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八十章 狗尾续貂
作者:林溯      更新:2017-01-17 19:44      字数:0
  几日时间倏忽而过,云璇在这间方寸大的屋子里也已经待了许久,没有人来打扰反而可以让她有时间思考很多问题,下人们总会准时送来饭菜,然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云璇越发好奇这个王成勋一夜之间功成名就的原因,更加好奇,他怎么会和王瑕等人凑到一起,而王瑜在这其中似乎是一个不算完全意义上同伙的存在,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云璇?”

  云璇从床上坐起,下了地,她没有马上开门,只是定然地看着门,不说话。

  “云璇,是我,赵怀德。”

  惊讶。

  云璇没想到这件事情里还有赵怀德的搀和,果然他还是和王瑕沆瀣一气了,当初父亲的预料没有错。

  有那么一瞬间,云璇重新拾起深埋多年的公侯之女的仪态,站在门前,却始终没有打开门的动作。

  “有什么事?”很冷漠的言语,门外的赵怀德忽然不知所言,沉默了。

  “我,我来看看你。”面对云璇,赵怀德总有一种畏惧和谨慎,不敢太过放肆,哪怕心中千种想法交错,也只能止于口齿。

  云璇转身坐下,为自己斟了一杯茶,然后往门上一泼,茶水在门上晕开一片湿润,浅褐色的阴影笼罩在赵怀德眼前,他来不及躲避,或者,他忽然想起,自己不可能被泼到,但还是下意识地后退,就像站在云璇眼前一样,他再次想要抬起手敲门,却发现自己的手有那么一丝颤抖,赶紧离开,这过程里,他只回头了一次。

  应该走了吧!

  云璇打开房门,深呼吸了一口气,阳光照射进来,有些刺眼,明明没有守卫,云璇却从未离开房间半步,她也觉得不可思议。

  这座府邸里还有什么人,什么秘密,她停在门槛前,朝左右看了看,单手扶着门框,触碰到方才被茶水浸润的位置,轻蔑一笑。

  当她终于想要抬脚出去时,王瑜又一次出现。

  “云璇……”

  云璇站在房门前,看着王瑜,这个略施粉黛的女子总会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凌厉,但又马上归于平静和畏缩,连王瑜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云璇面前永远觉得低人一等。

  “进屋说话吧!”

  “你……你听说了吗?楚王元隆的世子死了,而且是死在楚王府。”王瑜的声音很轻,但云璇还是听得真切,她的心一紧,像背一双大手掐住一般,背对着王瑜,发觉眼眶有些湿了。

  她知道楚王世子就是那个人,那个女扮男装潜入荆楚,名为刺探,实为死间的人,自从元隆封锁荆襄之后,便再也没听到过她的消息,两位兄长也没有再提,没想到,再次听到的,竟是她的死讯。

  “我听说楚王世子叫元骜,是楚王的义子,之前叫林骜,林天下叛国投敌,不知道是不是她……”王瑜没有察觉到云璇的异样,她还是喋喋不休地说着,相较于云璇,她总有一种养在深闺的习气,没有兄长和下人们,他总无法寻得一个可靠的消息来源。

  云璇忍住了眼眶里的眼泪,低头为王瑜斟茶,笑道:“半个月前的消息,林天下被楚王派往荆北练兵,看来大战在即,就算要死,也是死在荆北,怎么会突然返回楚王府然后暴毙身亡?”

  “那你的意思是,天下还活着?!”王瑜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言语兴奋。

  云璇依旧平静着,“我也已经有很久没听到关于她的消息了,楚王封锁了荆襄九郡,密不透风,无从得知。”

  王瑜的眼神又一次暗淡下来,“我,先走了。”她站起身看了一眼云璇,转身离开。

  云璇目送着这个大喜大悲的女子,她忽然也不知道,林天下是否还活着,如果活着,现在会在哪里?忍了许久的泪终于夺眶而出,如果这是真的,就为她哭一次吧!

  吏部员外郎府大厅。

  “什么?!你要娶云璇?”赵怀德瞪着王瑕,眼前这个不知廉耻的商人总算是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他有了钱、有了权,现在连自己的未婚妻都要抢,赵怀德起了杀心。

  王瑕推开赵怀德,整了整衣领,“赵大人,我这可是为你好,也是权宜之计,你想,云璇现在还是对林天下念念不忘,对大人你也是不理不睬,若是现在您提出娶她只会碰一鼻子灰,而我就不同了。”

  “你不也碰了一鼻子灰?”赵怀德不屑地说道。

  “可您别忘了,我是林天下的结义兄弟,林天下永远不会想到自己的心上人成了自己的嫂子,这种锥心之痛他能够承受吗?只有击垮了林天下,赵大人您才能真正拥有云璇姑娘。”王瑕慢条斯理地说着自己的计划,赵怀德再一次沉默,他的确嫉妒那个来历不明的林天下,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不仅一夜之间平步青云不说,还把云璇从自己身边抢走,这种夺妻之恨,是可忍,孰不可忍。

  正当赵怀德和王瑕二人不言不语之时,王成勋匆匆赶来。

  “两位大人,陛下罢朝已有数日,朝政总要有人主持,不知两位大人怎么看?”王成勋一脸正经反而引来王瑕的不屑,这个书呆子满脑子“学而优则仕”的学问,整日之乎者也已然够让人烦,现在又在这时候提起朝政,颇为无趣。

  赵怀德巴不得有人让他离开之前的话题,便正视王成勋道:“不妨让亚相梁恒监国,为陛下分忧。”

  “好,听说明日陛下会临朝,我明日就上奏陛下。”王成勋自顾自地开心,不顾王瑕已经黑了的脸,三人向三个世界里的人一般,处在这个简朴的府邸之中,不知所为。

  通天殿。

  景阳钟声响了三下,朝臣们亦步亦趋,井然有序地进入朝堂,他们在殿外卸下佩剑,脱去步履,文武列班,一声不吭,但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疑问和惊诧:陛下回来了?

  内廷总管阿成站在阶下清了清嗓子,尖声道:“陛下驾到!”

  文武群臣转向龙座,四周安静得只剩下白昌天稳健的脚步和所有人的呼吸声,位于群臣首座的亚相梁恒小心抬眼看了一眼白昌天,面色红润,无限威仪,这龙体欠安一说值得玩味。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白昌天扫视阶下众臣,垂眼,干咳了一声,道:“众卿,平身吧!”

  “谢陛下!”

  所有人都半低着头,但所有人都想抬头看看皇帝的脸色,这其中自然也包括迁职宫廷戟卫都统的梁鹰。

  “朕抱恙以来,有劳列位臣工各司其职,方使朝政不至于停滞,诸位爱卿劳苦功高。”

  所有人都明白这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客套话,但他们更加明白,面前的这位天子是最反感客套话的,便赶紧回应道:“为陛下效力,臣等天职。”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白昌天近似于例行公事一般地说着一些话,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朝堂上,而在于千里之外的乾都,漠北战场,如果不是叔祖拦着,他恐怕已经出现在了前线,为大周将士鼓舞士气了,总好过此刻在这里面对着这群朝臣。

  “陛下。”王成勋走了出来,“臣有本奏。”

  “王爱卿但说无妨。”

  “陛下为国为民甚为操劳,且前日还为此龙体抱恙,臣等不能为陛下分忧,颇为惭愧,臣提议,陛下休养期间,由亚相大人代为监国,一来可为陛下分忧,二来也可有一个主事之人,不知陛下可否恩准?”

  白昌天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冷哼,但没有人听到,他定定地看着梁恒,面无表情,王成勋满目期待地看着自己,这一群人已经如此急不可耐了?然而,有个为自己主事的人也好,梁恒纵然是一品大员,也不敢造次,他可以专横但决不敢不忠,否则,难不成天机卫是吃闲饭的吗?恐怕连梁恒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边有多少天机卫的耳目,生与死只在一线之间,甚至还等不到他有不臣之心的一刻。

  “准。”

  梁恒猛地抬头,却又马上低下,他的呼吸有些紊乱,仿佛现在白昌天就站在自己跟前,他只能不满地望向王成勋,可这个刻板的书生只是回敬了自己一个揖礼,再没说什么,往日里喋喋不休的王瑕也一声不吭,平素稳如泰山的梁恒突然有些害怕。

  “如此,朕便可以多休息几日,梁爱卿,朝政就有劳你了。”

  “臣,臣遵旨。”梁恒再次跪倒,当再抬头时,白昌天已然离开,却没有人退班。

  阿成缓步走到梁恒身边扶起了他,“相爷,陛下有旨,廷议继续,相爷但可发号施令无妨。”

  梁恒望着空荡荡的龙椅,怔然,忽然回应了一声,整整自己的衣裳,转向群臣。

  众臣看着梁恒,这个丞相高徒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直面群臣,十一位国公苍老却有劲力的眼神直插进梁恒的内心,所有人都在等待。

  “诸位。”

  梁恒顿了顿,眼前忽然出现了恩师的身影,还有自己在恩师面前夸下的海口,甚至,还有那个自己最厌恶的林天下的面容,他皱了皱眉,朗声道:“承蒙陛下不弃,本相代为监国,在此,本相提议,全国征兵征粮,分批次支援漠北前线,届时粮草押运再作安排,列位以为如何?”

  “有兵没将有什么用?”秦国公成武瑜小声嘀咕了一句,被身后的鲁国公陆无涯听到,“且看他下一步打算吧!”陆无涯小声回应着,意味深长地望着梁恒,此时梁恒的眼中只有意气风发,旌旗猎猎,以及千军万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