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六十八章 守山大神(上)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5-13 19:05      字数:0
  “哎,醒了醒了!”

  身后是汹涌的血湖,前方是未知的路途,众人停在原地,昏迷了半个时辰的薛无恨终于苏醒。

  “儿子,好点儿了吗?”薛鋆抱着无恨,一脸焦急。

  无恨搓搓眼睛,晃了晃脑袋,“爹,我好多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昏过去了。”

  何权蹲着给无恨喂水,念叨道:“这地方我真是受够了,我们在这晃悠了半天还没找着洞口,更别提什么地宫了。”

  “卢公子,你精通道术,可有什么办法尽快找到地宫的入口?”云璇问道。

  “精通不敢当,只不过略知一二罢了,我们走了这么久还在地宫外,可见这一层一层都是门道。”卢镇澜望向前方,少了彼岸花的火红,前方又归于阴暗,偶尔可见到蝙蝠飞出,两旁的树叉子横亘在眼前,显得情境极为萧索。

  “哎呀,你俩就别客气了行吗?赶紧的,这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已经有很久没合眼了。”何权嗓门依旧那么大,只不过显示出了几分疲惫,的确,毕竟不是铜身铁骨,走那么远的山路,又要为所有人的安危提心吊胆,一个大老爷们也得累趴下咯!

  卢镇澜二话没说,从包袱里取出一个火折子,点起之后,独自走进了眼前的阴森之地,昏暗之中,只见一点光亮在移动。

  “我好像找到洞口了!”卢镇澜大声说了一句。

  “别好像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没有,别又冒出个什么玩意儿来,没有的话,我们跟上来了!”何权从兜里也拿出了一个火折子。

  “何大哥,你怎么也有这个?”云璇笑问道。

  何权点起火折子,弯腰扶起无恨,得瑟地说道:“出门在外,这些东西必须的,不然这黑灯瞎火的,掉沟里还找不着出路!”

  “蝰……蝰……蝰蛇!”无恨强打精神说出了一个词,可显然,所有人都表示不解。

  “小子,昏头了吗?好好休息,别说话了啊!”何权浑然不在意无恨说的话,径自尾随卢镇澜而去。

  无恨拉着云璇的手,眼中满是急迫,“婶婶,蝰蛇……”

  云璇自然也是没能听懂无恨的话,只能拍了拍无恨的手,道:“无恨听话,好好休息,等他们回来。”

  无恨双手抱着脑袋,脑海中混沌不堪,自己为什么会说这么一句话,而且没人听懂啊!

  云璇几人之间前方一片火光,进而传来一阵烧焦的气味,“噼里啪啦”的声响回荡在四周,抬头只见巨木参天,根本分不清白天黑夜,让这个地方更加得阴森。

  “老薛,弟妹,把无恨领过来吧!”隐约听见何权的叫喊,云璇赶紧扶着无恨向前走去,薛鋆手中正好有个备用的火折子,勉强照亮前路。

  “老何,你是不是把什么玩意儿给烧了,怎么气味儿那么重?”

  “可不,我和卢公子找到了洞口,不过前头盘着一圈藤蔓,不烧了它咱们怎么进去?”

  这一地的还未烧尽的藤条兴许就是盘错在洞口的藤蔓了吧,谁能相信一个尘封了千年的古国地宫入口只用一层藤蔓拦着?众人进了洞,周遭的无法承受的安静和压迫感笼罩在所有人的心中,除此之外便是黑暗,漫无边际的黑暗。

  “老薛,还有火折子吗?”

  “没了。”

  “两位大哥,我这儿还有。”卢镇澜再次点起火折子,终于看清了洞内的情况,一尺宽的洞口,而洞内大约有两尺宽,说起来也算是窄得很,几人站在接近洞口处也觉得闷得慌。

  越往里头走,发现道路越开阔,终于有些光亮,但留心一瞧,倒让众人心里头一沉,是鬼火,这些游走的鬼火更加说明了这个地方曾经是有活人的存在的。

  “前头是个分岔路口,大家小心点。”

  “老何,估计一下有多宽?”

  “这一下宽了不少,约摸着有三丈。”

  “往哪边走?”

  “不知道。”

  “……”

  趁着几个大男人在分析前方安危的间隙,云璇带着无恨坐下休息片刻,其实她并不觉得自己跟着他们俩来秦岭能帮上什么忙,只不过是帮着照顾无恨罢了,若是能够陪在林天下身边,可能还能帮着出出主意,那个不懂得照顾好自己的人,总是有太多值得自己牵挂。明明是女人,怎会长着一张比男人还要俊朗的脸,嬉笑怒骂之间,发现自己陷得更深,可那个人胸怀天下,根本不可能永远留在自己身边,而自己能奢望的,只是一直陪着她,走遍塞北江南,走过春华秋实罢了。

  “婶婶,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坐的这个地方冰凉凉的?”无恨的话将云璇带回了现实,的确,身下的位置不仅冰凉,而且很柔软。

  “无恨,你说什么冰凉凉的?”薛鋆转过身来看着她们,猛然注意到他们坐的地方,隐约可见的斑纹,从左边的洞口延伸到脚边,那根本不是一块石头,而是,蛇尾!

  “快,快跑!是蛇!”卢镇澜也注意到了那条蛇尾,看起来蛇尾有一人粗,那蛇身岂不是……

  情急之下,众人跑向了右边的洞口,薛鋆将云璇和无恨推到了前方,自己掩护在后方,“滋!”还没看到那条蛇的全身,仅从它的尾部就能判断这条蛇少说也有三四十丈,都快成精了吧!

  “老薛,接着!”何权匆忙回身,将腰间的锡蓝宝刀扔给薛鋆。

  “你们先走!”薛鋆接过宝刀,宝刀出鞘,刀光闪过,总算看清了那条蛇,浑身呈灰棕色,头部呈三角形,腹部为灰白色,还散布有深棕色斑,活脱脱一条巨型蝰蛇啊!

  打蛇打七寸!

  薛鋆纵身一跃,抓住岩壁裸露在外的凸出部分,盯准了蝰蛇的七寸,飞刀过去,蝰蛇一声巨吼,循着薛鋆的方向曲折而来,它支起上身,锡蓝宝刀不偏不倚地插在它的腹部,没想到这样它还没死,不顾伤口处的血液,誓要与薛鋆一绝生死。

  “啪!”一只蛇尾扑面而来,薛鋆再次跃起,这次他准确地趴在了蛇头部,大蛇用力甩动头部,想把薛鋆甩下来,岂料薛鋆死命抱着巨蛇的脖子,这山洞虽不大,但足够高,人说骑虎难下,这离地十几尺的高度,薛鋆这次是骑蛇难下了。

  眼见何权等人已然跑远,自己单枪匹马与这大蛇也僵持不下,好汉不吃眼前亏,可是何权的宝刀还插在蛇肚子上呢。

  正纠结间,蝰蛇猛然后退,头部剧烈震动,传出一声巨嚎,“薛大哥!”

  “卢公子?!”

  正是卢镇澜,看来何权他们已经安全了,及时赶来的卢镇澜令蝰蛇暂时进入了中伤状态,蛇身光滑,何权正好顺着脖子滑到肚子处,拔出了宝刀,巨蛇又是一阵扭动。

  “快走!”

  暂时制服了蝰蛇,但只要那玩意儿没死,等到它伤口没影响必定又会追上来,不过薛鋆管不了那么多了,逃跑要紧。

  “薛大哥,那是条什么蛇?”

  “还真让我儿子说对了,还真是条蝰蛇,不,是条巨型蝰蛇,我们五个人都不够它一顿吃的!对了,他们安全了吗?”

  “放心吧,何大哥护着他们呢!”

  “为什么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脱离了漫长的洞穴通道,前方终于开阔,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滴水岩洞,墙上横七竖八的钟乳石,但更大面积的是壁画。而何权等人则坐在入口处等待着卢镇澜和薛鋆。

  “老何,你的刀——弟妹怎么了?!”

  “甭提了,卢公子前脚刚走,一大群蝙蝠席卷而来,我把宝刀给你了,只能用随身匕首保护他俩,但匕首能起多大作用?弟妹被那毒玩意儿咬了,看样子中毒了,我也没辙。”

  “蝙蝠?卢贤弟,你那儿有止毒的药吗?”

  卢镇澜翻了翻包袱,“我只防着毒蛇,所以只带了治蛇毒的药。”

  “这……这可怎么是好,弟妹脸都白了,老何,她伤口在什么位置?”

  “左手。”

  “要不,先用治蛇毒的药试试,兴许有用,否则稍晚一些,一条胳膊就废了。”卢镇澜拿出止毒药。

  “不!”一直没有说话的无恨突然一扇手,将药打翻在地。

  “无恨,你干嘛?”

  无恨眼神略显呆滞,直勾勾望着墙壁,“石头……石头可以止毒!”

  何权念叨道:“这孩子一定是魔怔了,自从昏倒醒来以后就神神叨叨的。”

  薛鋆一个激灵,“不对,也许无恨说的没错。”

  不顾何权多言,薛鋆敲下一小块岩壁上的石头,用随身短刀将其敲碎成粉末,接着将云璇的衣袖拉到手肘部,果然一个牙印赫然鲜艳,伤口周围已经开始发黑,人已显昏沉,二话不说,薛鋆抓起一把粉末洒在伤口上,只等待结果。

  “痒……痒……”云璇颇不自在地伸手在伤口处挠,石头粉末已然化开,最让众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方才伤口部位的一小块皮肤竟然被整块撕了下来,而且原处已经长好了。

  “这简直是在开玩笑!”何权瞪大眼睛看着云璇的伤口,那里还看得出被蝙蝠咬伤的痕迹,白皙如初。

  薛鋆总算松了口气,他们俩大老爷们儿出事倒无关紧要,云璇可不能出事啊,绝不能让林天下有后顾之忧。无恨两次不经意的话语都言简意赅地点明真相,自从他昏迷以后,话就变得少了,而且也没从前那么活脱了,莫非这一切都与那场昏迷有关?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件事都不能声张,卢镇澜是外人,还不知道其心是善是恶,老何粗中有细,但终归是个直肠子,有些事没法顾及,云璇聪慧有余,对无恨照顾有加,这件事倒是可以找个机会告诉云璇,无论如何,现在的无恨是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