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七十九章 金蝉脱壳(下)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9-05 11:16      字数:0
  不记得睡了多久,周围一片漆黑,空气稀薄,又有点喘不过气来了,我这是在什么地方啊?

  伸手在边上敲了敲,好像是木头,我该不会被埋了吧?!遭瘟的元隆,把我裹个席子抛尸荒野不就好了,还兴师动众挖地三尺把老子埋了?元隆也太……对老子太好了。

  上头开始传来一些动静,似乎是挖土的动静,我试着推了一下盖子,根本推不开,小爷我还活着,别给我憋死了!

  “哎哟!”脑袋在底下撞了一下,整个人好像被端了起来,“怎么回事?”

  盖子被一点点地推开,一道月光照射进来,一丝泥土的气息冲进我的鼻子,我猛地抽了一口气,想伸手撑住边沿却发现够不着,有些尴尬。

  “小子还舍不得出来啊?”好熟悉的声音,“师父?是你吗?我出不来啊师父,够不着!”

  从开口处伸进来一把铁锹,我抓住铁锹往上一跳,跳出了棺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哎哟!”

  “封棺入土,动静小点!”

  我转向声音的出处,那个老人的须发在月光下闪着银光,一袭玄色长袍,朱色腰带垂到脚边,腰上的玉笛隐隐有光,头上的玉冠碧色依然。

  “师父!”

  师父走进我身边,一手在我脸上抹了一把,擦了擦我脸上的土灰,笑道:“跟我来。”

  身后几个人自顾自地填着坑,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们俩的存在,那几个人一身黑衣,面无表情,看来是天机卫的人,没想到师父也能调动天机卫。

  地上躺着几个守卫,看起来是被老爷子放倒了,让几个大活人倒下不就是吹几下笛子的事儿吗?

  师父领我来到陵墓前方,空地上站着两匹马,一匹是赤骥马,先帝爱马,另外一匹是——“逾轮!是我的逾轮!”我跑了过去,摸着逾轮的鬃毛,它亲密地蹭了蹭我的脸,阔别多年它还记得我,我以为早已入籍飞骑营了,没想到师父保住了它。

  “上马!”师父一骑绝尘在前,我紧跟其后,离开了陵墓,林骜死了,现在活着的,只有林天下。

  安青郡郊。

  “师父,这是什么地方?”我和师父下了马,在河边停下。

  师父将马拴在书上,道:“安青郡,云梦侯的辖地。”

  “那个软柿子南宫飞龙?可惜了这好地方,那个家伙见谁都胆寒,从没见过这样的,真不知道元隆笼络他干嘛。”

  师父笑道:“你以为元隆真看得起他这个人?元隆是看中他的地盘,云梦泽可是个好地方,能养活多少兵知道吗?”

  “敢情他就是个看粮仓的?”我再看师父时,发现他拿出了断魂笛,准备吹奏,我赶紧阻止,“哎,师父,别介,我刚活过来,别让我再死一回了。”

  老爷子用笛子敲了敲我的脑袋,“你怎么假死的?”

  我把天机卫的人给我一个药丸的事情经过告诉了师父,师父笑着摇头,“金蝉脱壳,亏桑霖小子想得出来。”

  未必是桑霖吧,没准是皇帝老爷呢?

  荆楚夜色我还没认真看过,月色凉如水,好景如斯,眼看这就要入夏了。

  “师父,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你觉得呢?”

  我有点着急了,“什么叫我觉得啊?当初是陛下让我和钊平打入楚王府,现在我脱离出来了,白昌平还在里头呢,陛下到底怎么想的啊?要早知道出来这么容易,我早就这么干了。”

  “傻小子!”老爷子扇了我的脑袋一巴掌,“客卿和小王爷的身份能一样吗?你对元隆的了解程度能一样吗?你当陛下让你入楚是为了杀元隆?那是让你自己去了解元隆,昌平进入军中倒是好事,你就算了,现在让你打仗,你行吗?”

  我怎么就不行了?老爷子还是不信任我,“师父,照你这么说,我到底是干什么的?不算内应,又不算线人,从没传出过一条消息啊!”

  “你当天机卫是吃闲饭的?”老爷子在河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下,“你不是心心念念盼着离开荆楚吗?”

  “我……我是期待下一步计划啊!现在这样让我什么都不做,我能闲死!”

  老爷子递给我一封信,我打开一看,说是战报也说不上,三军驻守乾都城,魏国公主战,燕王主张先休养生息等朝廷军令,三位先锋官不知道该听谁的,只能请示朝廷,陛下活活给累病了。

  “师父。”

  “嗯?”

  “你是要我北上抗敌?”

  “你没打过仗,老夫心里……”

  “师父,你不信我?”

  老爷子往水里弹了个石子,这老顽童还好这一口,我搬起块石头往水里一扔,水花溅起来打在他的脸上,他嫌弃地乜了我一眼,我不知廉耻地笑着。

  “陛下怎么想的?”

  “让你领兵抵御戎狄。”

  这要让我打仗啊?我可是个门外汉,我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脖颈,怎么这时候惦记起自己的女子身份了?老爷子还是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河边的清风带着他的须发飘扬,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

  我走到他身边,在他身边坐下,“师父,您是咋想的,我听您的。”

  子车琰半仰着脑袋沉默了半晌,道:“你两位兄长已然奉旨北上,你兄弟三人也好有个照应,记着,到了战场上,多听听弟兄们的意见,但有些事,你自己如何想,就如何做,博宏馆三年,卷云寨一年,相信你没把所学之物全交还给为师。”

  “那我这就出发?”

  子车琰拉住我,“此去乾都至少十日,元隆封锁荆楚,你如何出得去,就算你出去了,怀化大将军林天下叛国的消息人尽皆知,你早已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你贸然出现在大街上,不怕被打死吗?”

  我一脸委屈,“这是我乐意的吗?这又不行,那又不行,我总不可能老呆在这吧!”

  “天下。”老爷子按着我的肩膀,笑着,“是时候让你恢复本真了。”

  “什么意思?”

  “恢复女装方可逃出生天。”

  岂有此理,我怎么觉得老爷子在占我的便宜,我都多少年没碰过女装了,突然让我穿回女装感觉怪怪的。

  没等我说话,老爷子又道:“在此之前,你先随我回驿馆,休息两日后一同去见一个人,如此,你就可北上了。”

  这麻烦劲儿,我直接北上参军不可以吗?还得绕这么一个大圈子,我现在可是死了的林骜,活着的林天下,元隆应该会慢慢把我忘掉,当我再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恐怕就得拿着剑指着他了。

  师父看着我,若有所思,又皱了皱眉,“小子,还有什么要问的?”

  还有什么,还能有什么?

  “师父,云璇她……”

  见我提起云璇,老爷子竟然有一种等候已久的感觉,哈哈大笑道:“云璇姑娘在京城大将军府,一切安好,你不必挂念,大事为重。”

  我白了他一眼,“师父,你说大事为重,自己不也……”

  “大道理不就是骗骗别人又骗骗自己的话吗?”老爷子一本正经起来真不适应。

  夜已深了,忙活了一夜算是明白了今后的大事该怎么做,老爷子一个手势,我和他共同上了马离开了安青,朝着一个并不熟悉的方向驰骋而去;封锁荆楚也拦不住老爷子入楚,他还真是有本事,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元隆起兵的真正用意,可能我真的不应该对他有什么怜悯,可抛开狼子野心不说,元隆真的可能会是个好父亲。

  想到这里,忽然想知道,王妃该如何逃出楚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