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四十二章 意外发现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4-03 16:04      字数:0
  “大祭司将厄顿符贴在自己房中,莫非符上的扎古额就是大祭司的名字?”大哥问道。

  薛大哥为人心细,在我和大哥两个粗神经的人之中总能带来我们需要的信息,此时,他说道:“我在街头听说过大祭司的名讳,的确是扎古额。”

  “既如此,大祭司应该是师父,那他的弟子会是谁呢?鹘野文我们也知之甚少,厄顿符只能看懂一半啊!”博宏馆藏书阁即使包罗万象,可也由人而定,我生来不喜欢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充其量只是涉猎,对于鹘野文自然是不感冒。

  如今已可以确定那个老妖怪墙上的厄顿符的用处,可是,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便说道:“对了,厄顿符不只是一张符而已,厄顿符上墙定位,说明师徒二人的安危相系,我看大祭司年老体弱,他的徒弟应该身体也好不到哪儿去。”

  薛大哥说道:“如此说来,唯一能够让他显露弱点的方法就是把那张厄顿符处理掉。”

  大哥说道:“那岂不是又要再去一趟那个鬼地方?”

  也许我们都去上瘾了,对于那个充满无限秘密的大祭司府邸,我们总是怀着无限的好奇,大哥和薛大哥当时虽然动了回中原的念头,可现在不也是对此感兴趣了?

  我叫住薛大哥,问道:“昨日你可有注意大祭司进房的时候做了什么可使房门的封印解除?”

  薛大哥抱着胸斜靠在门上,思忖了片刻,然后说道:“我隐约看到他割破了手掌,然后推门而入。”

  我已有了几分把握,便拿起佩剑,和两位兄长再探大祭司府。

  大祭司府

  大祭司扎古额果然不在府上,不出意外,他此时应该在祭坛,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把这个鬼地方探索个够。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翻墙而入,再次进入庭院,寂无人声,甚至不见那两只奇怪的黑猫。

  庭院深深,水塘、石桥、回廊一应俱全,若在常人看来,大祭司身份显赫,有这样的住处也不过分,可在我们看来不同,这个庭院之中一定有玄机。

  “大哥,这里可能有机关,你觉得呢?”我还是站在石桌旁,原地不动,大哥听了我的话也不回答,就当他是默认了吧!

  薛大哥步行至石桥之上,望着水面,若有所思,从进入庭院以来,我们三人相顾无话。

  “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可是这潭中竟然没有一尾鱼,连水草都没有。”薛大哥的喃喃低语引起了我和大哥的注意,潭水潺潺,却连一丝水草都没有,除非是死水,水底有什么呢?

  “我下去看看。”大哥卷起衣袖准备下水,薛大哥连忙阻止。

  薛大哥从树下拾起一片树叶,轻抛下水,按理说树叶量轻,当浮在水面,可当树叶接触到水面时,潭水卷起一个漩涡将这片树叶系入水中。

  大哥指着水面,大惊道:“这这这,这像极了……”

  “弱水!”我答道。

  不可能啊,弱水乃昆仑神水,怎么会在西域?就算是引水,昆仑距离此地千里,如何引水?

  “唉,这个鬼地方什么玩意儿!”大哥坐在石凳上,愤恨地敲了一下石桌,突然大哥坐着的石凳后退了几步,接着石桌中间裂开,两边剥裂成一个井口,目测这井深不可测,血腥味十分刺鼻。

  我们三人捏着鼻子向井中望了望,井壁长满了青苔,井下无水,三尺之处隐约钩着一些人的衣物,大哥尚觉不足,又踹了一脚另一个石凳,井下传来一阵水声,井中涌起一些东西。

  当这些东西涌上井口处时,我们的胃中无限翻滚,人的肚肠、半个人体、爬满蛆虫的四肢、没了皮囊的尸体,诸如此类令人反胃的东西赫然眼前,若是常人在此恐怕连胃酸都吐出来了。大哥捂着嘴巴把那个石凳踢回原位,这些恶心的东西又落回井中。

  一阵动作,关闭了这个机关,我们三人席地而坐,大哥喘着粗气,晃着脑袋,有气无力地说:“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啊?可吐死老子了!”

  “难怪老妖怪府上不需要下人,那些所谓的下人都已经死于非命了,如果我没猜错,这些支离破碎的尸体就是无辜的下人们。”这个大祭司的残忍程度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那一潭死水,堆满残躯的深井,一分为二的黑猫,庭院之中应该就只有这些了吧,该进正堂了。

  我举起佩剑划了一下手掌,轻轻地推着房门,果然没有阻碍,早知如此,当初我也不用白挨那一锤子了。

  大哥守在门外,我和薛大哥闪入正堂,我在东边的一张小桌案上找到了阎王纸和辰砂笔,薛大哥从西墙上撕下厄顿符,我们准备开始抄写厄顿符,再行掉包。厄顿符撕下的一瞬正堂后神祗灵案上的符咒烨然一闪,忽而暗淡,时不我待,否则定要看看堂后有何怪事。

  “两位兄弟,大祭司回来了,你们快点儿!”大哥在宅门外望风,不方便对我们大喊,只能比划,我虽在协助薛大哥,也时刻注意着大哥的情报,没料想厄顿符对大祭司的感应如此之强,我们只是撕下那张再普通不过的纸,大祭司竟然就从祭坛赶回来了。

  情况紧急,好在薛大哥不紧不慢,快速记下厄顿符上的符号和名字,然后挥笔抄写,一气呵成,认识这么久,才发现薛大哥如此大才。

  我将辰砂笔放回原位,薛大哥贴符完毕,我对门外的大哥说了一句:“躲起来!”便领着薛大哥上了房梁。

  “门!门!”薛大哥指着房门,该死的,动作紧急忘了关门,只好使出方外之影迅速关上房门,万事俱备,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

  不知道大哥躲在门外什么地方,会不会被发现,薛大哥的模仿能力虽强,但老妖怪是否会发现墙上的厄顿符是赝品?周围又安静了,静得只能听到我和薛大哥的心跳声。

  有条不紊的脚步声逐渐接近,在门外戛然而止。

  “众生多结冤,冤深难解结。一世结成冤,三世报不歇。我今传妙法,解除诸冤业。闻诵志心听,冤家自散灭!”老家伙在门外一阵嘀咕,这是什么咒语,听起来好像是中原道法。

  忽而看向薛大哥,他又蹙眉,他又发现了什么?

  脚步声又响起,不过渐渐远去,老家伙就这么走了?好在我们收拾尾声得及时,他没有发现什么。

  这个西域的大祭司竟然会中原的道法,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他到过中原,并且学习过中原道家的法术咒语;第二,他和中原的道士接触过,耳濡目染总有些收获。一国大祭司,做法祭祀绝不含糊,对西域巫术也需入木三分,否则难以服众。

  “他走了吗?”我不敢发出声音,只能以唇语向薛大哥发问,幸好薛大哥看得懂,若换做大哥,不知道会不会有这种默契。

  薛大哥朝我点点头,我们二人便从房梁上下来,在房梁上蹭了那么久的灰尘,衣服早就脏得不得了,可这会儿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为了减少意外,我和薛大哥进了后堂,薛大哥嗤笑道:“这个老家伙以为是他杀的那些人阴魂不散,所以特地在门外念了半天的‘解冤结咒’,做贼心虚,确有此事啊!”

  原来那咒语便是“解冤结咒”,博宏馆藏书阁里关于奇门遁甲、道家秘术、巫术咒语的书虽多,但看多了头疼,也没记住多少,如今算是长见识了。

  “薛大哥,你看,那桌上是什么?看起来像一个阵法。”我早已注意后堂多时,此时正好看个明白。

  后堂并非通向内房,而是一面墙,正中央放着一张八仙桌,桌上摆放着神仙灵牌,瓜果贡品,墙上挂着寿星老的画像,不对,寿星老?!这还不算,桌前放着一个布偶,布偶衣衫整齐,由琵琶骨之处牵出一条细绳,系在另一个木偶的脖子上,而周围摆着九个棋子,这些棋子又由细绳牵着绑在一个木块上,而这木块再由细绳牵着束在布偶脖子上。这两个人偶五官逼真,看他们的装饰不像中原人,四周只有烛火的光芒,明灭的烛火之下,这些细绳显现出隐约的血红色,这个阵法到底是什么用的?

  薛大哥也是礼佛尊神之人,见到寿星画像,便行了个大礼,继而说道:“西域怎么会有寿星老的画像?大祭司还真是将中原和西域巫术结合得恰到好处啊!”

  “我觉得,这个阵法很像我在书上看到过的‘借命阵’。”我刚说完一句,在门外已久的大哥进了后堂,看他掌心的刀痕就知道大哥开门有多讲究。

  大哥问道:“刚才那个老东西在外边絮絮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玩意儿,自个儿家还探头探脑的,他没发现你们吧?”

  我只觉得大哥这个问题纯属多余,如果我们被发现了,现在就不会站在这儿了。

  “这不是黑苗族的‘续命阵’吗?”大哥竟也认出了桌上的阵法,只是名字有出入,大哥提到的黑苗族我也有所耳闻,那是岭南苗人的一个部族,以传世巫术著称,那个老东西到底会多少中原的巫术?

  “我们还是先回去吧,今天的收获不小。”私闯大祭司府还是点到为止的好,万一又出现什么古怪,比如……那些恶心的尸体活过来,或者潭底钻出什么怪物。

  “有人在跟踪我们!”走进小巷之后薛大哥轻声一句让我们不由得往后一看,夕阳西下,斜映在地上的人影暴露了一切。

  前头正有一个拐角,我们迅速地躲进拐角,那个像狗皮膏药一样的人影紧跟其后,呵呵,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可惜,这个垃圾连黄雀都不如。

  “啊!”大哥眼疾手快点住了那人的穴位,那人惊魂未定,一脸慌张。

  “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