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三回 (下)
作者:天娜      更新:2014-11-30 20:00      字数:0
  芙蓉帐暖,春宵里度风流。

  云小惑醒的时候,只觉得自己身子骨都要散架了,而那罪魁祸首却依旧睡的香甜。他恨恨地一抬脚,扑通一声,轩辕靳便被踢下了床,顺势翻了两圈,停在了桌脚儿边。

  “怎么了?”轩辕靳猛得跳起身,赤裸着上身左右张望。

  “打洗澡水去!”云小惑没好气地瞅着他,只觉得腰酸难耐,恨不得咬碎了轩辕靳才能出气。

  轩辕靳总算清醒过来,愣愣看着床上的云小惑,一想到昨夜里的风流婉转顿是心都快软化了,他一个跃身扑到床上,压在云小惑身上磨蹭着:“娘子怎么一大早就踢为夫的呀!”

  说着说着,那手便跟灵蛇似地钻进了被子里,绕着云小惑的腰又揉又捏,嘴里还不停道:“让夫君好生替你揉揉。”

  “我呸,把你的爪子拿开!”云小惑瞪圆眼,一抬膝盖顶上轩辕靳的肚子,将他翻了下来:“王靳,你再敢碰我试看看!”

  云小惑是真的来气了,他堂堂妖王,被个凡夫俗子压在身下也就罢了,还被一连做了三次,真真是老虎不发威,给当成病猫了!

  轩辕靳一见云小惑气红了脸,知道他是真恼了,赶忙举起双手以示无辜:“谨遵娘子之命!” 

  这一人一妖就这么太太平平地在凤凰山脚下过起了寻常夫妻的日子,到也算是逍遥美满。

  小雀子为照应轩辕靳,也带着影卫在镇里头开了间不起眼的玉器铺,一面私下接应着轩辕靳的生活,一面作为京城与皇上的联系。轩辕靳为防被云小惑发现,并不让小雀子和影卫来自己住的小屋,只说好了每三日在铺子里碰头,有事上奏、无事就顺手牵点银两,滋润滋润当今天子的民间生活。

  只可怜了轩辕澈,做惯了风流倜傥的王爷,偏因为天子借着体察民情的名头不肯回朝,不得不暂时扛下朝政。

  时光一晃、如驹过隙,眼看着又到了一季开春,才惊觉山中岁月已不知不觉扳过去了两个指头。

  这一日正是个大晴天,阳光晒得人暖洋洋的,舍不得挪开半寸。

  云小惑和轩辕靳坐在家门口的小溪边钓鱼,许是犯了春困,他不知不觉就枕在轩辕靳的肩头打起瞌睡。

  轩辕靳只觉得肩上一重,低头看了眼云小惑的脑袋,忍不住亲了亲,才又继续将眼神移到鱼杆上。

  没多久,鱼杆忽得被朝下一拉,眼见是有鱼上钩,可轩辕靳一看睡的正甜的云小惑,只能摇头苦笑,眼睁睁看着鱼儿挣扎了几下后没了动静。

  云小惑醒来后,就看到轩辕靳一边揉着僵硬的肩膀,一边提溜着深黑的眼珠子盯着他。

  “云小惑,你赔我的鱼!”

  “你自己钓不到,怎么到叫我赔你鱼了?”云小惑哼哼着一扭身,从轩辕靳怀里跳起身。

  “谁说我钓不到,要不是怕吵你睡觉,我都钓了七八条了!”轩辕靳将鱼杆往边上一扔,伸手扯过云小惑,“说,你要怎么肉偿我的损失?”

  这话里带着三分调戏的流气,只可惜配上轩辕靳俊挺的面容,怎么看都还是大富大贵家的公子哥在与情人胡闹耍性。

  “自己笨!”云小惑笑眯眯地用指头戳着轩辕靳的心窝子,而后眼一横流波一转,刚把轩辕靳的心给勾了起来,却听砰地一声,推地轩辕靳仰面朝天倒地。

  “你等着!”他站起身三两下除下外衣,一个跃身跳进小溪中,瞬间没了影。

  轩辕靳一惊,连忙爬起来冲到溪边,谁知正被一条活蹦乱跳的鱼砸中脑袋。

  一条、两条、三条……一直到第八条鱼被抛上岸边,才看到浑身湿淋淋的云小惑跟个落水鬼似地爬上岸。

  “娘子,为夫的不知你还有这等本事!”轩辕靳哈哈大笑着拉起云小惑,脱下自己的外衣将他裹住,又提醒道“当心生病。”

  “浑身都是鱼腥气,我去洗身换件衣服。”云小惑皱了皱秀挺的鼻子,眼睛落在岸边道:“鱼是我抓的,之后的事可就是你的了!”

  “是是是,为夫一定包你吃得满意!”轩辕靳一挽袖子就要动手拣鱼,谁知刚迈开一步才发觉自己腰间的衣服正被人拽着。

  “先去屋里加件外衣,这件湿了。”云小惑脸上明明是平静如常,可话语的关心之意又真切万分。

  轩辕靳一弯眼角,直起身亲了下云小惑,蹭到他耳边道:“为夫全听娘子的。”

  轩辕靳贵为天子,却身不娇肉不贵,砍柴烧火煮饭竟样样干得顺手,连他自己都得意起来。

  噼啪作响的火堆架上,正烤着几串香喷喷的鱼,眼看着天色已近黄昏,这肚子自然也开始咕噜咕噜地抗议。

  轩辕靳心不在焉地一撇头,正看到云小惑款款朝他走来,火红的外衣披在白色的里衣外头,腰带也不系,身后的长发随意散开,带着点潮湿的粘意。

  见他走近,轩辕靳伸手将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用腻死人的温柔声音道:“马上就能吃了。”

  云小惑一手撑着下巴,定定看着面前烧地正旺的火堆,闻着鼻息间的鱼香气,忽然发起了呆。

  “想什么呢?”轩辕靳腾出一只手揽住他。

  “今儿听药铺的人说,陈大夫要娶小妾了。”

  “噢?”轩辕靳眉目一挑。

  “因为陈大夫的娘子入门几年生不出孩子,所以他就娶了小妾,说是要传宗接代。”云小惑再不懂人情世故,可什么叫“传宗接代”他还是懂的,凡人求的子嗣绵长家族生旺他也明白,只是平日里这些与他无关,自不用多想,可现在身边多了一个轩辕靳,由不得他不去懂。

  似是知道云小惑要说什么,轩辕靳心头一跳,将怀里的人搂得更紧。

  “靳,你也要传宗接代吗?”云小惑问地直白,到让轩辕靳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也会让别的女子生下你的孩子,是不是?”

  轩辕靳想回答“不是”,可是一想到后宫里那一堆数也数不清的女人,他心里直速沉到了底。

  他曾一度有个执念,便是要娶一个最爱的女人为后,让他为自己为皇族开枝散叶,正因为这个念头,他才会在每次临幸后宫嫔妃后,让那些女人喝下无法怀孕的药,所以,直至今日他都尚未有子嗣。

  可如今他一心要立云小惑为男后,而身为男子的云小惑怎么可能生下皇子?宠幸其他女子让他们诞下龙种已是必然的事。

  云小惑见轩辕靳沉默,心头猛得一阵收缩,密密麻麻地痛楚顺着血液流淌进身体的每一处,眼光一红,杀戮之意刚起,可身边人惆怅的叹息声擦过他的耳边,立刻又将他眼底涌出的杀意扑灭。

  “我怎么舍得让你难过?”轩辕靳喃喃地说着,像是说给云小惑听的,又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你喜欢孩子吗?”云小惑掰正他的脸,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

  “问这个干吗?”

  “只要你不负我,我可以替你生。”

  云小惑说得认真,可听在轩辕靳的耳朵里,荒谬之余又觉得可爱致极,到再回味却是阵阵心疼,他伸出双臂抱着云小惑,细细亲着他耳边的发丝,轻柔着声音说:“小惑小惑,我怎么能负你!我断不会负你!你是我的妻啊!”

  “好!”云小惑扬起嘴角,终于放心地靠进轩辕靳的怀中。

  隔日,轩辕靳醒来的时候,云小惑又没了影,依旧留了张纸条,写着:三日后回。

  轩辕靳脸一垮,只能认命。

  百无聊赖地下了床,换了衣,直奔着镇上的玉器铺而去。

  看了京城里送来的信笺,轩辕靳满意地点着头,心思一动,忽然抬首问向候在一边的小雀子说:“小雀子,朕若是禅位给皇弟,你觉得可好?”

  “皇上说什么?”小雀子拧了拧自己的耳朵,以为听错了。

  “朕不想做皇帝,朕瞧着二弟做皇帝也挺好。”

  “皇上,这个玩笑可开不得!”小雀子吓地趴在地上,头磕着冰凉的地砖发出闷响。

  “瞧把你吓的!”轩辕靳摇着头,长叹道:“朕只是想和小惑好好过日子。”

  “皇上,别怪奴才多嘴,俗话说‘国不可一日无君’,可皇上借着微服私访的名义已经在民间呆了一年,一开始说是为了引刺杀皇上的叛党现身,现在叛党已除,皇上就算是要体察民情,也不该在外头停留那么久的日子。更何况……”

  见小雀子吞吞吐吐,轩辕靳不禁有些不悦,声音低沉着道,“说下去。”

  “以二王爷的性子,要是知道皇上要禅位,怕他早就溜没影了!而且就算他肯,朝中重臣也不会答应。何况,皇上别忘了还有守在边疆的三王爷!他要是知道皇上为了一个男人起了退位之意,非冲回来杀了云公子、再亲自抓您回宫不可。”

  “也是啊。”想到自己的两个弟弟,一个风流文儒,生来就是文谋大臣之料;一个坚毅刚烈,是不可多得的大将之才,他们从小就认定了要辅佐自己这个君王,怎么可能容许他退位让贤?轩辕靳苦笑着,不得不认清现实,早知如此,还不如顺了那几个逆贼的心,将皇位让出去。

  “皇上,怎么了?”小雀子见轩辕靳一副苦愁哀怨的表情,心里也在叹气。

  “没什么。”收回心思,轩辕靳想到刚才的谬想又有些惭愧,虽然爱江山更爱美人,但也不能为了美人将黎民百姓置于水生火热之中,他毕竟还是一国之君。

  打消了禅位的念头,他又不得不仔细想着回宫的事,拖一日是拖,拖一月也是拖,可再拖下去,还是要回去的。

  离京一年,朝中的文武百官怕是早就被气晕了吧!是该好好打算下带小惑回宫的事了。

  黑鬼林的深处,一只全身火红、额间燃着一簇金色火焰的狐狸若隐若现地疾奔向前,最后停在了一棵闪着金芒却在叶脉间流动着猩红血液的巨大树木前。

  与林间的黑暗阴森相比,这棵诡异的繁茂古树耀眼地不似人间所有,而其周围涌动的暗香能在一个呼吸间渗透进肌肤,如饮酒三日般酣香痴醉。

  “老鬼,出来!”狐狸抬起前爪蹬了下粗壮地树干,一副满脸嫌弃的样子。

  “吵什么吵,没见到本妖在睡觉嘛!”从繁茂的树枝上方传来一个清亮悦耳的男子声音。

  “老鬼,我有事找你,快滚出来!不然我在你树根底下撒尿了!”狐狸做势一抬后腿,就听一阵树枝摇晃,面前多了一个年轻的黑衣男子。

  “臭狐狸,你还嫌我这狐骚味不够重嘛!”男子拎起狐狸的后头颈,随后往后一抛。

  狐狸在半空中划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再一转身,落地时已是一袭红衣的娇俏美男,这狐狸正是云小惑。

  “说吧,找我什么事?”黑衣男子是有着三千年道行的鬼树,原本到了他这个修行必能成仙,只可惜他犯的杀戮太深,注定成魔。所以一千年前,便被一个老道士以上古神器封禁在了黑鬼林深处,出不得半步。

  “我要结子果。”

  “结子果?”鬼树嬉皮笑脸的面色突得一正,深邃的金眸落在云小惑身上绕了一圈,沉声问道:“你用?”

  “我用。”云小惑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只向前摊开白皙的手掌,“老鬼,送我一颗。”

  “你不后悔?”鬼树身形一飘,移到云小惑跟前,扳起他的下巴,厉声道“人妖相恋本就天理不容,更何况你要以男子之身怀育凡胎。”

  “我不后悔。”

  “你若放弃,等他这一世了结,你尚可以继续修行,有朝一日或许能位列仙班。可若以男子之身生下凡胎,你就是破妖格犯天条之大罪!搞不好要被五雷轰顶灰飞湮灭!”

  “这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云小惑不为所动,依旧固执道:“当年你答应过我陪你五百年,你许我三件事。难道这第一件你就不答应了?”

  “小狐狸,我是为你好!”鬼树皱着眉,但他深知这九尾狐妖的脾气,只得将八百年一结的结子果放到他的掌心,“欢好前吞下,必能结胎。”

  幽蓝色的结子果散发着阵阵温热,云小惑将他牢牢握在掌心,终于一动嘴皮子扯出一个安心的笑容,“谢了。”

  “值得吗?”看着云小惑的笑脸,鬼树实在想不通怎么连这个最讨厌俗尘的小狐狸也动了凡心呢?

  “不知道。”云小惑捏着手里的结子果若有所思,最后还是放弃般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人间的七情六欲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白白会为一个凡人毁了千年道行,我更不知道这么做值不值得,可越呆在他的身边我就越想弄个清楚,所以我就要去做。老鬼,你说人妖相恋,就真的不能有结果吗?”

  “是,没有结果。”鬼树坚决道。

  “为什么?”

  鬼树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看着云小惑。

  “你不说就算了。”云小惑敛眉垂眼看着自己赤裸的双足,“你放心,我没白白那么傻,他对我好一分我便还他十分,他若敢负我一分,我也同样还他十分。”

  “怎么还?”

  “挖了他的心。”云小惑突然抬起头嫣然一笑,“他答应过的,绝不负我。”

  三日后,尝尽孤枕难眠滋味的轩辕靳终于等回了云小惑。

  其实,天还是一样的蓝,云还是一样的高,就连春风也如同每一年一般和煦,可对于轩辕靳来说,看到扑进他怀里的云小惑,那就是最最最好的一个日子了。

  “想死我了,去哪了?”轩辕靳劈头盖脸地追问。

  “去找一个朋友。”云小惑靠在他身边,奔波三日的劳累顿时化去一半,身子庸懒地一歪,任由自己整个重量都压在轩辕靳身上。

  “谁?男的女的?长得怎么样?你认识他多久了?找他何事?”

  “你问那么多干吗?”云小惑拖着细细的长音问。

  “娘子,为夫的是在吃醋!”轩辕靳大言不惭。

  “哦?那到是让我瞧瞧你的醋意有多大?”云小惑反身骑在轩辕靳身上,一手勾在他头颈后,一手捏着腰间衣带轻轻一拉。

  轩辕靳吞了吞口水,略微迟疑着说:“你刚赶回来,我怕你累着。”

  “可我想你了。”

  云小惑软糯的声音对轩辕靳来说,是世上最好的催情药,更何况三日没看到心爱的人,轩辕靳怎么忍得了?

  轩辕靳二话不说扒下云小惑挂在身上的衣裳扔到床外,一手握着他柔软细嫩的腰枝,一手扣住他脑后,像要将人生吞活剥似的吻上了他的双唇。

  眼见着太阳下了山,一室的呻吟喘息才渐渐平复。

  俩人赤身裸体地抱着一块儿,云小惑觉得满身黏腻,可轩辕靳还是不愿放手。

  他不悦的皱起眉,推了推身边的人,“我要洗身”。

  “好,我去烧水,你再躺会儿。”轩辕靳亲了下他的脸,依依不舍地下了床。

  云小惑见他赤身裸体,微红了脸,“快去!”

  “遵命,娘子!”轩辕靳的大手在云小惑的股间轻轻一掠,沾起一点白色的液体笑道:“果真流出来不少。”

  “王靳!”云小惑再也忍不住,一抬腿,砰得一下将轩辕靳踹下床,抱着被子吼道“去烧水!”

作者有话说:

继鲜欢出版的妖惑系列之一《青蛇》后,第二部《九尾狐》也出书啦! 这次是个志的形式出版的,希望喜欢的亲继续支持哟~~ 如果还没看过此文的亲,可以在这里阅读试阅版本,会陆续放出三分之一的内容。 个志由平心工作室制作并代售,剩本不多了,要收藏可留言咨询,也可直接发邮件给台湾平心工作室咨询购买。 平心工作室官网:http://pinsinstudio.com/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