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八十二章 落花流水
作者:林溯      更新:2017-02-16 10:56      字数:0
  荆北大营。

  白昌平一身戎装伫立在高台之上,左手握着佩剑若有所思,眼前军阵指挥若定,阵形变化井然有序,他不明白元隆这练兵的命令究竟有何意义,待在荆北数月,几乎无所事事,林天下诈死离楚,留下自己作为内应,朝廷迟迟没有动静,元隆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日子难过得很。

  “将军,蜀王接到我军练兵的消息,在蜀境之南部署了防卫,要不要回报王爷?”冷兕面无表情地看着白昌平,白昌平没有回应他的注视,而是望着校场上的士兵,摇摇头。

  “冷侍卫,王爷和蜀王是什么关系?”

  冷兕不假思索道:“叔侄。”

  白昌平笑道:“既是叔侄,那么这一上报,王爷会怎么想?蜀王会怎么想?岂不是有离间之嫌,若是王爷怪罪下来,谁能担待?”

  冷兕抬眼端详着白昌平,又唯唯诺诺道:“是,将军说的是。”

  白昌平轻勾嘴角,清了清嗓子,不再搭理冷兕,他知道冷兕顾忌林天下的世子身份才会对林天下俯首帖耳,而他白钊平不过是楚王的部将,冷兕根本不会放在眼里,他越是不允许冷兕做的事,冷兕越是有可能去做,甚至,还会添油加醋。

  “此次演武之后,荆北练兵便是结束了,着令上官和将军快马加鞭,回报王爷,本将随后便回府复命。”白昌平转身离开了指挥台,身后的冷兕应答了一声,便也离开了高台。

  冷兕向来对上官和有所戒备,相比于林天下的吊儿郎当,冷兕更容易注意阴沉的上官和,从他来荆楚的第一天起,冷兕就死死地盯着他,而后有了林天下的交待,他便更加地明目张胆。

  上官和从不参与荆北练兵的任何安排,他也不清楚元隆派自己来荆北干什么,倒是经常和南宫兄妹碰面,让他觉得尴尬不已,唯有硬着头皮应对。

  “上官将军,何来啊?”冷兕不冷不热地招呼了上官和一句,他便从自己的思绪中脱离出来,颇具敷衍之意地笑着。

  上官和扫视了周围,见南宫氏兄妹不在,他便松了一口气,道:“末将闲来无事,出来透透气,冷侍卫有何指示啊?”

  冷兕道:“我奉白将军之命前来告知上官将军,荆北练兵即将结束,白将军即日便会率部回府,请上官将军先行回府禀报王爷,我等,随后便归。”

  练兵结束了?上官和一时不语,背着的手捏紧一个拳头,又缓缓松开,那南宫氏兄妹会一同回去吗?自己不过是借荆楚之地栖身,并不想搅起太大的风浪,不回去,留在荆北也不错。

  “请冷侍卫回禀白将军,末将即刻修书一封请示王爷,希望留在荆北,还请白将军另外安排他人。”上官和一副真诚之态,笑容可掬,多年御前侍卫之经历让他对人总有些疑虑和慎重,毕竟当初,伴君如伴虎。

  然而冷兕并不这么轻松,他半低着头,脸上的刀疤微微抽搐,单手紧握着佩剑,上官和与冷兕的对峙一时剑拔弩张,然而,上官和的初衷不过是单纯拒绝白昌平的命令,他不听命于白昌平,这个在他看来似曾相识的人总是躲着自己,个中玄机他也不愿知晓,唯有充耳不闻。另一方面,林天下将整个荆北的局势玩弄于股掌之中,无视楚王,或者,他根本就不惧楚王。林天下发号施令的姿态越是自然,他就越发觉得林天下不简单,自己在楚王面前的暗示,也不过换来软禁林天下的结果,元隆舍不得杀他,这个义子,怎么就成了元隆夫妇的香饽饽?

  冷兕本可以就地处决了上官和,不知出于什么缘故,他总觉得上官和是朝廷的线人,什么都不做,却喜欢在元隆面前嚼舌根。他打听过,上官和是御前侍卫,国公独子,如此显赫的身份何必要来荆楚谋出路,又或者,他的出逃是否是因为得罪了白昌天,如果是这样,他就是荆楚的毒瘤,可若是可以以白氏皇族之矛攻其之盾,也不失为一个复仇的好计策,再加上世子交代盯紧上官和,将计就计,岂不更好。

  冷兕忽然露出笑容,朝着上官和抱拳,道:“既如此,在下这就去复命,请上官将军多加歇息。”

  “有劳了。”上官和惊讶于冷兕的转变,没有多想,便回了一礼,再抬头时,看到了一双玉手撩起帐门。

  刚要走出营帐的冷兕侧目,与擦肩而来的南宫飞雪相迎,方才还冷漠的眸子里即刻放出了一丝光亮,可当循着那人的眼神望去,又见上官和闪躲的神色,便怒上心头,阴着脸,面上的刀疤更加阴森恐怖,他一甩手放下帐子,负气而去。

  此次南宫飞龙没有来,南宫飞雪单独面对着自己的未婚夫,暗暗抬眼打量,又纠结地揉捏着手中的丝帕,发间的步摇轻轻晃动几下,又停了下来,发不出一点声响。

  “南宫小姐,有事吗?”上官和缓缓道。

  南宫飞雪双颊涨红,微微低着头,轻声回应:“家……家兄即将率部回到封地,我……我来……向……”南宫飞雪小心抬头望着上官和,难得上官和没有来得及躲避,只好迎上了飞雪的目光,无奈下,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可在飞雪看来,却成了一种怜惜,“向……将军,道别。”

  发觉到面前女子言语中的跌跌撞撞,上官和颇有些无所适从的意味,他沉默了片刻,又道:“望小姐和侯爷,一路小心,上官在此别过。”

  没有听到关于婚事的论调,南宫飞雪的眼中划过一点失落,却没有让任何人察觉,兄长不在这里,这种事,从她一个女儿家口中说出来总归是有些难为情,可若是不提,恐怕再见遥遥无期。

  “将军!”

  上官和一个激灵,道:“小姐还有事?”

  南宫飞雪点点头,“公爷已然应允了将军和我的婚事,不知将军……”

  “哦。”上官和生硬地吞了一口唾沫,有些不耐烦地看着别处,“小姐有所不知,如今上官效命于楚王殿下,况且军务繁忙,尚无闲暇料理此等大事。”

  “将军可否给我一个期限?”飞雪此刻的目光坚决了几分,相反,上官和显得怯懦了几丝,“好让小女子回去给家兄一个准信。”

  这突如其来的坚定让上官和措手不及 ,他开始在营帐中踱步,不时停下,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终于,在南宫飞雪的注视下,给出了答案:“山无棱。”

  “什么?!”飞雪怔然,猛地后退了几步,泪水充盈着眼眶,“你……”

  “小姐,请回吧!”上官和背过身去,不再多言。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可是在上官和这里,却成了绝无结发可能的誓言,南宫飞雪的目光从上官和的身上移到了地上,接着是营帐和空荡冷漠的天地。

  入夜后,各个营帐之间,除了巡逻的士兵之外,再无动静,辕门外站着一个人,他定定地看着一个隐约可见灯火的营帐,回想着白天自己听到的话,辕门边火把上的火光摇曳着,映入他的眼睛,脸上的刀疤触目惊心,像一条枝桠的黑影挂在脸上,四周只有火把噼里啪啦的声音,静得连杀人都无法察觉。

  原来上官和与南宫飞雪早有婚约,可上官和不知为什么始终回避着这桩婚事,还如此无情地驱赶南宫飞雪离开。

  他当时似乎听到了南宫飞雪抽泣的声音,可是他什么都不能做,他的脑子里全是这个女人走在雪地里的样子,冰肌玉骨,我见犹怜,她的出现仿佛唤起了冷兕封锁多年的欲望,占有或是保护都好,可是,他没有合适的身份和资格。

  这又为他对于上官和的恨意加深了一层,他深感遗憾,当初世子的嘱咐是盯紧上官和而不是除掉他,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他冷兕绝不会放过上官和,哪怕是为了那个从未和自己单独交谈过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