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番外 最终章《全文完》
作者:梦里拾荒      更新:2015-12-18 00:42      字数:5584
  人界,入夜时分

  “慕轩,你又在学校欺负小朋友了?”

  晚饭过后,若亚冷着一张脸坐在客厅的布艺沙发上,眉头紧紧的拧着,看着对面两个低着头看着脚尖的小东西一阵头疼,

  “谁让他们那么蠢。”慕轩低着头嘟起嘴回答,小脸上一脸的幽怨。

  若亚气结,“你!”

  这都第几次了,自从这两货成了幼稚园的小朋友之后,隔三差五的他这个家长就被投诉。

  “爹地,我就说了,我们不要三岁小朋友的模样,你偏要我们装,让我们跟一群蠢东西在一块玩,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感受。”

  慕轩五官都皱起来,想想他和容若可是神啊,跟一群弱得跟蚂蚁一样的小人类在一起,看他们分分钟都在卖蠢的样子,内心真是崩溃的。

  “你们来到这里本来就是时差后退二十年的,不让你们从婴儿开始已经很好了。”若亚不客气的回答。

  “那是对普通法师而言,我们有神格,在这里用什么年龄都可以啊,爹地你也变笨了嘛。”

  慕轩上前一步拉着若亚的手臂摇晃,刚开始一两天跟那些小东西呆在一起还觉得挺好玩的,可新鲜劲一过就不同了,看着那些灵智未开的小家伙们,真心烦。

  如今几个月过去了,他只想着不要再去那种学校了,他想长大,看着那些什么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好玩多了,至少智商不那么捉急了。

  “不行,你们来到这里,在这里的一切资料都进过严谨安排的,突然长大别人会把你们带到研究所解剖的,你们就老老实实的跟小朋友一起长大。”

  若亚自己就有过那种任人鱼肉的经历,虽然那是为了他们能早点回蔷薇城,但那时候他不懂,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人类啊,有时候比非人类可怕多了。

  “嗷……”慕轩崩溃的大叫。

  “叫什么叫,你看容若不是挺好的嘛。”

  若亚无视他,转脸去看一边安静站着的容若,跟慕轩的叛逆相比,容若跟他真是云泥之别,在学校都受到老师和小朋友的喜爱,两人明明同样的相貌,性格却是天差地别。

  “我觉得这样体验人界生活不错啊,慕轩你太急躁了,这也是一种修行啊。”

  容若淡然自若的说,稚气的脸上眉目温和,眸子带笑,有着与年纪不相符的淡泊,一看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哥哥你是言灵法师啊,对人类就有着莫名其妙的喜欢,遗传了爹地的基因吧。”

  慕轩怨念的搅着小手,他也想尝试着喜欢那些人类啊,可是就是无法像容若那样见他们犯蠢还笑嘻嘻的跟着一起玩,他真的想一巴掌拍过去的好嘛。

  “你身上也有我的基因。”若亚没好气的说。

  “哥哥遗传了你的温柔基因,我遗传了你的霸道基因,父亲,哦不,爸爸说,爹地你在生下我们前可厉害了。”慕轩笑嘻嘻的眨眨眼。

  若亚一脸傲娇,“哼!总之你给我在学校安分点,人类小朋友是很脆弱的,一般的玩闹就行了,不要太过分。”

  “爹地你一开始就让我们以长大的身份去高中或者大学不就行了吗?现在这么麻烦,我明天不要去学校。”

  慕轩无比纠结。容若只是掩嘴笑着看他抓狂的样子,小孩子模样的慕轩没有长大那种冷酷的气息,倒是很可爱的。

  “我……我不是想你们好好体验人类生活嘛,从小开始有什么不好,而且,你们当时也同意了的……”

  若亚有些底气不足,正说着就看到兰斯从外面进来推门,急忙给他投去一个无奈的表情。

  “父亲……呃,爸爸,你回来啦……”慕轩觉得来到人界后对若亚和兰斯都改了称谓真的好不习惯。

  “爸爸。”容若乖巧的叫了声。

  “你们两个,就安心的乖乖跟着这里的小朋友一起长大,别浪费了你们爹地的一片苦心啊。”

  兰斯跨步过来在若亚身边坐下,干净利落的短发陪着一身价格不菲的西装,看着挺拔帅气,只是若亚每次看到他这幅样子,就想起早前在人界被他欺负的时候,心里总有一股气,每每都气得牙痒痒。

  “爹地是要我们变蠢一点吗?”慕轩一脸苦相的问,

  “慕轩,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太无礼了。”容若蹙了蹙眉训斥,若亚赌气的看一眼旁边的兰斯。

  “你们从小不在我们身边长大,所以,现在再来一次,让我们见证你们慢慢成长,尤其是你们爹地,一直对这个心存遗憾呢,你们两个可别不识好歹,。对吧,若亚?”

  兰斯长手一拐,毫不顾忌的揽住身边一脸傲娇的人,虽然若亚嘴上不说,还时不时的傲娇不肯妥协,但他是知道的,所以来到这里后也就半哄半压的让两个家伙就范了。

  “从小长大体验新生活有什么不好,多少人想重头再来都不行呢。”

  若亚有些窘迫,嘴上的话还是不见得多温和。

  “哦——那爹地你可以直说的啊,”

  慕轩恍然大悟,却换来若亚的一个白眼,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情用得着说,容若早就知道了,怎么他就不知道,好歹也是神啊,怎么这么迟钝。

  “他不好意思嘛。”

  兰斯在一旁扇风,若亚暗自用手狠掐了他一把,“你不说话没人说你哑。”

  “跟我们的孩子你就不能坦然一点?”

  兰斯无奈,自从失去灵力后,若亚整个人安静了许多,一股从内而外的从容,只是这傲娇的脾性除了在床上之外,依然不怎么见改。

  “……慕轩,你太笨了。”

  被父子三人用一种了然的眼光看着,若亚突然神色一凛冲慕轩说了句。

  兰斯:“……”

  容若掩嘴轻笑。

  慕轩呆立当场!过了半响才撇着嘴委屈的看向兰斯:“难道我不是亲生的?”

  兰斯:“哈哈……放心,亲得不能再亲。”

  容若:“慕轩,你是被小朋友弄得抓狂变迟钝了。”

  慕轩:……

  “好了,你们还没完没了了对吧。慕轩、容若,从今往后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学校里,不许惹是生非,不许让别人发现你们跟别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知道了吗?”

  若亚清了清嗓子掩饰自己的窘态,对两个不省心的家伙严加叮嘱。

  慕轩、容若:“遵命。”

  若亚,“那现在自己去洗漱然后睡觉,容若,今晚跟我睡。”

  容若:“……”小心翼翼的将视线投向脸色不善的兰斯,他明明很乖的,为什么爹地还这样坑他,

  他是神啊,虽然现在是小孩子的模样,可是他跟那些小孩子是不同的,五感心智都不是那些弱小的家伙可以比的,晚上跟若亚睡觉简直就是受罚啊,

  别说是身边发生的事情了,就算是沉睡着,方圆百里的动静都可以在梦里感应得一清二楚啊,何况,兰斯要是动真格起来从来都毫不顾忌啊!根本不管什么少儿不宜啊!

  慕轩:“我今晚要跟哥哥睡,爹地你跟爸爸睡。”

  慕轩有些无语,失去了灵力的若亚,每次想要避开兰斯的时候总是拿他们来做挡箭牌,可是,根本毫无用处好嘛,兰斯是什么人,倒是他们小小年纪【错】就遭到两个大人的茶毒真的太坑了,

  白天在学校被那些小蚂蚁吵得心烦意乱,晚上还要被某些不良动静弄得精神萎靡,所以,要抗议,反正就算一开始爹地不情不愿,到最后还是乐在其中,何必还拖着他们受罪啊——

  若亚一眼瞪过来,“!”还没继续说什么,就听到兰笑容和煦的说:

  “乖,去吧,明天好好上学,容若,你是哥哥,要好好照顾弟弟。”

  慕轩容若瞄了若亚一眼:“是。”然后逃也是的跑开了。

  “你明知道,就算他们在旁边,我也不会放过你,还不学好。”

  眼看两只神灯消失,兰斯笑着将气得鼓起腮帮的人扣着腰搂入怀里,下巴抵在若亚剪短了依然柔软的发丝上轻轻磨蹭。

  若亚推开他,一记眼刀扫过来,咬牙切齿,“每天晚上都没完没了,你也不觉得腻!”语气不善,脸颊却泛起了红晕。

  兰斯手里轻轻扣着柔韧的腰部捏着某处软肉,“说得好像你很讨厌一样,还不是每天晚上都爽得哭出来。”

  “我是让你节制一点。”

  被戳到羞耻处的某人脸颊发烧得快起火了一样,就算是有孩子在一边,他也控制不了那种灭顶而来的感觉,明明他很想抗拒的,可每次都是兰斯占上风。

  兰斯眉头皱起:“一个晚上就两次还不节制?”

  “两次快折腾一个晚上!你还是人吗?知不知道这样对孩子影响不好。”

  兰斯笑,“我正当年轻气盛嘛。抱歉,我不是人,我说过很多次,不要拉着容若和慕轩睡,你不听,现在怪我咯。”

  若亚:“!”差点被胸口的一股气闷得吐血。

  眼看怀里人即将暴走,早已驾轻就熟的兰斯换了话题:

  “好了,今晚就一次,我保证,让你好好睡觉,明天是君贤结婚的日子呢,你可是他弟弟,我们要去参加他的婚礼。”

  如今实力不如人,若亚也不想在糟心的事情上多纠缠,表情很快缓和了下来,想了想翻了个白眼:

  “礼司回来了,他这婚结不成的。”

  “原来你知道他的小情人回来了。”

  兰斯轻笑,却是冷笑,想起当时礼司差点杀了若亚他现在都还对礼司心有芥蒂。

  “是我告诉他君贤要跟女人结婚的。”若亚撇撇嘴说得云淡风轻。

  “为什么?”

  兰斯意外,若亚不是那种喜欢管闲事的人,君贤跟礼司自从礼司的诅咒解除后被送回岛国,他们就没有再联系过了,两相忘其实挺好的。

  “我喜欢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句话。君贤霸道冷酷,这样的人一旦动心就是致命,跟任何人在一起都是将就,何必。而且,我很喜欢礼司那样的性格呢,虽然差点死在他手里,可是他敢爱敢恨,跟君贤在一起很合适。”

  若亚感慨,在蔷薇城的这些年,他看懂看清想通了许多问题,世故了很多,也矫情了很多,不过也不算坏。其实君贤也动心了吧,这样的人结了婚也不可能安分的,何必去祸害别人呢,

  而且,他们一回到人界,礼司的人就悄然找上他了,大费周章,除了感谢他当年的救命之恩外,就为了打探一些君贤的消息,用心可见一斑,他何不做个顺水人情,日后在这里呆的时间还很多,交上这样的朋友也是必要的。

  兰斯也点头,“我听说他现在可是亚太地区一个很有名的保镖公司负责人,我查了一下,他手下有很多异能者呢,包括孙成貌似也在他手下呢。近些年在安保界里威望急剧升高,势头很好啊。”

  若亚听后翻白眼,“君贤手下是杀手,他做安保,还真是相爱相杀啊,不过,两个扭曲的人在一起是绝配。说到孙成,也不知道他现在的实力如何,兽化,肯定很厉害。”

  “那我们明天是去还是不去?”兰斯笑着问。

  若亚摇摇头,“不去,等他跟礼司结婚的时候再去吧,这杯酒又不会少。”

  兰斯:“好,那我们拭目以待。”

  ………………

  十五年后

  一间宽敞明亮的高级医院病房里,一个处于弥留之际的老人躺在病床上,虽然精神萎靡,但却双眼如炬的看着床边唯一的一个人:

  “若亚。”声音带着虚弱的沙哑,

  “爸爸。”

  若亚恭敬回答,眼前的君耀然慈眉善目,苍老的脸上没有了年轻时候的意气风发,却更有人情味了。

  “我很高兴,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在我最意气风发的年纪里,遇到千景,被他救赎。”

  君耀然笑,脸上沧桑满布,看得若亚一阵心酸,多希望,他拥有逆天的力量来帮助他度过生死劫,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只能沉默着看他继续说。

  “…………”

  “知道吗?你出生的时候我曾以为这是幸福的开始,却不想却是我厄运的梅开二度,让我再次尝到失去挚爱的痛苦,君贤的母亲是,千景也是,生离死别,我几乎死了几次,痛苦不堪……”

  “痛苦到千景给我用的法术都失效,我打破了他给我下的镜花水月,我想,除了爱,就只有痛苦才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了吧。我的记忆没有被任何改变,我清楚的记得肝肠寸血的滋味,可是,他既然希望我心安好过,我就装着,装到了现在……”

  若亚:“…………”

  君耀然:“若亚,你就当我在说梦话吧,如果你再见到他,就告诉他,谢谢他给我的救赎,人生一世,最后,最好不过寿终正寝,如果没有他,我也许就得不到。我自杀似的生命在遇到他的时候被拦截了下来,重新开始,是他给的善始善终,所以,我欠他一句谢谢没有说,除了爱,我还要谢谢他。”

  若亚:“爸爸……”若亚喉咙哽得僵硬,却还是咬着牙不说千景还活着的消息,这种前所未有的矛盾仿佛可以撕裂他的五脏六腑。

  君耀然:“好了,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我幸运了,我累了,你出去吧,慕轩和容若很懂事。”

  若亚:“……是,您好好休息。”看着闭上眼一脸安详的人,若亚眼眶泛起的水雾无法散去,千景还活着。五个字压在舌尖上,却怎么也推送不出去。

  君耀然:“出去吧,若亚,如果你们真的长生不死,希望我们来世再见——”

  “——好——希望我们来世再见——”

  ………………

  君贤:“爸爸走的时候很安详。”

  若亚:“嗯,我知道。”

  君贤:“要在这里呆很久吗?”

  若亚:“就算是回去蔷薇城,我也无法忘记这里的一切。”

  君贤:“是吗?那就等我们都死了吧,毫无牵挂了才离开。”

  若亚:“…………”

  君贤:“长生最痛苦的事情就是看着身边的人用生离死别的方式更换,千景和爸爸是两根交错的平行线,延伸出无尽的悲欢离合……”

  若亚:“……”无言以对,君贤说得对,所有的一切都源于千景和君耀然的相遇交错,搅乱了两个原本风平浪静的世界,生出了千丝万缕的愁绪。

  君贤:“不过,我不后悔,认识千景,有你这个弟弟,如果你真的长生,那我们就约好来世再见。”

  若亚:“好,不管你们以后转世是谁,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们,然后重新认识。”

  君贤:“嗯,就这么说定了。我记得慕轩似乎继承了千景的镜花水月这种神奇的法术——”

  若亚:“是啊,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你们不记得我……”

  笑着回答,却已经泪流满面,来世再见,这是一种极致的绝望,但他也许真的可以做到,只要他们轮回,他就一定会将他们找到重新认识————

  …………

  君耀然离世一个月后,一封人界书信带着封印传到了不夜城,此时的不夜城正大雪纷飞,苍茫的大地萧瑟素雅,

  寝殿里,千景兀自靠在铺了毛毯的椅榻上,一个炭炉一壶温酒,旁边还有一只早前青柠折回来的红梅,看着很是风雅,只是拿着信纸颤抖的双手和脸上掩饰不了的哀伤,将没有其他人的寝殿渲染得压抑,

  青柠将书信送到他手里的时候他就知道了,一张普通的信纸,上面带着微弱的意念之力,熟悉而又陌生,信纸上只有四个字:

  来世再见

  苍劲有力龙飞凤舞,看得出执笔之人的强势潇洒,只是多了丝困兽之末的悲凉,是那人的临终之笔。

  即便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即便心里早已淡然放开,这一天来临的时候,心底某一处还是疼得颤抖起来,他们,终于真的结束,来世再见,不过是对物是人非最好的结果,绝望的寄托。

  “好,来世再见——”

  既然无可奈何,只能顺其自然,纸张轻轻滑落在炭炉里,翻飞的烟雾,渐渐模糊了记忆里曾经刻骨一世的音容笑貌,一个张扬不羁的男人在夜色里,嚣张恣意,舔着匕首上的血迹剑眉微挑:

  千景,如果是你,我愿意被救赎。

  那是开始。

  如今化成烟灰的四个字,来世再见,这是结束。

  “这样挺好,来世,我陪你去见他。”

  泊希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

  “好。”

  如果可以,来世他要护他一世安宁,不再流连黑暗,不需要任何人救赎————

  《全文完》

  作者的话:

  终于正式完结了,也许不尽人意,但作者总算没有坑,写完了。

  一路走来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大家陪伴到最后!O(∩_∩)O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