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番外
作者:neleta      更新:2016-01-19 09:26      字数:0
  家務事(1 )

  伊重人今天出宮辦事,剛從宮外回來就聽到包子不見了,豆子急得大哭,現在宮裡全亂了套,都在找包子。伊重人抓住一名太監,冷聲問:“怎麼回事?和壽王為何會不見?”包子和豆子這倆孩子平日形影不離,包子斷無可能故意躲起來讓豆子著急。

  被伊重人抓住的太監秦萬心驚不已,支支吾吾地說:“回大人,奴才,奴才也不清楚。”看到對方閃爍的眼神,伊重人不問了,直接去內侍院。一到內侍院,伊重人找來郭安問情況。郭安也是吞吞吐吐的,但他是伊重人的屬下,不敢隱瞞,只好告之。

  “到底是怎麼回事屬下也不是太清楚。兩位王爺先是哭著到內侍院找大人您,大人您不在,兩位王爺就說去找皇上,結果沒一會兒屬下就聽說和壽王不見了,安平王一直哭。皇上怕您擔心,就說先別告訴您。呃……皇上在凝神宮。”

  別看包子和豆子一般大,但豆子主意多,包子很聽豆子的。包子突然丟下豆子一個人跑了,事情太不尋常。伊重人快步往凝神宮走,他大概猜到出了什麼事。走到一半,他突然腳步一轉往泰立閣走去,那裡是皇宮最高的地方。

  “大人,皇上讓您回來後馬上回凝神宮。”見伊重人換了方向,跟著他的郭安急忙說。

  伊重人腳步不停,問:“太子現在何處?”

  “太子也在找殿下。”

  “讓太子到凝神宮去。告訴皇上,我一會兒就帶和壽王回去。”

  “大人知道殿下在哪裡?”郭安驚愣。

  伊重人臉色陰霾地、意思不明地說了句:“真是越大越出息了,還敢給我演失踪的戲碼,找打!”

  郭安一個哆嗦。他得趕緊告訴皇上去,大人這回好像氣得不輕,和壽王殿下的小屁股要遭殃了。小祖宗啊,你藏到哪裡去了,趕快出來啊,再不出來,就是皇上都保不住你啊。

  凝神宮,霍峰坐立難安地等著包子的消息,不時可以聽到他的怒吼聲:“怎麼還沒有找到!一個孩子能躲到哪裡去!”

  “父皇……父皇……包子怪我了,包子不理我了……”豆子在一旁哭。霍峰走過去把十一歲的兒子抱到身上,坐下說:“包子怎麼會怪你。你們是兄弟,一生不離的兄弟,他只是一時想不開。等找到包子,父皇會跟他說清楚。”

  “嗚……父皇……包子是我的親兄弟……我不要別的兄弟……”

  “是是,你不說他也是。你先不哭,你爹快回來了,讓他知道這件事非動肝火不可,你趕緊想想包子有可能藏在哪裡?”

  一聽爹爹快回來了,豆子不哭了。別看爹爹平時很寵他們,但若他們不聽話或者胡鬧,爹爹下手可是絕不留情的!

  伊重人對包子和豆子很寵愛,尤其是兩人小的時候,真是盡心盡力地撫養他們。但兩人終歸是男孩子,又身份尊貴。自回到京城之後,伊重人對兩個小兒子的教導是越來越嚴格,絕對不許他們亂了規矩、胡作非為。要說包子和豆子最怕的是誰,不是父皇,不是太子哥哥,而是爹爹。別說他們了,霍峰和霍雲開這兩位當今天下最有權勢的人最怕的也是前滬安衛千戶大人。

  霍峰知道這件事瞞不住,現在最要緊的是在伊重人回來之前找到包子,哄住他。不然等重人回來知道包子是因為“那件事”藏起來,那可就麻煩了。可惜,怕什麼他就偏偏來什麼。盧濤從外頭急匆匆地進來,禀報道:“皇上,大人回來了,去了內侍院,現在去泰立閣了。”

  “爹回來了?!”豆子打了個冷顫。

  “他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霍峰暗叫不好,馬上問:“他去泰立閣做什麼?”

  “奴才不知。郭大人說大人很生氣,讓奴才趕緊來告訴皇上。”

  “去泰立閣!”

  牽著兒子的手,霍峰就往泰立閣趕。剛走出凝神宮沒多遠,一道冷厲的、幾乎可以傳遍整個皇宮的聲音從泰立閣傳來。

  “伊恩寶,爹數十聲,十聲後你若還不出來,後果自負!”

  重人!

  霍峰把豆子交給盧濤,先跑一步。爹生氣了,豆子嚇得手腳冰涼,嗚嗚,都怪他,包子要被爹罰了。

  “一!”

  帶著人搜尋包子的霍雲開扯開嗓門:“包子!你快出來!”

  “二!”

  宮內的所有人都不禁哆嗦。我的娘呀,三殿下今天是在劫難逃啊!

  “三!”

  常年空置的后宮院落中,一間屋的門開啟,一個滿臉帶淚、怯生生的小胖墩從裡面挪了出來。

  “四!”

  小胖墩縮了縮脖子,走到院子裡,嘴角一撇一撇的。

  “五!”

  小胖墩仰頭,對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張嘴:“爹呀——!哇啊——!”哭聲震天。好不委屈,好不傷心。

  伊重人從泰立閣頂如鳥般朝哭聲處“飛”去,所有人都往那個方向跑。霍雲開聽到弟弟的第一道哭聲就躍起狂飛,一定要趕在義父到之前找到弟弟!

  宮裡的三位殿下,太子霍雲開就不必說了。他是太子,又比兩位弟弟年長十歲。經歷家變的時候他已經不小,深受伊重人的教導影響的他成熟穩重,聰敏機智,是朝中大臣人人稱讚的太子,將來注定會成為明君,在越國的史冊上留下英名。相應的,安平王霍恩重與和壽王伊恩寶就是無憂無慮地在爹爹的疼愛下長大了。兩個孩子沒有娘的記憶,從小也沒要過娘。在父皇出現以前,他們只要爹爹。父皇出現以後,他們還是離不開爹爹。只不過父皇出現之後,他們覺得他們也有娘了。爹爹就是娘。

  在這樣的無憂無慮中,要說倆孩子有什麼煩惱。不外是豆子霍恩重認為學武太苦、不能跟小時候那樣常常出去玩,還有爹變忙了,也不帶著他和包子睡了。而包子伊恩寶最大的苦惱就是他太胖了,身上的肉肉太多。但爹不許他減肉、豆子不許他減肉、父皇和太子哥哥都不許他減肉,他每天都在吃與不吃中掙扎。

  可就在今天,兩個無憂無慮的孩子有了煩惱,有了心傷,有了難過。伊重人他們喊兩個兒子都是“包子”“豆子”,別人喊他們要么是“王爺”,要么是“殿下”。兩個孩子很少會去注意為何他們是兄弟,卻有著不同的姓氏。直到今天,兩人明白了。雖然只是懵懂的明白,但也足夠他們驚慌難過,尤其是包子。

  (2)

  包子哭得是上氣不接下氣,撕心裂肺,霍雲開剛剛衝到包子的面前,伊重人的身影就落在了他的身後。霍雲開轉身擋住弟弟,快速說:“義父,包子只是嚇到了,您別氣他。”

  包子看到爹,哭得更是傷心,但卻不敢去找爹,躲在太子哥哥的身後。霍峰這時候也趕到了,把包子拉到懷裡,說:“重人,有什麼事回凝神宮再說。”

  “過來。”伊重人伸出一隻手。

  包子一陣瑟縮,扭過頭可憐兮兮地看著爹爹,臉上又是淚又是鼻涕。霍峰從太子的手上接過絹帕給包子擦擦臉,推推他:“去找爹爹,不哭了。”

  包子的哭聲小了點,他害怕地慢慢走到爹爹面親,伸手抓住爹爹的手。碰到爹爹的一瞬間,包子撲到爹爹的懷裡又滿是傷心地嚎啕大哭起來。

  “包子,爹……”盧濤帶著豆子過來了,見著包子,豆子哭得和包子一樣傷心。伊重人朝豆子伸出另一隻手,豆子跑過去牽住爹爹,臉上同樣哭得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一手牽著一個,伊重人帶著兩個孩子回凝神宮,陰沉的臉色看得霍峰都有點心驚肉跳,更別說其他人了。宮裡的內侍們在伊重人走過時紛紛低頭,大氣不敢出。

  一路回到凝神宮,伊重人把豆子交給霍峰,冷聲道:“你跟豆子說。”說罷,他拽著害怕的包子進了臥房。

  “爹……”豆子想跟過去,被霍峰帶走了。霍雲開不放心,想去勸勸義父,卻見臥房的門砰地一聲關上了,他只能走到門邊聽著,萬一義父要揍包子他能及時進去“救人”。

  單獨面對爹爹,包子不敢像剛才那樣大哭了,但眼淚仍是汩汩地往外冒。伊重人坐在床上一點也沒有哄兒子的意思,而是黑著臉道:“自己說,怎麼回事!”

  包子吸吸鼻子,嘴角發顫。

  “說!”

  “哇啊——!”包子抬手擦眼睛,傷心地哭道:“我不是,爹的,兒子……嗚……我和豆子……不是,親兄弟……”

  沒有問包子是聽誰說的,之前就猜到一點的伊重人仍是冷著臉,不為所動地說:“你確實不是爹的親生兒子,你和豆子都不是。那你打算怎麼做?去找你的親生爹娘?”

  “哇啊——!”

  包子撲到爹爹的懷裡,死死抱住爹爹:“嗚……我不去……我不去……爹……你別不要我,我聽話……嗚……”

  伊重人深吸了一口氣,抱住兒子,臉色總算緩和了幾分。

  “你知道爹為何會抱你回來嗎?”

  包子搖頭。害怕被爹爹丟下的他像小時候那樣努力爬到爹爹的身上,手腳纏住爹爹。伊重人雙手托住兒子的屁股,任兒子把眼淚鼻涕都弄在了他的衣服上,沉聲說:“豆子剛出生的時候,你父皇被壞人陷害,他和你太子哥哥險些被壞人殺死,豆子也落入了壞人的手裡。”

  包子身子一抖,哭聲低了。

  “也許你會覺得委屈,覺得爹偏心。但若沒有你,豆子恐怕已經死了。”

  “啊!”

  包子抬起頭,嚇得眼睛都圓了。

  “壞人每天都要喝孩子的血,為了保住豆子的命,爹把豆子獻給了壞人,然後暗中用你換了豆子。”說到這裡,伊重人的眼裡是對包子的愧疚,這是他最對不起這個兒子的地方。他抬起包子的右手腕,輕輕撫摸那裡已經變得淺淺的一道疤痕,“再後來,爹讓懷秋叔叔把你送走,殺了壞人。包子,這就是爹為何總是讓你多吃。爹,是對不起你。”

  “爹……”

  包子咬住嘴,嗚嗚哭泣。

  “你還要爹嗎?還要豆子嗎?”

  “嗚……要……我要……”知道了一些真相的包子一股腦地把自己為何要躲起來的原因說了出來,“我怕,嗚……我怕以後,爹會,不要我……嗚……我怕,豆子會,不理我……我怕,爹……我怕……我要做,爹的,兒子……豆子的,包子……嗚……”

  “你可要去找你的親生爹娘?爹把你抱走後就沒打算把你還回去。你若想找他們,爹成全你。”

  “不,不要……我要爹……咳咳……我要爹……”

  包子哭得咳嗽了起來。伊重人輕拍兒子的後背,然後擦擦他的臉:“你要爹,爹也不會不要你,豆子更不會不理你,那你哭什麼?”

  “嗚……”他忍不住。

  “你是堂堂的一品親王,哭成這個樣子,還把宮裡弄得雞犬不寧,成何體統。”伊重人把兒子放下來,用力拍了下屁股,“去,跟父皇和你太子哥哥認錯,說以後不會了。”

  “爹……”

  包子要爹爹和他一起去。伊重人起身,牽住包子的手。門一開,看到太子哥哥就在門口,包子抽噎了幾聲,開口:“太子哥哥……我錯了……”

  “不哭不哭,太子哥哥不怪你,是包子受委屈了。”霍雲開從義父的手中牽過包子,帶他去見父皇。伊重人跟著一起過去。走到隔壁,剛進屋,豆子就跑過來了,抱住包子就開始哭。本來包子就還沒平靜下來,這下子兩個孩子哭做了一團。霍峰朝霍雲開使了個眼色,然後說:“雲開,你不是有事要和你義父說嗎?”

  霍雲開馬上接道:“義父,我有事找你。”

  看了兩個兒子和霍峰一眼,伊重人轉身離開,霍雲開摸摸兩個弟弟的腦袋,快步出去。霍雲開在邊關歷練了三年,之後又四處巡視,本來說年底才會回來,哪知上個月他突然回了京。伊重人一直沒找到機會和太子好好聊聊,現在正好。

  伊重人和太子一走,霍峰把兩個孩子分開,一手一個,帶到軟榻上。對包子,他也是心有愧疚的,也清楚伊重人對包子的愧疚。霍峰一直很擔心包子知道自己的身世後會怪他們。現在看包子的樣子該是沒那麼糟糕,霍峰安心之餘更是心疼包子。他要好好哄哄包子,讓包子知道,不管他是誰生的,他都是他和重人的兒子,寶貝兒子。

  (3)

  另一間屋,霍雲開很少見地有些苦惱地說:“義父,我遇到一件事,一件,不知該如何處理的事。”

  “你說。”伊重人的臉色不是太好,兒子的傷心還是影響到了他。

  霍雲開抿了抿嘴,說:“我,遇到一雙姐妹……兩人都是很好的女子……我……”

  “你看上他們了?”伊重人有些驚訝,他以為太子還得幾年才會開竅。

  霍雲開緩緩地點點頭,為難地說:“她們,來京城找我了……說願意二女共侍一夫……”

  “她們知道你是太子?”

  霍雲開搖搖頭:“不知。她們來到京城才知道的。她們……知道後,卻說要回去了……她們出身江湖,我也從未想過三妻四妾,我只想找一個情投意合的女子。”

  “那你想怎麼做?”

  霍雲開渴望地看著義父:“我想聽聽義父您的意思。”

  不管是霍峰還是霍雲開,遇到拿不定主意的事情都喜歡找伊重人。面前的太子越來越成熟也越來越有男子氣概了,模樣和氣度也越來越像他的父皇了。伊重人不是不感慨的。三個孩子,都長大了,連豆子和包子都有煩惱了。

  伊重人開口:“你們彼此中意,她們兩姐妹不介意,那你就都收了吧。但你的身份特殊,日後你登基,誰為皇后、誰為妃,這就很容易出事了。后宮若亂,你這個做皇帝的就會不得安生。”

  霍雲開道:“我知道,這也是我找義父的另一個原因。”

  伊重人想了想,說:“這樣吧,你先把她們接進東宮,不要給她們名分,看看她們在不在乎。論身份,她們只能做侍婢,若她們計較太子妃之位,那義父勸你,趁早別要。若她們不在乎名分,並且確實能容下對方,那你就娶了吧。你父皇不會反對的。”

  霍雲開的臉上浮現一抹輕鬆,點頭道:“我也是這麼想的,但不聽聽義父的意思,總是有點心虛。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嗯。”伊重人不是太擔心太子,他現在擔心的是另一件事。

  “包子是怎麼知道他的身世的?”

  霍雲開頓時冷了臉:“父皇想從四品以上大臣的子弟中挑選幾個合適的人陪包子和豆子讀書。父皇說本來一早就該給他們找陪讀了,但包子和豆子不喜歡外人,就遲遲沒挑。包子和豆子再過幾年就到了出宮建府的年齡了,父皇想給他們找幾個伴,以後出了宮也有個說話的去處。父皇讓他們把家中符合條件的孩子帶進宮,包子和豆子好奇,就偷偷去看,結果聽到了有幾個孩子私下裡說包子的身世。說包子是抱養的,最好能選為豆子的陪讀之類的。義父,這件事你就交給我吧,我會讓他們知道包子是我的‘親’弟弟。”

  伊重人冷聲道:“孩子的話都是聽父母說的。你去告訴他們,我伊重人,很護短。”

  霍雲開點頭說:“我會的。明日我帶包子和豆子出宮去逛逛,義父您也別氣壞了自己的身子。”

  伊重人道:“包子是他爹娘五十兩銀子賣給我的。賣子的契約一直在我手上。你拿去,找到包子的爹娘。包子的王爺身份遲早會傳到他們的耳朵裡。包子怕我,恐不會說實話。明日你問他,若他還是想找他的親生爹娘,你就帶他去;若他沒有半點這個心思,你知道該怎麼辦吧?”

  “我會辦妥的。”

  在伊重人和霍雲開談完之後,包子也已經重拾了笑顏,和豆子在屋裡說兄弟兩人的悄悄話去了。確定了爹爹和父皇不會不要他,確定了豆子會一直把他當兄弟,知道自己救了豆子一命的包子不但不怪爹爹“偏心”,反而還萬分慶幸。他這麼胖,失點血不怕,如果是豆子天天被壞人喝血,一定會死,他不要豆子死。豆子知道了包子因為救他每天被壞人割手腕喝血,哭得比包子剛才還要傷心。霍峰廢了好大的力氣才把兩個孩子哄笑了。

  晚上,兩個孩子粘在爹爹的身邊,和父皇、太子哥哥一起用了膳。因為受了委屈、傷了心,兩個孩子睡覺的時候說什麼也要在爹爹的床上,伊重人答應了。

  坐在床邊,看著睡著的兩個孩子,看著兩個孩子仍未消腫的眼睛和臉頰,伊重人眼裡的寒芒不時閃過。霍峰坐在他的身後,一手摟著他的腰。過了會兒,霍峰隔著衣服,在伊重人肩膀的傷處親了一口。

  “這件事我和太子會給孩子一個交代。你別把這事放在心上。”

  伊重人沒有吭聲。霍峰扣緊他的雙手,低聲說:“包子總會知道自己的身世,他現在還小,知道了也未嘗不是件好事。以前我總不想讓包子和豆子吃苦,想讓他們做一個閒散王爺。今天出了這樣的事,我改主意了。他們之所以看輕包子就是因為覺得包子以後不會有權。若包子有了實權,誰還敢說他。”

  伊重人側身,看向霍峰。霍峰看出了他要說什麼,啄吻了一下他的唇,微微一笑:“包子和豆子都是我的兒子。”

  伊重人的牙關緊了緊,開口:“包子單純、生性善良、又愛吃,你看他合適做什麼。”

  “讓豆子帶著他,兩兄弟共同進退,不用擔心包子會吃虧。”

  霍峰解開伊重人的襟釦,拉下他一邊的衣服,親吻那道明顯的箭傷。“別跟那些毛都沒長齊的破孩子慪氣。把你氣壞了,我心疼。”

  伊重人的身子微顫,一手摟住霍峰的脖子,隨著霍峰的親吻仰起頭。

  “包子,和豆子在。”

  “他們睡覺死得很,聽不到的。”

  霍峰把人拽起來,朝外屋走。伊重人沒有拒絕,他很需要“瀉火”。

  ※

  深夜,摟著熟睡中的伊重人,霍峰在深思。雖然他現在已經是皇上,但對於皇位、對於權勢,他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渴望。他甚至常常會因為國事而感到疲憊和厭倦。如果這個世上沒有伊重人,他根本不可能成為帝王。每天勤勤懇懇在國事上,為的,也不過是不想重人覺得他懦弱、覺得他是孬種。好在,太子在這一點上不像他。太子是天生的帝王之材,再加上重人多年來的細心教導,太子的成就一定會遠在他之上。

  如果他早早的退位,重人,會不會瞧不起他?霍峰很猶豫。要不要……試探試探?太子現在有了心儀的女子,還是兩個。要不……等太子成親之後,他試試好了。做皇帝真的很累,對他這種不沉迷女色、不貪圖享樂的皇帝來說,帝王完全就是個辛苦的差事,毫無樂趣可言。他和重人相知得太晚,他們錯過了太長的時間,他想盡可能的彌補回來。可如果繼續當皇帝,這就很難了。

  霍峰收緊手臂,懷裡的人一點醒來的跡象都沒有。他不由得笑了。重人,只會在他的身邊睡得這麼沉吧。那,就試試吧。

  全文完

作者有话说:

尼子的第二部商業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