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章 竟是世交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3-26 21:33      字数:0
  从没机会离开的丛岗村,竟在我行走的每一刻远离我的视线,这里往东三十里就是兴化渡口,那里的说书人技艺精湛,场场满座,我不着急搭船,便驻足在茶楼外,张望。

  “小少爷,近来喝杯茶,听刘先生说书吧!保准您没白来!”

  店里的茶房倒也实在,撒着欢儿地把我往里带,“刘先生?”

  “是啊,刘孝杰先生,方圆百里有名儿的说书先生,人家当年可跟随太祖皇帝打过天下哪!那派头儿……”

  我没往下听,便径直往里走去,茶房见生意上门,赶紧喊:“给小少爷上茶嘞!”接着,擦桌子,擦板凳,动作一气呵成。

  “咱上回说到,太祖爷领兵天岁城景文门下,排兵布阵,万事俱备,只见城门大开,太祖爷一个激灵,手按剑柄,不曾想,你说那来人是谁?敬帝元和!太祖爷与敬帝元和本是青梅竹马,却为一个皇妃朱砂而反目,太祖爷冲关一怒,元和也不示弱,一身红黑相间的战袍在夕阳下格外耀眼。太祖爷拔出浩澜剑,剑气逼人,元和也为之一震啊!”

  小时候总听大人们说大周开国皇帝老爷和前代敬帝是哥们儿,没想到还真是,不过俩哥们儿为一个女的打起来,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吧!我毫不客气地喝了刚端上来的茶,丢给茶房十文钱,恰巧刘先生退场,我趁空儿跟进了后台。

  “哎,你这后生怎么跑后台来了?快出去,这不是小孩玩儿的地方!”

  刚进门就被一个“八婆”往外轰,甚是不爽,“你说谁是小孩儿?我找刘先生!”

  “哟,这么点儿小子要找刘先生?得嘞,我给你打声招呼去!”说完,这个“八婆”扭着屁股进屋去了,看她那样儿,倒想起大凤婶来,怎么这么快就想家了?

  “后生,刘先生招呼你哪!”我连个气儿都不喘就往里屋跑,“嘿,小子,我这板子怎么经得起你这样跑啊!”妈的,这个“八婆”真是抠门抠到家了。

  我直奔房门口,往里探头,只看见一个胡子长得挺秀气(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的中年人坐在书桌旁,“小伙子,进来吧!”

  妈的,吓我一跳,这大叔耳朵也忒灵了吧!想起来,我当时进去的时候竟然有点害羞!“您就是刘孝杰,刘先生?”

  刘先生朝我笑了笑,“小伙子追到后台来,是有事要问?”

  “他是算命的吗?”我心里犯嘀咕。“是,我有点儿事儿不明白。”

  “哦?有意思,说来听听。”老爷子示意我坐下,我还真不客气,坐下就翘起二郎腿。

  “你刚才说太祖爷跟前朝敬帝是哥们儿,但既然是哥们儿,怎么会因为一个女人就翻脸?”

  刘先生看了我一眼,无奈的笑了笑,“小伙子涉世不深,这么问很正常。等你以后有了哥们,有了心爱的人,你就知道了。”我最不屑于这种回答,搞得神秘兮兮的。

  “小伙子,看你不像本地人,这是要赶路啊?”

  “我要进京赶考!”说这话的感觉还挺神气的,哈哈哈~~~~

  “小伙子有志向啊!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刘老头(其实不怎么老)递给我一杯茶,我双手接过,老牛喝水似的给喝完了。

  “林天下,我叫林天下。”

  “莫非你养父是娄汉?”

  我呆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娄汉是我老战友了,我怎么不知道?”

  嘿,有意思,听个说书还能碰上娄汉叔的战友,缘分呐!“刘先生,我娄汉叔当年厉害不?”

  “那可不,当年‘白营三虎’之一,随先帝南征北战,战功卓著,不亚于十二将,先皇建国后,封为骠骑将军,衣锦还乡啊!”听到这儿,我下巴都快掉了,那“妻管严”的娄汉叔竟然这么牛,不过娄汉叔是个将军,刘先生应该也不差吧!

  “那您呢?”

  “我啊,御封虎贲将军,不过现在天下太平没仗打了,辞官了。”

  “哦……”

  刘先生看了看窗外,“小伙子,天儿不早了,你快赶路吧!”我一拍脑门儿,差点儿把这茬儿给忘了。

  “刘先生,后会有期!”我朝他抱拳,他又笑着点头。

  赶到兴化渡口,得亏我眼尖,大老远就瞧见一只船,“船家——”我边跑边喊,时间果然经不起耽搁啊!

  “小伙子,要乘船啊?”船家摘下草帽,转身问我。这不废话吗?不坐船还叫他干嘛!

  “是啊,劳烦船家掉个头儿,我要进京——”

  船家动作还挺利索,我也不磨蹭,爬上船头,“开船咯!”

  我不由地白了他一眼,开船就开船,有什么好叫的!不知是什么驱使,我望向岸边,刘先生站在那里,我突然想起,为什么他一听我的名字就知道我的家事,为什么问的是养父而不是父亲?

  “小伙子,进京赶考去啊?”船家摇着橹,不紧不慢地问我,“是啊,不然我不远千里去京城干嘛?钱多啊?”

  船家被我这“无赖”的回答呛得哭笑不得。

  “小伙子,他日高中,别忘了乡里父老哪!老汉我也没啥要求,就想知道未来的状元爷叫啥名儿。”

  哎哟,这话听得舒坦哪!这船家只当个摆渡的可太屈才了,“林天下,我叫林天下。”

  船家“哦”了一声,随即我觉得气氛不对,再看船家,竟已面露凶色,“林天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我脑袋“嗡”了一下,一出门就遇到仇家!!!“你,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我后退到船尾,他步步紧逼,“死人就不必知道这么多了,到地府当状元去吧!”

  “啊!”他使一大劲,一个板子劈头盖脸地过来,我没留神,肚子挨了一板子,接着是一个空翻,掉进水里,“哈哈哈……”我隔着水面最后一次看清那个船夫的脸,脸上一条像爬虫一样的刀疤,再想注意,我已经在下沉了。

作者有话说:

本书以第一人称书写,其中部分章节夹杂着第三人称,请读者在阅读时注意人物视角转换。最后祝愿大家阅读愉快,多多提意见,有助于作品的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