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番外十 梦
作者:neleta      更新:2015-09-07 12:59      字数:0
  “波蒂,采访特维斯特的时间定下来没有?”

  一大早,主编就在杂志社内大吼。

  波蒂从她的办公桌前探出脑袋,带着黑眼圈,无力地说:“我上午又给他的经纪人打了电话,他的经纪人说他此行到法国纯属私人活动,不打算接受媒体的采访。”

  “那你就要想办法让他接受采访!”主编闻言瞬间变成了哥斯拉。

  “是……主编。”波蒂缩回去,再次感叹自己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当娱乐记者。把脑中那随即浮现出的英俊而又严肃的男子甩掉,波蒂收拾了一下,决定到亲自到特维斯特下榻的酒店。

  巴黎这几日格外的热闹,世界顶级音乐盛会将于6月21日在巴黎的协和广场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著名音乐人、歌星及乐队聚集巴黎,吸引了无数的歌迷和名人,其中就包括如今好莱坞身价最高的国际巨星特维斯特。不过他平时都居住在伦敦,而且自七年前他与自己的经纪人爱德华差些闹翻之后,他变得极为低调,除了拍戏之外,很少与媒体接触。这次的音乐盛会由HFHX公司举办,特维斯特作为特约嘉宾,来为公司捧场。

  媒体们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一个采访他的机会。波蒂作为巴黎一间杂志社的记者,很不幸地被主编赋予了这项艰巨的使命,不过这也怨不得谁,谁让她是杂志社里工作能力最强的记者呢。

  在路边买了一个热狗,一杯咖啡,波蒂坐在车上大口消灭她的早餐。从音乐盛会开始前的一周,她就忙得像条死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波蒂再次哀叹自己的不幸,为什么要选择娱乐记者这个行业。

  这时,电话响了,波蒂匆忙接起。

  “波蒂,是我,织田。今天有空吗?我约了凯丽丝吃饭。”

  “噢……织田,我已经两天没睡了。我正在解决自己的午餐,热狗加咖啡。一会儿还要去酒店门口当狗仔。”

  “亲爱的,你真可怜。那我和凯丽丝不等你了。”

  咽下最后一口热狗,波蒂道:“好的,等我忙完了这几天,我……”突然,她震惊的看着前方停下的一辆车内出来的人,电话掉了。

  “波蒂?波蒂?怎么了?”

  波蒂浑然无觉地盯着在路边买果汁的男子,心怦怦直跳。

  那名男子买了三杯果汁,又买了根棒棒糖,转身回到了车上。在他的车子发动之后,波蒂想都未想地踩下油门。

  “波蒂?波蒂?”

  电话那头的织田担心的喊着,波蒂这才想起来,急忙捡起电话,异常激动地说:“织田!我……我看到他了!他在巴黎!”

  “……谁?”织田捂上胸口。

  “是会长!我看到会长了!绝对不会有错!”

  忘了自己的采访任务,波蒂紧紧跟着前面的那辆车。

  电话里是一阵长久的沉默,接着波蒂听到织田带着颤抖的声音。

  “他在哪里?”

  “在xx大街,我跟着他呢。”

  “我马上过去。”

  电话挂断了。

  “宝贝,果汁不能多喝,棒棒糖也不能吃完。”

  边开车,手塚边扭头看身边的小家伙。小家伙点点头,小口小口的舔着他爱吃的棒棒糖。

  “国光,一会儿我和Angy先下车吧。不知道会不会有记者。我怕吓到Angy。”

  “好。”

  坐在副驾驶座上,索兰抱着儿子。法国网球协会邀请手塚担任名誉会长,听到爸爸要来法国,某位小家伙渴望地看了爸爸一眼,就被爸爸带到了法国,当然,还有他的爹地。今天手塚刚去拜访了他在法国的一位朋友,然后接上索兰和儿子去见爱德华。

  “爸爸。”

  喝了一半的果汁,小家伙把纸杯递到爸爸嘴边。手塚的脸部线条立马变得极为柔和。

  刚满三岁的小家伙被家人严密地保护着,又因为他比同龄的孩子小了许多,再加上他在某些方面无法适应这个世界,所以很少离开庄园。这次出国,让小家伙兴奋不已。

  “Angy,棒棒糖不能再吃了。”

  正在舔棒棒糖的小家伙仰头看向爹地,然后不舍的把糖交给了爹地。索兰亲亲儿子,狠心的把剩下的糖包了起来。

  手塚根本无法忍受看到Angy难过,趁着红灯,他搂过儿子,道:“宝贝,晚一点爸爸给你买蛋糕。”

  Angy惊喜地看着爸爸,小声问:“Angy可以吃蛋糕吗?”

  “可以……吃半个。”

  “谢谢爸爸。”Angy在爸爸脸上印下口水,又小声及不确定地问,“可以吃橙子味的吗?”

  “可以。”

  “谢谢爸爸。”

  一扫刚才不能吃完棒棒糖的难过,Angy笑逐颜开,手塚这才放开他,又握上方向盘。

  二十分钟后,车停了下来。索兰抱着儿子从车上下来,然后手塚开着车走了。站在路边,索兰看着那辆从刚才起就一直跟着他们的车,他朝停下来的“司机”微微一笑,朝约定的地方走去。

  她被发现了。波蒂咬着唇,看着那个逐渐走远的人。那人戴着墨镜,她看不到那人的脸,但她可以肯定,“他”就是织田说的那个人——会长爱的那个人,也是她这么多年,都想认识,不,她想见的这个人,哪怕只是看一眼。她想知道,会长喜欢的人究竟是什么样子,为什么会长会为了“他”离开网坛,为了“他”,离开法国,离开……她们。还有,那人抱着的孩子是谁?是会长的孩子吗?她们都知道会长有孩子了,织田曾为此哭得很伤心。

  索兰慢慢走着,身后,一名头发凌乱,形容憔悴的女人跟着他。快走到约定的地点时,索兰停了下来,转身,Angy隔着墨镜好奇地看着前面的阿姨,刚才她一直跟着他和爹地呢。波蒂紧张地站在那里,为自己的鲁莽,和这人接下来可能有的举动。

  “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索兰友好地开口,波蒂尴尬极了,她整整自己凌乱的头发,不好意思地说:“唔……对不起,我,我刚才看到了手塚会长,所以……”

  “啊,你是国光的同学?”索兰放下戒备,笑着说,“我还以为是记者。”索兰原本打算消除波蒂关于今天这件事的记忆,一听她是手塚的同学,他只是抱紧了儿子。

  “哦,嗯,不,我不是记者,我是,我是会长的学妹。”

  波蒂局促不安地搓搓手,不敢直视。

  “Angy,说阿姨好。”

  “阿姨好。”Angy很乖地叫了一声,然后问,“爹地?什么是会长的学妹?会长是什么?”

  “宝贝,这个问题爸爸回去后会和你解释。”

  一个不应该出现的人站在了索兰身后,接着把满腹好奇的儿子抱到自己的怀里,看向为难而又惊喜的人。

  “波蒂。”手塚伸出左手。

  波蒂慌乱地伸手握上:“会,会长。”

  这么多年了,看到这个人,她依然会不由自主的紧张,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

  “我刚才看到您买果汁,又不敢确认,所以……”波蒂急忙解释自己出现的原因,“对不起,会长,我不是故意要跟踪您的。”这个孩子真的是会长的孩子……

  “国光,你不介绍一下吗?”

  索兰开口,想消除波蒂的紧张,国光太严肃了。

  “波蒂。”

  “我的‘妻子’。”

  “我的儿子。”

  手塚介绍了,却是非常简单,没有提及索兰和Angy的名字。

  “阿姨好。”被爸爸提到的Angy又是一声问好,波蒂几乎是立刻的,就喜欢上了这个孩子。

  “你好。”

  “国光,我们后天才走,明天请波蒂吃饭吧。”索兰提议。

  波蒂先是一愣,接着马上摇头:“不,不用了。今天能见到会长和您,我真的很高兴。啊,我还有事,得走了。”匆忙地看了几眼手塚,波蒂对索兰和Angy笑笑,转身跑了。上车后,她又看了三人一眼,调转车头。

  “国光?”索兰对手塚表现出的冷漠而不解。

  手塚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拉上索兰的手,并没有解释,而是道:“走吧。爱德华他们已经到了。”

  波蒂的职业,手塚非常清楚,而她曾经对他的心思,他也清楚。无论是织田,凯丽丝,还是波蒂,甚至是现在的那些人,他不能保证她们是否能保持理智,为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必须冷漠。

  “爸爸?”

  “啊。”

  “什么是会长的学妹?”

  小家伙等不及回去了。

  “会长的学妹就是……”手塚耐心的解释起来。

  “索兰,手塚。”等候多时的爱德华见到两人进来,马上起身,“这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个很隐秘的餐厅,怎么样,环境还不错吧。”

  “不错。”手塚坐下,索兰看向另一人,“特维斯特,你不热吗?”

  戴着帽子围巾的特维斯特稍稍拉开围巾,扶扶墨镜:“热,但不能不戴。”

  爱德华神色闪过什么,不过他马上垂涎地看向手塚怀里的小家伙,轻声轻语:“小Angy,让爱德华叔叔抱抱。”

  “爱德华,你看起来像狼外婆。”特维斯特拽开他的手,朝Angy伸臂,“Angy,叔叔抱。”

  Angy伸手,投入了特维斯特的怀里。特维斯特忍不住地在Angy的小脸上亲了几口。

  很快,菜上齐了。叮嘱不要随便打扰,特维斯特在侍者离开后,摘下帽子、墨镜和围巾,只见他的脖子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吻痕。这下,索兰明白了,爱德华异常尴尬,特维斯特却是一副坦然的样子。

  “索兰,我想要一个爱德华的孩子,你能不能帮我。”

  特维斯特开门见山地说出约索兰前来的目的,他想了很久了,奈何一直没有时间找索兰,现在好不容易两人在法国遇到,他推掉所有的采访,约索兰出来。

  “艾尔……”爱德华出声,却遭到了特维斯特的瞪视,他只能闭嘴。

  “我们后天回伦敦,你到庄园来。”索兰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把儿子抱了回来,特维斯特明白地点头。有小孩子在,不适合说这个话题。不过他相信索兰能帮他。

  爱德华的嘴动了动,最终却只是宠溺的笑笑。算了,艾尔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习惯性的摸摸自己瘦下去的肚子,爱德华看着那些被人强行要求让他留下的痕迹,他总是无法拒绝他。

  街道的拐角处,波蒂贪婪地看着他越走越远,然后接通响个不停的手机。

  “织田,你不要过来了。我跟丢了会长……”

  “会长好像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他甩掉了我。”

  “织田……会长……织田,我看到会长抱着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叫会长‘爸爸’。”

  梦,始终是梦,那个人永远都不可能属于她们。她很遗憾,没有看到“他”的模样,但她相信,能被会长深爱的人,一定是无人能及的。

  安抚了伤心哭泣的织田,波蒂挂了电话,轻轻笑起来:“好可爱的小家伙,看来,不像会长。”

  长长叹了口气,波蒂烦躁的翻出特维斯特经纪人的电话号码。

  “对不起,您呼叫的电话已经关机,如需留言……”

  “噢!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