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三十九章 春光乍泄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4-03 15:44      字数:0
  我和大哥、薛鋆又多走了三天才到达鹘野国都肃冀城,放眼望去,肃冀城的大小不过是天阑城的七分大,却是这个西域大国的心脏。我记得匈兵国的图腾是大王眼镜蛇,如果不出我所料,这鹘野国的图腾应该是一只雄鹰,城头上插着的旗帜说明了一切。

  “这西域国家多是马背上的民族,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学习中原文化的习惯啊?”何权说道。

  薛鋆搭腔道:“怎么没有,之前匈兵国的那个老爷子汉话不是说得比我们还利索?”

  我笑道:“大哥想说的不是这个,我看大哥是饿了。”

  何权跑到我身边,拍拍我的肩膀,高兴地说:“还别说,我这兄弟自从中毒以后脑瓜子好用多了。”

  薛鋆一脸无奈地看着我们,接着打量左右,终于找到了一家客栈——龙吟居。

  我驻足门口,看着客栈的牌匾,不解地说:“这西域之地,怎么会有客栈叫这种名字?”

  何权向我耸耸肩,表示他也不清楚,我们三人进了客栈,要了三间上房,然后在客栈中吃了点东西,各自回房去了。

  日暮西垂,天边被霞光染成一种摄人的紫色,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哪怕这里是鹘野国都,远远望去,落日却犹如近在咫尺,伸手便可触摸。之前大哥他们给我讲我以前的事情时,总觉得是在听故事,可现在独自想想,很多瞬间其实又是那么的熟悉,只是因为一些阻隔的存在,没有办法一探究竟。我们不远千里来到西域不过是为了找到我的师父,让他帮我解毒,可如果连师父都束手无策,那我岂不是神仙也难救了?

  脑海中总会出现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回眸之间仿佛山川秀色都汇集在她的脸上,只是舍不得触碰,更舍不得她离开,然而,当我想要靠近的时候,这个身影便逐渐淡去,果然斯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他们告诉我她的名字叫伍云璇,与我只有几面之缘,大哥说我之所以会中毒,极有可能是因为她,尽管不明白个中缘由,这个女子的身影却从来没有从我的心中走远,每当我回望内心时,青衣翩翩,肤如白雪的她都会对我报之一笑,而我,竟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连脑中斑驳的空白也有了隐约的景象,真想见到这个女子,哪怕一眼也好。

  沉思之时,竟忘了天色已晚,西域近天,夜景也许不错,再加上自己还没有睡意,便带着佩剑出门闲逛。

  路过东厢房时,听到里边有动静,出门在外,最怕发生什么古怪,遇到危险,我便闪到侧窗,在窗户上戳出一个小洞,望向里面。

  房内只有一对男女,那位女子大约三十岁上下,是个丰腴的少妇。那个男子白发长须,看起来已经上了年纪,只见他一把搂住那女子,一只手就摸到了那女子的并没有因为年龄而下垂的柔软之处,狠狠地道:“想死我了,我的小心肝,让我亲口。”说完,便狠狠的吻了下去,那女子咛嘤一声,仰头凑了上去。男子的双手剑及履及地开始不老实的在女子的身上乱摸,女子被男子摸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全身便软偎在男子怀中,传出阵阵荡笑。

  误打误撞,竟然看到了一对男女在偷情,真是既好气又好笑,我想我不必往下看了,书上曾说:“非礼勿视”,我已经僭越了,不过我有一点不明白,那个男人显然已经上了年纪,穿着打扮不像是普通民家男子,而那个女子言谈轻浮,不是荡妇就是多年都没有尝过男人味道的寡妇,堂堂国都之中竟然有如此苟合之事,若是在我治下,非得管上一管不可,可是我初来乍到,还是不要惹是生非的好,还是早些找到师父,解了我俨然冰魂散的毒吧。

  “三弟,你在这里做什么?”不好,大哥这么一叫,定是被里边的人听见了,情急之下我使出方外之影拉上大哥就上了房顶。

  大哥不明就里,刚要和我说些什么,我赶紧按住大哥的嘴,对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果然,房内的男子追出门来不见了人影,便叫来店家。

  “来了来了,大祭司老爷,怎么了?”

  我在房顶上,看不清那男子的表情,只听到他操着一口怪腔怪调的汉话问道:“店家,刚才有人在门外,惊动了我,你要好好查清楚。”

  “是是是,老爷您放心,我们会负责的。”

  紧接着就是一声关门的声音,原来这个男人是鹘野国的大祭司,据我了解,在西域,大祭司是一个国家的神权代表,言谈举止颇受关注,而这位大祭司竟然深夜来客栈中与女子偷情,成何体统。

  “三弟,你大晚上不睡觉在干什么?”差点忘了大哥的嘴还被我按着,险些让他窒息。

  我说道:“刚才你也听到了,这位大祭司在我们底下的房间里和一个女子偷情。”

  何权瞪大双眼看着我,小心地说:“所以……你看到了?”

  我一脸严肃地点点头,翻身下了房顶,大哥也紧随而来。

  “三弟,看不出来你还好这口。”我知道大哥是在开玩笑,不过我现在没有心情开玩笑,我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大哥,如果我没猜错,店家现在回来搜房,你还是回到自己房里睡觉去吧!”大哥刚才也听到了店家的话,万一被误会成是他偷窥,那结果就会让人哭笑不得。

  我从来没有此刻这样有一种危机感,总有一种强烈的想要刨根问底的欲望,除去堂堂大祭司在客栈偷情的污点不说,我感觉这个大祭司有问题,但愿,只是我多心了。

  店家果然逐间搜房,我装作睡眼惺忪的样子骗过了店家,遇到这样奇怪的事情,我怎么能安睡。

  西域不比中原,清晨会有些许风沙,这是必须紧闭门窗,而我也正好趁这个时间,把我想知道的打听清楚,于是,我把大哥和薛鋆请了过来,并且唤来店家。

  “三位爷,有什么吩咐?”

  “店家请坐,我们有些事情要向您打听一下。”好在事先和他们二人通过气,一切都在井然有序地进行着。

  店家也毫无防备之意,坐下之后,问道:“三位爷想知道什么,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暗喜,果然天下的小二都是百晓生,只不过不知道这个店家是否可靠。

  “店家,我想了解了解贵国的一些风俗,或者,有没有特别需要注意的人物?”我依旧不开口,自然由薛鋆负责问,大哥负责搭话。

  “自从上邦天朝太祖皇帝出世我鹘野国之后,鹘野国上上下下基本上都效仿中原,但也有保留自己的传统,比如沙葬,血祭,皇家祭典前的仪式等等。至于特别的人物,我鹘野国现在正在位的是先汗束亥汗的次子赫莫汗,汗王没有儿子,只有三位公主,国中还有一位大祭司,地位无比尊贵,据说这位大祭司法力无边,能准确传达神的旨意,让我鹘野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何权问道:“等等,你刚才说的沙葬是什么?”

  “哦,三位爷是中原来的贵客,自然不太了解我们这儿的规矩,我们这儿的人去世了以后,就由家人将其尸体放在沙漠中早就备好的大石台上,并为其诵经三天三夜,沙漠之中常有野狼出没,我们认为沙漠野狼是天神的使者,可以渡化死者的魂魄转世轮回,不过要以死者的尸体作为交换,也就是说,死者的尸体会被野狼群啃食干净,这时右死者家中的年长者拥抱尸体,表示家族为死者送行。”

  何权按住嘴巴,我看得出来他要吐了,不过不知道是我中毒较深还是抗恶心能力强,竟然没有恶心的感觉,薛鋆见多识广,也是见怪不怪,继而追问道:“那你们的血祭又是怎么回事?”

  “就是在大祭司举行祭典之前选出一位刚刚生下来的孩子,在祭典那天由大祭司亲手掏出孩子的心脏放在火上烤,直至变成一团又黑又干的东西,然后再由大祭司吞下,以祈求来年国家太平。”

  “他娘的,恶心死我了!”大哥还是没忍住,薛鋆也有些不自然,真没想到鹘野国的血祭传统如此残忍,刚刚出生的孩子才初临人世,这时剥夺他的生命,那这孩子死去后携带的怨气可想而知,长此以往,国家如何太平?

  我们打发走了店家,只是苦了大哥,我想,我不能再让这么残忍的传统再延续下去,规矩是人定的,有什么不能改?

  “天下,我有意让问题尽量偏向那个大祭司,可店家的回答却对大祭司提起甚少,不知道是故意为之,还是真的没有注意。”薛鋆送走了店家以后,对我说道。

  大哥拉住我的手,有气无力地说:“我说天下,你要有机会抓住那个大祭司,一定要留活口,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他,这个老妖怪!”

  “看来这下,我得去大祭司的府上看看。”

  大哥和何权齐声问道:“我们也去!”

  “不,你们暂时不要露面,你们还要打听师父的下落,我先去看看这个老妖精到底是何方神圣。”说完便提着佩剑出了门,鬼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东厢房

  “大祭司老爷,刚才有三个人向我打听国中的事。”店家探头探脑地钻进东厢房的门,里面坐着的正是那个所谓的大祭司。

  大祭司脸色一沉,道:“你说了什么了吗?”

  “没有,他们似乎有意想知道关于大祭司您的事,但小的都绕过去了。”

  “很好,给我密切关注这几个人,稍有动静,立即向我汇报!”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