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三章 马上人生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3-26 21:39      字数:0
  我以为自己真的要去见阎王了,可是周围一切的感觉又是那么熟悉,我吃力的睁开眼,棕褐色床帐,绸缎打底的床单,我这是在哪儿?

  “天下,你醒啦!”这个声音也很熟悉,我转头望向茶几旁,那是!

  “刘先生?!我,怎么会……”

  刘先生走过来,表情和顺,丝毫不像一个当过兵的人。“你被人暗算,掉进水里,顺水漂回岸边,我看到救了你。”

  “暗算?我一个鸟大字不识的混混能和谁有深仇大恨?刘先生,他们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这你就别问了,好好养伤,以后再告诉你。”

  我有些不高兴了,又是以后,哪儿那么多以后啊!

  “天下,一个人出门在外,女扮男装,不学点而功夫不行啊!”我脑门儿一凉,他怎么会知道……

  他刚要走出房门,“刘叔叔。”

  老爷子收回刚要踏出去的脚,“天下,叫我吗?”

  “刘叔叔,我想知道,您怎么会在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之后直接说娄汉叔是我的养父而不是父亲?”

  刘老爷子沉默了一会儿,转过身来,走到我身边,这个中年人用一种之前我从未见过的,悲悯的眼神看着我,他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可是最后只说了或许不到十分之一。“天下,你不知道,你从小亲生父母就不在身边吗?”

  “我知道啊,娄汉叔告诉我,我从小就没有父母,是娄汉叔和大凤婶把我当儿子养大的。”

  刘叔叔微微蹙眉,声音开始有些颤抖,我注意到,他的眼神开始躲闪,“不,不是的,你不是没有父母,而是……”

  父母?!我从小到大最想知道的两个人,从他的口中说出来为什么如此吞吐不安,“而是什么?您倒是说啊?!”

  我掀开被子,坐在床沿上,瞪着刘叔叔,“天下,你别再问了,很多事情,你会慢慢知道的,现在,虽然对方找上门来,但刘叔叔和你娄汉叔会保你周全的,至于你父母的事,现在还不是时候,就算你知道了,也做不了什么。”

  我听到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难道我的父母有危险?他们是谁?他们在哪儿?”

  “天下!你现在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更不要说他们。”刘叔叔按住我的肩膀,可我隐约觉得自己的全身在发抖。

  他的眉头一直没有舒展,我还是头一回这么激动地和一个长辈说话,我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心头的疑云却一点都没有淡却,“刘叔叔,您说,我该怎么办?”

  刘叔叔在房中踱步,“为今之计,你只有让自己强大起来,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至于进京赶考的事,现在离开考的日子只有一天,来不及了,但这事儿,我会帮你打点,你现在开始就跟着我学箭术,至于马术……”

  “刘叔叔,娄汉叔教过我骑马。”

  刘叔叔的脸上终于露出些许微笑,“那太好了,娄汉的马术毋庸置疑,天下,你的担子从这一刻起变得很重很重。”

  他拍着我的肩膀,暂且不说我肩上的担子,光凭他的手劲,就让我发觉自己开始不再是从前的林天下。

  “吁——刘叔叔,你这匹马挺温顺的,不像是刚驯服的啊!”

  我骑在马上,抓着缰绳,刘叔叔站在马场边沿,“天下,这匹马跟随叔叔三十多年了,能不温顺吗?叔叔不管走到哪儿,哪怕身无分文,这匹河曲可都是形影不离的啊!”

  我俯下身,抚摸着马的鬃毛,它竟一声长嘶,河曲也怀念那段日子了吗?原来马也可以和人如此亲密无间。

  “天下,别光顾着看它了,接着!”刘叔叔把紫藤弓和飞羽箭丢给我,我弯腰接住,那一瞬间,才觉得年轻很值得。

  “天下,看见一里外的箭垛了吗?待会儿你就骑着河曲绕着马场跑,试着射中靶心。”

  刘叔叔朝我喊着,我当然听得很清楚,林天下的马上人生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吗?

  “驾!”河曲奔跑起来,我尽量让自己配合它转弯时的弧度,慢慢架起弓箭,对准红心,“中!”

  也许是用力大了点,箭擦过箭垛,从它上面飞了出去。我抬头看了一眼刘叔叔,“天下,用力小点儿,利用弧度,控制好河曲,再来!”

  我从背后再拔出一支羽箭,恰逢河曲转弯,我弯下腰,在此对准靶心,“中!”

  这次终于射中了箭靶,可是离靶心还有距离,我顾不上休息,再次拔出三支羽箭,“混蛋的箭靶,这次还射不中,我就跟你姓!”

  我双腿夹紧河曲,拉满弓,对准靶心,“中——!”“吃!吃!吃!”三支全中,而且是,靶心。

  “好!”刘叔叔拍手叫好,河曲前蹄腾空,又是一声长嘶,这马果然聪明,竟然能跟随人的情绪。

  “天下,刚才你射箭的样子太像你父亲了,如果他现在在这里,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的”,刘叔叔仰着头对我说。

  “刘叔叔,娄汉叔的马术再加上你的箭术,我是不是就有了保护自己的能力了?”

  “天下,我决定送你去飞骑营历练,你愿意吗?”

  刘叔叔扶着我下马,“飞骑营?那是什么地方?你不打算让我去参加大考?”

  我一手牵着缰绳,一手擦汗,刘叔叔愣了一会儿,然后大笑,“飞骑营是大周骑兵精锐之师,每年从各营帐选拔骑射娴熟者进入,你若能兢兢业业,将来当个飞骑营都统也说不定,有兵就有权啊!”

  我似懂非懂地点头,回首看着河曲,刘叔叔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意,“天下,我知道你喜欢河曲,可是这匹马我不能送给你。”

  我伸手抚摸着河曲的头,“可是……”

  “天下,你跟我来。”

  我松开缰绳,尾随而去。

  “看到那匹马了吗?”

  我循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栗色毛,刀削耳,目光炯炯,浑身尽是劲力,“那是……逾轮?”

  刘叔叔惊诧不已,“怎么?你认得?”

  “哦,娄汉叔曾经教我认过大部分的马,所以我一眼就能认出来,不过,刘叔叔,相传逾轮是周天子八骏之一,河曲是西域名马,您的马场怎么尽是名种?”

  “河曲是少年时一位老者相送,至于逾轮是你父亲相托,在你寻得我时,将它交给你,为此逾轮,四十岁那年寻遍名山塞外,总算在鹘野找到了这个品种,如今物归原主。”

  我慢慢走过去,犹如瞻仰一尊雕塑般注视着逾轮,我从没想到,像我这样的人也可以拥有八骏之一的逾轮,当十数年后偶然想起,我戎马的几年里,甚至是我周游关内塞外的数年里,逾轮一直都在身边。

  “上去试试吧!”

  我踏着马镫,翻身上马,“咴~~”原来,逾轮认生,我还没来得及坐稳,它就开始摇晃,“好马儿,从现在开始,林天下就是你唯一的主人,跟我闯荡天下去吧!驾!”

  “嘶——”

  我挥动马鞭,逾轮挣脱了捆在柱上的绳,围着马场狂奔,“天下,小心点儿!”

  “吁——”逾轮一个腾空,“逾轮认生,也认主,天下啊,它认得你了。”

  我笑得毫不掩饰,拍拍它的脸颊。“刘叔叔,那……我还是想知道,赶考的事儿……”

  我再一次翻身下马,刘叔叔背着手,“听说过博宏馆吗?”

  “博宏馆?什么地方?”

  “翰林院隶属学堂,学识渊博,才识出众者可直接入仕,我的打算是,你到飞骑营历练历练,再考虑去博宏馆。”

  我顿时颓然,没想到当个官还这么麻烦,要是当初没被那划船的打到江里,没准我现在都进考场了,唉,差一步就差了这么多。

  第二天,我与刘叔叔打马过江,到天阑城外五十里的飞骑营,我实在不明白,这样一个精锐之师竟然安排在离京城那么远的地方,要是发生什么事,等飞骑营的人赶到,黄花菜都凉了!“刘叔叔,这飞骑营干嘛不安置得离天岁城近一点,这样救急也及时啊!”

  刘叔叔让河曲放慢速度,漫不经心地回答:“这飞骑营是当朝丞相子车琰安排的,十几年来都是这样,谁都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墨守成规,不过子车丞相身为‘无双军师’夏骞的高徒,一谋一策自有深意,我们也不好说什么。”

  子车琰?夏骞?这些人听起来好像声名赫赫,怎么我一个都不知道呢?这要在军营里被问起来,哑口无言,岂不是丢人丢到家了?

  “天下,我们不着急赶路,过了长江,还有几十里路,先找个客栈休息。”

  刘叔叔指了指左手边的一家客栈,我一激动,这样也好,我就可以把七七八八的事情打听清楚,也不至于显得没见过世面。

  “小二,两间上房!”

  “好嘞!”

  刘叔叔还真轻车熟路,拐弯抹角的也能找到房间,“天下,你跟着我干什么,回自己房间啊!”

  “刘叔叔,我有事要问你。”

  刘叔叔摸摸胡子,“那行,先进来。”

  我和刘叔叔一同进了房间,刘叔叔关上房门,我赶紧给刘叔叔斟了碗茶,刘叔叔笑着喝茶,“说吧,又要问什么?”

  我左右打探,确定没人以后,接着问:“刘叔叔,子车琰和夏骞是谁啊?”

  刘叔叔脸部抽搐了一下,额,不会他也被我的一事不知惊到了吧?  

  刘叔叔还是很照顾我面子的,他大口地喝了口茶,然后慢条斯理地开讲:“夏骞人称‘无双军师’,本是前朝敬帝的军曹司马,兵部参将军师,后在天岁城碰见进京面圣的先帝,失口说了句箴语,被敬帝的随从听到,告知敬帝,敬帝怕夜长梦多,令右龙武卫将军独孤朔灭他的口,哪知夏骞命不该绝,独孤朔放了他,让他假死出城,被运到乾都城,也就是先帝那里,先帝大喜,拜其为相,后成为开国元勋,封丞相、太师。”

  “那他不是一臣侍二主吗?”

  我整理了一下关系,然后冒昧一问,刘叔叔摆摆手,“首鼠两端也好,不忠于旧主也罢,成王败寇,谁还去管这些,再说夏丞相在位的十五年,天下清平,这一点不忠早就被淡忘了。”

  这他妈也可以啊?!不是功过不相抵吗?算了,大人物不是我们这些小喽喽可以理解的。

  “至于子车琰,他本是镇南王子车东亭的次子,也就是现在的镇南王子车琏的弟弟,人称‘玉笛公子’,别小看他那笛子,一曲‘断魂笛’杀人于无形。另一方面,他又是夏骞的关门弟子,深得真传,曾经痴恋天阑城督军谢婉将军,天阑城破,谢婉自杀殉国,子车琰投靠先帝,也成了开国元勋,再后来成了当今陛下的相父,接任相位,可惜一辈子都在思念谢婉将军。”刘叔叔眼神黯淡,我一时不解,难道每一个不平凡的人的生命里都有一段不忍提起的风流往事?

  “天下,我知道你又在想什么英雄和红颜的事了,可是,刘叔叔也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说。”

  我翘首以待,期盼刘叔叔能再说些什么传奇的事,但……“叔叔饿了,咱能别说了吗?”

  原来,老爷子也这么喜感。

作者有话说:

本书以第一人称书写,其中部分章节夹杂着第三人称,请读者在阅读时注意人物视角转换。最后祝愿大家阅读愉快,多多提意见,有助于作品的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