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四十九章 衣锦还乡(下)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4-09 10:06      字数:0
  “天下。”云璇笑语盈盈,迎面走来,不顾身后两个大男人的不耐烦,也不顾无恨出于玩耍的纠缠,跑到我身边,面若浮云,目似辰星。

  我能如何?报以一个礼貌的微笑,收起刚才胡闹的口气,从她的身旁擦过,对两位兄长若无其事地道:“两位大哥,让你们久等了,我们走吧!”

  我迟迟不敢转身,我隐约感到自己的脊梁被一种炙热的光芒灼烧着,无法躲避,直到无恨无心的插入:“天下叔,你不知道,刚才义父和何叔叔都快睡着了,可是婶婶还在陪我玩儿呢!”

  婶婶!这个称呼我给不起,也……不能属于她,可我不能当面拒绝,这样太残忍。昨夜相拥仰望夜空的记忆还历历在目,怀中还遗留着她的温度,她的气息,不知觉,从心底发出一声叹息,伸出手,牵住了她。

  罢了。

  柔荑在手,可我不敢看她,就这么牵着走在前头,无恨还是由薛大哥拉着,大哥打了个疲惫的哈欠,舟车劳顿,大家都累了,可还是得步行到丛岗。

  “我背你吧!你一个女儿家要走这么远的路,怪累的。”我也不顾她的拒绝,躬下身让她上了背,我忘了自己也是个女子,是啊,忘了很久了。

  “天下叔,我也要你背!”“别胡闹,义父背你,没看见你天下叔正忙着呢吗?”接着又是一阵笑语,就当是耳旁风好了。

  路旁的树掉了叶子,落叶铺满了一整条小径,来时没有注意过这样的美景,或许那时还不到季节,或许那时没有此刻的心境。背上的人轻轻抬手为我擦汗,柔声道:“谢谢你,你还是关心我的对吗?”

  “我觉得此刻的自己更像是陪伴妻子归宁的丈夫。”我毫不避讳的言语引来了她的妩媚一笑,不约而同地,看向前方,我想知道还有多远,可为什么,仿佛在看我们二人未来的路。

  “天下啊,前头的村口是不是就到了?”大哥小跑到我身边,指了指前方,我给了他肯定的回答,继而听到身后无恨欢喜的喊叫。

  “放我下来吧,这一路辛苦你了。”我的动作很小心,但无可掩饰的,自己身上淋漓的汗和此起彼伏的喘,她笑了,我也憨笑了一声,林天下,就是这么傻。

  我们一行人走进村口,在村口打闹的孩子立即跟来,指着我,“这位叔叔是哪里来的?”

  他们应该是新降生在这个村庄的孩子吧,儿时的玩伴都长大了,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但愿一些渐渐老去的大人们能认出我来,然后和当年一样说我几句,让我听听乡音。

  “天下,为什么村子里的人好像都不认识你似的?”云璇的话然我感到一丝冰凉深入内心,我机械地看着这周围的一切,这都是陪伴我成长的花草树木、乡亲父老啊,难道都记不得我了吗?

  娄汉家的院子在村西头,路过王秀才家时,习惯性地往里看了一眼,房门紧闭,他估计又上哪儿去了,旧时被他称作是贼的林天下回来了。

  娄家的院门虚掩着,门旁的石缝里都长出了野草,几只蚂蚁在进进出出,一抬头,屋顶上的烟囱冒着气,空气中一股土地的味道,不比那些檀香、龙涎香、梅花香的气味,却更亲切温馨。

  “叔,婶儿,我回来了!”我推门而入,惊得门顶上鸟窝里的鸟扑楞了几下翅膀,无恨蹲在门口看蚂蚁,两位大哥跟在我身后,云璇拉着我的手,寸步不离,的确,这些对他们来说都太陌生了。

  “哎,门儿没关着,自己进来吧!死老家伙,家里来人了,还不快看看去,还杵着干啥呢?”大凤婶高亢的嗓门还是那么急哄哄,接着一声开门声,我终于见到了多年未见的养父,娄汉。

  “几位是外地人吧,我这儿穷乡僻壤的也没什么好招待的,让你们在门口站那么久实在是不好意思。”娄汉叔竟然没认出我来,我诧异地回望云璇和两位兄长,难道我真的变化这么大吗?

  眸底一股清泉如同古井中等候许久的水,涌上两睫之间,“娄汉叔,是我,我是天下,林天下。”我近乎哽咽地说出这句话,搀扶着娄汉叔,空气瞬间凝固了,大哥和薛大哥从没见过我哭,云璇更是不用说,天伦重见,云璇定是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转身,低声抽泣。

  “天……天下,你是我的孩子天下?”娄汉叔揉了揉双眼,指着我的手开始颤抖,进而发出一声石破天惊的笑,“彩凤,快来啊,天下回来了!”

  “你个死老头子大白天说啥胡话呢!”大凤婶儿将双手在围裙上蹭了蹭,看着我,怔住,“你……你是天下那小子?”

  我已是满脸泪痕,近乎十年光阴,我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吊儿郎当、游手好闲的林天下,我的身边有我同生共死的兄弟,可爱的小侄子,还有……一直陪在身边的女人。“叔,婶儿,我不骗你们,小爷我就是林天下!”我操着当年的口气,只为让二老想起那个不成器的林天下。

  “哎哟!”大凤婶儿好了一嗓子,负着笨重的身体跑到我身边,用长满茧子的手摸着我的眉眼,然后把我的脑袋狠狠地拉进她的怀里,“老娘还以为你小子不回来了呢!多少年了不见人影,你死到哪儿去了你啊!也不给家里捎个信儿,也不会来看看,你叔和婶儿就是死了你也不晓得啊!”婶抱着我号啕大哭,惹得娄汉叔也为之动容。

  大凤婶还是一开口就没好话,冲着我哭着骂娘,这个操劳了一辈子的女人成为了我记忆里最符合的母亲形象。

  娄汉叔对大哥他们问道:“你们……都是天下的朋友吧?”

  “大叔大婶,我叫何权。”“我叫薛鋆。”“我们哪,都是天下的好兄弟,跟着他走南闯北的弟兄!”“还有还有,门口那个孩子是我的儿子。”薛大哥还不忘补上这一句,可云璇也是个大活人,娄汉叔怎能忽略?

  “这位姑娘是?”

  我安抚了婶,对娄汉叔说道:“叔,这也是我的朋友,这么多年,都多亏了他们的照顾,才有了今天的我啊!”

  “快快快,进屋吧,哎哟,门外那小子长得挺水灵的,别玩了,快进来喝杯茶吧!来闺女,婶这也不是大户人家,没什么好招待的,你也别嫌弃啊!”女人和女人永远都是同类,大凤婶也不在乎是头回见面,拉着云璇就进了厨房,我和两位大哥陪着娄汉叔聊天,无恨在院子里逗鸡玩,一家人其乐融融。

  “来来来,大家喝茶,闺女你也别忙活了,婶让你陪着婶聊天,你怎么倒干起活而来了?死老头子你跟木头似的坐在那儿让人家闺女忙活,你搭把手会死怎么地?”云璇坐在我身边,我们俩一脸无奈地看着这老两口,两位大哥捂嘴笑。

  “大婶你也别忙了,坐下歇会儿吧!”云璇站起身扶着婶,云璇本是侯门女子,举止得体,落落大方,婶更是喜欢得紧,直拉着云璇话家常。

  “老婆子,你还不知道吧,咱们天下啊,现在可是御封怀化大将军了,代天巡狩,帮着陛下体察民情哪!”

  “这小子老不正经,总算干了回正经事!”大凤婶虽嘴上损我,可脸上欣慰的笑容却出卖了她。

  又传来一阵开门声,“唉,这是谁家的孩子啊?”这是个年轻女子的声音,一定是阿玉,连他爹娘都认不出我,我看啊,他一定也认不出我来。

  “爹娘,家里来客人啦?”虽长在农家,但白皙的皮肤,标志的长相却不输官家女子,只是瘦小了些,“哇,家里来了好多人啊!”

  “玉儿,还不快来见见你小天哥。”娄汉叔指着我,随即引来了阿玉难以置信的眼神。

  长发以绸缎发带束起,身着青纱长袍,腰束锦带,佩以三尺青峰。我特意换了最随意的服饰,难道还是认不出吗?“阿玉。”我的嗓音天生深沉,加上年龄的增长竟与平凡女子的尖细不同,反而更为清晰。

  “小天哥!”阿玉叫了一声,接着指着云璇问:“这位该不会是嫂子吧?”

  我好想否定,可是耳边竟传来一句“呵呵,是啊!”

  用饭时,娄汉叔、大凤婶坐在一起,两位大哥坐在一起,无恨和阿玉坐在一块,而我,自然是和云璇坐在一起,云璇毫不生分地给我夹菜,甚至还要喂我,大凤婶笑道:“你瞧瞧,这闺女对咱天下多好啊!”

  “大叔,大婶,天下回来了,村子里好像没几个人认出他来,这是怎么回事啊?”大哥问道。

  娄汉叔说道:“何权哪,你有所不知啊,天下要是现在出去,也没人认出来啊!一晃眼,天下都长这么大了,也有出息了,身体更壮实了,就算是我老头子出去说天下是个女人也没人信啊!”

  饭桌上,我们谈笑风生,无恨的嘴甜,逗得二老哈哈大笑,云璇知书达理引来大凤婶一阵赞叹,阿玉更是对云璇很是满意,看来啊,我若是对不起云璇,就是大不孝啊!

  “大叔大婶,我们帮你们收拾桌子吧!”两位大哥什么时候也这么勤快了?看看窗外,夜晚总是来得比白天着急,不知从何时起,我喜欢在夜里看天空,于是,就有了西域的天空和中原的天空的区别。

  “听我老婆子安排一下啊,今儿晚上,小天就和闺女一个房间,薛鋆、何权还有无恨小子就凑合一个房间吧!”不出我所料啊,该来的,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