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十七章 婚礼
作者:狂枭      更新:2016-10-04 21:27      字数:0
  话说,还没等刘文瑞有所动作,就听得这个总统套房的落地窗外发出了一阵阵的轰鸣声,刘文瑞定睛一看,靠,差点儿没晕过去!

  不是吧?

  直升飞机??!!

  “这是……”刘文瑞呆呆的看着郑彬……

  郑彬微微一笑,“我的宝贝儿,那是接我们回去成亲的。怎么样,不错吧?有惊喜到吗?那,还不快起来,误了吉时可就不好了呢!来吧!”说着,郑彬也不管刘白目愿不愿意,就弯下了腰,双手伸入了刘白目的身下……

  靠,干什么啊?刘文瑞被郑彬的动作吓了一跳,在那里直扑腾,就是不让郑变/态得逞。还一边嚷嚷,“你说什么啊?有没有搞错啊?谁要跟你成亲啊?还吉时??我呸!喂……你干嘛?你别碰老子!讨厌!你个大变/态!不许碰我!哎!!你倒是说句话啊!你神经病啊!!!!!”

  不过,刘白目无论怎么郁闷,他的意见都已经被郑大变/态给严重的无视了……唉,我们可怜惜的刘白目啊。祝您好运~~~~~

  就这样,刘文瑞被郑变/态大笑着打横抱起,向着那直升机搭架出来的梯子走去。用直升飞机直接“绑架”回国成亲去也。那个想要揍扁郑彬的计划也只好无限期的搁浅了……

  刘文瑞哭……老子怎么这么倒霉?!这家伙还是人吗?!!他知不知道啥叫“尊重”啊?!知不知道……呃,刘文瑞想要撞墙了,因为他的头脑里想的是“知不知道啥叫怜香惜玉啊”?????!!!不是吧!!老子先死一会儿啊,到地方了再叫俺!!

  (众人……崩溃……叹息,就这智商,还妄想斗过郑自大??你还真就只有先歇歇的份儿了。)

  经过了六个多小时的行程,直升飞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也就是刘文瑞和郑彬所在城市最豪华的酒店。而且,还是整个儿包下的那一种。(唉,奢侈啊奢侈……)

  话说郑彬一身的纯白西装,惊艳了全场,那真是堪比天上的人儿啊,与那刘文瑞的一身纯黑西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真正是……男财男貌啊……

  众人不由深深感叹。

  而更让人觉得眼睛都要脱窗的是……

  那刘文瑞竟然是被郑彬横抱着走进来的……看上去,还貌似正在昏迷中……

  这么想来……

  嘿嘿嘿,众人心照不宣啦……

  无限遐想啊无限遐想……

  刘文瑞那是装死!!不然咧??靠,老子的脸都要被这个变/态东西给丢光了啦!!还无限遐想??妈/的,那就是事实啊!!!!刘文瑞无奈,一脸的黑线……

  老子要不是全身无力,怎么可能被这个变/态东西绑架到婚礼现场来?哼,昨天……他郑变/态就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嗯,刘文瑞抬头看了看四周,那个,别说,这婚礼现场布置的还真不错……

  (呃……刘白目,您没救了……)

  算了,来都来了,那就结了吧。反正啊,这辈子经过郑变/态这么一番洗礼,他刘文瑞就算真想跟个女人有朝一日结婚的话,那也是不可能了。可人活一世,如果连结婚都没有过,那也太惨了点吧?而且,很吃亏耶!!他刘文瑞可是个商人,有谁见过商人会忍受吃亏的??于是,刘文瑞下了决心,就忍郑变/态一天吧。没有美女,‘帅锅’也凑合了!偷偷打量了一下郑变/态,发现人家也正在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刘文瑞有点脸红,心说,这家伙还真不是普通的帅啊。好吧,这么一想,刘白目心理上又得到了某种病态的平衡……

  “哎,还不放我下来!不是要结婚吗?你想全程都这样抱着我进行啊??丢脸死了。”

  看了下刘文瑞胀红着的一张脸,郑彬嘴都要咧到后脑勺去了。于是很配合,很小心的把刘白目放了下来。仔细的欣赏了一下,别说,这个白目的家伙跟自己还真是天作之合啊。

  呃,言归正传啊,话说,这个婚礼,还真不是一般的热闹啊!!

  大家不要急啊,听偶细细……道来……

  (众人抓狂,你丫别磨叽了行吗?!!)

  呃,好吧。话说,这个婚礼真热闹啊!!

  (众人哭了……)

  最热闹的那个人,自然就是和刘文瑞如出一辙的刘天成,刘老爷子了。看到自己的儿子如此的登场方式,心里那个百转千回啊,那个感慨良多啊……那个……

  踉跄的迎了上去,于是乎,好戏,就这么上演了……

  在众人瞠目结舌的状态下,人家老爷子戏瘾上来了,那可是势不可挡啊!!

  先是来了个“三娘哭子”,那叫一个煽情,抱上刘白目,老泪瞬间纵横,哭得那叫一个惨!!“儿啊!!你怎么这么早就……唉,我苦命的儿子耶!!!你怎么就这么狠心?你不要爹了吗?你怎么能弃我这个孤老头子而去?你让我,让我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耶!!!~~我地儿啊!!!!”

  靠,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白发人送了黑发人呢!汗!众人(包括郑变/态和刘白目)皆一脸黑线……

  尤其是刘文瑞,刚刚已经被郑彬那个变/态东西给丢光了脸,现在又被自己的老爸给弄了个无地自容!!靠,还说自己不让他活?明明就是在恶人先告状嘛!丫的,要不是老子的承受能力超强的,老子非被你们连手给气死不成!真想就这么一下子把自己的老爸给丢到外太空去!!眼不见心不烦!!

  哼哼,老子这一辈子就这么一次的婚礼,谁要想破坏了,老子跟他拼命!!

  嗯,这么一想,老子的命的确是挺苦的。这一点,老爸还真没说错!!

  呜呜,小小的在心里哀叹一下下……

  眼看着众人的反应与自己的设想有那么一丝丝的不一样……为什么看着老子制造出来的这么感人肺腑的场面,都呆若木鸡了呢?一个个的不是跟着自己涕泪横流,而是……张着大嘴,下巴都要掉到脚面上去了……刘天成愣了一下,停止了扰人的叽叽歪歪,呃……呵呵,那个,戏好像有点儿演过了……于是乎,带着点反省,又带着那么点子恍然大悟的意思,刘天成再次出声道:“啊,不对不对,这怎么说着说着气氛就……变了味道了??呃,嘿嘿,儿啊,爸说错了,这大喜的日子咋能这么扫兴呢?说得好像是……咳咳……那个,爸重说啊。”

  没有管众人全都一副要晕倒的状态,刘天成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接着说道:“啊,对了,应该是,儿啊,你终于出嫁了啊,你老爸我真是太高兴了。投入了这个人的怀抱,老爸放心,他是多么好的一个孩子啊。老爸看的出来,他是那么那么的爱着你……儿啊,能看着你终于有人肯要了,你老爸我就算现在去死,也能闭上眼睛啦。呜呜……”那叫一个热泪盈眶啊。

  刘文瑞嘴角抽搐,头顶也有了冒烟的趋势,这丫的,都说的啥跟啥啊??啥叫老子终于有人要了??还老子终于出嫁了??出嫁了?!!靠,这一刻,刘文瑞多么的希望自己不要那么孝顺,因为!!!他想要咒这个人去死啦!!

  去死,去死,去死!!!!!

  呃,好吧,头脑里翻腾着如此强烈的愿望,而现实中的他,却是……只能大吼几声来表示自己的强烈不满!!

  “哎!!老爸啊,你有没有搞错啊?你看清楚好不好?!我才是老公,我才是老公!!!我是老公!!!你应该说的是,‘儿啊,你终于娶媳妇啦’,这样,知道吗?!”丫的,死都不能承认,身边那个变/态是自己的老公!就算自己是被压的那个,也……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旁边的郑彬听了刘文瑞的话,笑得一脸灿烂,也不反驳,还带着一脸的宠溺表情。反正自己都已经是由心往外的承认这个刘白目是自己的“老公”了啦,至于那个实际情况嘛,清者自清啦!总之,不吃亏就是了。自己家老公脸皮薄嘛,他想要占点口头上的便宜,那自己让让他也是应该的啊。这是做妻子的本分嘛。反正最后真正占便宜的永远是自己,就OK啦。啊哈哈哈哈……

  (刘文瑞:吐血……你他/妈/的……你他/妈/的……)

  接着刘天成又说了一番“感人肺腑”的话,才郑重的将刘文瑞和郑彬的手拉在了一起。那番话听得刘文瑞眉毛眼睛直跳舞,崩溃中……

  而刘天成那看着两个年青人的目光,那叫一个慈爱,那叫一个欣慰啊。

  “孩子,去吧。婚礼正式开始了。”

  “哦。”刘文瑞应了声,接着又看了眼郑彬。靠,那期待的目光,还真是……让人的小心肝儿卟咚卟咚跳个不停耶……讨厌,这家伙不会是‘发电厂’投胎吧?怎么这么爱放电啊?

  “我的公主,请吧。”郑彬电够了刘文瑞,看着刘文瑞那因为受不了而躲闪的目光,心里挺得意,于是决定不再逗他了,而是伸出了一只手,等着刘文瑞把手放在自己的手上。他要亲自牵着这个人走过红地毯,去到神父的面前。

  在那里等着的神父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反应了,接受来主持这场同性婚礼本身就已经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了,再加上……那个,主要是刚刚那一场的“三娘哭子”太过震撼,估计他老人家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劲暴的场面……有点儿适应不了……

  郑彬拉着刘文瑞走到了神父的面前,轻咳一声,唤回了神父已经飘远的思绪。

  “咳咳,”神父也轻咳了两声,接着道:“神圣的钟声已经响起,在这里,让我们怀着虔诚的心,来迎接神的降临,接受神的祝福吧。我宣布,郑彬先生和刘文瑞先生的婚礼,现在开始。郑彬先生,请允许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愿意娶……”

  “咳咳咳……”刘文瑞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发出了这样的声音,打断了神父的问题。有没有搞错啊?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觉得,老子一定是那个要嫁人的家伙??老子是老公啦!“拜托,神父,我才是那个要娶妻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麻烦您问他是不是愿意嫁给我,OK??”

  神父一时无语,在心里腹诽,你丫那样儿一看就知道是被压的那一个。好吧,既然你这么希望,再看了一眼郑彬那一脸无所谓的微笑,既然人家没有反对,那就这样也OK啦。

  (众人汗,这丫的,当真是神父??你确定??不会是郑彬安排的某个臭流氓吧?)

  (郑彬郁闷,老子给人的印象就这么恶劣啊?怎么会有人这么想?呜呜呜,真是太侮辱人了!等婚礼一结束,老子就要投诉你们!!哼!)

  “呃,刘先生请不要激动,那本神父重新来过。郑彬先生,你愿意嫁给刘文瑞先生为……呃,为夫吗?”汗,这都什么称呼啊?“无论以后的日子,有多么的坎坷,都想要一生牵手,共同度过吗?无论疾病,贫穷,生死,都愿意互相爱慕,不离不弃吗?”

  郑彬看了刘文瑞一眼,那目光深情无限,看得众人一身的鸡皮疙瘩。那个,至于刘文瑞会是个什么反应,那就不多提了。因为,无论他是什么反应,郑彬都不会让他有机会临阵脱逃的。嗯,这么说吧,郑彬此时此刻啊,恨不得自己的双眼变成雷达!无论刘白目有什么样的举动,甚至是心理活动,都逃不过他的双眼。哇哈哈……

  (刘文瑞哀号:你丫,用不用这么狠啊!)

  郑彬看了刘文瑞良久,终于收回了在刘文瑞看来恶心吧啦的眼神儿,正视了神父,道:“我郑彬,在神的面前发誓,我愿意与刘文瑞一生相守,无论在未来的日子里遇到多么大的困难和危险,都不会离开他,我会与他一起分担,一起度过,一起享受每一个喜悦。他是我认定的人,认定了,就是一辈子。这是我郑彬一生的信条。我会用一辈子来向我深爱的他证明我今天在这里所说的每一句话。”

  神父听得面带微笑,随即转向已经有些腿软站不住的刘文瑞。

  汗,刘文瑞可不是因为听了郑彬这激/情澎湃的言语而感动到无以复加啦,而是惊吓得冷汗直冒啦!这个爱现的家伙,他就不能有一分钟的安分吗?说一句愿意就行了啦,反正也是装样子给人看的,可是……靠,这家伙,他就不能不拿肉麻当有趣,会死吗?

  恶心死了!!

  可是……不由自主的,嘴角又扯出了一抹笑意。别说,这一番话,还真挺……好嘛,老子承认,如果这是真的,那老子有被感动到啦。嗯,这一刻,因为心里有某温馨感觉,脸上现出了一抹可爱的嫣红……

  “咳咳,”神父再次轻咳,想要唤回刘文瑞跑掉的魂魄。见刘文瑞再次‘清醒’了过来,于是接着道:“刘文瑞先生,郑彬先生已经在神的面前许下了他对你一生的誓言,那么,接下来,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你愿意娶郑彬先生为夫吗?无论以后的日子,有多么的坎坷,都想要一生牵手,共同度过吗?无论疾病,贫穷,生死,都愿意互相爱慕,不离不弃吗?”

  呃……看着郑彬那炯炯有神的目光,刘文瑞的目光直闪烁,那个,这戏还要做下去吗?老子只是想要感受一下结婚的气氛,可也没必须对这个家伙许什么诺吧?嗯,不然……刘文瑞考虑了一下当众悔婚的可能性……随即冷汗直冒。估计自己要是真那么做了,这家伙一定会生吃了自己吧。那个,好吧,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好了,以后呢,有机会再跑走嘛。让他丫的找不着,不就OK了?哇哈哈……

  刘文瑞打了一会儿如意小算盘,才抬起头来,在郑彬的‘微笑’注视下,点了点头,说了一句,“我愿意。”

  此时郑彬那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看了刘文瑞一眼,意思是,算你识相!当然了,还有一个潜台词,那就是……嘻嘻嘻,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那老子今天晚上洞房花烛夜的时候,自然是要更加一把劲儿啦。格外的用力!!哈哈……老公啊,你就等着性/福吧。

  (刘文瑞:……)

  那个,郑变/态双眸中的贼亮光芒,看得那神父浑身不自在,靠,老子主持婚礼这么久,还没遇到过这么鬼畜的,唉,那个明明被压在人下、还一再强调自己才是老公的家伙,看来,以后的日子……那肯定是够他受的……唉……当然了,那也不关他的事儿,只能在心里,对那家伙道一声‘阿门’……自求多福吧!

  “既然双方系自愿结为夫夫,那么接下来就请新郎新……呃,新郎新郎交换结婚戒指。”

  在众人的见证之下,刘郑两人给彼此带上了代表着一生誓言的铂金婚戒。

  众人之中响起一片掌声……

  “好,戒子已经交换过,那我宣布,你们已经在神的见证下,正式成为夫夫了。接下来,就请你们在众人的目光下,接一个永结同心的爱之吻吧。”

  喂,主持人啊?您用不用这么腹黑啊?您是没见过同性接吻是怎么着?还想趁这样的机会好好开开眼??老子不要!老子不要!!关起门来也就算了,老子才不要大庭广众之下跟这家伙那样呢!不要!!

  不过刘文瑞还没有想完,就被自己的“老婆”给拉过去,强吻了……

  悲催……

  汗!!当众两男人接吻??郑变态!!你,你,你……你用不用这么爱现啊?你混蛋!你臭鸡蛋!!靠,丢脸丢到太平洋了啦!讨厌!!!

  你放开我啦!!!!!!!!

  我要喘不过来气了!!你要谋杀吗?!!!!!!

  于是,正式的典礼,就这么在两人的拥吻和众人的口哨、起哄声中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宴席和众人的祝贺……

  话说,这还真繁杂啊……

  刘文瑞气得鼓鼓的,心说,郑变/态!!!老子跟你没完!!!!!!!

  郑彬偷笑,反正晚上还要大干一场,现在先来个“小甜点”,赚到了耶!呜呼呜呼!!

  刘文瑞崩溃了……

  你丫,幼稚不幼稚啊?!!!我呸!!!!

  哼,你就只管嘴上占便宜吧!晚上啊,老子一定要让你求我……嘿嘿嘿,郑彬设想了一下刘文瑞在自己的身上,一边哭着一边求自己深一点,再深一点……那个,咳咳,得意忘形鸟,被严重分泌的口水呛到……憋了个脸红脖子粗!

  刘文瑞看着郑彬,眼里带着笑,心道:该!!!

  (刘文瑞:让你一天就知道想那些个有的没的!老子求你??你做梦去吧!!哼!!)

  (郑彬:嘴硬!!)

  (啊啊啊啊……刘文瑞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