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十八章 故友新交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4-02 10:23      字数:0
  诗曰: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那一日,我以新任飞骑营统领的身份跨马游街,我不管取代赵承成为飞骑营统领之后他会不会恨死我,也不管赵广知道了以后会不会如坐针毡,毕竟从前他出卖过我,至少我可以正大光明地在飞骑营中发号施令,不再有人对我指手画脚。

  “肃静!回避!”紧接着就是锣声,可此时的我却没有丝毫想要衣锦还乡的欲望,总觉得还少了些什么,莫非正如常人言,欲壑难填吗?

  我坐在马上,四周视野开阔,道旁黑压压的人群最为显眼,其次便是迎面而来的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胆敢阻挠本统领的人马!

  “且慢,这是新任飞骑营林统领的队伍,你们怎么跟无头苍蝇似的乱撞!”队伍前的护卫拦住了二人去路。

  他二人倒也不紧不慢,其中一人问道:“敢问是哪位林统领?”

  “哪位?还有哪位?林天下林统领啊!”我见人马停下,便询问左右发生了什么事,左右护卫只是回答有人拦住了队伍,我觉得不对劲,便下马走到队伍前头。

  前队护卫让出一条路让我经过,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两个身影,其中一个再熟悉不过了,“大哥!”

  没错,是大哥何权,他怎么也来京城了,消息也太灵通了吧!

  “三弟,真的是你啊,没想到博宏馆三年苦读,你竟然当上了飞骑营统领,真是可喜可贺啊!”

  我让大队人马先继续向前,我一会儿再跟上来,他乡遇故知,再怎么都比新官上任跨马游街重要。大哥几年没见显得成熟了许多,只是另外一位弟兄瞧着面生。

  “大哥,这位是?”

  另外一位靛袍锦带的男子向我抱拳说道:“林统领,在下薛鋆,辽阳人士,与令兄何权本是乾都城军中同僚,如今经令兄举荐,前来投奔林统领。”

  我稍微打量了薛鋆,果然是精神抖擞,相貌堂堂,我林天下就是喜欢结交精气神足的朋友,那些看上去病怏怏的,怎么看怎么不痛快。

  “大哥,薛鋆,我今天新官上任,你们一会儿到天阑城外飞骑营等我,我再为你们接风洗尘!”

  “好!”辞别了二人之后,我赶上前方不远处的人马,继续跨马游街,虽然一直觉得游街这种事情很像耍猴,但谁让陛下下旨,不得不从啊!

  我一直沿着天岁城中街走了一个时辰,终于游街完毕,遣散了人马之后,我在一小队护卫的跟随下回到了飞骑营,当初第一次进飞骑营,总觉得那地方离京城远了点,远水难救近火,不过现在发现,飞骑营正好处在天阑城和帝京天岁城的中间,这样以来,两头都照顾得到,反而觉得不远了。

  “末将等恭迎统领大人!”还是那个朴素得像极了土匪窝的营门,还是那三个旧相识,赵承依然不卑不亢,面带微笑地迎接,赵广则是有些畏首畏尾,只是试探性地看我一眼,然后又缩回去,李蹇只是抱拳行礼不语。

  “两位赵将军别来无恙,还有李将军,昔日承蒙三位多有照顾,否则何来天下今日重回飞骑营,以后军中事务还要麻烦三位多家指点才是。”我坚信这会是我的一大突破,因为我终于在说客套话的时候不觉得恶心了,可喜可贺啊!

  赵承笑道:“林统领少年俊才,马术超群,有林统领坐镇飞骑营,相信飞骑营的军力会更上一层楼啊。”

  “是啊是啊,林统领昔日在飞骑营的时间短暂,末将还没来得及与统领多谈,如今统领常驻飞骑营,末将可有机会与统领促膝谈心了。”我也不知道李蹇到底是附和还是真心话,总之他说的没错,当初在这儿和他确实话不多。

  这么会儿赵广一言不发,恐怕还是对当初陷害我的事耿耿于怀吧,都多少年了还惦记着干嘛?我要像他似的忘不了,早就老了一大圈儿了。

  “赵广将军怎么不说话,莫非是不欢迎林某?”不问还好,我这一问,赵广的脸刷地红了,用不着这样吧!

  “统,统领,末将……”我最烦的就是支支吾吾不痛快,看他说话都那么难受,算了,我又不会吃了你,真想不通。

  我只好拍拍赵广的肩膀,他小心抬头注视着我,我依旧淡笑,进了军营。

  在李蹇和赵承的介绍下再次了解了飞骑营的相关军务,命他二人该干嘛干嘛去之后,大哥和那个叫薛什么,哦,薛鋆的也应该到了吧!

  “统领,营门外有两个人求见统领。”说曹操曹操到,他们还真准时。

  “请他们进来。”

  “是。”

  别看飞骑营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其实说话都挺客气,没有怎么刁难大哥他们。

  “大哥,你们来得还真及时,薛鋆啊,你和大哥谁更年长?”

  大哥和薛鋆坐下之后,薛鋆对我说:“林兄,我年长何兄一岁。

  又来个更大的,我永远只能垫底,到底是我出生晚了,还是我太年轻啊?

  “都年长一岁了,还何兄何兄的叫,我大哥都快被叫老了。看看,才几年不见,胡子都长出来了,估计再过不久,吃饭都找不着嘴在哪儿了。”也许我自由随意一点才能让大哥觉得熟悉,打官腔实在是世上最难受的事。

  薛鋆笑道:“林统领别看高官厚禄,还挺幽默啊!”

  “我这个三弟啊,估计到八十岁都还是这德行!”

  “那敢情好,免得连我自己都不认得自己。”

  其实我在和他们闲聊的同时,已经写下了在飞骑营上任之后的第一道军令,就是给他们二人的任命书。

  “何权、薛鋆接令!”我突然的举动让他们反应不及,他们二人赶紧严肃下来,双手接过军令。

  “大哥何权,本统领任命你为飞骑营马军都指挥使,薛鋆,本统领任命你为军机主簿,参议军机,从现在开始,咱哥儿仨可以一起在这飞骑营混下去了。”前半段一本正经,后半段痞子口气,这就是林天下我的特色。

  “谢统领赏识!”

  “哈哈哈哈……”

  原以为可以和大哥、薛大哥聊一会儿,谁知道皇帝陛下容不得我闲下来。

  “统领,陛下召见!”赵广这回说话终于够大声了,这样就对了嘛,我林天下都不在乎被陷害,你陷害我的还哆嗦什么。

  “大哥,薛大哥,真不巧,我得去会会皇帝老爷了。”

  大哥他们还算明理,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着说:“能者多劳嘛,放心去吧!”

  我辞别了他们二人,便在几个随从的跟随下策马进京,真是的,刚出京城,屁股还没坐热就得回去,好在不怎么远,不然可要向皇帝老爷讨要增加俸禄。

  我马不停蹄地赶到皇宫,这算第二回进宫了,本来还想找个人问问去哪儿见陛下,好在景文门口有人候着。

  “哎哟,林统领,咱家可等候多时了。”在宫里见过的人不多,所以我认得出来,这位公公是大内总管阿成。

  “阿成公公,辛苦你了,陛下在何处啊?”

  阿成说道:“陛下要在望天台接见统领,统领请跟我来。”

  “有劳了。”

  望天台?什么地方?陛下不会闲着无聊找我和他一起观星相吧?再说了,皇帝陛下知道我的身份,不可能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吧,我长得这么帅,要是女的有非分之想还可以理解,陛下啊,你一男的……总不可能有分桃之癖吧?额,罪过罪过,还是不要多想了,没准有什么好事呢!

  阿成公公在前头带路,压根儿没注意到我在想入非非,也许是因为没注意,我想出皇宫的时候要是没人领路,又得迷路了。

  “统领大人,望天台到了,陛下就在上头,统领请吧!”

  我朝阿成公公点头示意之后,上了望天台的台阶,却见到了三个人,我认得陛下和小王爷白昌平的背影,可是还有一个女子是……

  “臣林天下参见陛下、小王爷。”

  陛下等三人转过身来,陛下亲自上前扶起我,对我说到:“林爱卿,朕今日召你来不为国事,只是想闲谈,你就不必拘束了。”

  闲谈什么?你是皇帝,我是个当兵的,我们有什么共同语言吗?

  白昌平说道:“难得你林天下这么客气,大闹博宏馆的胆子哪儿去了?”

  “小王爷就别提那档子事儿了,臣让陛下和小王爷见笑了。”说起博宏馆就觉得很郁闷,自从那天之后,陛下对穆成华只字未提,这也太诡异了吧!

  “什么小王爷,没有其他人在场,你就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了。”白昌平干嘛不早说啊,小王爷小王爷的叫实在是太生分了。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只见那位女子走过来,指着我对陛下说道:“昌天,这位就是你提起的林天下?”

  昌天?我的娘啊,这娘们儿胆子够大的啊,连陛下的名字都叫得脸不红心不跳的,他和陛下是什么关系?

  陛下估计是看出了我的疑问,便对我说到:“天下,这位是尚未正式册封的贵妃娘娘子车昭妍,他本是当朝丞相子车琰的千金,因为她对你感兴趣,所以朕带她来见你。”

  感兴趣?我又不是玩物,感什么兴趣,又是名字惹得祸。

  “我听陛下和王兄说,你是个女子,若真是如此,你能混迹江湖,在军中闯出一片天,还真是巾帼英雄啊!”这位贵妃娘娘还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啊,不过,陛下啊,难道我的身份一定要到处说吗?!

  “还好啦,要不是从小就被养父当小子养,我也不会这样,至于名字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爹娘会给我起这么个名字,反正我也从来没见过他们。”既然陛下、娘娘、小王爷让我别见外,那我就不见外了,看他们的样子应该年纪不会很大,也不会太拘泥于礼节吧。

  贵妃娘娘大惊道:“你没见过你爹娘?那你就不打算去找他们吗?”

  我一时语塞,我倒是想找啊,可我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难不成在大街上拉到一个人就问“你是否见过我爹娘”吗?

  “我连我爹娘叫什么都不知道,找他们更是大海捞针,还是以后再说吧。”提起爹娘,我倒是想起了刘叔叔和娄汉叔,他们一定知道我的身世,可为什么都不肯告诉我呢?还有刚出兴化时要杀我的人,是谁指使他干的?

  见我发呆,白昌平拍了我一下,说道:“喂,还发呆啊,再愣就睡着了,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啊,陛下、娘娘、昌平,我初来乍到,刚当官儿,什么事都不懂,和你们聊了这么久,觉得你们都不是难相处的人,林天下在京城除了无亲无戚,还希望你们多加照顾。”

  他们三人大惊,难以置信地看着我,我也是头一回在身份如此特殊的人面前说这些话,可这些都是我的真心话,虽然大哥说过,不要随便在人前说真心话,可是我相信总有人会接受我的真心话,无论对方是谁。

  我们就这样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忽然,陛下说道:“天下,朕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人,如果你能信任朕、娘娘、还有王兄,我们可以结为莫逆之交,除国事外,可互通心迹。”

  和皇帝交朋友?!这可是我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事啊,我会不会被利用,会不会被骗?可我看陛下不像是在诓我,我林天下只希望能在这天底下有几个真朋友,大哥何权、二哥王瑕、王瑜、薛鋆大哥,甚至是如今的陛下、娘娘和昌平,人敬我一寸,我回敬一尺。

  “陛下,娘娘,昌平,我先告辞了。”我就在那三人疑惑的眼神中走下了望天台。

  望天台。

  “昌天,你真的相信林天下?”昭妍问道。

  白昌天毫不迟疑地答道:“我相信。”

  白昌平疑问道:“陛下不是对人只有五分信任吗?为何今日如此相信他?”

  “朕一直都在看他的眼睛,他在说每一句话的时候都很真诚,朕阅人无数,不会看错,林天下真性情,重义气,这一点王兄你也曾说过,若是旁人有机会与朕独处,还能不为仕途添砖加瓦?可林天下没有,他的一番话相信你们也听到了,果真是一片赤诚之心哪!朕也是人,也希望有个知交,将来就算朝臣靠不住,至少身边不至于空无一人。”

  昭妍附上昌天的手,说道:“昌天,我也相信他。”

  白昌平耸耸肩,说道:“既然陛下娘娘都相信他,那小王也只好说白了,要不是当初身负重任,早就跟林天下混熟了,博宏馆三年,林天下能够出淤泥而不染,保住赤子之心,着实难得啊!”

  “大周总要有一个敢说真话、不怕死的人。”白昌天回头望着九龙塔的遗址,露出一丝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