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十五章
作者:湮言芫鄢      更新:2017-03-18 16:35      字数:0
  这厢皇后忙着接见各位诰命,那厢顾准和黎傲正在试中秋要穿的冠服。中秋是大黎的重要日子夜宴上众臣与皇子、妃嫔皆需正装,黎傲的尺寸去行宫时就已送去内务府。顾准的七艈朝服是他自己带进京的, 他不耐烦让绘春绘夏伺候自己,一应亲自动手。顾准本就生得好看,哪怕是暗色的服制也只衬得他愈发英气逼人,黎傲呆呆的看着他。

  顾准见他这模样低头在他嘴角上亲了一下,黎傲回过神转头见绘春绘夏隔着帘子与屏风并未进来才放下心来。

  顾准笑了下扬声问道,“殿下的冠服呢?内务府还没送来?”

  眠禾在外间答道,“内务府那边说近日忙要奴婢们晌午过后才去取。”

  绘夏疑惑的看了眠禾一眼,她总觉得自殿下与世子从千德行宫回来后眠禾和杳书对这位青州世子的态度就有些不一样了,但又说不上哪里不一样。

  里间顾准已经在黎傲不舍的目光下换下了冠服,“绘春绘夏,进来收拾。”

  “是。”听见主子传唤绘春绘夏忙应了进去了。

  黎傲正是长个子的时候一年一个身高,因此风信苑里早早就送了他的尺寸去内务府。但宫里历来少不了那些拜高踩低的宫人,自然也就把黎傲的冠服拖了又拖。晌午过后杳书带着小宫女亲自去取,回来后一脸怒气。

  “杳书姐怎么了?”黎傲见她面上怒气不掩笑问道。

  “还不是内务府那起子狗眼看人低的奴才!”杳书上前要帮黎傲试衣服边咬牙道。

  顾准接过她手上的衣服道。“我来。”

  杳书抿了抿嘴,忍不住道,“世子也疼我们殿下些,这些事您做了事小,若让绘春绘夏或者下面的奴才们瞧见了嚼起舌根来岂不是让殿下难堪。”

  “杳书姐!”黎傲正整理腰束听了她的话扫了她一眼喝道。

  顾准在他背上顺了顺,“殿下穿上这身也好看,发冠就先不梳了罢,赶明儿正日子我再给殿下梳个好看的。”

  黎傲哪有不顺着他的。他先前也不大习惯顾准替他梳头更衣,在他心里这些伺候人的事,尤其觉得伺候他的事让顾准来做实在是不应当的。但顾准在他拒绝时搂着他细细密密的吻了好一会儿才温声道,“殿下的一切我都不想再假手他人,看到别人这样接近殿下我心里吃醋。”

  黎傲哪里听过这样的情话,红着脸不再推辞,因而这时候他已经习惯了顾准事无巨细的照料。这时的黎傲还只凭着自己的欢喜而接受顾准,但在不久后的将来他渐渐明白,那时顾准讲的话不单单是哄他的情话,也是认真的,这个男人对他的事都极为上心。比如黎傲这回的章服,内务府并不算用心制作,顾准着人送了出去连夜给他修整了。

  杳书从内务府出来气的正是这事,谁知青州世子帮自家殿下试过衣服后却亲自收了起来,第二日才拿来给她和眠禾。等中秋那日穿时她方觉那冠服的变化,心中不禁对这青州世子有了改观。

  中秋前日,前夜皇帝留宿凤华宫,翌日卯时三刻,皇后伺候皇帝洗漱更衣。皇帝边穿朝服边道,“今儿中秋,皇后你多辛苦了。”

  “都是臣妾该做的,并不辛苦。”袁皇后虽才三十几许,但近年中宫操持,面上已开始渐显老色。

  皇帝一笑,拍拍她的手温声道,“不单为今儿,这些年,皇后操持后宫诸事也辛苦了。”

  皇后已经许久没皇帝和她说这些温柔话了。大抵是觉得皇帝今日心情不错,皇后犹豫了一下慢慢道,“臣妾居后位操持后宫是应当的,只是有件事,臣妾一直放在心上,想与陛下说一说。”

  “哦?什么事?”皇帝张开手让宫人整理衣袖。

  袁后道,“……陛下想来也听说了宫内外的传

  言,臣妾…也同陛下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唐家女…实在不宜嫁入皇室。”她不是笨蛋,思来想去到底没给自己儿子留后路,如今只要唐家小姐不入齐王府便是好事了,哪里还顾得上嫁不嫁给自己儿子。

  皇帝看了她一眼道,“朕知道了。”说罢便去上朝了。

  袁后想了一日不知皇帝这句“知道”究竟何意。

  风信苑里顾准正在黎傲房里替他梳发,眠禾和杳书送了黎傲的章服进来。“劳世子替殿下梳发,时辰快到了,绘春与绘夏在外面等您……”

  “我替殿下换过衣裳便去。”顾准看着镜中的黎傲轻笑了下,“殿下,梳好了。”

  眠禾忙将冠服的外衫内衬一一撑开,杳书则递上了冠帽。顾准接过冠帽替黎傲带好,再给他换好衣裳才回自己院里。走前向眠禾和杳书递了个眼色。

  黎傲虽然粘他但也听他的话,乖乖在自己院子里等着。顾准回去没多久西苑那边便传来了斥责的声音,动静竟不小。黎傲担心顾准要过去看看,眠禾道,“殿下还是别过去了吧,有什么一会儿世子也会告诉您的。”

  黎傲听这话便知她是知情的,他倒也不担心顾准背着他对他不利,不过也是想更知道他在做什么因而问道,“这是怎么?还要先不告诉我?”

  杳书撇了撇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世子要打发绘春绘夏罢了。”

  眠禾听了叹了口气,事的确不是大事,但她这样瞒不住事,只怕世子将来……幸好杳书是忠心于殿下,为着殿下好的,想来以后最多世子有事也不知会她罢了,还不至于要将她如何了。

  黎傲在赴宴的路上问起顾准,原是他那套朝服的内衬绣的银云散了一片,这要穿的正日子耽误不得,幸好只是内衬。但那日亲自收管他这套衣裳的绘春绘夏自然免不了一顿责罚,以后不许进内院做事。这事说大不大,可主子们生气来责罚也是常事,她们二人虽是皇后分来的,到底也不过分来风信苑来罢了,便是分去青州府了,就是罚一罚不许近身伺候也不算什么。

  正如此时宴上皇后问起亦有话可答,“我今儿恍惚听说三殿下宫里有两个丫头坏了什么事?是怎么回事?”

  黎傲按顾准教的答道,“回皇后娘娘的话,有两个丫鬟正午时浇坏了花,所以叫管花木的公公责罚了一顿。”

  “也罢,既然不好,打发了去便是,本宫再给你挑得用的奴才。”袁后笑道。

  “多谢皇后娘娘。”顾准先时已经告诉黎傲,若皇后问他便只说是外院的事,若问到顾准院子里,便说两个姑娘坏了屋里的东西。若皇后再要赐丫鬟,黎傲只管应了,送了放在外院便是。

  “皇后体贴傲儿,也不可偏心小儿子。”皇帝摸着酒杯道。

  “陛下说得是。”袁后不知何意忙应了。

  “…任儿早已到了婚配的年纪,只是早几年钦天监的人说他不宜早娶才拖到了现在,朕心中挂念儿子,如今也该赐婚了。”皇帝笑道。“骠骑将军唐毅家的女儿宛如,德行上佳,宜室宜家,酌赐婚于齐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