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2
作者:土拨鼠      更新:2022-11-11 09:06      字数:2897
  时间回到两个月前。

   来书笼也有段时间了,魏宇开始渐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他所负责的工作确实像之前所说的那样,做做一日三餐,打扫卫生之类的杂活。说来也简单轻松,但亓官荀的存在却让工作难度大大增加了。

  来的第一天因为亓官荀特意让他早上八点就要准备好早餐,所以他以为亓官荀是个早睡早起,生活规律的健康人,结果其实并不是这样。亓官荀根本没有固定的起床时间。他有时六点就会起床,然后使劲的敲打魏宇的房门让他准备早餐; 而有时候中午才起床,直接出来吃午饭。这就导致魏宇的睡眠受到了很大影响。忍无可忍的他终于对亓官荀提出了要求,必须提前一天说好第二天几点起床和是否要吃早餐,不然不论他多早起,都只能饿着。刚开始亓官荀对这条“规定”充耳不闻,依旧我行我素。直到他发现魏宇好像是认真的,因为在他没有提前告知的情况下,早上六点去敲魏宇房门的时候,魏宇真的就无视他了,让他一直饿到了魏宇起床的时间,所以亓官荀只好妥协。那是魏宇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胜利,果然对亓官荀这种人就是要强硬。不过有件事情,不管魏宇怎么强硬都没有用,那就是让亓官荀出门。每当提起这事,亓官荀不是直接转移话题就是发脾气,所以魏宇也只好放弃了这一想法。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比起这些事情最重要的是,在解决完程意蕴的事情之后,魏宇发现,这家书笼,居然,没有,Wi-Fi!

   “外fai?那是什么?”当亓官荀发出疑问的时候,魏宇惊讶的差点把头磕在桌子上。

   “你在逗我吗?这年头你问我Wi-Fi是什么?”魏宇将下巴放在餐桌上无力的说,

  “那你平常都用什么上网?流量?”

   “我不上网。”

   “这年头还有人不上网?那你都怎么了解实事?”说着,魏宇就拿出了手机。

   “盛煜会偶尔来这边和我聊天……如果你真的很需要那个什么,外,外……”

   “Wi-Fi!”

   “对,反正就是那个玩意儿,我让盛煜弄一个过来呗,反正他什么都能搞到。”亓官荀一只手夹着打开的书,靠在椅背上。

   “那感情好。不过话说,盛煜是谁?”

   “就是那天带你来的男人。”

   “啊?你是说那个大叔?我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他都只让我叫他大叔。”

   “那你就那么叫他吧。你们年龄确实差不少。”亓官荀一只手捻着下巴说。

   “好吧。那个Wi-Fi的事情,你尽快和他说哦,我这流量根本不够用。而且没有Wi-Fi我也不能用电脑,真的很麻烦。”

   “知道了,真是啰嗦。对了,明天早上我大概九点起,要吃炒饭。”

   “知道咯。”魏宇伸了个懒腰,回自己房间了。而亓官荀仍然坐在餐桌前继续看书。

   第二天当魏宇采购回来的时候,就看见盛煜撅着屁股在大厅里装路由器。还是穿着那套能憋出汗的西装,头上依然架着一副圆框墨镜。

   “好了,这样就行了。哎呀,真没想到这东西这么麻烦……那家伙明明随便就能弄出来,为什么还要我特地过来装个真东西……真是麻烦……”盛煜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刚转身就看见了一脸疑问,还拎着大包小包的魏宇,而亓官荀则在旁边面无表情的喝着茶。

   “那家伙?”魏宇疑惑的重复着盛煜刚才的话。

   “啊,不,就那个……总之,你看,Wi-Fi装好了哦!密码和账号都在桌子上,”盛煜说着走到了魏宇把胳膊搭在他肩膀上,“我说,魏宇,你是不是该烧点好吃的东西犒劳犒劳我,我可是把你想要的东西都给你弄来了。”盛煜脸上堆着笑。

   “啊?嗯……说的也是。那你们等等。”说完便钻进了厨房开始准备午饭。

   看见魏宇进了厨房,盛煜长舒了一口气,坐在了亓官荀对面。

   “我说你啊,刚才难道不该提醒我一下吗?”盛煜没好气的说。

   “我看你挺起劲的,就没说。”亓官荀笑着将茶杯放回桌上。

   “你这臭脾气真是一点没变。”盛煜捋了捋头发,“不过——还是那句话,你想好什么时候动手了吗?那家伙是挺有趣,但你也不能和之前一样一直拖着。”

   “我有自己的打算……而且他哪里有趣了?”

   “嗯?我倒是觉得他很有趣,至少比上一个有趣。不过你还是要赶快考虑清楚,这个再错过可就没下一个了。”

   亓官荀没有说话。

   “你也知道相处越久,可就越下不去手。就和上一个人一样,最后可是给他逃走了。我当时气死了。所以如果魏宇再逃走的话,你可是又要再等个几千年。别忘了,咱们这次只是运气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出现2个‘替代者’,这种好事可不会再有了。”说完,盛煜拿起面前的水杯一饮而尽,“这次的茶叶很香嘛!”

   亓官荀继续沉默着。他知道在这种时候所谓的同情,善良,为他人着想都是狗屁,要想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自私的做法才是首要。但他就是做不到。准确来说,他是做不到让别人来承担自己所承受过的痛苦。但他自己也快到极限了。该怎么做才是所谓正确的?该怎么做能对大家都好?亓官荀一直在思考,却一直没有答案。

   盛煜看着眼前眉头紧皱的男人,轻声叹了口气。他太了解这个男人了,所以才会被困在这个书笼中几万年。自己到底陪了他多久了呢,盛煜也算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为了能一直陪着亓官荀,一再拖着指标不去完成。但是总会到头的,不论自己还是他,所以他才希望亓官荀能赶快做个了断。

   “……是我说的太多了,你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就行了。”盛煜伸手去揉了揉亓官荀的头,而亓官荀也只是小声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还是聊点开心的吧。你之前交给我的那个女生……”

   此时,站在厨房门前,手还搭在把手上的魏宇,因为刚才准备出去问盛煜想吃什么的时候,却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导致他现在满脑子只有三个字,“替代者”。“替代者”是什么?指的是我吗?替代谁呢?难道是亓官荀?魏宇很想立马冲出去问个清楚,但他知道就算他去问,那两个人也什么都不会说。而且他有种预感,有朝一日,他一定会知道真相的。这么想着的魏宇转过身又去准备午饭了。

  那次的午饭,似乎所有人都食之无味。

  回到现在。

  虽然已经九月份了,但是秋老虎依然死死的缠着大家,高温的回升让每个人都苦不堪言,尤其是那些需要外出工作的人,秋老虎更是死死的咬住了他们的身体,让他们干渴难耐,汗流浃背。而此时魏宇正站在小巷子的路口,手里拿着鸡毛掸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灰,额头上也出现了密密的汗珠,脑子里想的则是刚刚在书笼打扫书架的时候差点没把自己呛死。他很好奇是不是他没来之前亓官荀从来不打扫的,不然怎么这么多灰。所以他就吐槽式的向站在柜台后的亓官荀询问,结果得来的当然是肯定的答案。魏宇自嘲的翻了一个白眼,明明知道答案是什么还去问的自己,真是贱。这么想着,他向大门走去,准备出门将鸡毛掸子上的灰拍掉。亓官荀见状特意嘱咐他不要在书笼门口拍,去路口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特意去路口,但为防止亓官荀啰嗦,魏宇还是按着亓官荀说的做了。

  魏宇一边拍着灰一边在心里抱怨的时候,一个有着黑色卷发的女性站在了他面前。

  “请问,书笼是在这附近吗?”女人向魏宇搭话。

  “嗯?你要去书笼吗?”魏宇没想到拍个灰竟然还能碰见要去书笼的客人。

  “真的有这个地方吗?我是看到这个名片找来的。”女人将名片递给魏宇。

  魏宇接过名片看了一眼,青色的卡片上用黑色粗体写着书笼二字。这是那家伙做的?品味真差。所以这个人也  是想改变命运咯?这么想着,魏宇又偷偷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人。女人很漂亮,身着一件浅黄色的连衣裙,但脸上却带着憔悴与悲伤。

  “那个,所以书笼……”见魏宇半天没有回应,女人又再次发声。

  “啊,对不起……书笼的话,就在里面。我是这家店的员工,我带你去吧。”魏宇转身准备走进巷子。

  女人迟疑了一下后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