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六十六章 别来无恙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5-13 18:58      字数:0
  道路两旁树木丛生,叽叽喳喳的鸟鸣声告诉我,在楚地迎来了一个新的春天,其实我也不知道,要告别多少个冬季才能回到故土。

  前方似乎是一个熟悉的身影,一袭青衣,长发如瀑,朱唇柳眉金步摇,没错,是她,是云璇,可是,她不是去秦岭了吗?

  “云璇……”

  她离我越来越近,片刻之间便坐在了我的身旁,“天下,你还好吗?”

  “我很好,大哥和薛大哥,还有无恨他们好吗?”

  她覆上我的手,嗔怪道:“分别这么久,你就从来没有挂念过我吗?”

  怎会没有,可是云璇……

  “不,我受够了在元隆身边的日子,提心吊胆的,如果不是皇命在身,我恨不得逃离楚地,和你们一起浪迹天涯!”

  “这么久了你还是这么不羁,天下,不要忘记你的责任,云璇喜欢的是有担当的你,云璇认识的林天下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想做什么,同样也知道她不敢做什么。”云璇看向我的眼神里涌起无限柔情,伊人多情,我就算是再不拘小节、神经大条也总该明白了,可是正如云璇所言,我始终不敢踏出那一步。

  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永远是我更怯懦一些,我有太多的担忧和顾忌,而她似乎更敢踏出每一步,就像此时她依偎在我的怀中,我本该推开她,可是似乎更舍不得这种温度,我承认,其实我是享受着这种感觉的。

  “天下,我不能陪在你身边,你在楚地要好好照顾自己,等一切都结束以后,云璇希望看到一个脱胎换骨的林天下站在我的面前。”

  脱胎换骨?或许再过三十年林天下还是这幅鬼样子,云璇哪云璇,林天下只希望那时能够拿出勇气来给你承诺。

  我发觉怀中的温度恢复了之前的感觉,云璇不见了,就这么突然之间。

  “云璇!云璇!”

  “云璇……云璇!”我一个侧身惊醒,原来我还在马车上,道路两侧绿树环绕依旧,原来只是我打了一个盹,原来一切都只是幻想。

  帘子被掀开,那张脸我还是熟悉的,“小王爷,钊平来也!”

  这场南柯一梦还是不和昌平提起的好,免得他笑话我异想天开,“你几时来的?”

  “我啊,你的大军前脚刚走,楚王就让我跟来了,还好赶上了。来的时候听说王妃私逃出城,被冷兕带回来了。”昌平不愧是皇族子弟,穿着偏向于冷色调,今日这一身褐色长袍,若走在大街上可能被当成算命先生。

  不过话说回来,看来我得提醒起到了作用,王妃已经察觉到了元隆造反的动机,我在楚地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着,唯有王妃才能联系到镇南王,有了镇南王的协助,就能挟制住楚王在长江的水师,可就怕这时候王妃突然顾起了夫妻之情。

  昌平见我不说话,便问道:“朝廷为什么不直接下密旨让镇南王牵制长江水师,反而要我们来?”

  “这还不简单,朝廷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明显的行动,就是想静观其变啊,如果朝廷的密旨被楚王的密探截获,那不就露馅儿了吗?元隆要是知道朝廷已经开始要对他下手了,肯定坐不住,以现在朝廷的兵力,顶多是硬碰硬,就算是赢了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陛下那么精明,想想都知道划不来。”

  我这一番分析令昌平刮目相看,他称赞道:“行啊你,看来咱们林大统领早非昔日吴下阿蒙啦!”

  我白了他一眼,“你当我在博宏观三年都是在混日子啊?还有啊,在这种鬼地方,整天防这防那的,就是傻子也被吓聪明了。”

  “现在到哪儿了?”

  “再走一百五十里就到荆右了,咱们至少远离了元隆的视线,他现在关心的恐怕是他的王妃,暂时顾不上咱们,就是得放着上官和或者冷兕给咱们安插眼线。”

  真是见了鬼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也得防着被监视,这鬼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秦岭深山

  “出来吧!小子,跟了一路了,没被瘴气毒死算你命大!”何权一行人进入了瘴气深处,用手捂住口鼻已经不足以保护自己,只能撕下衣料蘸上些水保住口鼻,匆匆一路有些累了,身后鬼鬼祟祟的身影却还是穷追不舍,何权终于忍不住了。

  四周弥漫着浅绿色的瘴气,方圆十里以内虫声不响,不见五毒,看来这瘴气的确厉害,不过那个能活着跟踪一路的家伙更厉害,此时听到何权的点破,逐渐泛浓的瘴气之中走出一个人,身长七尺,身材羸弱单薄,面色泛红,估计是憋气憋红的,一身短打,背着个包袱,看起来像是个出远门的家伙。

  “干什么跟着我们?”薛鋆单手按住鼻子上的湿布,问道。

  “你们来干什么,我就来干什么。”

  何权有些抓狂,“嘿,还挺牛,报上名来,免得我们误杀了好人!”

  那人作了一揖,道:“在下大理卢家少家主卢镇澜,奉家父之名前往秦岭探寻故国秘密。”

  “大理卢家?!”何权、薛鋆、云璇异口同声,这“三大皇商”的最后一家大理卢家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了,不过谁会那么傻,跟踪别人一路,最后道出真实身份和目的。

  云璇朝卢镇澜点了点头,道:“卢公子,大理卢家之名我等如雷贯耳,只不过卢公子如何证明自己就是大理卢家的少家主?万一是假冒的,我们同行一路岂不是为虎作伥?”

  卢镇澜微笑道:“姑娘说笑了,大理卢家以经商起家,到我这一代已经是第四代了,天下尽知大理卢家家主卢正洲,也就是家父在朝为官,官至中大夫,不过……”

  “不过卢大人早就在五年前暴毙身亡,来不及交代后事。”薛鋆接话道。

  卢镇澜满意地颔首,同时露出几分忧伤之色,“三大皇商世家,除了王家极少接触之外,我卢家和严家往来甚密,在下也曾师从严家老家主严乘风学习道术,近日听闻严家突变,着实是心生悲戚,家父在世时,我早已亲自堪舆,为其选了秦岭东侧的一个好地方为百年之所,但与此同时,也隐约看到了秦岭深处的几分藏龙之气,查阅古籍之后才得知秦岭深处原来藏着一个古国地宫,于是辞别家人亲自前来探寻,没想到阁下几位也是为地宫而来。”

  何权大笑道:“那正好,咱们都是为了地宫而来,卢公子又深谙道术,不如就一同前往?”

  “恭敬不如从命!”

  何权起身准备继续前行,他挨到薛鋆身边小声问道:“他是不是真正的大理卢家少主?”

  “据我所知,知道卢正洲死讯的人并不多,我也是从桑霖那儿得知的,天机卫口风紧,桑霖也只是透露一两句,不过看起来,卢家对此是秘不发丧,不管这卢镇澜是不是真的,咱们还是小心为妙,必要的时候防着点。”

  云璇到没有他们那么紧张,一手拉着无恨,一边和卢镇澜聊着道门趣事,恐怕无恨小鬼头知道,云璇这么做是想分散卢镇澜的注意力,万一他真的意图不轨……

  “婶婶,前面好象没有那么浓的瘴气了。”无恨指着前方的路,的确,之前还朦朦胧胧的瘴气到这里好像被什么吸收了似的,突然散去,本来想沿着瘴气找入口的计划没法继续了。

  走在前头的何权和薛鋆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何权皱着眉头想骂娘,薛鋆停在原处一声不吭,行动力最强的人即将暴跳如雷,最理智的人一言不发就说明情况有些不容乐观。

  “卢公子,现在我们该往哪个方向走?”薛鋆问道。

  卢镇澜从包袱中取出一样东西,何权是行伍之人未必认得,云璇是侯门千金也极少接触,唯有走南闯北的薛鋆和出身道门世家的无恨一眼便认出了这玩意儿——寻龙点穴用的罗盘。

  薛鋆狐疑道:“卢公子,咱是找地宫,又不是看风水,这玩意儿有用吗?”

  “即为有所不知,有地宫的地方风水必定不差,更何况这是古国地宫,甚至牵涉到国运,更是要慎之又慎,也许找到了地宫就找到了一条龙脉啊!”卢镇澜的解释明显是很官方的,不过说起来,至今为止,何权等人都不明白白昌天让他们找地宫的目的,只是指明了一块地方,剩下的就靠他们自己了。

  “西北方!”卢镇澜按照罗盘所指示的方向望去,一片茂密的荆棘丛,没有人来过的迹象,看来那些打地宫主意的人都无一幸免的死在了瘴气之中,没能脱离瘴气寻得这里,就算找到了,瘴气突然散去,他们也可能因为毫无头绪而困死在这里。

  “是了是了,果然是这里,如果昆仑山是天下龙脉之祖,那么这条就是南龙脉,难怪偏安江南的那些古国能够延续那么久,就是靠这条南龙脉庇佑着,这个地宫建在南龙脉之上,相当于遏制住了南方的风水,只要南龙脉一解脱,江南地灵人杰就能更上一层楼!”何权等人听卢镇澜在那神神叨叨半天就是每个实际行动,有些按捺不住性子。

  何权叉着腰,问道:“卢公子,就算西北方就是一条龙脉,但问题是,这么多荆棘丛,我们又没带家伙,怎么过去?”

  卢镇澜好像没有听到何权的话,这让何权很是恼怒,差点冲上去揍他,但被薛鋆拦住了,卢镇澜凑近那片荆棘丛,果然是严丝合缝,棵棵荆棘都茂盛得很,不过卢镇澜还是发现了一个关键:这些荆棘尽管高大粗壮,但都是从茎部以上开始两两交叉向上生长,也就是说,以根部位置来分,那这片荆棘丛就成了左右两大片荆棘丛,如此说来,两片荆棘丛中间就是一条路了。

  “这位大哥,借刀一用。”卢镇澜走向何权说道。

  何权嘟囔道:“我叫何权,什么这位大哥……拿去,别弄坏了,这可是好东西!”何权把佩刀递给卢镇澜,这柄御赐的锡蓝宝刀算是何权为数不多的视若珍宝的东西,连无恨都不让碰,也难怪这么小心翼翼。

  卢镇澜接过宝刀,笑了笑,在试了试手之后一刀劈向荆棘丛中间,果然中间部分的荆棘很稀疏,一刀下去,一条蜿蜒小路出现在众人面前,刚才还心疼把宝刀拿来当砍柴刀的何权此时瞠目结舌,一时忘了可惜。

  “有路了各位,多谢何大哥的宝刀。”卢镇澜物归原主,何权不住地用衣袖擦拭刀刃,直到确认刀刃寒光不改才作罢。

  因为路径狭小,几人只能一个接着一个通过,卢镇澜打头,接着是云璇、无恨,何权和薛鋆压后,一路算是畅通无阻,除了偶尔被荆棘刺划伤了皮肤之外倒没什么大阻碍。

  这条路果然已经有很多年无人通过了,或许只有当年修建庸国地宫时的工匠走过,前年之间就再也没有人到过这里,尘封了千年的地宫即将又要重见天日,可面前这条小路的尽头却是一片直冲入心底的火红。

  “妈的!”何权在走出荆棘丛时骂了一句,众人也再次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