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四十七章 自由英雄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4-08 09:38      字数:0
  看惯了黄沙滚滚,隔壁荒凉,再回到繁华的中原大地,只觉得之前的种种都是视觉的洗礼,一直没有多想京城的事,一方面是记不得多少,另一方面则是,对于京城的印象并不深刻。当再回到这里,才猛然想起,两位兄长挂职出走,这次回京会不会被惩罚?

  无恨那小子永远都是那么快乐,哪怕他的问题令我厌烦遭到我的责骂,他也是笑容满面,似乎周遭的一切都挑动不了他的悲伤,直到回到京城的第一个晚上。

  那天夜里夜幕压抑,不见星辰,恐怕是入秋了,连晚风都带着一股寒气,可是吃完晚饭以后,就不见了无恨。

  我以为他是在这统领府住不习惯,说实话,我也不习惯,我甚至不知道,两位兄长怎么会知道这是我的府邸,还在里边驾轻就熟,大哥的解释是之前带他们来过,可是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如此陌生。

  无恨不像是会乱跑的孩子,府邸这么大,他也不会失踪,不出我所料,当我看到他时,他正在蹲在花园的回廊上拖着脑袋发愣,自然是没有发现我的到来。

  “无恨,在那儿干嘛呢?”若是平时我这么一喊,他铁定会蹦跶过来追着我问东问西,可是今天却只抬头看了我一眼,爱搭不理的。

  我走到他身边,坐在地上,问道:“你小子怎么了?好端端的闹脾气啊?”

  他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天下叔,我想我爹了。”

  唉,这小子,你说他要是饿了,我还可以让下人端点点心过来,他要是无聊,我还可以陪他玩儿,可他要爹,这我可上哪儿找去啊,难不成还得让我飞去鹘野把严克诚带回来?

  “无恨啊,其实很多时候天下叔很羡慕你啊!”秋夜微凉,我却嫌长袍太过麻烦,干脆脱下长袍放在一边,只穿着中衣坐在无恨身边。

  无恨抬起头疑惑地看着我,我再次看清了他那双干净清澈的眼睛,发觉自己似乎曾经也有过这样一双眼睛。

  “天下叔,你为什么羡慕我啊?”

  “因为你还有爹可以思念,可是天下叔却连自己的爹是谁都不知道。”本来和孩子说话时情绪是最好不要低落的, 提到父亲,我的心里就不是滋味儿,按捺不住地,低沉。

  “天下叔没有爹,那您是怎么长大的呢?”

  “天下叔有养父啊,我是由他们抚养长大的。”这孩子在想些什么哪,谁说没爹的孩子就长不大?

  无恨拉着我的袖子,摇着我说:“我爹说了,男子汉不能哭,天下叔你要哭咯!”

  “混蛋,我才没有哭!再说了,谁说男子汉不能哭,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叫‘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吗?”

  无恨怔怔地望着我,明显我的话颠覆了他对父亲教导的记忆,我拍着那小子的肩膀道:“无恨,要说什么大道理呢,天下叔没你义父在行,天下叔就一句话,你有值得想念的人,这就是幸福的,不管你走到哪里,你在想你爹,你爹一定也在牵挂你,你是个男子汉,你要让自己强大起来,这样才能不辜负你爹还有我们的期望,而不是像个小娘皮似的在这里哭哭啼啼地想爹。”

  “嗯,我要做一个像天下叔、义父、还有何叔叔那样的大英雄!”无恨站起来攥着小拳头,用炯炯的目光看着我。我第一次被人称作是英雄,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样才算是英雄,怎么就成了孩子眼中的英雄了呢?

  我揽过他,说道:“好了,我们看星星吧!”

  “天下叔,天上黑漆漆的,哪有星星啊?”

  我瞪着他道:“我说有就有!”

  “哦。”

  我又转怒为笑,浑然没有看到不远处站着的两个大老爷们儿,可能在他们眼里,我和无恨就是两个孩子。

  第二天天一亮,我们哥仨安顿了无恨之后,便进宫去了,经历了这么多日子,我渐渐想起了许多以前的事,其中也包括我和陛下、娘娘、白昌平的友谊,此次进宫面圣,也算故友重逢。

  已经过了早朝的时间,我也用不着在大庭广众之下受人指指点点,竟松了口气。阿成公公传陛下口谕,让我们在永德殿候着。

  “林天下何在?!”我们三人站在大点中央,冷不丁传来的一嗓子让我吓出一身汗,这皇宫里都是失心疯吗?总是这么吓人。

  “林天下在此!”我背对大门回了一句,我倒要看看是谁。

  大哥和薛大哥偷偷回身瞄了一眼,我听到大哥倒吸了一口气,好吧,我知道是谁了。

  “林天下何在?!”又是一声喊,可这次却是一声娇喝,嘿嘿,来的人还不只一个。

  “林天下在此!”

  “林天下何在?!”妈的,宫里的人都有病吧,换个问题好不好啊!虽然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林天下在此!臣林天下参见陛下、贵妃娘娘、小王爷!”我面对空无一人的宝座下跪行礼,大哥他们不知所措,愣了半晌之后对着门口下跪,我相信自己是大周第一个敢背对皇帝下跪的人。

  来者果然是他们三人,许久不见,陛下眉间的“川”字依然明晰,娘娘却愈发光彩照人,小王爷身体颀长,器宇轩昂,还是老样子,一点儿没变。

  “三位爱卿平身。”

  “谢陛下。”

  白昌天稳坐正座,笑道:“鹘野赫莫汗的奏表已经上来了,比你们早了一步,说你们在鹘野出尽了风头,立下了大功,赫莫汗还夸中原人才济济,地灵人杰,此乃爱卿之功啊!”

  我和两位兄长并排站着,我们三人相视一笑,我接着道:“臣还要恭贺陛下娘娘喜得龙子。”

  “你才刚回京,怎么知道?”贵妃昭妍轻启朱唇,浅笑道。

  我答道:“回娘娘的话,臣等进宫来的路上听得够多了,臣等又不是聋子傻子,自然是知道了。”

  此话一出,帝妃大笑,白昌平一言不发,笑而不语。

  白昌天说道:“朕想,你三人可是配合的天衣无缝,若要强行将你三人分开各派一职,倒是暴殄天物了,这样吧,朕就封你林天下为怀化大将军,何权为安国大将军,薛鋆为武威大将军,三位将军就不用分开了。对了,天下,你也有些日子没回乡了吧?朕准你衣锦还乡,由何爱卿和薛爱卿陪同,如此可好?”

  一直都是他在说,我也不好反驳,想想也是,出来好几年了,也该回去瞧瞧了。

  “臣等领旨谢恩。”

  “陛下,娘娘,我们三人这官职是不是没什么大事,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料你就是个懒人,不想上朝,那就依你,你三人回乡之后代天巡狩,巡视四方,体察民情,这样总可以了吧?”

  “可以可以,谢陛下。”我冲着大哥和薛大哥竖起了大拇指,我们自由啦,哈哈。

  许久不说话的白昌平信步走到我身边,说道:“有个人想见你,离开皇宫后去西街民巷。”

  大哥和薛大哥好像已经猜出是谁了,可我还是不知道,只不过,……“昌平,新婚之喜,兄弟我还没祝贺你呢!”

  昌平惊道:“你怎么知道?”

  我抱胸道:“小道消息!”

  又引来一阵大笑,这皇宫,就是我闹笑话的地方。

  西街民巷

  “大哥,薛大哥,你们猜到那个人是谁了?告诉我吧,我好有个心理准备,不然又要闹笑话了。”一路上,我一遍一遍的恳求大哥他们告诉我到底是谁想见我,可他们就是不说,还一直笑,搞得我心里边毛毛的,娘的,我讨厌故弄玄虚!

  到了巷口,他们突然停下,大哥颇为神秘地说道:“额,这个,天下啊,我们就不方便进去了你自己进去吧!”

  “对对对,天下,这事儿我们去不合适,还是你自己去比较好。”薛大哥笑道。

  我说道:“为什么啊,如果遇到什么危险,我叫人还来不及啊!”

  “哟,我们的林大将军,您的两套本事已经足够保护自己的了,谁还能伤得了您啊?”大哥怪腔怪调地笑道。

  算了,不用他们跟着了,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三头六臂的怪物,一个个都这么阴阳怪气的。

  这条小巷很窄,两旁民居林立,但都紧闭着房门,唯独前方的一扇门开着,或许就是这里了,我在门上敲了敲,问道:“里边儿有人吗?”

  没人回答,我径直走进,探了探头,问道:“有人在里边吗?没人有鬼也吱一声儿啊!”

  还是没动静,这地儿怎么比那大祭司的宅子还恐怖,连最基本的猫都没有。最重要的是,大哥和薛大哥还不在身边,妈的,到底是谁想见我,约我在这种地方?

  “老子就是林天下,到底是谁想见我?!”我承认我害怕,所以才大声嚷嚷,但是,这一嗓子还是有效的。

  “好久不见。”是个女人的声音,不是我想象中的女鬼,而且,这声音很熟悉。前方的庭院拱门里走出一名女子,我一时感到头痛欲裂。

  我的眼前,幻象与现实交替着,直到脑海中的那个身影和眼前的这个身影合二为一,她就是她,无数次出现的那个人,不自觉的,喃喃自语:“云璇……”

  她迎面跑过来,那个身影越来越近,“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都是我害的。”

  什么呀,什么就她害的?我一脸疑惑,满腹疑问,可她就近在咫尺,抓着我的手,我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可是如果我们之间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的话,我不怪你。”

  她摇着我的肩膀,问道:“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云璇。”

  “我记得,你是云璇,我们在璇玑阁见过面,还有长风酒楼,你还说赵怀德是你的未婚夫,我开玩笑说要不你嫁给我好了,额,我就记得这些。”我想一个傻子一样看着她,可她却已梨花带雨。

  云璇点点头道;“好,我嫁给你。”

  “啊!!!不是……我当时只是……我只是开玩笑……我……唔!”她真的就在我的面前,而且,四唇相接之际,我仿佛天旋地转,我能感受到她唇间的冰凉,还夹杂着眼泪的咸味,我的心里竟有一丝欣慰,可是,我圆睁的双眼看清了她微睁的双目中的哀伤,她一定有什么伤心事,我的意识里试图着说服自己享受这一刻的温存,可我还是推开了她。

  我大口地喘着粗气,我承认自己破坏了气氛,可我知道面前的女人是个伤心人,我不能这么做。

  “云璇!你看清楚,我是林天下,不是你的未婚夫赵怀德!”我还是想叫醒她,但愿刚才的举动只是她在发泄自居的痛苦。

  云璇顿时泪如涌泉,她对着我喊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林天下,可是我要告诉你,我爹死了,赵怀德是个卑鄙小人,他要下毒害你,我无家可归了,我只能等你回来,我只能跟着你!”

  伍长信死了?果然厄顿符破,伍长信也难逃一劫,可是云璇说,赵怀德下毒害我,看来大哥他们说的没错,俨然冰魂散的确是赵怀德下的,如果我推测的没错,云璇拒绝和赵怀德成亲,赵怀德以为是我从中作梗,所以怀恨在心,下毒害我,虽然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平生最见不得女人哭,云璇泪水模糊了双眼,我用衣袖擦去她的眼泪,她……唉。“云璇,从……从今往后,我保护你。”

  这也许是一个契约,我和她之间的契约,我还是心软了,我甚至无法定义她对我来说到底是什么,路人?朋友?或是……但是不管怎样,但愿我林天下瘦弱的肩膀能够保护她。

  “你……别哭了。”我话音刚落,她扑进我的怀里,再一次令我措手不及,我没有抱过人,也不知道手该放哪儿,哎呀,肩膀怎么湿漉漉的,额,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