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三十一章 詭異屍身
作者:殤兒      更新:2016-01-22 23:29      字数:0
  洛千羽聞言,心頭一怒,面上卻不動聲色,只一臉惋惜道:“傳聞太子殿下好男色,洛某本是不信的,沒想今日一見才明白原來竟是與傳聞不差,這實在是令洛某深感惋惜,太子殿下千金之軀,應是為子嗣煩憂,為皇家開枝散葉,而不是廣納男寵,沉溺於男色之中,毫無絲毫作為!”

  “……”帝絕嘴角一抽,這是披著為她好的羊皮教訓她,內裡實則是在正大光明的痛罵她吧?!

  她笑了一聲,摸著下巴,雙眼毫不掩飾的將他上下來回掃了掃,那目光猥瑣的令洛千羽不寒而慄,只見她一臉笑意道:“那你應該感激才是!爺可是不惜斷子絕孫也要娶你!這麼天大的殊榮,這麼偉大的情操,你還不嫁給爺的話簡直是該天打雷劈!已悼念爺逝去的美好初戀!”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不約而同的沈默了,楚太子好色之名人盡皆知,才多少歲看見稍有姿色的男女便追著人家後頭跑,他現在還有初戀是要說給誰聽?

  這話連傻子都不信!

  洛千羽眼中一寒,縮在袖中的手青筋爆起,直想揍死這魂談,最好揍的這廝生活不能自理,一個月下不來床!

  深吸一口氣,他勾起儒雅的笑意,才剛要說什麼,不遠處忽地傳來驚呼聲:“啊!太醫!你的手!”

  帝絕眸中一凜,仗著自己身材嬌小,趁眾人還楞神快速鑽入人群中,青影反應也很快,不動聲色的移動,瞬間便擠開人群。

  洛千羽一頓,轉眸看向出聲方向,是死屍的方向,趕緊示意眾人讓路,一進去,便看見帝絕和他的侍衛,他心中閃過一抹疑惑,這兩個速度這麼快?

  帝絕皺眉看向前方,陳太醫蹲著不知在幹什麼,旁邊有一小兵,想是方才出聲之人。

  剛在外圍就聞到一股濃濃的屍臭味,更別說帝絕五感比平常人敏銳,現在靠那麼進只覺得頭更暈了。

  “太子殿下,此地真的不宜多呆!”又一小兵擔憂的道,這屍臭味他們在邊關戰事時聞著慣了便沒覺得有什麼,但太子殿下能聞慣才有鬼。

  “無礙。”帝絕忍著不適道,有時五感敏銳也不是總好事。想著她慢慢靠近陳太醫,陳太醫背對著她不知在搗鼓什麼。

  走到他旁邊,眸一轉看向地上那兩具屍身,帝絕猛地到吸一口涼氣,臥槽,這也太噁心了,一具男屍一具女屍,身上皆被插滿羽箭,腹部處似乎空了一塊,裡頭器官全都沒了,黑水直流,兩眼更是深陷,乾皺的皮膚佈滿一條條糾結的黑線,噁心的是那些黑線似乎在緩緩蠕動,心臟處更是爬滿不知名的渾白肉蟲!

  這麼噁心的屍體,虧陳太醫還能面不改色的觀察!

  帝絕臉色一白,忍著胃中的不適,看向陳太醫,問道:“如何?”不是這幕嚇到她,而是這屍臭味實在太難聞,聞到她鼻中簡直放大了數百倍,直想暈了了事。

  陳太醫搖頭,忽地伸出手,抓住男屍上的一羽箭,用力一拔,一種黑液從傷口慢慢流出,惡臭味更濃了,濃到聞慣屍臭的漢子們也不適的皺了皺眉。

  帝絕驚愕,驚愕的是陳太醫的手竟然也是爬滿黑線,但詭異的是那黑線爬到手腕處便消失不見,留一圈圈的黑斑。“陳太醫,你的手?”

  一旁小兵也是驚愕,他可是完整看見男屍上的黑線沿著陳太醫的指尖爬上。

  陳太醫瞥了眼,忽然古怪的笑了聲,“無事,不過染了些。”說著,站起身,走到另一邊,帝絕這才發現屍體旁邊還有一白布,陳太醫掀開,露出一個身穿西北軍鎧甲的屍體,這屍體也是渾身都是蠕動的黑線,與方才屍身不同的是,這屍體身軀完好,但屍臭味還是很濃。

  西北軍士兵見狀紛紛露出哀傷的神情,這人身為西北兵,亦是並肩作戰的隊友,沒想到竟不是死在戰爭中,而是不明不白的死在瘟疫之下。

  陳太醫翻了翻屍身的眼皮,帝絕眼尖的發現陳太醫的手黑線又多了些,偏偏他面不改色,似什麼也沒發生。

  帝絕剛要起身,忽地陳太醫看了她一眼,帝絕一頓,心中瞭然,陳太醫應該已經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了。

  陳太醫又將白布蓋上,站起身來,洛千羽趕緊問道:“陳太醫,可知道這是什麼了?”

  陳太醫看了他一眼,搖頭,淡淡道:“臣還得先進城看看,才能確定。”

  “那現在可有些眉目了?”

  “未曾。”陳太醫皺眉冷聲道,兀自繞過他,走向百里河的方向。

  洛千羽咬咬牙,不滿陳太醫這個態度,但一想到他的古怪聞名天下,輕嘆一口氣,又高聲問道:“陳太醫,這屍身如何處理?”

  陳太醫似沒聽到他講話,腳步連頓都沒有,帝絕也抬腳跟上,瞥了他一臉扭曲,忽猥瑣笑道:“美人兒美則美矣,但有點兒傻哦,直接燒掉就好了唄!不過美人兒傻得本太子喜歡,本太子決定將你男寵的地位提升至側妃!”

  洛千羽臉色更扭曲,怒極卻還是勾起儒雅的笑意,出口的語氣傻子都能聽見怒火,“將這三具屍身燒掉,好生安葬!”

  “……太子這是把軍師得罪徹底了啊!”一人偷偷瞥了眼軍師溫文爾雅的笑容,嘆道。

  “是啊,誰不知咱們軍師大人是笑越完美實則越怒的人啊,也只有太子殿下那傻逼不知道。”又一人附和。

  “無法,俺們只能保佑太子躲過軍師的暗算……”

  洛千羽嘴角一抽,斜睨這些五大粗,溫雅的問道:“通通想去蠻荒一日遊?”

  眾人渾身一寒,一人訕訕笑道:“……俺們錯了,軍師大人百龍之智,乃神人也!”

  洛千羽滿意了。

  *

  帝絕看了眼身後,嘴角一抽,那洛千羽是被氣到,為了報復,所以沒派幾個人來保護他們?!

  走進叢林中,四周還是雪白一片,帝絕感覺了下周圍,還真除了他們其他一個都沒有,應該是本守在這兒的西北兵都去方才屍身那地方了吧。

  “陳太醫,所以如何?”帝絕忽道,一手拉著青影,青影連忙又渡內力過去。

  陳太醫冷嗤一聲,“是蛇毒。”說著,伸出了佈滿黑線的左手,右手拿出一枚銀針,面不改色的找準位兒刺了進去,瞬間黏稠的黑血順著銀針流出,滴落在雪地上竟是直接腐蝕成一塊黑色。

  帝絕看著陳太醫把自己雙手的黑線去除,“蛇毒?”

  “已經好久沒見過了。”陳太醫瞇起眼睛,收拾一下,“記得上次見過應該是七十幾年前吧。”

  帝絕眉頭一挑,青影聞言也愕然的看著他,七十幾年前?那陳太醫今年幾歲了?!

  “爺爺你到底幾歲了啊?”想著,帝絕也好奇的問道,仔細一想,她剛出生見到陳太醫他的樣貌到現在好像就沒變過。

  陳太醫瞥了她一眼,自動忽略她的問題,只淡淡道:“這種毒是上古太陰蛇的毒,感染其毒的症狀妳也看到了,這種蛇的毒很奇特,它會傳染,也散播很快,現今很少人知曉這種毒了,被當成瘟疫也不意外。”

  “上古太陰蛇?”帝絕看陳太醫沒回答的意思,也不糾結了,反正早晚會知道的事兒。“那是什麼東西?”

作者有话说:

本文慢熱,某殤還在悲催的讀書,所以更得會比較慢,但不會棄更!! 求推薦收藏~愛你們~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