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三十七章 皇族嫡子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4-03 15:37      字数:0
  初七日,通天殿里文武列班,群臣心里都有三分底,纵然皇帝暂不立长子为储,但却为其举行如此隆重的抓周仪式,可见重视程度不可小觑。

  大殿中央摆放着一个高出地面三尺的圆台,圆台上摆放着书、笔、剑、弓、胭脂……还有王朝至宝传国玉玺的盒子。这抓周仿效民间风俗,孩子抓住什么,便可推断孩子未来的爱好偏向,满朝文武都为皇长子捏把汗,这一抓至关重要,决定着这个孩子在天下人心中的印象,也决定了这个孩子在他父皇心中的地位。

  “国师到!”小黄门的这一声喊吸引了群臣的注意,在皇帝、皇后、太后和贵妃尚未到位之前,这位从不出席朝议的一朝国师竟然准时到场,毫不怠慢,真是少见。

  本无大师向左右官员行了个礼,嘴角带着令人舒适的微笑,苍老但依旧俊朗的脸上浮现出几分威仪,天朝国师,得道高僧,果然名不虚传。

  “国师久违了。”本无大师循声一看,原来是十二位国公,不由得呵呵一笑。

  本无大师说道:“十二位国公身体硬朗,果真是宝刀未老,老当益壮啊!”

  为首的国丈、秦国公成武瑜笑道:“国师德高望重,得陛下敬重,我等钦佩,只是一直无缘相见,今日殿下抓周仪式,国师能够前来,也是这孩子的福气啊!”

  成武瑜身为皇长子的亲外公,再加上为人豪爽,自然是众臣之中笑得毫不掩饰的一个,十二位国公并肩沙场,同殿称臣,金兰气重,为人所共知,其他几位也是兴致高昂。

  本无大师拄着禅杖登上丹犀,以禅杖击地,高声说道:“有请陛下、太后、皇后娘娘、贵妃娘娘!”

  众臣会意,赶紧跪下恭候大驾,只见皇帝白昌天和贵妃昭妍搀扶着太后,而皇后则亲自抱着皇长子白玄远,三代天伦,有目共睹。

  “臣等参见陛下、太后、两位娘娘!愿陛下国祚永在,太后长乐无极,两位娘娘凤体安康!”若是林天下在这里,一定又会不知所言,这些客套话,群臣早已烂熟于胸。

  太后上前对本无大师笑着说:“大师好久不见,大师能来为哀家的孙儿祈福,是皇室的福分。”

  “太后娘娘得享天伦,也是万民之福。”本无大师双目微闭,低声念着“阿弥陀佛”。

  几人坐罢,皇帝白昌天说道:“传朕口谕,仪式开始,奏乐!”

  “是!”宫廷乐师领命后奏起礼乐。

  皇后将白玄远放到圆台之上,道:“皇儿,你想拿什么都可以。”

  小皇子坐在圆台中央,抬起头,看着自己的母后,似乎在问“什么都可以吗?”

  白昌天走到圆台旁,轻轻捏了一下皇子的脸,显然看懂了他的意思,说道:“什么都可以。”

  皇子坐在中央,看向周围形形色色的物品,竟有些不知所措,白昌天看着儿子还没有动静,便动手打开了玉玺的盒子,从袖中取出一块方形的玉放了进去,玉上雕刻着一只昂首向天吟啸的金龙。

  “玉玺——”众臣和皇后、贵妃惊呼,错愕的表情此起彼伏。 

  众人都心知肚明,玉玺意味着什么,而且,抓周仪式上也从无用玉玺的先例。坐在太后身旁的昭妍居高临下扫视着众人的神态,她注意到皇后手上的帕子被扭曲着,国丈成武瑜紧握双手,骨节明显,时不时地搓着手。

  白昌天依旧盯着儿子,白玄远还是没有动静,只是抬头向自己的父亲露出一个甜甜的笑,白昌天还是微笑着,不同的是,他回过头来示意坐在座位上陪伴太后的昭妍下来。昭妍领会了皇帝的意思,漫步走到皇帝身边,轻轻抓着白昌天的手。

  原本稳坐着的太后也站起身看着这一切,满朝文武的眼睛都紧盯着这个孩子。

  皇长子白玄远,终于开始打量周围的物品,只见他手脚并用地爬到玉玺旁边,摸了摸玉玺的盒子,继而用双手打开了盒子。

  “皇儿!”皇后的一声唤吓住了众人,白昌天和昭妍颇为默契地望向皇后,不作声。

  白玄远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被母后突然的呼唤吓哭,他举起玉玺宝匣的盖子扔在一边,便没有再理会玉玺的存在,群臣之中有几位已经开始皱眉,而国师却依然淡笑如初。

  小皇子好像有些累了,直接趴了下来,但他没有忘记抓些什么,只见他左手抓过一本书卷,右手揽过弓和剑,然后小腿一蹬,费了好大劲才再次坐起来,他把弓和书卷放在膝头,一手举起剑扛在肩上,好在这只是仿制的弓和剑,否则凭白玄远这小身板怎么挨得住那重量。

  眼见儿子没有了动作,白昌天看了一眼昭妍,露出一个颇具深意的笑,继而宣布道:“好,结束了。”

  本无大师上前看了皇子一眼,又对群臣说道:“皇长子长沙王殿下抓的是宝弓、佩剑和书卷,此乃文武双全之兆。”

  “玉心,把哀家的孙儿抱过来,抓那么多东西,可把哀家的宝贝孙子给累坏了。”祖母疼孙子这是常理,身为太后的元玉辰也不例外,先帝驾崩后,她已经好多年都没有感受过天伦之乐了,长孙的出世,无疑又让她体会到了一种久违的温暖,属于家的温暖。

  皇后抱起皇子,走上丹犀,与太后一起逗着小皇子;丹犀之下的白昌天则说道:“长沙王白玄远承蒙国师吉言,有文武双全之兆,如此也是我大周之幸,特赐予皇长子青玉虬龙佩,愿皇长子勿负此兆。”

  正当群臣要一同庆贺之时,一人出列问道:“陛下何不立长沙王殿下为我大周太子,以安社稷之心?”

  坐着的皇后抬眼一看,毋庸置疑,正是梁鹰,楚国公梁粤见儿子强出头,赶紧拉住儿子的衣袖,却没能阻止他。

  “长沙王年幼,尚不知才学道德修养如何,真不可仅凭个人一时兴起便草率立储,立储之事不必再提,朕自有分寸。”说完对梁鹰看都不看一眼便下令仪式结束,迎国师入永德殿闲谈,其余后妃各归其宫。

  梁鹰欲言又止,却被父亲拖拽回家,他开始担忧,自己的一时冲动会不会引起皇帝的怀疑,会不会对皇后不利。

  “贵妃娘娘请留步!”正要踏入漪兰殿的贵妃昭妍听到有人在叫自己,便停下来转身。

  “贵妃娘娘,这是宫外有人让小的交您的。”这个人很面生,显然不是内宫的人,昭妍并未多想,接过递过来的东西,竟是一盏提灯。

  昭妍回到寝宫之后越发觉得不对劲,便将提灯点亮,也许是经过精心制作,这盏提灯竟在点燃后自动转了起来,提灯糊纸上赫然写着一句诗:“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莫非是陛下?可是陛下近日都在漪兰殿留宿,也谈不上含情不知的莫名情愫,除此之外,还有谁?

  忽而想起已经到了喂一啸吃东西的时间了,这只一同长大的小老虎可是饿不得的。想到这儿,昭妍便将提灯随手放在床尾地上,径直走到后院,果然自己不吩咐,公里的宫女便没有一个人主动给一啸喂吃的,不过想想也难怪,一啸已经不是那只长得像猫的小老虎了,现在的一啸已然成年,那些宫女恐怕是根本就不敢接近。

  然而奇怪的是,无论昭妍丢给一啸多少只活鸡,一啸似乎都没有狼吞虎咽的感觉,更甚者,熟视无睹,“奇怪了,难道已经吃过了?”“来人!”

  “娘娘有何吩咐?”

  “你们是不是已经喂过一啸了?它怎么似乎很饱的样子?”

  “娘娘有所不知,方才娘娘不再寝宫时,上官侍卫已经给一啸喂过东西了。”

  “你是说上官和?”

  “是的娘娘。”

  【由此看来,那盏提灯就是上官和让人送给我的,他到底想干什么呢?若是被昌天看见,不知道又会惹出什么麻烦,上官和怎么还没有和南宫飞雪成亲?真是奇怪。】

  昭妍想知道上官和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于是回到寝宫,命人将那盏提灯烧毁,并且不准提起,或许她想以不变应万变。

  鹘野国边境

  我们走了三天,值得称道的是,我终于学会了笑,何权说我中了俨然冰魂散的毒,在找到师父之前,只能试着恢复我喜怒哀乐的能力,当我第一次在他们面前露出笑容的时候,何权竟然连声大喊“谢天谢地!”薛鋆也是拍手叫好,我只能说,笑也好,哭也罢,如今的我只能像孩子牙牙学语一般,重新开始学习。

  “老何,天下终于会笑了,我觉得这个办法也挺不错的,也许这俨然冰魂散本来就无药可解,得靠外力和自我重新学会喜怒哀乐。”

  “可不是,这喜怒哀乐本来就是与生俱来的,现在得重新学一遍,我们还得找到合适的场景把它激发出来,上次就因为在沙漠里提起你在匈兵国的丑事我三弟才会笑,这么说来,你还得多出丑几次啊!”

  我笑着说:“可是我现在不论遇到什么事情都只会笑,这样会不会像是一个傻子?”

  薛鋆拍拍我的肩膀,说道:“慢慢来嘛,一口吃不成个胖子,没准在找到相爷之前,你已经好了也说不定啊!”

  我又笑着点头,原来的自己只有一种表情,而现在却多了一张笑脸,喜怒哀乐,怒和哀又该如何呢?

  “哎,鹘野国到了,这一路风餐露宿也算没白费啊!”薛鋆大喊道。

  何权却笑道:“也不知道是谁说梁州到鹘野只有三指长,害得我们把海市蜃楼当目的地,还整整走了十几天。”

  薛鋆自知何权在笑话他,便说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老何你用得着天天挂在嘴上吗?”

  一路上这两个人不知道吵过多少次,好几次还差点打起来,可是兄弟义气就是这么微妙,他们还就是打不起来,我也重新了解了我所知道的这些人,娄汉叔、大凤婶、阿瑜、刘叔叔、云璇、薛大哥,还有大哥何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