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十三章 再披戎装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4-02 10:09      字数:0
  大哥何权与我在离开了卷云寨之后分道扬镳,我知道,他听从师父的话前往乾都投军,只是我奇怪,他为什么没有问原因,甚至不曾怀疑这么做是否会伤害到自己,我不得不想,是大哥太听话了,还是我想太多了。

  乾都百年古城,世代矗立漠北,震慑塞外蛮夷,前齐时由定坤王白炎重新整顿,方重显大国风范,再造“漠北之门”的美称。大周建国后,太祖叔父燕王白元熙镇守漠北,坐镇乾都,近三十年来民风淳朴、百姓安居乐业,边境商贸互通往来,官民相安无事,倒也让朝廷省心不少。

  按照《大周律令》,边境重镇每三个季度进行一次招兵,招兵数目以军中需求为准,何权不明白师父东方琏身居西北疆域卷云寨,如何知道塞外重镇的事,至今为止,何权依然在想,卷云寨中的寨主到底是不是前御前侍卫东方琏,对于师父的身份,何权一直都是半信半疑。

  “老丈,请问一下,燕王府怎么走?”何权牵着缰绳进了乾都西门,路遇一位老年摊贩,便上前问路。

  老人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年轻人看起来面生,不像是本地人啊!不知年轻人来我乾都所为何事啊?”

  何权抱拳说道:“哦,在下是中原人,前来乾都燕王府投军戍边,只是人生地不熟,所以要问问路。”

  老人家闻言明了,指着前方说道:“一直往前走,看到醉花楼就左拐,燕王府就到了。”

  “多谢老丈。”何权谢过了老者,按照老者的指点沿街寻找醉花楼。

  “兄弟,找燕王府吗?”

  何权只觉得肩膀被拍了一下,回头一看,一位方脸大耳的青年正注视着自己,便说道:“正是,难道阁下也要去燕王府?”

  “不错,漠北戍边招兵买马,我正要去投军呢!哎,兄弟,我叫薛鋆,你叫什么名字?”青年毫不避讳,自我介绍和目的地娓娓道来,直白地让何权猛然想起了已经去往帝京的义弟林天下。

  何权一边与其同行,一边说道:“我叫何权,也要去投军。”

  青年面露喜色,抚掌大笑道:“那太好了,我害怕人生地不熟没个照应,现在好了,你我萍水相逢也算有缘,以后在军中也多个朋友。”

  何权不置可否,笑而不答。

  “醉花楼,左拐就是燕王府了,薛兄,还不知道你籍贯何处。”何权一路上与薛鋆谈笑风生,哪怕是生人也混熟了,何权本是循规蹈矩的人,头一次以这种方式与人相识,只觉得十分新鲜。

  薛鋆说道:“薛某是辽阳人,何兄你是平阳人,说起来都是大周的两大重镇,但愿我二人能在燕王麾下有所作为,好报效朝廷啊!”

  两人在燕王府门前驻足,向门前执事递上各自名帖,便在一旁候命了。燕王府招兵一般是后期沙汰,在行军和执行过程中适当淘汰一些体力不支或是效率低的士兵,以保证军队战斗力,每三年还要接受燕王白元熙本人的检阅。何权和薛鋆在总兵点兵时被分配到神弓营,或许这是薛鋆的第一次军旅生活,但对何权来说,无疑是“二进宫”,只是背后不再是繁华的天阑城,而是乾都。

  何权和薛鋆在营中安顿下来之后,见暂无急事,便结伴在城中闲逛,薛鋆问道:“何兄,你说你还有两位结拜兄弟,那他们现在在哪儿?”

  何权答道:“我们三人是结拜兄弟,我二弟王瑕是梁州皇商世家王家的当家,我三弟林天下是扬州兴化人,如今应该考入京城博宏馆求学了。”

  毋庸置疑,薛鋆和其他听说林天下的人一样,对这个“狂妄”的名字起了兴趣,“你三弟叫林天下?真是个稀奇的名字,若有机会,我倒想见见令弟。既然他能考入博宏馆,可见他的学识一定很渊博吧?”

  “不瞒你说,我三弟林天下之前是一读书就犯困,后来竟克服了这个毛病,也算学有所成啊!”王瑕与何权不常接触,自飞骑营出来之后,林天下便与何权形影不离,虽然何权知道林天下的身份,但却从未有二心,二人金兰气重,心照不宣。

  薛鋆笑道:“何兄,之前你说你曾在飞骑营当过兵,那可是骑兵精锐,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地方,你怎么舍得离开呢?”

  若非试探观察之后,何权怎会对初次相识的薛鋆提起自己的过去,听到这个问题,自然又要再次说起林天下,“薛兄有所不知,当日我本是飞骑营主簿,而我三弟林天下是飞骑营马军副都指挥使,马术超群,博得飞骑营统领和先锋官的一致称赞,初次相见时,三弟便让我协助他处理军中事务,我本与他素不相识,自然是有所顾忌,之后他因无心而犯下军规,还被陷害,三弟一怒之下殴打陷害他的军官,甚至与统领据理力争,初出茅庐就有如此胆识,我算是佩服了,再之后我因包庇上司挨了军棍,他因犯军规也挨了军棍,大家都受了伤,他却还在问我的伤势,我从军多年,他算是头一个从未把我当下属的人,于是我决定跟随他,对他马首是瞻,接着,我们就离开了飞骑营。”

  “这么说来,令弟也是个血性男儿,有情有义,如果方便,我薛鋆也想跟着他混。”薛鋆字字真切,不想在开玩笑。

  何权闻言,仰天大笑道:“若是如此,倒是舍弟的荣幸了,可是别怪我没提醒你,舍弟是混混出身,不正经起来,估计你会招架不住啊!”

  “无妨无妨,他日若是天下兄平步青云,我们也可跟着沾光,分一杯羹啊!”

  二人有说有笑,投机得很,浑然没有注意前边的卫兵。“站住,不许进!”

  何权这才晃过神来,问道:“这是谁家府第?不也是乾都城众多民居之一,为什么不能进?”

  卫兵说道:“没见到匾上写着‘定坤王府’吗?这是从前先帝的居所,现在可是禁地。”

  薛鋆皮笑肉不笑,说道:“天下臣民皆认定大周为正宗,先帝居所也理应让万民瞻仰,列为禁地实在是没道理。”

  卫兵没好气地说道:“有没有道理我们不管,总之上头有令,闲杂人等不得擅闯,否则以冒犯之罪论处!”

  何权自是不想惹闲事,拉着薛鋆绕道走开了,薛鋆心中不服,说道:“先帝故居列为禁地绝非先帝本意!”

  “那薛兄的意思呢?”何权试探性地问道。

  薛鋆平复了一下心情,答道:“先帝文治武功世人敬仰,我等后生无福亲眼见到先帝圣颜是我等的遗憾,因此先帝故居便是先帝留在世上能够让人了解先帝的东西,倘若连这个都要禁止,又如何让百姓亲近这位圣君?”

  相识以来,只知道薛鋆为人心直口快,却不知道薛鋆对这些事还有如此见解,或许他是对的,建国之初,民心为重,先帝在天下万民的心中已被神化,有这层信仰在,百姓对朝廷的信任就不会减退,从这个角度来说,薛鋆从军到底是屈才了。

  何权朝薛鋆摆摆手,说道:“薛兄啊,乾都毕竟是重地,还是小心点好,话别说得太重啊!”

  薛鋆长叹一声,说道:“君虽要高高在上,统御万民,又要感化百姓,双管齐下方可安国。”

  何权微微低头,小心打量着薛鋆,只觉得自己应该留住薛鋆,天下他日若要成大事,离不开薛鋆的头脑啊!

  “何兄,在想什么?”

  “薛兄,将来有何打算啊?”

  薛鋆沉默了片刻,说道:“乾都投军若无前途,就进京谋职,何兄你呢?”

  何权扑哧一笑说道:“我答应三弟要对他马首是瞻,自然是要去跟随他左右,薛兄若不弃,与何某共同跟随舍弟天下如何?”

  薛鋆迟疑了一瞬,问道:“何兄就那么肯定令弟会出人头地?”

  “薛兄若是不信,乾都军中退役之后,可一同前往京城,薛兄才华横溢,颇有见识,良禽择木而栖,薛兄可以考虑一下。”

  薛鋆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转身朝军营走去,何权怎会不明白,从跟随林天下开始,他就把自己的前途押在林天下身上,这个赌注是下得大了些,可依着林天下的性子,若不位极人臣,独树一帜,他林天下恐怕就要改名了。

  “弟兄们,下午我们神弓营要奉命前往玉门关巡逻,大家准备一下,再在校场上集合,不准迟到!”都尉大人的命令传达到各个营帐,何权和薛鋆也及时地回营准备,玉门关是无数心向塞外之人的梦想,可只有戍边的子弟兵才知道,“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的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