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八十六章 天子心意
作者:林溯      更新:2017-04-05 20:01      字数:0
  清明已过,南国绵绵春雨,北地却只是万里乌云的晴日,这满园的的桃李海棠,早已是竞相开放,花香入户,长夜清幽,沁人心脾。若非被幽禁于此,恐怕伍云璇会流连于庭院,赏花玩乐,等候那人归来。时而与下人们闲谈,时而在那人的书房中寻得几卷古籍,细细品读一番,好知道那人除了洒脱不羁的表象之外,还有怎样不同的心魂。可此处不是将军府,自己也无法随意走动,只能在这方寸之间自得其乐。

  午后,阳光斜照入窗,云璇于桌案边斟了一杯清茶,这茶本应是南国所有,后被引为药用,不知何人偶然间觅得了几许妙法,将清水泡之,竟成了绝佳饮品,一时间江北百姓官宦也竞相购买,茶树一时成为农家种植首选,茶商也进入了皇商的行列。早先在侯府时,父亲颇爱饮茶,自己也深受其影响,如今在这员外郎府,若不是这白水清茶,恐怕日子要无趣许多。

  想来自己已经被软禁了数月,在这期间,赵怀德屡屡求见,都被拒之门外,王瑜偶尔前来问询,也都是败兴而归,倘若再谈及林天下,二人难免争辩起来,如此,王瑜来的次数也就少了些。倒是那位林天下的结义兄长王瑕总是前来拜会,这茶正是他送来的,身为如今大周朝廷唯一的皇商,王瑕也算是富甲天下,这区区茶叶又哪里难得倒他,只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云璇猜不透王瑕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只能万事谨慎,哪怕是深夜也是紧闭门窗,以防不测。可是这日,王瑕还是来了。

  当照射进来的阳光被一个人影挡住时,云璇便有些不悦,她抬起头看着来人,目光冷漠,可来人还是笑容可掬。

  “云璇姑娘,别来无恙,几日不见,一向可好啊?”

  “托几位大人的福,还好。”

  王瑕见云璇不再言语,便径直走进来,在云璇身边坐下,伸手想触碰云璇的手背,云璇一个激灵躲开来,站了起来,“有什么事,直说吧!”

  “我听说,楚王世子林骜暴毙身亡,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就是我的兄弟林天下了,听闻此事,我心中悲痛万分,说起来,你与三弟虽然还没有成亲,但至少也已经是长辈默许的未婚夫妇,如今遭此横祸,实在是可怜,我身为兄长,不能为贤弟分忧,只希望能够代他好好照顾弟妹你啊!”王瑕也站起身来,双手扶上云璇的肩膀,低声言语道。

  云璇嫌恶地挣脱开,背对着王瑕道:“林天下生死不明,你这话为时过早吧!”

  王瑕笑道:“我知道弟妹你对三弟一往情深,可若是三弟还活着,他定然不愿意看到弟妹孤苦一生……”

  孤苦一生?云璇在心中冷笑了一声,她原以为只是赵怀德对自己贼心不死,没想到王瑕也是

  如此,难怪林天下极少提及这位二哥,只是和长兄何权共事,当初父亲所言,无商不奸,果然不错。

  “倘若……”王瑕绕到云璇面前,接着道:“倘若弟妹愿意下嫁于我,我将对你一心一意,决不辜负。”

  倘若此言出自林天下之口,恐怕云璇此时已是心迷神醉,只是面前这个令人作呕的人假惺惺的,只为了得到自己,不知是为了欺侮林天下,还是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总之,他都是令人恶心的。

  “我相信天下没死。”云璇傲气地扬起头,看着王瑕,嘴角露出一丝坚决的笑意。

  王瑕又道:“我王家世代皇商,富可敌国,绝不会委屈了你,如今我身为朝廷命官,更不会屈就了你……”

  说着便要握住云璇的手,云璇一时气急,反手将王瑕的手臂错到身后,王瑕吃痛大叫起来,云璇不理会,又在其身后抬脚踹了一下,王瑕撞到门上,一屁股坐在地上,十分狼狈。想来王瑕也是习武之人,本不应该如此不堪一击,可他低估了云璇,一位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哪里知道她身为镇远侯之女,身手自然了得,失策之下,只能讪讪离去。

  云璇望着这个地方,忽然有一种冲动,她想要出去,去找那个人,无论生死,如果他还活着,就陪在他身边,陪他建功立业,如果他死了,就寻得他的尸身带回故里,无论怎样,决不能再在这里耗下去了。其实自己本可以轻而易举地逃出去,只是之前有所顾忌,害怕自己成为有心之人要挟林天下的筹码,如今林天下生死未卜,只需寻得一个时机,便可以离开了。

  天岁城·大相国寺

  在相国寺已然休息了有些时日,朝政交给亚相梁恒,白昌天或许是不够信任,常会让天机卫将最新的奏章送过来,以及亚相所发布的政令。之前出宫回来的路上所见到的种种,白昌天心中有数,如此征兵只会适得其反,朝廷多少年不曾用兵,百姓安乐惯了,突然生出战事,征兵本没有错,可梁恒太心急,征兵令太苛刻,反而成了百姓怀疑朝廷的理由。前方战事依旧没有进展,林天下北上也应该抵达乾都了,为何还不开始备战,究竟在拖延些什么?还有荆楚,白昌平再没有送出什么消息来,这也就意味着元隆暂时没有动作,可越是安静,就越是让人觉得心中不安,说是修养,白昌天的心里却没有一天安稳过。

  国师本无大师本该尽知天下事,却不献一策,白昌天有问起,他也不过是劝其稍安勿躁,可真的,安静太久了,就怕当自己万事俱备,亟待大展宏图之时,反而看到四海无事,只是自己在自娱自乐,难不成要让全天下都在看天子的闹剧吗?

  桑霖在门外轻轻叩门,道:“陛下,司徒大人求见。”

  白昌天自然记得这些老臣,大司徒鲁国公陆无涯,开国老臣中几个思虑周全而不急躁者之一,包括他在内的老臣们对梁恒看不顺眼,这些白昌天都看在眼里,可这些老臣还是谨遵政令,他们顾忌的就是皇家的面子,当初他没有阻止梁恒的征兵令,也没有像其他人在背后那样对梁恒恶言相向,因为他始终顾着的是先皇的面子,当今天子的面子,他们效忠的是朝廷吗?不,他们效忠的是白氏皇族所统治的大周王朝,换了别人,他们绝不会姑息,这是在两军阵前激励出来的忠心,也是对先帝知遇之恩无可动摇的报答,相较于那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这些老臣反而相对来说更可靠。

  “请老国公进来。”

  “遵旨。”

  一位素衣长袍,须发皆白,目光炯炯的老者站在门外,听闻召见,便恭顺地走了进去,接着桑霖关上了房门。

  “老臣陆无涯叩见陛下。”

  白昌天站起身扶起了陆无涯,道:“老国公请起,这里没有其他人,老国公就当朕是个虚心受教的晚辈即可。”

  陆无涯正了正衣冠,站了起来,又在白昌天的示意下在其桌边坐下,缓缓地道:“陛下是君,老朽是臣,君臣之礼不可废。”

  “老国公此来有何要事?这山路崎岖,老国公一路辛苦,若无要事,莫非是来探望朕的吗?”

  陆无涯朝白昌天作揖道:“陛下,老臣随先帝开疆拓土,戎马一生,承蒙陛下不弃,位列三公,参议国政,如今戎人犯边,荆楚生祸,老臣恳请陛下准许老臣率军北上增援大军,共敌仇雠。”

  白昌天拍了拍老国公的手,道:“国公心意朕明白,只是朕已派遣林天下北上统领三军,再加上魏国公和燕王的大军,以及几位大将共同抗敌,不愁北地不安。”

  “林天下?”陆无涯念叨着这个名字,“莫非是当年陛下破格提拔的那位大闹博宏馆的年轻人?”

  白昌天点头。

  “当日虽同殿称臣,老臣却没有留意,而后听闻此人叛国通敌,投靠楚王,如今怎么……”

  “这都是朕的权宜之计,深入荆楚,探听虚实,如今元隆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此为后事,北地要紧,因此朕让林天下北上抗敌。”

  陆无涯再次站了起来,跪下道:“臣请命陛下调遣,只要老臣还有一口气在,誓死守卫大周疆土。”

  话音刚落,桑霖又回报道:“陛下,齐国公的两位公子求见。”

  “传。”

  由于是在宫外相见,所有人皆身穿便服,赵承一身青色长袍,发髻用紫玉冠束起,脚踩绣云靴,腰佩玉佛,而其弟赵广似是刚从军中出来,还未来得及换下军服,便前来求见天子,二人进了佛堂便行大礼。

  “你二人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呐!”

  赵承道:“我等有事求见陛下,不想二伯父也在这里。”

  “何事?”

  赵广抢先道:“我兄弟二人想出征北伐,为陛下分忧。”

  白昌天大笑着看向陆无涯,陆无涯捋捋胡须,对二人道:“你二人有意出征,齐国公知道吗?”

  兄弟俩面面相觑,“家父不知。”

  “那朕可做不了这个主,两军阵前你死我活可不是儿戏,这样吧,你二人回到飞骑营,继续做统领,听候调遣。”

  “陛下……”

  赵承打断了弟弟的话,抱拳道:“既然如此,我等遵旨。”

  赵广不甘心地看了看大哥,只能低头不语,陆无涯领着二人告退离开,而此刻,桑霖走了进来。

  白昌天见桑霖神情烦闷,便道:“发生了何事?”

  “陛下,当日国师让陛下小心祸起萧墙,如今陛下离宫日久,卑职怕日久而生变,况且几日前臣奉旨回宫,遇见太后,太后甚是思念陛下,这朝政总是交给亚相也不是个办法啊!”

  “那你的意思……”

  “臣请陛下回朝。”桑霖跪下道。

  白昌天道:“朕自有主张,你不必担忧,只要梁恒老老实实地守他的亚相本分,朝政还不都在朕的掌握之中。”

  桑霖见白昌天并无回宫的想法,便退了出去,其实这国势动荡,人人自危,白昌天又怎会不知,只是他得放长线钓大鱼,愿者上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