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四章 流水无情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3-28 11:54      字数:0
  我在王府读书已经一年了,诸子百家涉猎不少,大才文章也看了无数,只是腹中文墨越多,就越觉得怀才不遇,难道这就是自古以来读书人的通病吗?《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一直到本朝史书,不过是成王败寇的重复,帝王将相,哪个不是江山的附庸啊!这一年来,大哥、二哥也辛苦了,轮流给我讲解,虽然有时候还是听不懂,但就冲他们认真的劲儿,我也不能含糊度日不是?

  “林大哥,我哥说这一年来你学问长进不少,说话做事也和从前不同了。”

  人说“腹有诗书气自华”,经史子集改造一个混混有何难啊!

  “妹妹,这一年来,也多谢你照顾。”

  王瑜盈盈一笑,道:“林大哥客气了,能照顾你,也是……也是我的福气。”说完两颊笑涡霞光荡漾,跑出房间。

  一年光阴,我怎会不知她的少女情怀,只是林天下不敢也不能,王瑜还不知道我的身份,所以她不知将终身寄予一个女子需要背负什么,而我,也不知该如何拒绝。

  “大哥,别在门外偷听了,进来吧!”

  大哥何权每次偷听我和王瑜说话都会被发现,不过我们都习惯了,他却乐此不疲,“三弟,我看这王大小姐是看上你了。”

  好在大哥是唯一一个知道我身份的人,否则难保他不会一心撮合,“大哥,别开我的玩笑了,怎么可能呢?”

  “嗬,大哥是粗人,但大哥不瞎,这一年来,王家妹子对你怎么样,大哥都看在眼里,要不……”

  “大哥,我不能骗她一辈子!”

  何权叹了一口气,“唉,好好的一对儿,怎么……三弟,你打算把身份告诉她?”

  “她总是要知道的,与其现在这样镜花水月,不如说穿了。”

  何权按住我的肩膀,“你真的要告诉她?三弟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啊,王瑜会伤心死的。”

  我深吸一口气,“大哥,我意已决。”何权顿时哑口无言,我乘隙夺门而出,却在门口撞上二哥王瑕。

  “哎哟,我说三弟,你是赶集去还是干吗呀?”

  我赶紧道歉,“抱歉二哥,你没事吧?”

  王瑕揉揉肚子,一脸痛苦状,“真是出师不利啊,我还想跟你说件好事,怎么就碰上这么个事!”

  我把王瑕王瑕扶进屋,“大哥,还站着干嘛,二哥伤着了!”

  “还不是你冒冒失失,二弟啊,没大碍吧?”

  王瑕喝了口水,连连摆手,“没事儿了。三弟啊,你在我这儿也一年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我那妹子对你有意思,我看啊,三弟你现在也算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了,不如我们亲上加亲如何?”

  果然不出我所料,真的是这件事,可王瑕不比王瑜,世代为商的王瑕自然精明,不好蒙混过关。

  “二哥,这不太好吧!”

  “好啊,怎么不太好,三弟你胸怀大志,将来一定会有成就,我王家世代为商,富可敌国,咱两家联姻,就是有财又有权啊!”

  二哥算盘倒是打好了,孰不知我林天下从来不在你的算盘之内啊!

  “二哥,是妹妹托你来说的吗?”

  王瑕哗然一笑,“用不着她说,我都看得出来,三弟啊,我这妹妹虽不是什么王侯将相之女,却也是大家闺秀,你可别辜负她啊!”

  就这么一句话,我就被打入无间地狱了吗?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王瑜又是何苦呢?

  “二哥,那就容小弟这就去和她当面谈谈。”

  王瑕以为我答应了,哈哈大笑,推着我出门,“快去快去,我这个妹妹一定会高兴坏的。”

  我瞟了一眼大哥,他一脸愁容的看着我,或许在为我担心吧,可是有些秘密总是要被知道的。

  王瑜柔发轻绾,发间插着三支白莲雪银簪,银色的流苏从簪上垂下。又戴两朵牡丹花,齐齐的刘海梳在额前,斜倚在窗前,眼眸柔光婉转,深情地望向窗外的一树合欢花。

  “小姐,林三爷来了。”

  忽而眼前一亮,王瑜其身整了整衣裳,“快请林三爷进来,青茵,上茶。”

  “是,小姐。”

  我小心地推开房门,正触及王瑜的眼神,“妹妹,我……有话要跟你说。”

  王瑜笑语盈盈,关上房门,“林大哥,你,想说什么?”

  我暗叫不好,这个丫头一定也以为我来向她提亲,我该怎么说呢?

  “阿瑜,二哥方才向我提起,我们的婚事,我觉得……”

  “哥哥也真是,怎么那么着急,也不问问人家的意思。”

  我听得出,她虽是在埋怨兄长,但却是满心欢喜,可你们无法预料接踵而来的,是一个晴天霹雳。

  “阿瑜,我的意思是,我不同意这门婚事。”我再次抬头,注意到王瑜表情中的几分失落。

  “为什么?难道你嫌弃我?”

  我苦笑,“林天下四海为家,没有资本嫌弃任何人,阿瑜,你不能嫁给我,否则你会后悔的。”

  “难道你已经有了妻室?怕我嫁给你成了妾室?”

  我哭笑不得,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我没有妻室,也不可能有。”

  “难道你有隐疾?”王瑜一时间上下打量我,天哪,如果我再不说,指不定又会说出什么来。

  “阿瑜,我没有隐疾,也没有成家,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是女的。”

  王瑜后退了两步,“林大哥,你可以不娶我,但你怎么可以用这样的谎言来骗我?!”

  她竟然不相信!

  我满心无奈,走近她,抓住她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胸膛,“现在,你相信了吧?”

  “不,这不是真的!”王瑜的全身在发抖,眼泪奔涌而出,“为什么?你是我第一个喜欢上的人啊!为什么你会是……”

  “天下自幼离开父母,由养父母当成儿子抚养长大,性格、外表看不出什么,可林天下确实是个女子,这是不争的事实。”

  “林天下,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为什么要让我对你情根深种之后再来伤害我?!你好残忍!”

  我上前抓住她的手,“林天下凭什么让你情根深种?我什么都没有,说我残忍,难道不是周瑜打黄盖吗?”我承认我这么说太过无情,可只有让她对我彻底死心,这一切才能早些结束。

  “啪!”左脸一阵火辣,我就这样挨了一巴掌,毫无征兆,看着梨花带雨的王瑜,怎能不怜惜,可这是一份错误的感情,不能也不允许再继续。我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林天下,你个畜生!”

  “阿瑜,阿瑜,怎么了?”匆匆赶来的王瑕和何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大开的房门,和一个哭得肝肠寸断的人。

  “哥!”王瑜扑入王瑕的怀中,“阿瑜,怎么了?是不是三弟欺负你啊?”

  “哥,我不嫁给林天下了,他,他是……”何权突然明白这场闹剧的来龙去脉,他不是不了解王瑕的性子,“二弟,现在别说这么多了,我先扶妹子进去休息吧!这儿我来照顾,你先去看看三弟。”

  “也好,大哥,拜托你了。”

  【总算把王瑕支走了,但愿三弟不要告诉他真相,王瑜是不得已而告之,王瑕倘若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

  何权扶住王瑜进了屋,又为王瑜倒了杯茶,“妹子,相信你已经知道真相了,但不论你有多怨恨三弟,都不要再声张,否则,反而会害了三弟。”

  王瑜显然没能从那场真相中脱离出来,“这么说,大哥你也是知道的,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由我来告诉你,你会相信吗?”

  王瑜低头不语,虽然红鸾梦碎,可对于那个人,王瑜依然无法忘怀,与其说是恨,不如说是遗憾,她怎么忍心害他?

  “妹子啊,三弟他不是无情无义之人,这一年来你对他怎么样,他怎么会不知道,可你越是对他好,他就越是愧疚,他遗憾自己不能真的给你幸福,也不忍心伤害你,他很早就想告诉你真相,可他害怕你受伤,他的一片苦心,你也该明白啊!”

  王瑜趴在桌上,侧着脸,泪水浸湿了衣袖,哽咽着说:“你的意思是,他对我还是有感情的对吗?”

  “是,只不过纲常伦理,他不敢打破。”

  “那就足够了,我不奢望能嫁给他,只要他明白我的心意。”

  何权长吁一口气,这件事总算有了一点眉目,却不知三弟那儿怎么样了。

  离开兴化到现在,见识了那么多的人和事,我从一个混混到一个读书人,从不谙世事、目中无人到明白“尽人事,听天命”的道理,我也是人,怎么会没有七情六欲,从小到大,我的心志一直都是一个男人,所以我对女子也会有莫名的情愫,可当我猛然想起自己的身份,我会发现,在这世事伦常里,自己有多无力。越是长大,越是觉得很多事情开始力不从心,明明想要弥补,却发现,面前矗立着一座高墙。

  “三弟,你拒绝了阿瑜对吗?”

  “是的,二哥,我不能保证自己能给阿瑜幸福,所以我不能就这样答应,阿瑜不是赌注。”

    我还是没有将真相告诉王瑕,何权明白王瑕的为人,我又怎会不知?这是两个人的事,没必要牵扯到太多人,就当是,我没有勇气说出口吧!

    “你爱阿瑜吗?”

    爱?我有资格说爱吗?我一直都在默默接受来自王瑜的关怀,没有拒绝,也没有欣喜。

    “我不知道,二哥,对不起。”

  王瑕揽着我的肩膀,“傻兄弟,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虽然我确实很希望你们能在一起,我们两家能联姻,可缘分不能强求,二哥不会怪你。”

  “谢谢二哥。”得到王瑕的谅解,心中有了些许轻松,辜负了一个喜欢自己的女子,却也学会,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  

作者有话说:

本书以第一人称书写,其中部分章节夹杂着第三人称,请读者在阅读时注意人物视角转换。最后祝愿大家阅读愉快,多多提意见,有助于作品的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