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网站将于7月1日正式关闭。符合退款条件的读者和作家请于6月3日——6月20日按照要求申请退款,逾期不候。具体退款详情请见新闻公告:“相伴十年散筵席,期待再聚温昨日”,“台湾地区会员退款方式公告”。
最終章
作者:樂逍遙      更新:2022-10-03 22:58      字数:4509
霧雲甦醒代表著那些被封印的王族也從封印中解放,甫一得到自由,王族成員立刻奔向戰場,和靈氏族人交戰,帶來新的局勢。而甦醒的斯托格卻留在王宮中,原因無他,無名和道格傷的太重,而且霧雲一旦離開,王宮也會隨之崩解。現在王宮正在逐一崩解,他們必須盡快離開,但……

看著終於忍不住淚水痛哭的霧辰,斯托格閉上了雙眼,不忍注視,也是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無名……”被斯托格攙扶的道格難掩心中悲痛。他的弟弟,他已經失去了兩個弟弟,他不敢相信如今他還要再失去一個。無名的傷勢太重,更被穿心而過,這種致命的傷害即便有霧辰的眼淚,怕也只能拖著,遲早會仙逝。

霧辰自己也深知這麼結果,他怨,他恨,恨自己也恨天道。為什麼?明明改變天道結果的人是他,為什麼最後卻由他身邊的人來承受?不公平,對無名不公平,對拉格不公平,對薩斯不公平,不公平!

“霧辰……”不忍看到霧辰如此痛苦的樣子,無名緩緩抬起手貼著他的臉,心裡早就知道答案,為了不讓這人失望,他強提起精神,低聲道:“霧辰,我們離開這吧。”

霧辰沒有說話,他緊緊握著無名貼著自己臉頰的那隻手,深深的感受那隻手的溫度,深深地注視著無名,過了會兒,才開口:“……好。”

你說什麼都好。不管你說什麼我都會答應,只要你…還活著。

輕輕扶起無名,霧辰讓他靠在自己身上,帶著他離開已經開始崩解的王宮。斯托格在前面開路,帶著霧辰,無名和道格離開。然而藍諾封印的海水也逐漸崩解,逐漸湧入的海水令王宮崩解的速度加快,斯托格微微蹙眉,手一揮,將落下的巨石一分為二。

“必須加快速度!”斯托格扶著道格加快速度離開,霧辰緊跟在後。無名幾乎沒有力氣,全靠霧辰支撐著才沒倒下,但這樣卻是降低他們離開的速度。

腳被海水淹沒,霧辰幾乎是半抱著\著無名再前進著,邊走邊喃喃道:“我們一起離開,我絕不會拋下你的。無名、無名你要撐住聽見沒!”

霧辰……

眼皮感到沉重的無名深深的看著霧辰,心裡有好多話想說,現在卻沒機會說了。耳邊聽到細微聲響,專心在無名身上的霧辰沒聽見,無名卻聽見了。他抬起頭,卻看到正上方一快長形巨石掉落,無名睜大雙眼,早已失去力氣的身體不知從哪生出力量,猛的將霧辰推開。

“小心!”

“無名!”被推開的霧辰直接往前摔,都還沒回神就聽到碰的巨響,那聲巨響,讓霧辰的心都涼了。

“無名!!”嘶聲大喊,霧辰朝煙霧都還沒散去的地方衝去,被那畫面嚇到的斯托格和道格也顧不得當下,紛紛朝巨石落下的方向衝去:“無名!”

“無名!無名你在哪!”霧辰瘋了一般的翻動石塊,全然忽視從身邊落下的岩石,發瘋似的尋找無名。道格不顧傷勢的翻動石塊尋找無名,他不願意放棄,不願放棄一絲可以救回無名的希望,斯托格不顧身分同樣的在尋找,同時也不明白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無名、無名!

霧辰把自己的手指弄得遍體麟傷,當他的雙手終於血肉模糊時,他在石塊的另一方,看到了半身幾乎被壓住的無名。站在那兒,霧辰只覺得快無法呼吸了。他顫抖著雙腳,一步一步走過去,接著力氣彷彿被抽走般,他雙膝跪下,淚水湧出:

“無名……”

已經氣若游絲的無名聽到了霧辰的聲音,他緩緩睜開沉重的眼皮,看著霧辰淚流滿面的臉龐,沒被壓住的左手吃力的抬起,貼著他滿是淚水的臉,嘴角微微一動,氣若游絲的輕喊:

“霧辰……”

別哭了…沒事的……

無名想要這麼說,但他已經沒有力氣了。身體開始散發出白色的小光點,那是神裔仙逝的徵兆,也象徵著無名已經失去了最後的機會。道格站在後方滿是淚水的看著一切,心痛的不能自己,斯托格眼眶發紅,咬牙忍著淚水。

霧辰跪在無名身邊,緊緊握住他的手,把自己埋在他的頸窩。無名感受到霧辰的淚水,他稍稍動了動被霧辰緊握的手,張口無聲的說了句話,在霧辰睜大的眼中,露出平靜的微笑,之後再也沒了反應。

霧辰愣愣地看著無名,終於痛哭出聲:“嗚哇哇—無名、無名!嗚啊啊——”

“霧辰……”道格跪在霧辰身邊,緊緊抱著他,心痛的快要無法呼吸。臉上帶著淚水的斯托格走過來扶起兩人,道:“我知道你們心中的傷痛,但我們必須離開了。霧辰,別讓無名的犧牲白費了……”

用力扶起痛哭失聲,不願離開的霧辰,斯托格彎腰把人扛起,單手扶著道格快步離開已經崩塌的王宮大殿。海水湧入的很快,很快就淹沒無名,霧辰眼睜睜看著一切,哭著大喊:

“無名!無名——”

霧辰的悲鳴的聲音讓斯托格心痛,但他必須狠下心帶他們離開,也是讓無名安下心,讓他瞑目。

王宮很快崩塌,劃開海水的冰晶早已無法再繼續支撐,驟然崩解,海水快速淹沒一切,令斯托格措手不及,被海水吞沒。在空中盤旋的藍諾一見此景,立刻向下俯衝,衝入海中尋找霧辰幾人。

而被海水吞沒的霧辰和道格被斯托格帶著往上游,但海水畢竟不是他生存的地方,剛剛甦醒的斯托格沒辦法那麼快的帶他們離開,正急得跳腳時,耳畔傳來龍吟,接著就看到龍身的藍諾飛快地朝他們游來,龍爪抓住斯托格後,立刻飛快的向海面上游去,衝出海水直達天際。

當霧辰看到蔚藍的天空和遠方的戰場時,他愣愣的看著一切,看著自己被海水洗淨的雙手,看著早已沒有任何傷口的雙手,彷彿象徵著無名已經徹底離開他。霧辰痛苦地閉上雙眼,心如刀割。

這就是他,改變天道的代價。

比死還要痛苦的代價,莫過於此了。

無名的故事落幕,那麼霧雲和修羅呢?他們是否也將了結一切?

早已轉移戰場的霧雲和修羅戰的昏天黑地的,修羅的每一招都帶著殺死霧雲的決心,對此,霧雲也從不留手。他一直都知道修羅想要的是什麼,一直都知道他渴望著什麼,其實他大可以實現,只是他不願。

是阿。即使他是強大的原生靈,也會選擇逃避。自我封印,沉寂千萬年,是霧雲對自己的深思,對自己的逃避,也是對自己的懲罰。深思什麼,逃避什麼,懲罰什麼,只有霧雲自己才知道。

一掌將彼此分開,霧雲和修羅對望著彼此,眼中既有平靜,也有思念,更有著他們彼此看不清的思緒。修羅靜靜的看著霧雲,沒有言語,只有微笑,他抬起惡鬼道,刀尖直指霧雲的心口,意思不言而喻。

霧雲瞇起眼,臉上是一慣的怪笑,但在那抹笑容背後代表著何種真實,卻沒多少人知道。霧雲輕抬起手,幻化出一把白色長劍,型態尚未看清,兩人已經如離箭的箭矢般衝出,刀尖直指著彼此的胸口,然而在對上瞬間,修羅手中的地獄道消失,霧雲睜大雙眼,想收手已是來不及了。

心口被刺穿很痛,對修羅來說卻只有一個意思,這令心中早有答案的霧雲收起了笑容。白色的劍消失,修羅頓失力氣往後摔落,霧雲伸出手拉住他,將他攬到自己懷中,慢慢落地。

修羅靜靜地看著霧雲這張收起笑容的臉,原來,這個人也可以有這樣的表情。霧雲看著修羅平靜的臉龐,臉上第一次這般凝重,他緩緩撥開這人額前的碎髮,在腳尖落地的那一刻,他開口:

“你就這麼希望嗎。”

修羅聽著他根本早有答案的聲音,淡淡一笑:“都這麼肯定了,何必問我。”

霧雲深深蹙眉,修羅無力地抬起手揉開他的眉間,道:“別皺眉了,我看不慣。”

你還是保持平日那樣,就夠了。

這句話修羅沒有說出口,霧雲卻就是知道了一樣,扯了扯嘴角,卻是露出一抹連他自己連修羅都沒看過的笑。

那是比哭還難看的笑。

修羅不再說話,現在的他氣若游絲,身在酆都地底的閻王令因為這致命一擊而出現裂痕,待閻王令碎裂之時,就是他修羅‧靈的死期。

真是…太好了。

等待了多年,渴望了多年,他終於可以逃離這個世界,回到他應該待的地方。

回到秦育應該待的世界。

離開這個沒有烈陽的世界。

閻王令四分五裂,最終化為塵土般地消失,在那瞬間,修羅最後看了一眼霧雲,緩緩閉上那雙疲憊的眼,永遠的與世隔絕。霧雲從頭到尾都看著,他實現了這人的願望,也為霧流,為昔日因這人犧牲的眾將和氏族成員報了仇,但他卻一點也不開心。

也許早在他成為氏族之王的當下,就注定與這人背道而馳。前進的道路上永遠沒有彼此,只有在這當下他才會覺得,這人和他離的最近。

橫抱起早已失去氣息的人,霧雲一步一步踏在這片土地上,緩緩走到懸崖邊,下方是洶湧的海水。水是最純潔的,也許只有這樣才能洗滌他的靈魂。霧雲靜靜地看著大海,靜靜地看著修羅平靜的臉龐,他張了張口,緩緩道:

“只有在這種時候,我才會覺得你和我的距離如此的近。”近在咫尺,卻是想碰也碰不得。唯一的觸碰,卻是他的死亡。

從不嘆息的霧雲第一次深深地嘆氣,他伸出抱著修羅的雙手,接著一放,修羅的身軀落入海中,被海水吞沒的無影無蹤。霧雲安靜的看著一切,眼底的情緒卻再也沒人可以看清。

修羅的死亡瓦解了靈氏的軍隊,當他們看到那些被修羅召喚出的靈氏成員如一縷煙般消失的無影無蹤時,他們知道,霧雲已經回歸,修羅‧靈已死,糾纏了氏族多年的恩怨和折磨終於可以結束。

霧雲飛上空中,用自己的鮮血化解了折磨了許多人的詛咒,徹底令那些瀕臨死亡的氏族成員得以獲得新生,得到真正的自由。千雨看著霧雲,在他解除詛咒的那一刻,千雨只覺得體內有什麼束縛他多年的東西瓦解了。他終於成功,終於得到自由,他應該要高興,可為什麼他只想哭?

不只千雨有這種感觸,許多氏族都是淚流滿面的,傑茵和諾斯也解除了身上的詛咒,但面對拉格的死和薩斯的昏迷,他們只覺得這股喜悅好沉重,重的他們說不出一句話,也感受不到應有的喜悅。

芙奧拉看著自己不再潰爛的皮膚,看著自己恢復如初的模樣,內心的喜悅早已不是一句話就說得清的。她開始尋找拉格,想要和他分享喜悅,想要告訴他自己想說的話,但是當芙奧拉找到拉格時,內心的喜悅早就因為失去的事實而崩解。

跪在地上,芙奧拉愣愣看著早已失去聲息的拉格,她緩緩趴在這人身上,把自己埋在拉格冰冷的懷裡,無聲痛哭。

被斯托格帶回戰場的霧辰站在遠處看著這一切,眼中的淚水早已乾枯。改變天道,身邊的人將同受災劫,第一次的失去也會是最後一次。這一刻,霧辰終於明白任天行的意思,這是天道對他的憐憫,也是對他的懲罰。

讓他一輩子都忘不掉的懲罰。

在那之後,霧雲開啟了回到幽冥道的通道,帶著自己殘餘的將領和子孫回到初生之地,重掌第二殿將軍一職。斯托格帶著傑茵,拉格,諾斯和薩斯回去,道格和霧辰卻沒有回去的意思。

對他們來說,在這塵世還有放不下的東西,既然無法放下,回去也是徒然。霧雲明白他們二人的意思,便將自己一直隨身帶著的水晶給了他們,讓他們得以隨時回到幽冥道。

那天之後道格就和霧辰分道揚鑣,霧辰不知道他去了哪裡,也許是去了斷塵世,也許是去做別的事。霧辰沒有阻止道格,只和他保持連繫,畢竟受到任天行的允許得以留在這世間的只有他們二人,也只有他們彼此理解。對霧辰來說,道格不單單是他的侍衛,更像他的親人一般,尤其是經歷這麼多變故後。

一年後——

姜國海岸邊的懸崖上,一座無名孤墳迎風而立,霧辰靜靜地站在孤墳前,看著這沉埋一切的大海,眼中是對那人的思念。

抬手輕撫著孤墳,霧辰輕輕地笑了,他緩緩按上胸口,那裡有無名最後送給他的禮物,是無名長年帶在身上當裝飾品的水晶,是給他的禮物,也是給他的安慰。這座孤墳是霧辰為無名立的,是安慰自己,也是無名最後留在這世上的痕跡。

想起無名離世前最後說的那句話,霧辰輕輕靠在孤墳上,開口輕喃:

“是阿。我也很喜歡你。霧辰最喜歡,最愛的人,一直都是無名。你可知道?”一行清淚無聲落下,落入草地中,消失無蹤。

他和無名的故事落幕,氏族之間的血戰伴隨著犧牲結束,往後要面對的將會是新的旅程。霧辰所要面對的,將會是另一場毀滅的開始。

不該生的人生,不該死得人死。

魔神降臨,滅神刀開。

天行神滅,諸神灰飛。

人間煉獄。

网站将于7月1日正式关闭。符合退款条件的读者和作家请于6月3日——6月20日按照要求申请退款,逾期不候。


具体退款详情请见新闻公告:
相伴十年散筵席,期待再聚温昨日
台湾地区会员退款方式公告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与热爱,关于尼子的去向请参看新闻公告:
“再见,再会!”

退款事宜请添加下方微信
添加时请备注“前路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