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十一章
作者:湮言芫鄢      更新:2017-02-07 21:10      字数:0
  回宫的事慢慢开始张罗了。如今黎傲身边又多了江寿这个老人,眠禾与杳书不知他与顾准有一层关系,只听说从前也是伺候过孝仁皇后的,因而很尊重他,有什么事也愿意和他之言。江寿一心报答顾准,也看出来顾准与黎傲交好对两位主子的事不敢不上心,对黎傲身边的两位贴身侍女自然也是不敷衍行事的。顾准留心了他一些日子,渐渐有些放心了,这是后话且不提。

  回宫之事,旁的倒罢了,就是那虎崽大滚,黎傲仍有些惦记。后来是顾准保证一定让青州府的下人好好养着,又见是顾准贴身的侍从顾詹带它回去才放心下来。顾准见了不禁佯装不悦道,“我再四保证一定让人照顾好它殿下也不信,只听说我让顾詹带它回去便放心了,可见殿下心中顾詹比我可靠多了。”

  “不是的不是的。”黎傲何曾见过他对自己不悦,忙忙摇头,“不是这样的,你的话我当然相信,只是顾詹是你身边一等一的侍从,他是最听你的话,最了解你的心思的……若有他在便好似你亲自……我,我不会说话……”他急得不行,拉着顾准的衣袖面上焦急,“……你别生我的气……”

  他急着拉拉杂杂解释了一堆无非是不想顾准生气,顾准本就是佯恼,见他这样着急哪里还装得下去?可不拉过人来细细缓缓的哄起来。黎傲有他这样重视还有什么过不去的,自是又欢喜起来。

  两日后皇帝便率众妃众臣回城。宫中多日无主,一下子迎回众多主子一时忙碌起来。朝中事宜虽也有快马加鞭送至行宫请皇帝定夺的,但多数仍压在内阁等皇帝回宫批阅。

  这日酉时,皇帝忙完政务摆驾去皇后宫中。皇后宫中请安尚未离去的妃嫔乍见皇帝来了忙忙调整心绪向皇帝盈盈拜倒请安。

  袁后看向祺贵妃下首的福嫔强笑道,“都起来吧,福嫔你如今身子重,要自己当心。”

  祺贵妃身份贵重早已起身向皇帝热热闹闹的道喜,“贺喜陛下,陛下来得可巧,方才福嫔身上不爽,皇后娘娘请了太医上来问脉,竟是有喜了。”

  袁后咬碎了一口银牙强撑着不失仪,“正是呢,臣妾正要遣人去禀告陛下,可巧陛下来了。”

  其他的妃嫔忙齐声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皇帝喜得合不拢嘴,他膝下子嗣不多,自公主琳妗出生后宫中已近十年未有孩子出生,这位福嫔又正是琳妗的生母,他往常不过是看在琳妗公主的份上才偶尔去她宫中一次,想不到竟是个好生养的。

  袁后有儿子傍身,自诩也只有齐王与儿子能争个一二,如今倒也不是不许宫中再有子嗣,只是这福嫔是祺贵妃一派,她自然心中不爽,“福嫔倒是个有福气的,我记得福嫔是当年生琳妗公主时封的嫔位,这封号还是祺贵妃与陛下选的,果然是封的字好,命数也好。”

  在行宫中那位皇上恩宠的年轻妃子李贵人个袁后的人,虽进宫时间不长但一直很得宠幸,又是新颜色,入宫不过半年勾得皇帝一月有三四次是去她那里的,行宫之行也唯带了她一个贵人,其他随行的嫔妃都在贵人之上。这样得宠都未有喜讯倒罢了,却叫一个无宠的妃子怀了身孕,叫皇后与那李氏如何心甘?

  福嫔忙道,“嫔妾再好的福气也是蒙娘娘照抚。”

  皇后转向皇上笑道,“宫中久未有此等喜事,陛下是否要宴请后宫?”

  皇帝点点头,“自然是要的,福嫔进宫也多年了,自打琳妗出生后再未进封,如今借这机会也该进一进位分了,便封做贵嫔罢。”

  “谢陛下。”福嫔忙拜下谢恩。

  “罢了,有身孕了还这样多礼数作甚?”皇帝扬手向她身后的宫女道,“还不快扶你主子坐下!”

  福嫔也知自己如今要当心,谢了恩扶着侍女又款款坐下。皇后看着祺贵妃笑笑,以往她和祺贵妃有喜时不过是宴请各宫,待皇子诞下才进的位分。如今福嫔刚有孕便进了位分,若来日真生下皇子肯定另有大赏,只怕是要封妃了。福嫔若封了妃虽说于祺贵妃是助力,但不知祺贵妃这旧主是什么滋味?

  祺贵妃暗暗搅着帕子,她也不是圣人,如今听福嫔封赏越过当年的自己心中多少也有些不开心,只是面上不显罢了。

  皇帝原是要陪皇后用膳的,因着福嫔……哦!如今该称作福贵嫔了,因着福贵嫔的生孕便陪她回了春禧殿,在她那里用了膳。皇帝本还要在她那里歇下,不过福贵嫔不笨知道如今各宫对自己虎视眈眈,恐怕连祺贵妃也对她起疑了,便向皇帝道,“陛下圣恩,只是臣妾如今也不方便伺候陛下。琳妗今日一直说要去给祺娘娘请安,现下已入夜臣妾不方便带她过去,不如请陛下带琳妗过去?”

  皇帝大约也可猜出她的心思便点头应允了。福贵嫔知道旁的人都罢了,祺贵妃是她依附之人,必是不可令她厌恶的,她想借着皇帝和琳妗剖白心意,祺贵妃也不傻,自然懂的。

  福贵嫔有孕这样的喜事第二日便传遍阖宫上下。顾准与黎傲自然也听说了,顾准还特意帮着备了两份贺礼准备入夜皇帝宴请各宫时送给福贵嫔。黎傲见了道,“我宫中也还有些东西可送,你又何必花费。”他低声道,“我都没收过你的礼,反叫这未出世的弟弟妹妹占了先。”

  顾准闻言失笑道,“我也有送给殿下的。”说罢取出早先就准备的玉佩送给黎傲。

  “咦?好好的送我礼物做什么?”黎傲不想他竟有东西送自己,黎傲惊喜道。

  顾准失笑,“殿下可要怎么样呢?一会儿说我没送礼物给殿下,一会儿又说我送了……殿下若是不要便还我罢。”

  “要的要的,自然要的!”黎傲忙攥紧了玉佩急道。

  顾准揽着他道,“先前你一直带的那个玉佩送琳妗公主了,我便带了这块回来想送你,不曾想竟拖到了今日。”

  黎傲摸着那玉佩道,“今日就好,今日正好,我很喜欢。”

  顾准笑笑,“等来日殿下可出宫了,带你再去铺子挑喜欢的。”

  “……铺子?”

  顾准既然说了,便是打算要将自己身家统统告诉他的,自然揽着人进了里间细细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