甩飞的那只。

  “你是谁?”轩辕靳和云小惑同时起身,云小惑声音冷冷的,刚才嬉笑怒骂的俏皮神情立刻消失个无影无踪。

  “这是我山头,你说我是谁?”那人一身黑么么的,一头金亮的发色,苍白的脸衬着鲜红的嘴,妖异地吓人,“你闯进我地盘、打伤我的人,还想活着出去?”

  轩辕靳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妖,虽然云小惑说过他学过捉妖之术,但无论如何他还是担心,于是也管不着自己先前被妖魔所伤,到是先一侧身抢站在了云小惑前头。

  云小惑看到轩辕靳的小动作,嘴角儿情不自禁地上扬起来,不过很快他就把笑意藏进了冰冷的表情里,透过轩辕靳的肩膀直视着那一身黑的家伙。

  “你是千年老山妖?”云小惑说道。

  黑衣老妖咧咧一笑,亮出一口森白的牙:“你是什么东西?”

  云小惑没有回答,只在心里暗暗盘算。

  要说这凤凰山离玉隐山并不远,常听说这里的山深处有只千年老妖无恶不做,通天山老道士也来收过几次,但因山林深处尤如迷宫,且山里聚集了过多妖物,而迟迟未能将他降服,只好禁止当地百姓踏足半山上的深林,并设下结界,逼得老山妖下不得山。

  上山途中,云小惑有注意到结界的位置,但不管是这结界还是这山上的妖他都未曾放在眼里。不想今日因为轩辕靳跟在身边,有了凡人的阳气,才招得这些妖儿纷纷前来。

  才不过一千五百年的老山妖,云小惑自不在意,冷哼一声道:“你管我是什么东西?识相就赶紧滚!”

  “好狂的口气!”老山妖黑利的手爪抹过自己的嘴唇,阴阴干笑两声,说;“通天山的老道士把我封在山里太久,我都好长时间没闻过这么香的人味儿了。”说罢,他又吸了吸鼻子,忽然发觉云小惑身上沾着的人味并不是他自己的。

  他双眼一瞪,看着云小惑刚喊出一个“你”,下头的话便被云小惑的袭击推回了肚子里。

  只见云小惑纵身一跃,红色绸缎直击老山妖正面。那老山妖也不是吃素的,侧身一躲,张开的黑色利爪就朝着云小惑的漂亮脸蛋抓去。两个身影很快交缠在一起,红光贴着黑影,如鬼魅般幽动,几乎无法让人看清他们的动作,更不要说预测他们的起跃的和落地的方向。

  轩辕靳在一边看得是目瞪口呆,他当然知道云小惑法力很高,不然当初也不可能救他一命,但真亲眼见到了又是另一番感慨了,不仅忽地觉得自己作为一国之君竟是如此窝囊,早知道当年应该跟三弟一样勤练武学。

  刚这么想着,却不知一边的瘸腿狼已一点点向他身后靠近,就在那狼呲着一口白森森的尖牙朝他头顶扑来之即,却见那团红光火速朝着轩辕靳冲来,红纱先一步到达他头顶心处,只听噗一声,灰狼被卷进红纱中,几个翻滚后,又被狠狠扔出三丈之远。

  云小惑一分心,黑山老妖趁机闪至他身后,眼看黑爪就要碰到他肩头。云小惑没有回头,只是唇角挂起一丝冷笑,左手手指间的一颗珍珠眼看就要朝着黑山老妖的眉心射去。

  可轩辕靳怎知道云小惑留了一手?眼看着云小惑陷入危险,他一个挺身冲到他身前,那黑爪的爪刺已划破衣服,即刻就要侵入他胸口的肌肤,云小惑猛力向后一扯,将轩辕靳拽了回来,但因为冲力的关系,自己的身体不得不向前凑了几分。虽然他机警地立刻跃身而起,但那黑爪还是不容分说地擦过他的左腿的皮肉,留下清晰的五道指痕。

  漂亮的起身回落,云小惑半蹲在地,一滴滴红色血珠顺着大腿滴到地面,沾染上几片枯黄的落叶。风停,山林间忽然没了任何声音,只听得到滴答滴答的血声。云小惑缓缓站起身,双手一张,一道红光向后而去,顿时将轩辕靳包入其中。他冷冷的眼神就在那一刻忽得发出火焰般明亮的色彩,红得人如嗜血的恶魔。

  “你是妖王九尾狐?”黑山老妖不仅后退两步。

  “你知道的太晚了。”云小惑全身散发的杀气足以让方圆百里的妖魔鬼怪不敢接近。

  “你为了保护一个凡人要杀我?”黑山老妖尖叫。

  “本来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我是准备留你一命的。但你伤了我,你就该死!”云小惑的声音不带一点儿温度,仿佛他话音落下的一刻,面前的这个一千五百年的老妖就已经是一具枯败的尸体了。

作者有话说:

继鲜欢出版的妖惑系列之一《青蛇》后,第二部《九尾狐》也出书啦! 这次是个志的形式出版的,希望喜欢的亲继续支持哟~~ 如果还没看过此文的亲,可以在这里阅读试阅版本,会陆续放出三分之一的内容。 个志由平心工作室制作并代售,剩本不多了,要收藏可留言咨询,也可直接发邮件给台湾平心工作室咨询购买。 平心工作室官网:http://pinsinstudio.com/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