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五十六章 云中严家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4-10 09:58      字数:0
  “咴~~”何权等人终于在几日后抵达云中郡,那个无恨眼中最陌生的故乡。

  “传说有天鹅为赵武侯指路,方有了这云中之城,如今千载有余,依旧颇具塞外风景啊!”薛鋆叹道。

  何权笑道:“只可惜我们来这儿的主要目的不是欣赏,而是公务,上头提供的消息说,严家上下已经是官商交杂,稍不留神就会触动整个家族的神经,自从老大严克诚被迫远走西域之后,老二严克安和老三严克顺可是得意的很哪!我们要想潜入严家只能另想办法了。”

  何权不是不知道对于现在的严家只能智取,不能力敌,否则恐怕牵涉太广,得不偿失,当日白昌天言下之意是,必要的时候利用云璇打入严家,可何权却尽量绕过这种策略,准确的说,他是根本就不想这么做,他们万万不能为了完成上头交代的任务就利用自己好兄弟的女人。

  “何叔叔,要不然让我去吧!”无恨稚嫩的嗓音穿透所有人的耳膜,何权果断地摇摇头,云璇不能利用,无恨只是个孩子,更不可以。

  “先找个地方住下吧!”薛鋆明白暂时束手无策,还需找个地方好好商讨才是。

  云璇一直一言不发,只是陪着无恨,让天下的两位兄长保护已经是不得已,若是自己什么都帮不上,岂不是俨然成了累赘?

  同安客栈

  “小二,要两间上房!”“好嘞!”

  “为什么是两间?”何权问道。

  薛鋆伸了个懒腰道:“你和我同一间,无恨和弟妹同一间,就是两间啊!”

  “两个大男人挤一张床?”

  “你大老爷们儿一个能不能别那么矫情,你要睡地上也行啊!”或许林天下不在这儿,他们俩只有偶尔斗斗嘴才能调动一下气氛。

  何权之前一直都在军中,对外界极少接触,云璇是侯门千金,自然是行踪受限,至于无恨,还是个孩子就不必多说,几人当中,唯有薛鋆走南闯北,见识甚广,可是初入云中,要和东道主严家硬碰硬实属下策。

  天色尚早,云璇和无恨还没有睡意,便在何权等人的房中商议对策,虽然男女有别,可大局面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何大哥,薛大哥,你们对严家了解多少?”云璇问道。

  何权靠在床边,说道:“我只知道严家是皇商,财力不输给另外两家,说到底,还是云中郡的地头蛇。”

  薛鋆怀抱着无恨,沉声说道:“严家是道士起家,祖上可是道士还俗,世代经商,好不容易才取得皇宫的交易特许令,成为数一数二的皇商,不过他们也没把老本行给丢了,外界传言说严家老家主严乘风与道士多有来往才传下来几本道法秘籍,其实啊,有一部分是祖传的,为了减少麻烦,才对外宣称学来的,严家上下别看他们都是生意人,多多少少都有点本事,世世代代可都是寻龙点穴的好手。”

  “义父,什么是寻龙点穴啊?”无恨抬头问道。

  “就是风水先生吧!天天跟阴宅打交道,那双眼睛看哪儿都邪乎!”何权吆喝道。

  云璇一身青紫色侠女衫,两鬓秀发在脑后系起,自然地垂下,一双大眼顾盼生辉,玲珑的琼鼻,端坐在桌旁,眼睛灵巧地眨了几下,盈声道:“那我们可以对症下药啊,凭借风水一说取得严家人的信任,再作打算。”

  “对,我对风水之说也略懂一二,不妨由我设下一个风水假象,就等严家愿者上钩。”薛鋆应声道。

  何权打断道:“等等,你的意思是找一个地方设个风水局引他们上钩?有没有搞错啊,我们在鹘野还没恶心够啊?你现在反倒倒腾起人家祖坟来了,你在严家人面前设局是不是有点班门弄斧啊?”

  “不然呢?老何你要是能想出更好的法子,也省的我挤破脑瓜子想出一个风水局来。”薛鋆此言一出,何权一时哑口无言,只是默默地点头表示同意。

  薛鋆刚想让大家回房休息,却不想无恨已经在自己怀里睡着了,云璇是个女儿家,让她抱着个孩子回房也不方便,便将无恨留在房中歇息,云璇一人回房去了。

  时值冬春交季,北地依然寒冷不减,何权紧了紧身上的裘衣,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刚推开的窗户又关了起来。

  “妈的,天这么冷,到哪儿找地方设局去?”何权抱怨道,搓了搓冻红的手,嫌弃地看了一眼薛鋆。

  薛鋆乘着早晨,客栈里客人少,让小二烫了壶热酒,颇为享受的小酌几杯,“不忙,我趁着让小二上酒的时候去外边溜达了几圈,城西的荒岭有一个山谷,三面环山,是块可以大做文章的好地方。”

  何权讥笑道:“你那也能叫溜达,你见过谁溜达的都出城了?”

  薛鋆不搭理何权的讥讽,将手掌放在暖炉上取暖,“大清早的,你没带无恨买点吃的去?”

  “弟妹带着去了,放她一个女人在外边还真不放心,要不,我瞧瞧去?”

  “这种事情还用得着问我吗?天下把弟妹交代给我们保护,可不得上点心啊!”

  薛鋆话音刚落,何权便出了门。想来薛鋆也二十好几了,早年就是个流浪儿,没钱没势的,娶媳妇儿的事压根不敢多想,难得能建功立业,和弟兄几个斗斗嘴,一起闯荡倒也别有一番乐趣。

  话说何权离开了客栈,凭着直觉满大街找云璇和无恨两人,清早的集市惹恼,人来人往,用何权的话说,就是一眼望去都是脑袋分不清是谁的。人虽暂时没找到,却听到了些闲言碎语。

  “哎,听说了吗?严家大公子找到了,人在西域死了,严家人现在在找一个好龙穴安葬他呢!”

  “严家大公子死后不是应该进祖坟吗?怎么还得另找一个地儿?”

  “你可不知道啊,前几年严家可不太平啊,三个兄弟抢家产抢得热火朝天,后来大公子被排挤出去,二公子和三公子两家独大,现在大公子死了,算了了他们的心头之患,可毕竟是一个娘生的,还是得让人入土为安不是?”

  “不是说大公子人在西域吗?怎么入土为安?”

  “听说大公子的灵柩被送回来了,严家上下都傻了。”

  “傻什么傻,听说严家老三是个窝里横得主儿,真看到他大哥的棺材,直接就给哭晕了,严家老二倒是事不关己,让人找块风水宝地赶紧把老大埋了。”

  “唉,都说死者为大,可怜了大公子流落异乡,好不容易回来了,还不招人待见,这严家两个小子迟早遭报应!”

  “小点儿声,严家可是云中的地头蛇,能躲尽量别惹!”

  那群议论纷纷的行人逐渐走远,何权也没再跟上去听清,他三人离开鹘野还没多久,严克诚就死了,真是令人匪夷所思,莫非当日他把儿子托付给薛鋆其实就是在托孤?

  “何叔叔!”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听这一声喊,何权心里头别提多高兴了。

  人群深处跑来一个小男孩,手里举着一串糖葫芦,其后便是一位妙龄女子款款而来,“何大哥,你怎么来了?”

  何权笑道:“我这不是怕你们有危险吗?弟妹,无恨,你们都去哪儿了,怎么我找遍大街都找不着?”

  “何大哥,我带着无恨去买点吃的,路过严府大宅,他们家似乎在办丧事。”

  流言果然不假,严家死了人,可严家老二老三不是与严克诚不和吗?为什么会大张旗鼓的给他办丧事?

  “我们先回客栈,听听薛老弟怎么说。”尽管薛鋆比何权年长,但何权却毫不避讳地称呼薛鋆为“薛老弟”,很多时候这个称呼倒让小无恨犯难了,这小子甚至问过自己的义父,到底应该称呼何权“何叔叔”呢?还是“何伯伯”呢?

  “严克诚死了?!”三人回到了客栈,将事情告知薛鋆,薛鋆大惊失色。

  【我们才离开鹘野不就,严克诚就死了,莫非是被人杀了?是大祭司的同党找上门来了吗?既然严克诚死在西域,又是谁通知严家的呢?再者说,严家兄弟不和尽人皆知,又怎么会为严克诚大张旗鼓地举行丧礼?不对,他们竟然要另寻宝地作为严克诚的阴宅,为什么不是下葬于祖坟呢?】薛鋆的心中萦绕着无数个疑问,毕竟那是故人,毕竟那是自己义子的亲生父亲。

  “无恨,何叔叔和你说个事儿啊,你爹他……死了。”其实很多事实还是要当事人自己接受才好,哪怕对方只是个孩子。

  无恨放下手中的玩物,不明所以地望着何权,噗赫一声笑了,“何叔叔,换个别的玩笑吧,不要拿我爹开玩笑,不然我会生气的。”

  听无恨的口气很严肃,但何权不知道该怎样让无恨接受这一切,“不是,无恨,叔叔没有开玩笑,是真的,你爹他去世了,连灵柩都运回来了。”

  “何叔叔,不要拿我爹开玩笑,我要生气了!”无恨恶狠狠地瞪着何权,可眼中流下的眼泪告诉所有人,这个孩子相信了。

  薛鋆长叹一声,蹲下身拥着无恨,“无恨乖,何叔叔说的是真的,你爹他不知什么缘故去世了,可是,你不要伤心,你还有义父,还有天下叔,还有婶婶,还有何叔叔,你不会孤单的。”

  无恨什么话都没有说,默默转身钻进薛鋆的怀抱,“义父你也在和我开玩笑吗?”如此抽泣而言,让一个十岁的孩子接受这一切太残忍了。

  云璇不置一言,趴在窗台上,他不知自己该感伤,还是该怀念,天底下又多了一个失去父亲的孩子,可无恨是幸福的,他还有薛鋆的父爱,可自己在父亲死后一直很压抑,一直渴望着让林天下的爱抚平自己的伤悲,可林天下一直都在躲避,不知需要多久,林天下才能明白,自从璇玑阁一见,便已红鸾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