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四十八章 衣锦还乡(上)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4-09 10:03      字数:0
  她在我的肩头哭了好一会儿,因为是秋季,所以我的衣服穿的有点厚,不过,被云璇这么一哭,估计是从里到外同一个地方都能挤出水来了。我知道这个女人一肚子苦水儿没地儿倒,可是姑娘,我知道你是个被伤了心的女人,可你知道吗?比起你能够以真面目示人,我这一辈子只能装男人更悲惨一点啊!

  “云璇,我们在这儿待了好一会儿了,我刚刚领旨明天启程回丛岗看望养父母,你也一起去吧,从今往后,有我保护你,不会有人敢欺负你的。”我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胆子敢打这个包票,可看云璇哭得肝肠寸断的样子,我真是不忍心哪!

  云璇红肿的双眼里流露出暧昧的神色,让我不敢多看,她自然也明白,便拉着我的手说:“天下,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家。”

  这话怎么听得那么别扭啊?不过回想起来也真好笑,一开始是我自己一个人四处闯荡,后来是大哥和薛大哥我们三人一条心,现在又多了云璇和无恨,以后也许会分开,可这样一起浪迹天涯的日子,一定是美好的。

  “林天下一直都是四海为家,有我在的地方,就有你的家。”见鬼,这话是我说的吗?不不不,这绝不是我说的,可是,它却是从我的嘴里说出来了,完了完了,云璇又要误会了。

  果不其然,云璇含羞带笑,挽着我的手,我恨死白昌平,正事不干,给我弄来这么个麻烦事儿。

  我领着云璇出了巷子,只见大哥和薛大哥歪着脑袋靠在墙边打盹儿,就这么会儿他俩竟然睡着了,是在寒碜我吗?

  大哥听到我们的动静,随即摇醒了薛大哥,大哥伸了个懒腰道:“哎呀,我说兄弟啊,你要再不出来,我和你薛大哥的头上都要结出蜘蛛网了。”

  一回神,大哥看到了云璇,赶紧抱拳道:“哎哟,云璇姑娘,失礼失礼,别见怪,我不知道小王爷让天下见的人竟然是你。”

  云璇笑着摇了摇头,刚想说什么,却被薛大哥打断:“什么云璇姑娘啊,现在应该叫弟妹,是吧天下?”

  我怒视薛大哥,可他却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我就知道他们一定会胡说八道,没想到又让我说中了。云璇却跟没事人一样,饱含深情地望着我,我再一次不知所措。

  “我……我们先回府吧,无恨还等着我们呢!”我从嗓子眼儿里挤出这么一句话,云璇挽着我的手更紧了,两位兄长越走越快,我知道他们是故意的,可我怎么一点抗拒的想法都没有呢?

  统领府

  无恨那小子还是很听话的,临出门前交代过他别跑出去,就在院子里玩儿,果然,那小子叫了一大群下人陪着他踢球,这小少爷的生活过得挺滋润啊!其实他本来就该是小少爷,只不过不该在我这林府,应该在严家。

  他大老远的看见我,丢开手里的球跑过来,这小子这些日子都跟我呆在一块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我儿子呢!“天下叔,义父,何叔叔!”

  “无恨,义父和两位叔叔不在府上,你有没有胡闹啊?”薛大哥问道。

  无恨背着手,一副小大人的模样,道:“义父交代过不能乱跑,孩儿就一直在府上玩儿,这些哥哥姐姐可以作证。”

  旁边的下人们一个劲地点头,本来我也不怀疑,既然我们回来了,就让他们各干各的去了,无恨眼尖,立即对我身边的云璇起了兴趣。

  “哎,这位姐姐从来没有见过诶,天下叔,是您的媳妇儿吗?”

  云璇吃吃地笑,两位兄长朝我耸耸肩,我真不明白,云璇脸上有写着是我林天下的媳妇 儿吗?“额,这个……我……无恨,这位云璇姐姐是叔叔的朋友,以后她就和我们住在一起,你高不高兴啊?”

  无恨还是个孩子,自然不管那么多,好在他也不怕生,拉着云璇的手笑着说:“好啊,云璇姐姐好漂亮,我要她做我的婶婶。”

  我发誓,我什么都没听见……方才我没有明说云璇的身份,注意到了她脸上失望的神色,可无恨的话让她冁然一笑,摸着无恨的头道:“你叫无恨是吗?姐姐和你玩儿吧!”

  “好啊!”

  对于孩子来说,有了玩伴便可以不亦乐乎,但我隐约能感觉到,云璇不时看向我的目光,如果说答应保护她便是我和她之间的契约,那么,我能兑现吗?再或者,这个承诺能维持多久?当她遇到了自己的心上人,出嫁了,拥有了自己的幸福,这个承诺也就不攻自破了,在鹘野的时候,她的身影每每出现,我都想亲眼见见这个人,可现在终于见到了,却觉得,这是个莫大的责任,我,承担得起吗?看她和无恨玩儿得那么开心,我逐渐觉得,自己更喜欢看她笑的样子,因为这个时候,我的整个世界都敞亮了,不,她何时成了我的整个世界?

  “大哥,薛大哥,我去收拾行李,今晚好好休息,明天还要赶路。”我没有看两位兄长的表情,独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想熟悉一下自己的气息,更想静一静。

  入夜,近冬的夜晚越来越冷了,我让下人给他们房里搬个炉子去,免得夜里着了凉。

  中原的夜晚果然少了西域夜晚的压抑感,不再觉得天空近在咫尺,我开始同意两位兄长的说法,兴许俨然冰魂散根本就没有解药,只有重新接触那些人、那些事,才能再想起曾经的点滴,所谓俨然冰魂,不过是让我变成一个遗忘了过去的冰冷之人,可是有一股人情在心间,只要身边还有温情,就不会毒入骨髓,我就还有救。就像现在这样,好多人和事都想起来了,提起父母会酸楚,看到云璇会怜惜,和两位兄长在一起会感激,心中慢慢地有了喜怒哀乐、七情六欲的感觉,就算找不到师父,又有什么所谓?

  “夜里风大,小心着凉。”不知何时包裹在身上的披风,还有不请自来的人。

  我怎会不知道是谁,只是没有转身,用一只手扬起披风,她很配合,倚靠在我的怀里,我用披风捂紧她,静静地道:“你说你要嫁给我,可是对不起,我不敢。”

  “我可以等。”披风里的温度是暖的,我相信此刻彼此的心也是暖的,林天下这一次胆怯了,我就是没有勇气踏出这一步,从前王瑜不敢,如今的云璇更是不敢。

  她在我的怀里抬起头,我只比她高出一个头,谁知这样的差距却恰到好处,她凑到我的耳边,我甚至能感受到她的呼吸。“你一定觉得我是个看见男人就往上贴的女人吧?”

  我轻轻低头,看着她的眼睛,摇摇头,道:“斯人如玉,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我抬头看着天空,还是那么暗淡,云璇环着我的腰的手又紧了紧,我一直都在躲着,却从未想过要远离。

  拂晓鸡鸣,我们一切同于往常,轻车简从,我们只是要回乡探亲,而不是回去炫耀。

  一路风尘,陆路继而水路,多年没有回江南,这里还有谁记得我呢?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江南胜地果然名不虚传啊!”当我们的船停靠在兴化渡口,大哥第一句话便是如此,薛大哥牵着无恨下了船,云璇依旧紧跟其后,拉着我的手,怕走丢。

  “你们先在渡口茶楼歇会儿,我去看望我的叔父。”我没有让云璇跟来,有些事情,现在还不是时候,否则解释不清。

  前后相别近乎十年,那个小茶馆还是老样子,我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台上醒木一响,刘叔叔还是在说过去的故事。

  “咱上回说到,先帝开创大周朝……”

  这么多年了,先帝的故事说了这么久,不知说了多少遍,这里的茶客听不腻,刘叔叔也说不腻,那一辈人的记忆还在传承。

  我像当年一样找到了那个胖女人,要求见刘孝杰先生,那个女人这次比上次爽快多了,二话不说就进去打了个招呼。“年轻人,刘先生要见你,你进去吧!”

  我走至刘叔叔房门前,沉声道:“晚辈求见先生。”

  “进来吧年轻人。”

  我进了门,刘叔叔正坐在窗边喝茶,我作了一揖道:“小侄林天下见过叔父。”

  刘叔叔猛一回头,颤抖地放下手中的茶壶,“天下……你回来了?”

  我毫不客气地搬了条凳子,坐下,翘起了二郎腿,一如当年。

  “天下,你是不是闯祸了,跑回来了?”天哪,在刘叔叔的眼里我就是这么个形象吗?

  我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说道:“我现在可是御封怀化大将军,代天巡狩,得陛下恩准回乡探亲,侄儿没有闯祸,侄儿一直都在努力。”

  刘叔叔的胡子又白了许多,但他捋胡子的动作还是和当年一样,“果真?”

  “侄儿现在可是认真的。不瞒叔叔,侄儿在京城还有一座府邸,您要是不信,侄儿这就给您搬来!”在叔叔面前,我还是个爱闯祸、长不大的年轻人,不过这样也好,这才是最真的我吧!

  “哎呀,时间过得挺久的了,我得走了,刘叔叔,我得回去看娄汉叔他们了!”其实我是怕大哥他们一直在喝茶喝出毛病来。

  刘叔叔倒也通情达理,没有多挽留,只是上前整了整我的衣衫,道:“你小子总算有点出息了,但你要记着,无论你是什么身份,别忘了为百姓多做实事,别老拿着个名头瞎咋呼。”

  “放心吧,天下天下,不为天下百姓谋福利,我都对不起自己的名字。”时隔多年,我也比当年离开兴化时高了许多,刘叔叔再也不能顺手就摸到我的头了,头乃诸阳之会,怎么能老是被摸?

  我充其量是打扰了刘叔叔而不能算是看望,要不是那几个人等着,我还真有可能和刘叔叔聊上几天几夜,好好说说我这些年的经历。

  “弟兄们,我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