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七章 名师高徒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3-28 12:05      字数:0
  在卷云寨学艺已经三天了,师傅也算仁至义尽,让我和大哥都各自当了个副寨主,对于这么个名头,我和大哥都不以为然,顶多出门的时候神气一点。

  这天,我和大哥到集市闲逛,忽见边疆护卫队在布告牌上贴出一张告示,我和大哥上前去细阅。

  “大周皇帝陛下昭告天下臣民,适逢太后寿诞,大赦天下,凡非十恶不赦者皆释放回家与家人团聚,召开恩科取士,天下凡有大才者皆可入京应试。”原来是太后寿诞,陛下一高兴就大赦天下,开科取士,若是在一年前啊,我早就去了,可现在,没这兴趣了,还是老老实实学艺比较实在。

  “大哥,太后寿诞,恩科取士,你不去试试?”大哥摇摇头,“又不是武举,我去干嘛,你也别动那些个歪脑筋,卷云寨里的主可不好惹。”

  告示都贴到边疆来了,那南方诸州一定都通告了,又有多少青年才俊要步入仕途啊!

  天岁城望天台。

  “陛下,镇南王子车琏、吴王元恪、蜀王元安、燕王白元熙、平阳侯林昶、建阳侯严璋、云梦侯南宫飞龙已经进京在鸿胪寺候旨了。”

  白昌天接过名帖,细细察看,之后问道:“楚王元隆呢?”

  “禀陛下,楚王元隆没有来京,也没有命人送上贺礼。”

  白昌天合上名帖,交给内侍,“朕知道了,退下吧!”

  “是。”

  【太后大寿,竟然不来京也不送上贺礼,元隆也太不把朕放在眼里了。】

  白昌天倚栏眺望,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谁?!”

  “哈哈,昌天哥,是我!”

  还能是谁呢?整个皇宫上下乃至整个大周,恐怕只有那个丫头敢这么和皇帝没大没小,白昌天搂着昭妍,“朕就知道是你,怎么?又偷跑出门?”

  昭妍努嘴,一脸委屈,“什么呀,我爹爹不在府上已经很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啊,相父一年前请旨停职云游四方,将事务交给大司徒陆无涯,之后就音讯全无,倒便宜了你这个丫头!”

  “哪有,我也没捣乱啊,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问问陆伯伯,我还帮过他递送文书呢!”

  白昌天弹了一下昭妍的脑袋,“知道你能干,要是你能帮朕管管后宫也好啊!”

  昭妍疑问道:“昌天哥你说什么?管后宫?那不是皇后嫂嫂的事吗?”

  白昌天自知失言,便搪塞道:“开玩笑而已,那么认真干吗?”

  “启禀陛下,太后寿诞的宴席护卫已经安排好了,请陛下检查!”

  “不必检查了,上官和,你办事,朕放心。”

  昭妍跑过去拉住上官和的衣领,“上官大哥,别跪着了,这里又没别人,那么客气干嘛?”上官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对了,上官和,你给云梦侯府下过聘礼了吗?”上官和有些支吾,“还,还没。”

  “上官大哥,这可是终身大事啊,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

  白昌天看得出上官和有话说,便没有插话,“陛下,昭妍,你们不知道啊,那南宫飞龙的的妹妹南宫飞雪,她是个天生的瘸子,而且和我素未谋面,我赵国公府再不济,也不能娶一个根本不认识的瘸子进门啊!”

  白昌天一时心生反感,却没有说,从小母后便教育他止戈为武,仁安四夷,所以他从来不会认为某个人有先天缺陷是多丢脸的事,虽然身为皇帝的他没有体会过民间疾苦,却习惯了尊重。

  “上官大哥,你这么说就不对了,飞雪虽然天生腿疾,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这么说,会让人伤心的,再怎么着也要先见一面再说啊!”

  上官和在家时已经和父亲因为这门婚事吵过,现在再提起,更是满心不快,不愿多做解释。

  “罢了,终身大事还是自己决定的好,旁人也不好插手,上官和你自己慎重就是了。”白昌天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毕竟太后寿辰,他不想因为这些事闹得不快。

  卯时,白昌天领着昭妍和上官和前往鸿胪寺会见各地王侯,自永初十年白昌天登基时各王来京之后便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如今二十年过去,站在各地王侯面前的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少年丧父的孩子,而是一位年轻有为、深谋远虑的年轻天子。

  “臣等叩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位爱卿一路舟车劳顿,就不必多礼了,平身吧!”

  “谢陛下。”

  白昌天坐在鸿胪寺中间座位,昭妍和上官和从旁站着,众王侯低头不语。

  “镇南王。”

  “臣在。”

  “令堂身体一向可好?”

  “臣代家慈多谢陛下挂念,家慈身体一向硬朗,还常念叨着要进京来陪太后闲话家常。”

  “呵呵呵,太后也常提起王太后,只是朕想起令堂年高,不便长途奔波,故才作罢,令堂一子为王,一子为相,两女为王妃,也算是福寿双全之人哪!”

  “这全是陛下和太后鸿福裨益。”

  昭妍有些不耐烦了,凑到上官和身边耳语道:“上官大哥,昌天哥不搭理其他人,一直在谈镇南王的老母亲干嘛?”

  “这你就不懂了吧,镇南王是重要人物,当然要特殊对待。”

  昭妍似懂非懂地点头。

  “吴王、蜀王!”

  “臣在。”

  “江南乃鱼米之乡,川蜀乃天府之国,各有千秋,如此盛况全赖两位贤王治理之功啊!”

  吴王、蜀王跪下说道:“我等本是前朝遗族,得先帝眷顾才能因袭爵位,陛下仁德遍布天下,江南和川蜀百姓感念吾皇隆恩。”

  白昌天让二人起来,又对燕王白元熙、建阳侯严璋、平阳侯林昶、云梦侯南宫飞龙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下令鸿胪寺安排诸位王侯的住所,仅鸿胪寺一行,几位王爷、侯爷便领略了大周天子的威仪和得体。

  接见了几位王侯之后,白昌天便和上官和、子车昭妍前往万寿宫陪太后聊天,难得政务不重,白昌天也好在母亲膝下尽尽孝道。

  “儿臣参见母后。”

  “皇儿快快免礼。”

  “臣妾参见陛下。”白昌天这才注意到身旁的皇后,“皇后也在,不必多礼,坐吧!”

  “上官和、昭妍参见太后!”

  太后慈爱地叫过昭妍,“你们瞧瞧,这丫头长得越发得水灵了,上官小子也不用多礼了,都坐。”

  上官和、昭妍坐在太后左手边,皇帝和皇后坐在太后右手边,“你们看看,现在这样佳儿佳妇,年轻人承欢膝下多好啊,要是先皇还在世,该有多高兴啊!”

  白昌天知道,这些年来,母后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父皇,从一位妙龄公主下嫁异姓王到逐渐苍老的太后,母后的一生真正快乐的日子太少了,白昌天时常在想,父皇到底给过母后多少爱,才能让母后至今念念不忘。

  “母后,父皇在天上一定在看着我们呢,他是那么的伟大,潇洒,却又带走多少遗憾,儿臣只恨自己没能在父皇最后一个生日那天见他一面,好让儿臣记住父皇的样子。”每每提起父亲,白昌天都会红了眼眶,他与父亲相处的日子屈指可数,君临天下,却心有愧憾。

  太后抚摸着儿子的头,“傻孩子,你是皇帝,怎么能让这么多人看你流泪呢?你父皇可不希望你是一个爱哭的皇帝。今天是母后的生日,今晚宴席散了之后,我们一起去苍麟阁看看你父皇吧!”

  苍麟阁中央悬挂着大周太祖皇帝白炎的画像,是建观元年由大司徒陆无涯所绘,据说当年,这幅画是夹杂着泪与墨完成的。

  “昌天哥,你别为你父皇伤心了,你这么一说,我都想我爹了。”

  太后搂着昭妍,像搂着自己的女儿,“丫头你可别也哭了,子车相爷离家在外,你要有空啊,就进宫来陪陪哀家,还有玉心。”

  “是,儿臣谨遵懿旨。”“嗯,太后,我知道了。”

  “启禀陛下、太后,宫门外有一个书生,自称是丞相大人的徒弟,要求见陛下。”

  白昌天顾不上思考,便下令:“让他在宴会开始时面见朕。”

  “是。”

  “母后,时候不早了,请母后移驾通天殿,宴会就要开始了。”

  说着,白昌天和皇后搀扶着太后前往通天殿。

  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通天殿”。

  文武大臣、各地王侯、外邦使臣已经各就其位,站立着迎接太后和皇帝,白昌天同太后登上丹犀,群臣叩拜道:“臣等恭祝太后万寿无疆,恭祝陛下国祚绵长,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爱卿平身。”白昌天与太后入座以后,下令召见子车琰的弟子。

  “传丞相高徒觐见——”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作揖低头走进来,“草民梁恒叩见陛下、太后。”

  文武大臣一声不吭,这个人自称丞相门生,要求见陛下他们早有耳闻,他们只是看着这个自称丞相门生的书生如何自圆其说。

  “梁恒,朕问你,你说你是相父的门生,有何凭据啊?”

  梁恒从腰间取下一支玉笛,双手呈上,“陛下,这是家师随身携带的玉笛,可作为凭证。”

  白昌天接过玉笛,仔细打量,太后看了两眼玉笛,连声说:“对对,这是丞相的笛子,看来果真是丞相高徒不假。”

  白昌天又对梁恒说道:“玉笛是相父的没错,不过朕还是不能完全相信,普天之下,除了已经故太师夏骞和相父之外,没有人会吹断魂笛,若你果真是相父高徒,相父定会倾囊相授,可否当着文武大臣的面,只用一成功力吹奏一曲断魂笛曲?”

  所谓“断魂笛”,本是无双军师夏骞首创,之后传给子车琰,相传可杀人于无形,一成功力可使人如痴如醉,五成功力便可使人昏迷,八成功力可使人当场毙命,十成功力便是粉身碎骨之效。

  梁恒领旨吹奏,双目微闭,五音从指间流出,宫廷乐队停下,全场静谧,正值夕阳西下,笛声夹着落日的余晖,让这宽敞的大殿顿时温暖起来。

  俄而笛声终止,群臣拍手叫好,“果然是名师出高徒,朕和太后都已经相信你的身份了。”

  太后对白昌天建议道:“皇儿,如今子车丞相不在京中,百官事务、朝政军政需要有人分担,不如就让梁恒代理丞相事务,他是丞相高徒,也不为过啊!”

  “母后所言甚是,儿臣也正有此意。”

  昭妍从梁恒走进来的一刻就看他不顺眼,他从来没听说父亲有什么徒弟,一直坚持认为这个梁恒是冒牌的,现在皇帝竟然要他代理丞相事务,更是满心不爽,但百官在场,也不好说什么,只是低头不语。

  “梁恒听旨,朕封你为亚相,代理丞相事务,统领百官,协助朕处理朝政。”

  “谢陛下。”

  白昌天命人给梁恒安排一个座位,没有注意昭妍的不悦,只是自顾自地和太后、皇后喝起酒来。

作者有话说:

本书以第一人称书写,其中部分章节夹杂着第三人称,请读者在阅读时注意人物视角转换。最后祝愿大家阅读愉快,多多提意见,有助于作品的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