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二章 鉴往知来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3-28 11:43      字数:0
  建观十九年九月初七,我开始我的读书生涯,这一天我一辈子都没能忘记,也许一些后生常问我是否第一本读的是《战国策》、《左传》一类的,我只能摇摇头,不假思索地回答:“《诗经》。”

  我小心地翻开那本较薄的《诗经》,密密麻麻的字让我觉得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十九年来一读书就打瞌睡的我,此刻经下定决心要发奋苦读,我不想再让家乡人觉得我是个游手好闲的混混,不想让认识我的人觉得我是个眼高手低的无用之人,因为违抗军规被迫离开飞骑营,有朝一日,我要让飞骑营所有人看清楚,林天下,不是个废物!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这说鸟叫说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变成说女人了?这《卫风》真是奇怪。

  “林大哥,读书累了吧,喝口茶吧!”

  不用想,又是王瑜,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躲着她,可人家是王二哥的亲妹妹,我也不能完全不给面子啊!

  “妹妹,三弟在读书,你就不要时不时地进来打扰了,一会儿三弟休息了,再说好吗?”

  还是王二哥善解人意啊,快把这个妹妹支走吧!

  可她哥这么说,她还不乐意了,“哥,你怎么能说我是打扰呢?人家林大哥都没说我,你凭什么说我啊?”

  我倒是想说啊,可你让我怎么开口啊?我读得好好的,兄妹俩可别吵起来,我赶紧劝慰,“哎哎哎,二哥,妹妹,别为了一点小事伤了和气,妹妹这茶我这个做哥哥的就喝了,二哥,让妹妹在这吧,你也别说她了,这样不就行了吗?”

  满心不情愿啊,但还是得妥协,听了我这话,王二哥倒也没反对,王瑜也莞尔一笑坐在一旁。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我停了下来,觉得自己好像选错了,这《诗经》总是淑女伊人、儿女情长的,没个正经。

  “二哥,不对啊,这里边不是伊人,就是淑女的,就没点正经点的吗?”

  王瑕从我手中拿过《诗经》,翻到《秦风》递给我,“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这不是战歌吗?好一个“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莫非这就是刘叔叔跟我提过的“战国风骨”?大秦,那是一个多久远的时代,秦风里随处可见同仇敌忾的豪气,这才是我要的感觉。

  “二哥,这《黄鸟》一篇这么悲凉,是悼亡诗吗?”

  王瑕还没回答,王瑜就抢着回答了:“林大哥,《黄鸟》一篇是秦国百姓对子车氏之子为秦穆公殉葬而表示的不满和愤怒。”

  秦穆公?小时候听说书,知道秦穆公是春秋五霸之一,得到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的辅佐,只是崤山一战不听进谏,最后败给了晋国,那这子车氏之子是什么人?“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我突然明白,这《诗经》不仅是儿女情长这么简单,先秦风雅颂,我不懂,并不代表它没有深意。

  “三弟啊,三弟!”大哥何权行色匆匆,手中拿着一封信,“什么事啊大哥,山贼来了吗?”

  “什么山贼?你的信!”

  “我的信?”我接过信封,打开一看,原来是赵广。

  “天下贤弟如晤。自飞骑营一别后,赵某心中愧疚万分,舍弟行事不端,乃我这兄长管教无方,今适逢朝廷博宏馆招募生员,贤弟若能通过考核进入博宏馆,他日高官厚禄,前途无可限量,望贤弟思量。”

  博宏馆?就是那个半条腿踏进官场的地方?我现在这样读书读半拉,怎么可能通过考核,“大哥,帮我写封信回绝他。”

  “回绝?为什么,这可是好机会。”

  我的天,大哥你是真傻还是装傻,“我现在连本《诗经》都马马虎虎,根本不可能通过博宏馆考核,大哥,就算要去,也要等我的才学足以进入博宏馆。”

  大哥沉默了,我知道他在想什么,我承认从前总是做事不经过大脑,导致了许多错误的结果,这次是我自己给自己做决定,我希望能三思而后行。

  “好,既然三弟无意考取博宏馆,那为兄就帮你回绝赵统领。”

  王瑜走到我的身边,试探性地问:“林大哥,你以后想干什么啊?”

  “我啊!能让百姓有口饭吃就好啦!”那时候的自己,从兴化北上到天阑,又从天阑城到梁州,途经那么多地方,见到了太多饥饿的百姓,我这么说不是想说当今皇上昏庸无道,而是再怎么光彩的盛世,都会有缺衣少食的百姓,从前听过一句话: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恐怕就是这样吧!

  “能让百姓有饭吃?难道你要管天下的粮仓吗?”

  王瑜的一句话把我和王瑕都给逗乐了,“傻妹妹,这天下的粮仓又不会天天给百姓放粮。”

  王瑜努着嘴走开了,王瑕拍拍我脑门,“三弟,接着读书吧!看来《诗经》不适合你,这样吧,你看看《春秋》。”

  “《春秋》鲁隐公元年,郑伯克段于鄢。二哥,这郑伯和克段是谁啊?”

  王瑕摆摆手,“不不不,克段的意思是降服共叔段,克段不是人名。还有啊,郑伯就是郑庄公,名叫寤生,这‘寤生’的意思就是难产,因此啊,郑庄公的母亲很不喜欢他而宠爱小儿子共叔段,郑武公死后,郑庄公即位,他的母亲要求把制这个地方划给段做封地,朝臣都反对,郑庄公却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其后不久,共叔段就造反了,郑庄公在鄢这个地方打败了弟弟共叔段。”

  我的妈呀,不就是难产吗?这能怪孩子吗?这样也能偏心哪?我又往后浏览了几行,呵呵,这个郑伯啊,处理了弟弟,又跟自己的母亲断绝关系,好在颍考叔出了个主意,来了个“黄泉认母”,母子俩才恢复如初。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二哥,这些都是老掉牙的事儿了,有没有关于本朝的啊?”

  王瑜在书架上寻找了一会儿,“有有有,这儿有一本。”

  他从一堆布满灰尘的书里找到了一本书,我用袖子擦了擦灰尘,原来是《周帝录》,是由丞相子车琰编撰的。

  “《周帝录》是家父进京上交岁货时与子车丞相相谈甚欢,子车丞相相赠的,这本书是丞相大人为先皇所写的生平事迹,一直放在书架上没动过,你如果不问,我还真忘了。天下,我觉得你也不是一字不识,你读读看。”

  先皇?不就是太祖皇帝?这个传奇人物。

  “大周太祖宣武皇帝讳炎,初为草莽之子,后遗落山中,得显祖收养于府中。一日携昭献皇后出游,遇敬帝,结义同游。时显祖为前齐大司马大将军,位极人臣,功高震主,独断朝纲,敬帝使人盗领军虎符,克显祖于天岁城北门,是时太祖年方十岁。”

  显祖应该是太祖皇帝的养父白元烈,昭献皇后就是那个皇贵妃了吧!三个苦命人就这样凑一块儿去了。

  “二哥,我觉得,这本《周帝录》虽不比《诗经》、《春秋》历史久远,但能让人联系当下啊!”

  “那么,三弟你是更喜欢看《周帝录》?”

  什么更喜欢,我是根本就不喜欢读书,我为什么要为了考取功名而读书,如果真要我读,文武双全才是我的目的。

  “二哥,先不提读书的事儿,你能教我功夫吗?”

  我看到二哥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三弟,二哥的功夫也不怎么样,你呀,还得另寻名师才是。”

  娄汉叔教过我几招防身,刘世叔教过我箭术,可我也不能总背着弓箭满街跑啊,二哥说得对,我还是得找个武艺高强的人学两招,免得读书读成书呆子。

  “好吧,二哥,我呀,现在你府上读书,等我脱离胸无点墨这个水平以后,再外出寻师,怎么样?”

  王瑕能反驳吗?只好点头答应了。反正他反驳我也不听,我林天下说到做到。

作者有话说:

本书以第一人称书写,其中部分章节夹杂着第三人称,请读者在阅读时注意人物视角转换。最后祝愿大家阅读愉快,多多提意见,有助于作品的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