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22、万事皆休
作者:清狂      更新:2016-06-18 22:12      字数:0
  何懿轩和苍墨被关在了一处,等著不知道将迎来什麽样的惩罚。

  「二公子,何公子。」

  「君蚀?」何懿轩站了起来。

  相比何懿轩的好言相待,苍墨则是对苍君蚀不置一顾。

  「这是二位软筋散的解药,我带你们离开。」把解药递给了何懿轩。苍君蚀一脸的急切。

  「你这是何意?」何懿轩蹙眉。

  苍君蚀低头慌张的解开门锁铁链,「我把族长迷倒在房里面了,偷了钥匙来放你们走。马车我已经备好了,今後天高地远,心远即安。二公子你们还请多多保重了。」

  苍墨走至苍君蚀的面前,伸手掐住了苍君蚀的脖子,可手上没有用一丁点的力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的结果是什麽。」

  笑了笑,「我知道的。」

  「又是一个傻子!轩,我们走。」苍墨甩开手,径直走了出去,何懿轩紧跟其後。

  「何公子。」苍君蚀叫道,「我没有骗你。」

  何懿轩回以轻笑,「我知道,我相信你。」那般的神情,是装不出来的。

  苍神诺撑著额头幽幽醒来,他记得在和苍君蚀喝酒,庆祝终於解决了苍墨这个隐患。之後,之後的记忆没有了,全部变成了空白。怎麽回事?抬眼,看著苍君蚀跪得笔直,立在面前。心中隐隐有不安升起。

  「属下私自放了二公子与何公子,求族长赐死。」苍君蚀说。

  没有立马回答,苍神诺绕过桌椅,看著面前一脸准备从容赴死神色的人,「你想死?」怒气冲冲的一掌打在了苍君蚀的左肩。

  「是。」忍不住咳出了血,苍君蚀正色回答。

  「为什麽放了他!你说啊!」

  「族长,您爱上二公子了。无关风月,无关权势。可是二公子不爱您,他与何公子是一对的。留下他的人,您也得不到他的心。」

  「你背叛我!连你也背叛我!你该死!你去死!」起身抄起挂著的鞭子狠狠甩在了苍君蚀的身上,「你这个叛徒!」

  苍君蚀忍著疼痛,跪得笔直。

  血越来越多,直至苍君蚀的身下汇成了一小淌的血水。苍神诺蓦地停下了动作,他不可能打出这麽多血的……

  「兰昭!」苍神诺喊道。

  「属下在!」兰昭出现。

  「他怎麽了!」指著苍君蚀,苍神诺蹙眉。

  兰昭抓起苍君蚀的手,往脉门上摸去,瞬间神色凝重,连忙下跪,「族长!君蚀小产了!」

  苍神诺身形晃了晃,冷国男子皆可产子……,这他是知道的。他连借尸还魂,穿越这样的事情都接受了,区区一个男人生子又算得了什麽呢?可是兰昭说什麽?苍君蚀小产了……,他亲手把自个的孩子给弄没了?

  「速叫医师!」苍神诺大喊到。

  苍君蚀凭著意志力,还未昏迷,他听苍神诺的言语,像是允许他离开了。努力站起了身子,摇摇晃晃的,「属下,但求一死。」

  腿间的血不断渗著衣衫流了下来,苍君蚀整个人看著无比的骇人。

  「小君!」

  有人冲了进来,抱紧了苍君蚀喊到。

  苍神诺盯著不速之客,他并不认识这个人。可他既然进得来这个苍族,那麽就是有人领著的。果不其然,林亚泽与李昀哲赶了回来。

  「老大,信物我没有抢回来,这个人拿到了信物,他要用信物换君蚀自由。」林亚泽望了兰昭一眼,兰昭给了林亚泽一个眼神,之後他自然会好好和林亚泽解释现在情况的。

  「我不允许!」苍神诺阴著脸。

  抱著苍君蚀的人,把那信物用著十成十的功力甩向了苍神诺,苍神诺讪讪接住,不禁暗叹那人武功之高。

  「哼,我管你允许与否。我只要一个名正言顺,找不得冷国的麻烦。信物我给了,人我带走了。你伤小君的事情我不与你计较,但是你也休想再接触小君!」把苍君蚀横抱而起,那人不愿意再多加逗留,直接转身离开了。

  苍君蚀笑了笑,「青龙?大哥让你来找我吗?」

  「我是自个来的,指望你大哥?他现在自身难保,我带你走,永远陪著你。」青龙搂紧了怀中血迹斑斑,上气不接下气的人。

  「你……还,记著啊……」苍君蚀虚弱的扯起了嘴角。

  「不会忘。」青龙不会忘记那个在冷国里面被欺负折磨的孩子,也不会忘记那个孩子稚嫩的誓言和信誓旦旦的双眸。「对不起,现在才来接你。」

  「无碍……」闭上眼睛,昏死了过去。

  苍神诺想要追出去,可兰昭第一个拦住了他。

  「族长,切莫食言。君蚀,回不来了。」

  回不来了,再也没有人会和苍君蚀那样宠著他,爱著他,对他出於真心,千依百顺……失去了苍墨,失去了苍君蚀……苍神诺遍体生寒。

  穿越来这一遭,不过是要玩个尽兴,可是现在……他都变成了什麽样子了……

  苍神诺第一次意识到,他彻彻底底了失去了一个深深爱著他的人。

  而且,再也回不来了。

  半年後。

  林亚泽和兰昭并肩望著在菜田里面东奔西走的人,青龙泡好了茶,招呼那二人坐下。

  「君蚀……不对,小君他怎麽样了?」林亚泽知道,苍君蚀已经与苍族无关了,也不必再冠著那个名字了,他叫冷君啊。

  「武功全失,记忆回溯。现在的他,以为自己还是那个在冷国冷宫里面的小皇子,因为运气好,被大哥哥救走罢了。」

  「他为什麽这样折磨自个。」兰昭不知道应该为他感觉开心,还是难过。

  青龙捏紧了杯子,上好的青瓷杯就这样碎成了粉,「郁结心头,加上内伤小产,能够有一条命回来便是万幸了。」

  「小君,帮助老大平反苍墨,是因为他知道就算那个不是真正的老大了,可那个身体还是老大的。他不会见著老大变成阶下囚……也是因为知道了,那个和他有著太多太多快乐时间的老大不在了,才受不了吗……」

  兰昭拍拍林亚泽的手背。

  「小君为苍族做的够多了,你们既然也说了,後来对不起小君的那个人不是苍神诺,我便不找你们苍族的麻烦了。」

  「青龙不必介怀,老大现在夜夜笙歌,身边人换了一个又一个。他对感情早已经颓废了。这苍族也是我们几个在帮忙整顿著的。之前是什麽溟,因为得寸进尺被杀了,现在是别的人了。」林亚泽苦笑几声不说话了,谁都说不清楚如今的老大,是因为失去苍墨还是因为失去苍君蚀变成那样的。

  「青哥!我抓住一只兔子啊!」在田里面抓住野兔的人大声喊道。

  「那要不要煮了吃?」青龙笑著回应。

  「不许!我要养。」

  「依你依你。」青龙宠溺的为那人拭去头上的菜叶。

  兰昭与林亚泽离开了,他们回望了已经忘却前尘往事的人,不语。

  「世事多变,尤知沧海祭流年。」

  「你倒是有感而发。」兰昭把怀中把苍族的令牌交还林亚泽。

  「你这是?」

  「我不回去了,我要离开苍族,走遍山川大地。你呢?要一直守著苍族?」

  「我如果走了,老大就真的成了孤家寡人了。再过些时日吧,不会久的。」

  「那我便走了,有缘再会。」

  「後会有期。」

  一身轻松的消失在了林亚泽的视线中,林亚泽望著前面已经消失的兰昭,再转身回望已经离开了的青龙和冷君。

  「小鸟,还不走?让我好等!」李昀哲不知道从什麽地方跑了出来。

  「哎!来了!」林亚泽奔向了李昀哲。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