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終章 存續(上)
作者:殘痕似雪      更新:2016-08-19 15:18      字数:0
  長長的一聲嘆息,道盡了所有孤寂與淒涼。

  弦月閉上眼睛,早該乾涸的淚水,此時卻濕潤著眼眶,四人的臉孔深深的烙印再了腦海裡。

  他們的願望,弦月拚死也會達成,但除此之外……

  「魑虺、彌彰、櫻炎、夜欲。」

  弦月輕聲覆誦著這幾個陪伴著自己數十萬年的名字,緊緊的握住了拳頭。

  「我一定,會為你們狠狠的出一口氣。」

  他伸手一招,將殘留的靈魂之力納入新生的軀體,強行被理想鄉壓制的修為從半步領域突破到了「完全領域」的境界,朵朵魔焰在他身上綻放開來。

  但是弦月並不滿足。

  「不夠……還是不夠……」

  雖然在結界中可以保住弦月不受傷害,但是他知道僅憑自己現在這副修為遠遠不足以向自己的敵人復仇,因為敵人實在太強大了,強大到一個無法想像的地步!

  就在此時,異變突起。

  金色與黑色的絲線毫無預警的出現在弦月身旁,並且緩緩融入他的身軀。

  「因、因果之線!」

  弦月震驚地大喊,呆愣在當場,而這聲驚呼自然也逃不過鵲兒的耳朵。

  「什麼?因果之線?怎麼可能!」

  饒是鵲兒一代強者,也不敢直攖其鋒的絕對殺器,此時居然突破了世界規則的限制且融入弦月體內。

  「不會吧……為什麼……」

  雖然弦月沒有經歷過輪迴的那場浩劫,但是以他的年齡與修為,瞭解因果之線的由來並不困難。

  因果之線無視結界的封鎖,依然我行我素的改造著弦月的軀體,帶給了弦月無比的痛苦。

  但是,他忍。

  他有九成的把握,這因果之線對自己絕對是利大於弊,因為他這副身軀正是逆轉因果而來,會吸引因果之線雖然並無預料,但是絕對不會因此而受到傷害。

  因為正與反,在因果的規則內本來就是一體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改造完成之時,弦月一聲淒厲的長嘯,保護他的結界應聲而破,強悍的波動以他為中心將整個理想鄉震得搖搖欲碎。

  殿中的鵲兒,因為理想鄉的破損而噴出了好大一口金色的血液,傷勢頗為嚴重。

  「可惡,混蛋,我的心血……」

  來不及清理嘴角涎下的血液,鵲兒憤怒的全身發抖。

  她花了如此漫長的時間,甚至不惜困住自己在這個世界數十萬年,為的是什麼?就是創造出一個完整世界!

  她放棄了自由,在這個冷清的冰宮中度過了一生最顛峰的時段。放棄了愛情,親手斬斷了自己的愛戀的欲望。放棄了晉升的機會,為了創造出一個再也沒有紛爭的和平樂園。

  聽起來可笑,但是這個夢想,就快要達成了!只可惜……

  「該死的雜碎……我……我絕對饒不了你!」

  怒火中燒的鵲兒已經沒心情在關心空舞與伊絲莉的情況,她將殘破的理想鄉徹底崩毀,化作了絲絲規則回到她的手上,然後斬開了對自己的束縛。

  這一刻,精靈王的恐怖修為,真正的出現在弦月面前。

  弦月身前不遠處突兀地破出了條巨型的空間裂縫,瘋狂的魔力之風從裡面吹出,刮的弦月臉上升疼。

  而空間裂縫中,在弦月注視下伸出了如玉般無暇的素手,接下來是一聲充滿壓抑的低喝。

  「虛無。」

  僅僅兩字,法則形成剿殺之力瞬息來到弦月面前,逼的弦月調起全身九成的力量抵禦,但也擋不下那幾盡乎化為實體的法則,狠狠地被撞飛。

  在這個過程,弦月只覺得自己好不容易重組的身體居然有種要散架的跡象,連忙使出全力抵擋,心中一片駭然。

  直到這刻,他終於明白了差距,為什麼理想鄉的主人會放任自己完成陣法,看來就算理想鄉的大門徹底敞開,自己也逃不到哪去,因為對方將自己拘禁也只不過是一個念頭的事。

  不過,世事難料。

  對方也萬萬沒想到弦月居然會與因果之線合為一體,實力爆增到這種地步,居然可以硬撼自己強大的一招而不死。

  而弦月則是感到氣餒,自己與因果之線融合了,卻仍連對方的隔空一擊也接不下。

  「只能先撤……但我絕對也不能讓你好過……」

  弦月在空中控制住了身型,停下了被擊飛的身軀,然後發狠的低吼一聲,暗金色的光芒逐漸明亮壟罩了他整個身子。

  他念誦著魔咒,緩緩地舉雙手。

  「魔炎--絕溟焰!」

  法則組成的朵朵漆黑魔焰化作了蓮花,從他身上飄出,落在了由萬年咒冰組成的冰宮上,冰宮上的陣法微微一亮便失去了作用,萬年咒冰被魔焰吞噬的一乾二淨。

  此時鵲兒也不好受,那隔空一擊是她目前所能積蓄的最大力量,打出那一擊已經讓她心力交瘁。

  然而,她將受的傷不僅僅如此。

  「待我將冰宮收回……我要讓你……啊啊──」

  鵲兒的臉孔倏然扭曲起來,發出了淒厲的尖叫,腦袋忽然傳來的劇痛讓她有種快昏厥的感覺,甚至她還聽到了自己的腦中似乎有根弦崩斷的聲音。

  「我的、我的終焉之墓!你竟敢……竟敢──」

  瘋狂的叫聲的嘎然而止,金色得血液從鵲兒雙眸中緩緩沁下,在尖叫後她反而低低的笑了起來。

  痛?那種東西她早就不怕了,反而引以為樂。

  但是,她心疼的是她的計畫,她的夢想,毀了,再也沒有重建的希望。

  上位面的九個界面,絕對不會有任何傢伙會支持自己的做法,她之前之所以成功是因為碰上了輪迴之後的混亂時期。

  在混亂中建起一片屬於她的秩序是被允許的,但是現在卻不是當時後的混亂年代。

  整個冰宮陷入一片火海,鵲兒冷眼望著並沒有拯救的打算。

  就算救回來,也不符合她的個性,既然都被破壞到這種地步,那乾脆榨乾它剩餘的價值算了。

  「弦月?我記住你了哟!今天就放過你,來日我一定會讓你嚐嚐何謂極樂呢!」

  鵲兒臉上恢復了甜美的笑容,紅色的眼眸穿透虛空,望向正在進逼的夜火與八荒。

  「這份大禮,就決定送給夜火你啦!反正就算你本體親臨,也耐不了我何,嘻嘻……」

  鵲兒邪妄的笑了一聲,不管因為她建立的世界破損而受的嚴重傷勢,在笑聲中強行將整座由萬年咒冰打造成的冰宮內的能量抽出,形成了一枚淡藍色的光球。

  「怎麼回事?」

  「發生大事了。」

  沒有理會八荒的詢問,夜火一臉無奈,運轉起魔力飛了起來。

  八荒見狀,先是一愣,然後展開雪白的雙翼跟著夜火一同飛起。

  「不是不能動用魔力……」

  「那是指這裡禁魔陣法沒出現意外的狀況,但是現在不僅僅這陣法毀了,我們可能會又無妄之災。」

  「什麼意思。」

  八荒不解的皺眉問道,夜火沒有回答,只是指著下方的冰宮。

  見夜火指著冰宮,起出八荒還不瞭解什麼意思,但是很快八荒就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冰宮,在風輕輕的一吹下,化作了漫天粉塵在空中飄舞。

  「有人,惹精靈王生氣了,讓她整個抓狂起來。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精靈王可能牽怒於我們。」

  夜火的聲音雖然平淡,但是八荒聽得出聲音裡面的苦澀。

  外面世界的變動,伊絲莉並不清楚,她還在曲折的走廊上尋找著出口,不過出口什麼的並未尋到,反而來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

  剛開始到這裡時她沒有注意,但是走著走著突然發現走廊四周的畫像逐漸少了起來。

  原本是緊密排列在一起的畫像,在這裡只剩稀稀疏疏的幾幅,而且相隔的距離十分遙遠,彷彿沒有人整理過一樣。

  而且,在靜謐的空間裡,傳來了一陣淺淺的抽泣聲。

  (發生了……什麼……)

  兩天來的戰鬥磨練,讓伊絲莉的警覺心進行了一次飛躍性的成長,她轉頭確認了自己的後路尚存後,悄悄的向聲音來源靠近。

  尋找的時間,並沒有花多久。

  一個嬌小的黑影,蹲在不遠處轉角陰暗的角落嗚咽著,從動作看來能知道她哭得很傷心。

  黑影一邊抹著淚,一邊又抱著膝蓋嗚聲大哭,然後又向是受到電擊般的驚攣幾下,詭異的場景讓伊絲莉心中發毛。

  伊絲莉不敢大意,悄悄的躲在牆後觀察了五分鐘左右,見對方似乎沒注意到自己,緩慢的向前靠近。

  來到黑影五公尺前,那黑影仍是自顧得哭泣著,而從聲音聽來是一個小女孩的聲音。

  「妳……沒事吧?」

  伊絲莉向前走了幾步,遠遠地試探問道。

  「嗚嗚……誰……誰在跟我說話……嗚嗚……」

  「是我,把頭抬起來就能看見我了。」

  伊絲莉努力的用很溫柔的聲音說,而小女孩的哭聲忽地變小,似乎是打算聽從伊絲莉的建議,抬起頭來看看是誰在跟自己說話。

  抬起頭來的瞬間,伊絲莉驚呆了,一個迷你版的鵲兒用著紅腫的眼睛淚汪汪的盯著自己。

  「妳是誰?為什麼來這裡?」

  「我……」

  「妳是來安慰我的,對不對!」

  不等伊絲莉反應過來,小女孩一個飛身撲上了伊絲莉的胸口。

  「嘻嘻……好開心……有人來安慰我呢!」

  這一句話,打消了伊絲莉動手的念頭。

  雖然心中還滿是困惑,不過她決定先觀察一下狀況。

  「妳不認識我嗎?」

  「我?嗯……我不認識姊姊……但是好像在哪裡看過……」

  說著,小女孩露出困惑的神色。

  伊絲莉聽到她的話先是一愣,然後溫柔的摸了摸小女孩的頭,並問道。

  「妳為什麼會在這裡哭呢?」

  「哭?那……那是……那是因為有人……有人把我的家弄壞了!」

  眼淚再度盈滿小女孩的眼眶,她也不理伊絲莉的安撫將頭埋在伊絲莉的胸口便嚎啕大哭了起來。

  伊絲莉無奈,只能先放下空舞安撫著眼前大哭的女孩。

  哭聲漸停,小女孩又睜開了那對水汪汪的眼睛,望著少女。

  「姊姊是什麼人,難道也是來破壞芯芯的家嗎?」

  「破壞?絕對不是,芯芯放心好了。」

  聽到小女孩那麼一說,伊絲莉連忙搖頭,否定這毫無根據的猜測。

  她還不明白這個小女孩的身分,一切事情都是小心為妙。

  「對了,這位哥哥為什麼不醒來呢?難到跟芯芯玩不好嗎?」

  小女孩的視線毫無預警的越過伊絲莉,好奇的看著躺在地上的空舞。

  忽然間,伊絲莉心念一動,有了個大膽的想法。

  「芯芯,妳能不能讓空舞哥哥醒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