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四十章 一探府邸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4-03 15:46      字数:0
  毕竟是光明正大地出现在这肃冀城街头,我也不必偷偷摸摸,随便找了个人询问大祭司的住处却又显得太突兀,若是被对方察觉,岂不是露了马脚,为今之计,只有自己去找,顺便将这肃冀城的每一条街道都了解一边,若有突发事件,也好寻退路。

  我站在城门口,趁守卫换岗的时机上了城楼隐蔽处,在高处俯瞰肃冀城,果然一览无余。肃冀城在东南西北四方各有一个城门,每个城门各有百名守卫,而这些守卫每一个时辰换岗一次,我就纳闷了,为什么换岗如此频繁?据我所知,京城也不过是三个时辰换岗一次,而鹘野国虽为西域大国,可其国都周围小城密布,若有敌寇入侵,经过那些小城的抵御,攻势将会大大减弱,到达国都时恐怕已经不堪一击,在这样的优势下,国都的守卫如此森严,就显得多此一举了。

  “老何,打听到什么消息没有?”

  “我都快把这肃冀城绕得比我的老宅子还要熟络了,别说我师父,连他的一根头发都没看见,随便问一个都说不知道。”

  呵呵,听这大嗓门由远及近,那两个人又是无功而返无疑,这趟鹘野国之行也许找不到师父,解不了毒,但是也不会闲着,我有预感,鹘野国的秘密就跟那个祭祀有关。

  “快看,天下在那儿!”他们俩的轻功也不赖,上个城楼轻而易举,却也着实把一些平民给吓着了,这两个人也真是。

  “你们打听得如何?”虽然知道结果,但还是象征性地一问,不然还真不知道该以什么当话题的开头。

  何权一屁股坐在城楼上,大声地叹了一口气,道:“别提了,毫无头绪,依我看啊,师父根本就不在这里,不然就是已经离开鹘野了。”

  薛鋆点点头,又对我说道:“要不,我们先离开鹘野,再作打算吧!”

  “不,我觉得鹘野国里藏着一个秘密,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我必须一探究竟。”

  何权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薛鋆说道:“天下,你指的是大祭司?可是无凭无据,甚至什么线索都没有,或者,是你想多了。你身上俨然冰魂散的毒还没有解,虽然这药对身体没有害,可你喜怒哀乐凑不齐也不是个办法啊!”

  “是啊三弟,人家国家的事儿就别管了,还是找师父要紧。”大哥还是适合搭话,因为他太容易语塞。

  我摇摇头,道:“我想,这个秘密牵涉到这个国家所有百姓的安危,甚至是国家的兴亡,大哥,薛大哥,如果你们想要去找我师父,那我们就分头行动,我在鹘野破解这个秘密,你们回中原找我师父。”

  何权忙说道:“那怎么行,大哥可是答应过你要誓死相随的,怎么可以把你一个人丢在鹘野?”

  “天下,你决定了吗?”薛鋆问道。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无论是哪里的百姓,都是无辜的子民,我丧失的只是一部分往事及怒和哀的能力,但我的良知还在,我也会好奇,就当是满足我的好奇心吧!”

  薛鋆搭上我的肩膀,似乎他们从来都不介意我的女子身份,或者,早已忘了我的身份,而是真的把我当做他们的兄弟,就算是萍水相逢,辗转与中原和西域,也该衍生出相濡以沫的义气了。

  “好,天下,你走到哪儿,我薛鋆就跟到哪儿,找相爷解毒的事暂且先放下,我们就陪你破解鹘野国的秘密。”我从薛鋆和大哥的眼里看到了似曾相识的坚决,忽然眼前升腾起一层水雾,原来失了魂魄的林天下也会感动。

  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落泪,便侧过脸轻轻抬头,让泪水流回眼眶,道:“我们,先找到大祭司的住处吧!”

  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感觉到了内心隐约的沧桑,我知道我还年轻,天大地大,还有好多地方等着我去闯荡,就算一辈子都解不了毒,可是还有兄弟义气在,便于愿足矣。薛大哥曾说,我越来越像他们的大哥,过去的我总是需要别人的照顾,而现在的我却能够支撑起自己的世界,他们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我,或许是俨然冰魂散,又或者是那漫无边际的大漠。

  我们在城里走了许久,终于在西北角一个不起眼的小巷里发现了大祭司的府邸,门上用鹘野文写成的牌匾,还有墙上那些看不懂的符咒,身份如此显赫的大祭司,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府邸安排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还有,在寻找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整座城的建筑是以王宫和王宫前的一颗大槐树为中心放射开来,如果我没有记错,博宏馆的藏书中有记载,槐树是极阴之树,王宫重地,怎么会让这种东西屹立门前?

  寻得大祭司的府邸,我们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再次上了房顶,鸟瞰整幢房子,这座府邸门前种着一棵大桑树,屋后种着一棵槐树,中原民俗中有“门前不种桑,屋后不种槐”的讲究,桑树与“丧”谐音,“槐”字乃“木”“鬼”相合,极易聚集鬼魅阴魂,破坏房屋整体风水,堂堂大祭司难道连这都不懂?

  “他妈的,这什么鬼地方,阴森森的!”大哥随口一骂,却也不无道理,这个地方的确阴森森的,从高处望下,后房之中烛火明灭,其余房屋连个动静都没有,莫非这大祭司府里只有他一个人?

  “我们进去吧!”我的方外之影自然比他们的轻功快速,瞬间便到了庭院。方才还是夕阳西下,现在夜幕降临,庭院中空无一人,晚风吹得树叶沙沙响,让人心里慎得慌。

  再看身旁两人,大哥和薛大哥佩剑出鞘,蓄势待发,若无几分害怕,神经怎会如此紧绷着?突然树丛林闪过一个黑影,大哥一个警觉,挥剑劈了过去,只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叫,借着月色,我们看清了那个黑影,原来是一只黑猫,现在已经被大哥劈成了两半。房前种桑屋后槐,这地方本是阴森,再加上这黑猫,若是常人在此,恐怕已经吓晕过去了。

  “这地方感觉阴气挺重的,否则也不会是黑猫栖息之地。”薛大哥低声说道。

  我们已经在庭院中僵持了许久,确定没有危险之后,便往正房走去,我猛然想起什么,便拽住二人,从地上捡起一个小石子,盯准房门抛了过去,谁料石子刚接触到房门的一刻,便化为灰烬。

  “啊?!这……”大哥大惊失色,说道:“这房门连石头都能融化?那我们不就不能从正门走了?”

  是啊,这样一来,我们便不能走正门了,另外,既然门是如此,那么窗户一定也是如此,那么,房顶会不会是漏洞呢?我承认很多时候上房顶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可对于这样一个地方,上房顶也有一定风险。

  “你们在这儿等着,我上去看看。”他们两人还来不及回答,我便上了房顶,我谨慎地迈了几步,房顶似乎是安全的,若是拆几块瓦,就可以进入房间了。

  可是,当我正要下去的时候,前方的房顶隐约下陷,我刚想看个清楚,迎面一个巨大的铜锤击中胸口,接着就是胸前一阵强烈的碎裂感,来不及呼喊,便滚下房顶,吐了一口鲜血。

  “三弟!”好在大哥及时接住了我,我用尽体内最后一丝力气说了一句:“快走!”

  大哥背着我,和薛大哥一起离开了这个地方,回到了客栈,大哥运气为我调息,薛大哥前脚把我送回客栈,后脚便出门找来了一位巫医,看来这次伤得不轻,不知道那位躲在暗处的大祭司是不是正在得意地笑。

  大祭司府邸

  晚风依旧在吹着,仿佛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若是没有那两棵树和黑猫的死尸,恐怕这个地方会被误认为是主人早已入眠。

  门前的桑树突然一阵摇晃,继而屋后的槐树上的叶片纷纷落下卷在一起越过房屋,竟将那只黑猫的尸体包围,快速地旋转。

  当树叶散去时,从槐树叶的包裹之中跃出两只黑猫,方才那一分为二的黑猫尸体已经不见了,若是稍微联想一下,不难发现,那黑猫的尸体此刻已经变成了两只完好无损的黑猫,在暗夜中,睁着闪着光亮的双眼。

  五天后

  宫中传闻汗王旧病复发,不能早朝,三位公主召集御医会诊也束手无策,大祭司提议举行祭典祈求天神为大汗赐福,三位公主不假思索地同意了大祭司的建议,谕旨一下,马上找到了一位刚刚出生不久的孩子。

  在这五天里,大哥频频使用内力为我疗伤,而我也常用内力让胸腔碎裂的骨骼复原,那本《断魂秘术》还带在身上,薛大哥从上面找到了疗伤的方法,可我不知道这样是否有效。

  外面风传大祭司又要举行祭典,又有一个无辜的孩子要死于非命了,我好想去阻止他们,可我知道,这是他们的传统,以我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外来人,若贸然出动,只会惹得举国震怒,可是想到那个孩子,他的母亲真的忍心吗?稚子何辜啊!

  “天下,现在我们不能如此莽撞地去闯大祭司府,里面有很多古怪之处,而我们在这里也难保大祭司不会在暗处下手。”薛大哥说的有道理,五天前夜探大祭司府显然已经暴露了我们的行踪,我们不能再呆在这了。

  “那我们能去哪儿?总不可能跟汗王住在一起吧?”大哥刚刚为我调息完毕,累得大汗淋漓,正坐在椅子上擦汗。

  我一时眼前一亮,“对啊,我们可以住在王宫里,跟汗王住在一起,大祭司就会收敛一些。”

  大哥一愣,说道:“我就这么随口一说,你们还真去啊!”

  “大哥,若不是你提醒,我还真想不出住处。”

  “可不是,老何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薛大哥和我的轮番夸奖,让大哥有些不好意思,只在那儿嘿嘿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