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六十六章(完结)
作者:neleta      更新:2015-04-01 23:42      字数:0
  原来,为所爱之人生下孩子是如此的幸福。虽然生产时的痛苦令他不愿回想,可看着流着那两人血脉的孩子睡在他的身边,就觉满满的幸福溢了出来。

  “忻澈,你仔细瞧瞧,饕儿长得像爹呢。”

  整日到白忻澈这里来消磨日子的刘惜赐啃着苹果道,弟弟刘天赐在厚实的毯子上爬来爬去,不时“咿咿呀呀”地叫着。

  白桑韵闻言凑近,过了会儿,他笑起来:“像澈儿,尤其是那眉眼。”

  刘惜赐摇头:“爹,像您,是吧忻澈。”

  白忻澈仔细瞧了半天,看向爹爹:“爹,孩儿也觉得像您。”白桑韵抱起孙子,轻拍,一脸的柔和,确实是像他。

  “爹,饕儿不仅模样像您,性子也像您呢,不哭不闹的。”刘惜赐逗着弟弟,看着侄子道。

  白桑韵把熟睡中的孩子放回去说:“性子像韵峥和韵嵘,他们两个就不爱哭闹。”紧接着他的脸色微微严肃,“忻澈,饕儿如今只有个名,韵峥和韵嵘还没有商量好给他哪个姓?”

  “这还用得着商量吗?饕儿是长孙,那就是太子,当然是姓刘了,我这个就姓蓝。”刘惜赐道。

  “澈儿?”白桑韵还是要听儿子的意思。

  白忻澈微微笑道:“爹,这事韵峥和韵嵘说等饕儿大一些再定。”他隐瞒了那两人真正的想法。

  刘惜赐接话:“是说看饕儿适合掌管朝廷还是韵坊?”

  白忻澈点了点头。

  白桑韵却不同意:“澈儿,无论是刘还是蓝,你父皇和父王都不会介意。只是你们要想想皇爷爷,饕儿是他的第一个皇长孙。今后惜赐的孩子出世了,若是男,就姓蓝;若是女,就姓刘。”

  “对,我赞同爹的意思。”刘惜赐道,“父王的姓不会断了脉,大不了今后我和忻澈再生就是。”

  “呵呵,”白桑韵笑了,“赐儿不是最怕痛了?”

  刘惜赐笑着扬眉:“痛就咬离尧,他皮厚。”

  白忻澈跟着笑起来,他看向在地上爬得高兴的刘天赐,最终没有告诉爹爹真相。想到自己生产的那天,他急忙道:“惜赐,那天你不该进来的。你有身孕,见了那种红不好。”

  白桑韵也道:“赐儿,那天爹爹疏忽了,该让你出去的。”

  哪知,刘惜赐贼笑道:“我是有意的。”

  “有意?”

  刘惜赐凑近二人:“咱们皇家不是没有公主吗?既然都说见这种红不好,我就偏要去见,说不定肚子里的孩子就成了公主了。”

  白桑韵一听,无奈地对儿子道:“哪有这种说法。只是说有孕之人见了那种红会冲了胎气,对孩子不好。”

  刘惜赐皱皱鼻子:“这都是那些人胡说,瞧我不好好的吗?爹,咱们家都是皇子,怎么也该有个公主了。”

  “罢了罢了,见都见了,平日里你要多加小心,别和以前那样莽莽撞撞的。”白桑韵抱起揉眼睛的刘天赐,哄着他睡觉,“澈儿,饕儿的姓氏虽说该由你们做主,但爹的意思是让他姓刘,好让皇爷爷高兴。”

  “爹,孩儿会同他们说的。”

  白桑韵放心了,低头一看怀里的儿子已经睡了,他把流着口水的小芋头放在饕儿身边,叔侄两人睡得都异常香甜。

  “爹,芋头梦到吃什么呢?瞧他笑的。”刘惜赐疼爱地抹去弟弟嘴角的口水,亲了亲他带笑的小嘴。

  “定是梦到喝鹿奶了。”白忻澈轻握芋头肉嘟嘟的小手,突生不舍。让芋头当太子……怕会辛劳啊。

  当晚,白忻澈和刘韵峥、蓝韵嵘说了爹爹的意思。两人想了良久,同意了让孩子改回刘姓,但太子依旧是刘天赐。对此白忻澈没有任何异议,只是说了说他的不舍,两人却是早已想好,要从小培养刘饕和刘惜赐肚子里的那个辅佐刘天赐,让他将来当个闲散皇帝。总之,皇位是刘天赐的。

  而三个月后,刘天赐被诊出天生是个痴儿。这个噩耗险些击垮了白桑韵,更令整个皇家陷入了极度的悲伤中。

  ※

  养合宫内,刘韵峥和蓝韵嵘痛苦地抱着白忻澈,平日里异常冷硬的两人脸上皆是悔恨的泪水。白忻澈也是极度的悲伤和自责,他放纵自己恸哭,为他那可爱却极为可怜的宝贝弟弟。

  “皇上、王爷、侯爷,国公来了。”

  一听爹爹来了,三人急忙抹抹脸,下床。

  “爹。”

  一看到进来的人,三人跪在了地上。

  “快起来。”怀抱刚睡醒的刘天赐,白桑韵上前让三个孩子起来。

  “啊,啊。”眨着大眼,刘天赐伸手要哥哥抱。白忻澈急忙起身抱住他,紧紧地抱住他。

  “爹,您怎么来了?有事让人来传话就是。”刘韵峥和蓝韵嵘扶着清瘦了许多的爹爹坐下。

  “芋头醒了,东瞄瞄西看看的,想出来,我就带他过来了。”白桑韵心中刺痛,不过他忍着没有在儿子的面前表露出来。

  “啊,啊,噗,噗。”吐着口水泡泡,刘天赐一直盯着躺在小床里安静地看着他的侄子。

  “澈儿,让芋头和饕儿玩。”白桑韵出声,白忻澈把刘天赐放到小床里。刚把他放进去,刘天赐就把满嘴的口水涂在了侄子的脸上。

  “咯咯……”

  刘饕伸手抓住刘天赐的头发,刘天赐欢喜地叫着。看着他天真可爱的模样,白忻澈、刘韵峥和蓝韵嵘再也忍不住地流下泪。

  “澈儿、韵峥、韵嵘,你们过来。”

  三人走到爹爹身边坐下。

  白桑韵对三个痛苦不已的孩子语气平静地说:“芋头他……是爹爹的过错。”

  “爹!不是您,是……”

  抬手安抚激动的儿子们,白桑韵露出坚强的笑。

  “芋头他,也许这辈子都是个孩子。可爹却不担心,他有你们,有饕儿,今后还会有其他的侄子疼他、护他。爹知道,你们会把芋头当亲子来疼,爹放心。”

  “爹……”白忻澈再也忍不住地哭了,若不是他,芋头,不会……

  “澈儿,我们难过,芋头也会伤心。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我们就更不能悲伤。兴许什么都不懂对芋头来说也未尝不是件好事。‘福之祸所依,祸之福所伏’……芋头生在皇家,又有你们疼他,他这一生都会幸福安泰。若你们真的认为对芋头有愧,那就要每日都高高兴兴的,然后和爹一起疼他,爱他,让他一生不受磨难。”

  “爹,孩儿发誓,定不会叫芋头受一丝的委屈。”刘韵峥跪下,郑重道,蓝韵嵘也跟着跪下。

  “爹,孩儿听您的。”擦干泪,白忻澈走到小床边把笑得开怀的刘天赐抱了起来。紧接着,他的脸上就被涂了口水。

  “咯咯……”做了“坏事”的小家伙很是得意。

  大家都笑了,白忻澈疼惜不已地亲亲弟弟肉乎乎的小脸,芋头不仅要有哥哥疼,还要有侄子护,为了芋头为了爹爹,他也要再生一个孩子。

  ※

  三年后 显亲王府

  “忻澈,你真的想好了?”

  拿着一瓶药,刘惜赐问。

  “想好了。”拿过药,白忻澈小心地收好,“饕儿已经三岁了,差不多该给芋头添个侄子了。”

  刘惜赐众望所归地生了个公主,如今皇室刘饕这一辈只有他一个皇子,白忻澈打算再要一个,不过要先瞒着那两人。

  刘惜赐吐了口气:“忻澈,我真佩服你,我是不生了。”某人嘴硬地说,殊不知若干年后他用手段又强迫他的离尧给了他一个儿子。

  白忻澈只是笑笑,他不是不怕痛,但是父王的姓氏至今无人继承,皇爷爷刚刚过世,芋头又大病了一场,他想再生个孩子给皇家添一些喜气。

  从刘惜赐府上回来,刚进屋身后就传来极快的脚步声,他了然地赶忙转身弯腰,接住那正好扑到怀里来的小宝贝。

  “啊,啊……”

  嘟着嘴的小家伙抱着他,眼睫上还有水珠。

  “芋头,怎么了?”心疼地把小家伙抱起来,白忻澈亲亲瘦了许多的宝贝,跟着小家伙进来的是一个面无表情却极为漂亮的男孩子。

  “爹,皇叔又去太皇爷爷那里了。”刘饕仰头对爹爹道,手上拿着皇叔只吃了一半的橘子。

  “芋头,小四哥哥给你做了酥饼,澈哥哥喂你吃。”抱着小家伙走到桌边,白忻澈拿起一块点心。

  刘天赐摇头,抱着白忻澈低低哭了起来。白忻澈急忙拍哄他,在屋子里走。

  “皇叔,饕儿陪你去看鱼。”

  摇头,刘天赐想皇爷爷了。

  “皇叔,饕儿陪你去看太皇爷爷。”刘饕伸手,刘天赐一听马上踢腿要下来。

  “饕儿,带小皇叔去皇爷爷那。”白忻澈对儿子道。

  “爹,孩儿会照顾好小皇叔。”淡淡地对爹爹道,刘饕领着小皇叔去太皇爷爷过世前住的寝宫。

  “啊,啊……”紧握着侄子的手,刘天赐叫着。刘饕稳稳地走着,拉好太皇爷爷临终前托付给他的小皇叔。

  看着两个孩子走远的身影,白忻澈掏出药吃了下去。皇爷爷说的对,小芋头一点都不痴,他什么都懂,什么都明白,只是不会说。

  换了衣裳,白忻澈去养合宫看爹爹,想着后晌和爹爹带芋头出宫散散心吧,看着芋头一天天瘦下去,他心疼。

  而刚刚过世的太皇刘宣的寝宫里,一个小家伙趴在他的床上,呜呜哭着。年仅三岁的刘饕守在他的身后,小脸严肃。

  ※

  深夜,被折腾了许久的白忻澈却了无睡意。他醒着,刘韵峥和蓝韵嵘当然知道。搂上他,刘韵峥问:“有心事?”

  蓝韵嵘闭着眼,抚摸他:“可是芋头今日又哭了?”

  “用了午膳后我和爹带芋头出宫散心,芋头和一人讨橘子吃,还给了人家一个猫眼石头。”

  “谁?!”蓝韵嵘立刻睁开眸子。

  “不知,路过的一人。芋头在窗边看到他,就跑下去跟人家讨橘子吃。芋头很喜欢那人,还让那人抱呢。”他们的小芋头虽然爱笑,可很少让陌生人抱。

  “韵嵘,去查那人。”

  “嗯。”

  白忻澈叹息:“那人只是路过,怕是遇到了事,我瞧他心事重重的。你们太过于小心了。”

  “那是芋头!”蓝韵嵘低吼,“万一那人对芋头起了歹心怎么办?”他们的芋头可是天下第一可人。

  白忻澈笑起来:“你们说得也有道理。不过我看芋头真是很喜欢那人。”看两人紧张了,他握紧两人的手,“韵峥、韵嵘,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们。”

  “何事?”两人想着那个芋头喜欢的人,心里不是滋味。

  “我今日吃药了。”

  “药?”两人顿时紧张,“不舒服?叫太医了吗?”说着就要命人去唤太医了。

  “是‘生子药’。”

  “……!!忻澈!”

  刘韵峥和蓝韵嵘“噌”地坐了起来。

  脸上是幸福的笑,白忻澈捂上肚子:“这里,又有孩子了。”

  “忻澈……”两人又惊又喜。

  白忻澈看着蓝韵嵘道:“当初我本就打算吃两颗药,生两个孩子,结果你只给我拿了一颗,我又怕,就……但我已下了决心,至少要生两胎。如今饕儿三岁了,我们该再要个孩子了。”

  “忻澈,”两人抚上他的脸,“你生饕儿受了罪,这个就……”

  “不,”白忻澈坚定道,“我要为你们生儿子,为爹爹生孙子,为芋头生侄子。韵峥、韵嵘,不要劝我,我不怕痛。”

  刘韵峥和蓝韵嵘凝视自己变得比几年前淡然而更坚强的爱人,嘴角勾起:“你这么想要孩子,我们又岂能不给。”这几年,他们的心境也变了许多。

  “今晚一定能怀上?”刘韵峥吻上白忻澈。

  “不知。”回吻。

  “那今晚别睡了。”蓝韵嵘脱衣裳。

  “也好。”刘韵峥同意。

  白忻澈只是温顺地任他们脱掉他的里衣,抚摸身侧的两人。曾经的不安与委屈他早已忘掉,如今的他只想多为他们生儿子。

  “忻澈,生个公主吧,离儿太淘了,一点女儿家的性子都没有。”在进入前,刘韵峥道。

  “那只能,老天,做主了。”

  咬住蓝韵嵘的肩,他承受着两人的进入。

  “公主,这回肯定是公主。”蓝韵嵘肯定。

  “我觉得也是。”刘韵峥从后吻上白忻澈的背。

  “忻澈,你是我的。”

  “也是我的。”

  “给我们生女儿。”

  “嗯……好……”

  屋内的烛火重新点燃,墙上的倒影中,三人紧贴在一起。

  ※

  你是我们的!

  不许对别人笑!

  要和我们睡!

  ※

  “忻澈……给我生女儿。”

  “韵峥,韵嵘……”

  女儿?为何他依稀觉得,还是个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