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六十五章 山岭层峦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5-13 18:55      字数:0
  “圣旨下,楚国公府上下众人接旨!”

  梁粤和梁鹰并排跪着,身后是家中下人。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前时国有不平之事,幸有楚国公公子梁鹰鼎立镇守宫门,稳定时局,思其为朕得力助手,多年来功苦良多,着令礼部监造,赐爵舞阳侯,特令即日前往封地滑州舞阳侯府,不得拖延,钦此。”

  “万岁万岁万万岁!”

  梁鹰俯首接旨,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其措手不及,莫非陛下察觉到了什么?可这滑州临近皇都,毫无贬谪之意,突然封侯,到底是怎么回事?

  梁粤送走了传旨公公,一脸阴沉地问:“庐郎(梁鹰乳名),这是怎么回事?”

  “爹,孩儿也不知道。”

  “罢了,既然陛下下旨让你即日前往封地,你就收拾一下行李,出发吧!”梁粤言情冷淡地转身离开,留下梁鹰摸不着头脑。

  秦岭

  这里不愧是江北与江南的过渡,翻过秦岭就是温婉的江南,碧波荡漾,参差十万人家,遥想兴化一别,就再也没见到过林天下,不知道那一条楚江还隔绝了什么。冬雪初融,春意阑珊,他们本就是奔波之人,从塞北到江南,又从江南到秦岭,看过无数次花开花落,赏过王朝内外的风土人情,所有的稚嫩都在岁月的脚步中染上尘埃。一直都在行走,却不知这条路真正的意义,正如无数次经过了这道屏障,却从未走进其中。

  “爹,什么时候才到啊?”无恨拽着薛鋆的袖子,小伙子满头大汗,看得出来不是个常出远门的孩子。

  薛鋆自己也已经累得喘不过气了,秦岭层峦叠嶂,翻过一座山还有一座山,根本不知道那座传说中的地宫藏在哪座山的背后,只能凭感觉寻找,如此,宛如大海捞针。

  “何叔叔,我累了,背我一下。”

  何权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哎哟,小少爷,你叔叔我都快剩半条命了,你就别难为我了。”

  无恨再怎么懂事也不过是个孩子,此时的劳累让他恨不得找块地方睡上一觉,谁都别来打扰。

  “老薛,你说那什么古庸国地宫到底在哪儿,我们已经翻过五座山了,还没找着!”

  “就算是地宫也得有个地面上的入口啊,可这儿放眼望去根本没有一个山洞样儿的地方。”

  两个大老爷们儿也停下脚步,靠在一棵树旁,无恨从何权的腰间取出水袋,谁知一滴水都没有了,泄气地将其丢到一边。

  一路上云璇的话极少,不知是因为之前的训斥还是路途的劳累,竟没有先前那么活跃了,此时的她也只是对着地图沉思。

  “两位大哥,古庸国大多是巫族是吗?”沉默的女子终于发话。

  薛鋆闭着眼睛回答道:“是啊,巫咸族建立了庸国,虽说是个短命的国度,但留下的东西可不少,基本上都集中在巴蜀一带,只不过被楚国灭国之后举族迁徙到了秦岭,所谓秦陵地宫就是他们在秦岭留下的遗迹。”

  “既然是深谙巫术的民族,怎么会将地宫的入口暴露得如此清晰,不过,你们有没有发现,越往前走,瘴气就越来越重,我听我爹说过,瘴气一般出现在岭南山岭之中,如此说来,这里的瘴气就有可能是人为的。”好一个聪慧的女子,一语惊醒梦中人,何权和薛鋆打了一个激灵。

  何权顿了顿,说道:“弟妹,按你的意思,咱们循着瘴气就有可能找到入口?”

  云璇低头看了看地图,说道:“可以这么说,可是大哥,瘴气是有毒的,越接近入口就越有可能中毒,我想这也就是为什么千百年来没有人成功发现地宫秘密的原因。”

  “尽管没有人发现,但是来的人可不少,一路上的那些骨骸,我看不是什么动物,而是人骨。为了探寻一个秘密而赔上性命,他们也算是值了。”薛鋆渐渐恢复了体力,他扶起无恨,道:“再往前,咱们得捂住口鼻,免得中毒,和那些人一样。”

  无恨好奇地回头,身后的树丛隐藏在迷蒙的雾气之中,但还是可以隐约看到一个人影,他不知道那是谁,又害怕遇到危险,便跑到何权身边,小声说道:“何叔叔,如果中毒的话会不会就是五个人了?”

  “五个人?你小子被瘴气熏傻了吧,咱们就四个人,哪儿来的五个人?”何权小声地嘟囔,忽然领悟,斜眼瞥了瞥身后,朝着无恨露出一丝令人不解的微笑。

  天岁城紫坤殿

  “陛下,三位皇子已到了适学之年,臣请陛下为三位殿下选一名师,教授皇子读书。”

  白昌天扫视群臣,目光忽然定格,“朕也正有此意,太子乃国之储君,两位皇子也是国之栋梁,学业不可含糊了事,经过朕的再三思量,朕决定封澹台正群为太傅,赵承为少傅,两位爱卿一文一武,希望好好教授皇子。”

  “臣等遵旨。”

  “另外,相父近日又离京云游,国不可一日无相,故恢复梁恒亚相之位,加兼侍中,辅佐朝政。”

  白昌天的这道旨意着实令梁恒如遇甘霖,被恩师突然地罢职本就让他心中郁结,现在好了,天子下旨回复相位,可见朝廷还是不能没有他梁恒的。

  喜出望外之余,梁恒也不忘提携两位新的知交,“陛下,臣有两位挚友,皆为良臣,愿举荐陛下。”

  “但说无妨。”

  “一位是京兆尹王瑕,另一位是天阑城督军赵怀德,此二人本是太后大寿恩科取士时录用之人,皆有大才,愿陛下圣裁。”

  睿智如白昌天,怎会不知梁恒为人,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梁恒偏执狭隘,王瑕和赵怀德定也与之不分伯仲,不过现在朝中正是用人之际,用其才而困其权也不失为一条良策。“爱卿为国荐才,朕心甚慰,爱卿为相父高徒,眼光自然不会差,这样吧,传朕口谕,擢升王瑕为礼部员外郎兼任吏部侍郎,赵怀德为大司农,建阳侯严璋迁守天阑城,任天阑城督军,如此,我大周朝廷又多了两位良才啊!”

  “报——北疆急报,启禀陛下,西突厥、鞑靼、羌族三族联军犯我漠北,燕王率军镇守乾都,奈何寡不敌众,现在战事吃紧,请朝廷增援!”

  此言一出,朝野震惊,三族犯边,楚难未已,如此内忧外患,如之奈何?“朝中诸将,谁愿领兵出征增援漠北?”

  “老臣愿往!”言语铿锵,掷地有声,众人望向那个声音的主人,开国魏国公杨胜坤,全天下第三个会使断魂笛的人。

  “臣西门璜、皇甫琨、呼延璘愿为征北大军先锋,协同老国公一同出征,将三族戎狄赶出漠北疆土!”先帝驾前四大护卫,少了东方琏的“崧水四侠”,终究还是愿意在这个王朝的历史上留下属于自己的一笔。

  “好,老国公几日率领四十五万大军增援漠北,朕预祝诸位爱卿马到成功!”

  “臣等定不辱使命”

  “退朝!”

  群臣逐渐退出了大殿,白昌天还坐在龙椅上,眉头紧锁,“昭妍,朕的眼前仿佛有万重高山,一重重都遍布着刀山火海,南有楚人之乱,北有三族犯边,真不知道你我有没有看错人,林天下能不能担负起救万民于水火的重任,她本只是一个误入朝堂的女子,朕这么做会不会太残忍了一些?”

  “陛下,天机卫刚刚送来消息,楚王元隆集结十万大军荆北练兵,而且是由林统领主持。”太监阿成低声道。

  白昌天冷笑道:“元隆终于有动作了,只是他忘了,荆北练兵会惊动的不仅是朕,还有他的亲叔叔蜀王,朕倒要看看这叔侄俩能闹出什么样的事来。对了,上官和有消息了吗?”

  “回陛下,上官侍卫已经投靠楚王元隆。”

  “呵呵,有意思,王兄、林天下、上官和都在那儿,元隆的日子可能不太好过了。”

  “可是陛下,上官侍卫毕竟是负气出走,他会不会助纣为虐?”

  “会,他一定会,上官和是个一根筋的人,昭妍的事让他感到愧疚,就冲这点他绝不会向朕示弱,因为这样他会很没面子,一根筋通到底,他只能帮着元隆孤注一掷,或许打败了朕,他也就不存在什么犯错了。”

  “那……云梦侯呢?”

  白昌天大笑道:“南宫飞龙是个胆小怕事的人,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是不会行动的,如今他已经屈服于元隆,朕给他的荆北三郡已经成了元隆的练兵之所,可见南宫飞龙已经沦为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元隆留着他不过是为了一个名正言顺,只是可惜了南宫飞雪,痴心于上官和却落得个无疾而终的结果。”

  “听说元隆身边还有个高手叫冷兕,现任楚王府侍卫都统。”

  “让天机卫去查查这个冷兕的身份,尽快回报朕,林天下的一举一动朕也要知道。”

  “是,陛下。”

  “退下吧!”

  “遵旨。”

  白昌天半躺在龙椅上长叹一声,一滴泪从眼角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