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9.有狼
作者:魅姬      更新:2019-05-07 12:24      字数:4110
  有狼

  兽人x兽人,狼族

  1v1,伪骨科

  贪狼族的族长喜得一只小兽人,同年,他的好兄弟外出打劫时重伤不治,好兄弟的雌性也在生完孩子之后撒手人寰,族长感念好兄弟对贪狼族的付出,决定将孩子划到自己名下,让他与自己的儿子一同长大。

  那一年意外的平静,到冬天的时候竟然屯下了比往年还多的食物,于是族长为迎接新世界的两个孩子分别取名:安,温。

  安是兄弟的崽子,一只纯种的银狼。

  温是自己的崽子,一只纯种的灰狼。

  两个孩子相依为命生活了20年,转眼间,已经可以拥有自己的雌性了。

  “安,父亲让你娶天狼族的雌性你同意了?”身材高挑,消瘦却不弱小的温懒洋洋的躺在石床上,一只手狠狠拉着对面明显比自己强壮许多的银发男人,笑的人畜无害。

  “你希望我同意?”安挑眉,手上的武器才制作一半,别看温的模样不像个兽人,只有见过他打架的人才知道,这货根本就是扮猪吃老虎,整个贪狼族如果说他安的武力第一,那么第二绝对是温莫属。

  “不希望,”温老实的卷着安的头发,后者不得已停下手中的动作,跟着温的动作慢慢挪到石床边。

  这里是他们成年之后搬出来住的地方,当初他们的父亲并不同意他们成年之后还住在一起,随后不知道温与父亲说了什么,明明还是不高兴的父亲竟然同意了他们住在一起。

  而后他们便来到了部落的最外围,搭建了这个属于他们的家。

  对于安而言,温无疑是温顺的,就像此时的他软着身子,柔柔的看着自己,丝毫不反抗自己的冒犯。

  “唔,有点疼,”轻浅的呢喃,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身体,慢慢扯断安的神经,让他不再从容。

  他将温粗鲁的扔到铺着厚厚毛毯的床上,而后起身,将门关上。

  温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斜睨着走向自己的兽人,比雌性还精致的鼻子动了动,似乎嗅出了什么味道,狡黠的笑了起来。

  “你的鼻子是用在这上面的么?”安有些无奈,任由床上的人抱住自己敏感的腰部。湿润的触感从腰间的皮肤散发到四肢,而后集中到某处——他觉得,今天的晚饭或许可以再推迟一会儿。

  轻车熟路的将对方的双手禁锢,只听得耳边的喘气声,入眼便全是那副让他着魔的身躯。

  对于自己的冒犯,温素来是配合的。

  兽皮制作的衣服散落一地,温那不同于其他兽人的白皙肌肤上渐渐开出一朵朵紫红色的梅花,妖冶又致命。

  “安……”

  “我在。”

  石床自然是不可能发出声音的,于是两人唾液交换时的吞咽声在空荡的房间里更加明显,间或夹杂着暧昧的喘息声。

  “温……”

  “唔……”

  “我要进去。”

  “嗯……”

  锋利的长剑缓缓入鞘,温不觉蹙起眉头,身体逐渐紧绷。安见状只能不断的亲吻着温的敏感点,企图让他放松。

  长剑完全入鞘,温也不觉松了口气,表情缓和了下来。

  只是入鞘的剑并不安分,只略微停顿了几分便开始自由出入,同时带出一些附属物品。

  水声不断,碰撞声不停,空气中的某种味道也越来越浓郁。

  安的耐心在整个贪狼族中是数一数二的,同时,他的耐力族中也是名列前茅的,两人友好交流到日落,这才偃旗息鼓。

  温乖乖的躺在安的怀里,嘴角微微扬起。

  安无奈的将人搂紧,眼中缱绻万千。

  翌日,安依旧早早的起床跟着队伍去打猎,温则负责部落的安全,懒洋洋的起床洗漱,简单的吃了点安留下的早餐后,温才收拾好自己,出门迎接一天的工作。

  他今天负责的是部落的大门口,与好友交接后便笑眯眯的藏到了角落。

  温百无聊赖的躺了小半天,直到看到一个身材高挑,长得也极为漂亮的雌性被拦在了门口——当然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雌性是天狼族的。

  天狼族的,漂亮的雌性。

  “我是安的婚约者,我要找安,”温软的声音从那张樱桃般红润的小嘴里说出来,也同样好听极了。

  温讽刺的笑了笑,继续藏在暗处看戏。

  说起来,这个点恰好是他们贪狼族每天狩猎归来的时间。

  温动了动耳朵,脚步声从部落外传来,似乎人数很多。

  安回来了。

  脚步声并没有掩饰,那名雌性也听到了,只见他快速的回头,用一种痴迷而又依赖的声喊:“安~”

  “安,这个雌性说是你的婚约者,”守门的兽人并没有对雌性升起任何怜爱之心,立马打断了那名雌性的话,眼神不经意向某处一撇,道,“你的人你自己交代,交代不好……我怕你把自己也交代在这儿。”他与安、温打小也是穿同一块兽皮的,对于两人的事同样清楚的很。

  安将肩上的食材扔到地上,恰好砸到雌性的脚边,野兽脖子上被安撕裂的伤口裂开,血直接溅出,喷洒到雌性的身上。

  雌性脸色瞬间苍白了下去,眼看就要昏倒在安的怀里,安却不经意的侧了身,恰好接过身后同伴递来的食材,于是那雌性被新的食材打到,彻底晕倒在地上。

  “啧啧啧,好歹是个美人呢,还是那么珍贵的雌性……”守门的兽人心疼的后退了一步,眼底却透出些许笑意。

  “把人带回看守室,把他的目的问出来,”安丝毫没有动容,甚至好心情的将地上的美食也拎了起来,“最近蚊子多,萧,你也就这儿吧。”

  被安拿走食材的兽人点头,一同站到门口。

  狩猎的队伍从门口渐渐消失,温的目光移到萧身上,挑眉。

  萧是个非常爽朗的兽人,只见他伸了个懒腰,对其他守门的兽人说道:“你们也看了半天门了,去喝口水吧,我在这儿看着。”

  “谢了兄弟,我一泡尿憋了半天了,”其中一个守门的兽人拍了拍萧的肩膀,与另一人勾肩搭背的离开。

  大门口似乎只剩下一个兽人。

  又过了十分钟,某个草丛里响起一阵可疑的声音。萧蹙眉,走过去想要查看一下。

  两头红色毛发的火狼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向萧!萧眼神一凛,立即化作一头银灰色的巨狼与其争斗起来。却不料更多的火狼向部落门口扑去!

  变化只在瞬间!

  口哨声响起,原本空无一人的门口,突然出现了一头通体灰色的灰狼,龇牙咧嘴的盯着对部落虎视眈眈的敌人,呜咽一声便直接冲了上去!

  火狼是狼多势众速度快,灰狼更能以一敌百,只一头狼便阻止了所有敌人进入部落的可能。

  其中一头火狼见局势不妙,当即选择离开,却在退出战斗范围后被另一头毛发不纯的灰狼截住。而后更多的灰狼,银狼从草丛间跑出,扑向火狼群。

  不一会儿火狼群便被治服。

  为首的灰狼甩了甩头,几步间便恢复了兽人的模样。

  “温,”萧身上被划了好几道口子,每一道都深可见骨,他得意的走到温的面前,挑眉,“看,还是我的办法好吧!”

  “好好好,你最好,瞧你这怂样!”温毫不客气的捏了一把萧胳膊上还在流血的伤口,“大英雄,您老还是先去止血吧!”

  没有得到夸奖的萧憋嘴,决定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贪狼族银狼与灰狼居多,雌性相貌一般而兽人大多长得俊美,天狼族则以火狼为多,与贪狼族恰恰相反,天狼族的兽人长得并不咋滴而雌性却大多都非常漂亮。

  安带着族长去了看守室,里面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只听出门的时候安对着族长说道:“兽父,我愿意与他契约。”

  温听到消息的时候整个脸都青了。

  是夜,安一个人躺在床上,温却没有回家。

  天狼族想要占领贪狼族的地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一次便要做个了结。

  雌性素来是天狼族进攻其他部落的手段,天狼族也丝毫没有小瞧贪狼族人,竟然将族里最漂亮的雌性送了出来。

  白日里的交锋不过小打小闹,晚夜间才是狼族斗争最多的时间。

  看守室外,两波兽人在激烈的打斗着,部落大门口更是围了一圈人。安赶到的时候温正和一头火狼打的激烈,对方明显比温更胜一筹,却没有急着将人制服,反而猫捉老鼠般逗弄着温。

  “嗷呜~”温被惹急了,龇牙咧嘴的就要直接上牙将对方咬死。

  安迅速变回兽形,阻止了对方再次逗弄温的动作,将温推到了一旁,自己正面与那头狼对上。

  “那生兽人不会变身的玩意儿身上抹了催情的药汁!”温变回人形喘了几口气,随即大声吼道,“他们这次根本不是来攻击我们部落的,他们是来掠夺我们族人回去当发泄品的!”

  安眼神瞬间变化,只听他狼嘴里竟吐出人言:“既然打我贪狼族族人的主意,那我贪狼族便以牙还牙,你们……都留下吧!”

  繁衍问题是每个部落的大问题,过去贪狼族从来没想过要去其他部落强取豪夺,但既然有白白送上门的,自然也没有不要的道理。

  哪怕留下的大多是兽人——贪狼族的雌性那么少,那些年轻气盛,刚成年不久的兽人们自然也不会介意先拿那些兽人打打牙祭。

  虽然长得没那么好看就是了。

  有了安的加入,温歇了一会儿也开始着手活捉天狼族兽人,不一会儿,一场精心策划的夜袭便结束了,安点了点人数,不多不少,正好捉住五十个天狼族人,其中竟有十五人是雌性。

  大多雌性不参与部落冲突,但如天狼族这种却最喜利用雌性做掩护及暗杀工作。

  做好所有的善后,安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温已经不在人群里了,于是问道:“温呢?”

  “温刚刚向南边儿走了,说是要去歇歇,”一个身材娇小的雌性依偎在自己的兽人身边,一手指向南方,有些担心的说道,“他好像……心情不太好。”

  安抿唇,无奈的笑了笑,心道自己与兽父的谈话怕是被温听去了几句……嗯,还是没听到重点的那种。

  贪狼族的酒一直很出名……嗯,出了名的难喝。

  泡在水里一口一口的浅酌着苦涩的酒水,似乎什么事情都不重要了。

  安找到温的时候,温已经喝掉了大半的酒水,正红着脸用水润的双眼看着天空。

  “心情不好?”安坐在岸边,抢过温手中的酒水一口饮尽,蹙眉,这酒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喝。

  “你管我!”温似乎已经喝醉,看都没看安一眼,直接将头埋进水中。水声哗啦,紧接着,他便被一个温热的身体给包裹住。

  双唇相接,浓烈的酒味从口中散开,安蹙眉,心道来的有些晚了。

  “唔,你干嘛!”温费力的将人推开,跑上岸,“你不是已经准备和那个雌性在一起了么,这会儿是什么意思!”

  “哪有什么雌性,你听错了,”安头疼的捏了捏鼻梁,在温再次开口前快速说道,“停停停,先听我说。”原本安是打算晚些告诉温的,架不住温太敏感,只好提前招认。

  他将他们的事告诉了兽父。

  温一愣,有些吃惊的微微张开嘴,随后觉得自己这动作有些傻,又默默闭上。

  安轻笑了一声继续解释。

  原来兽父知道以后虽然没太生气,却也不是很高兴,便冷着脸要求他做出承诺,当时正是在看守室内,他没有说太多,直到走出看守室才开口。

  兽父,我愿意与他契约。

  兽父虽然不高兴,却也勉强答应了他,只让他永远不能欺负温,他也很高兴,忽略了四周的动静。

  不曾想,竟然被温听去了一半,误会了。

  温知道安不会说谎,但自己胡思乱想误会人的锅,他就是不想背,于是红着脸梗着脖子理不直气也壮的问道:“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这不就告诉你了嘛?”安上前将人抱住,头在温的发间深深吸了一口。

  两人刚刚都与天狼族接触过,天狼族下的药单靠点水自然灭不了火,但也不需要太担心,他们有彼此不是么?

  至于契约什么的,天亮就请兽父帮忙安排了罢!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