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章 迷魂之草
作者:晓晴清      更新:2018-05-18 15:48      字数:2659
  今夜格外长,梦也离奇多。

  傅言就像溺水的人一样,心里憋屈,身上难受。

  等恍恍惚惚睁了眼的时候已不知道今夕何夕了,确切的说他是被折腾醒的,有人一直在搔他的脸,还有时不时的嗤笑声,让他从一场荒诞梦里醒过来。

  意识清醒的一刻疼痛就像洪水猛兽一样席卷而来,他都说不上是哪里疼,等终于看清自己身上还有一个人以后,傅言不淡定了。

  他自认二十来年的良好修养终于破了功。

  昨天他被连术这样那样之后,又被那人带了回来继续伟大的任务,他在清醒昏睡里浮浮沉沉,被胡搞的要死要活,那人却像打了鸡血一样越发兴致盎然。

  而现在,那个人还埋在自己身体里,睡得一脸自在。

  傅言深吸了一口气,抬起一脚把连术踹翻了下去,连带着什么滑了出去。

  连术这才迷迷糊糊的眨了眨眼。

  而这时有一身着蓝绸衣的男子轻飘飘荡到了床角。

  “噗…小公子,你醒啦?”

  傅言闻声去看,那人天生的好模样,肤白如雪,乌发似漆,眼底一颗青痣尤其醒目。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现在衣不蔽体,还有他和连术刚才那不堪的样子,究竟被这人看去了多少。

  傅言没回话,默默揪过被子一角遮在身上。

  倒是连术清醒不少先开了口,“你什么时候到的。”一边说着,一边慢条斯理把衣服一件件穿好,最后挂上冥黑外衫。

  傅言郁结,怎么到了他那就像是个没事人似的坦然自若。

  男子一脸调笑的在傅言和连术之间转着眼,用貌似抱怨的口吻道,“收到你的信号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你很少这样急着找我,原以为是发生什么了不得的事,原来你是藏在这快活呢。”男子好奇的目光停留在傅言脸上,上上下下看了个仔细,一挑眉转身对着连术笑道,“没想到你竟是男女通吃,我们结识这么多年,你有没有对我起过坏心思?”

  “舒扬,别闹了,你看看这茶,什么来头。”

  连术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傅言那包茶叶收在了怀里,此时取了一撮,放在被叫舒扬的男子手心。

  上一刻嬉嬉笑笑满嘴胡语的人瞬间正经起来,舒扬把茶叶放在鼻间嗅了嗅,又找来水泡了一些,自己又小尝了一口。

  眉头皱了又展,最后才缓缓道,“茶是好茶,可惜炼了迷魂草。”

  而在舒扬做这些事期间,傅言已经手忙脚乱的更衣打理,起身瞬间有一股滑腻顺着大腿流下,一张好看的脸青了又白,白了又青。

  从始至终傅言和连术两人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连一个眼神交流都没有。

  傅言生着闷气,连术对他是有救命之恩没错,他也理应报恩,可没听说过这还恩的报酬竟然是这般献身!

  而且,他一堂堂七尺男被人压,肇事者从头到尾到现在,就没一句话?他是要七窍生烟了,可他瞧连术倒是神清气爽的很。

  一边舒扬已经开始述说罪魁祸首——异茶的蹊跷之处,傅言便暂且压下怒火,和连术一起围到舒扬身边听个一二。

  “迷魂之草虽为药草,但其效用蛊惑人心,且宿主只受炼药之人影响,讲明白点,就是炼制此药的人其目的是为了控人心智。”

  舒扬娓娓道来,傅言却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茶叶是秦香郡主特意带给皇帝的,要是真如舒扬所言,那秦香的目的其实是…

  所以昨晚皇宫肯定发生了什么,秦香驱动药草,想要和皇上有鱼水之欢,而他和连术完全是因为贪嘴无辜中招啊。

  “这药有解么?”傅言脸色难看的问到。

  “这药只管的了一时,只要不再接触就不会受控,这样也好遂了炼药人的心意,避人耳目。”舒扬轻松地说,一手把玩着自己的发梢。

  好,现在该明白的事都明白了。

  傅言踉跄了几步,裹紧他昨晚被连术扯毁的外衣,脚步虚浮的向屋外走。

  “你都这样了,上哪去?”

  连术先一步冲上前,一把将人拉了回来。

  舒扬来了精神,眨巴着眼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我找搬砖来抡死你。”傅言哼了一声,就要甩开连术的手。

  “傅言!”连术加重了语气,倒是头回见他这副神情。

  “大哥,我冲凉去。”傅言无奈道,“黏黏腻腻,难受死了。”

  连术见傅言脸上窘迫,忽然笑了笑,“让舒扬给你瞧瞧吧…你后面,可能伤到了。”

  这下真被惹恼了,傅言两袖一甩,气势汹汹的冲出了屋子。

  这种架势去撞墙,墙都要碎。

  连术回过身看到舒扬正笑的欢快,不由勾了勾唇,“等他回来,帮我瞧他身上的毒。”顿了顿,眼中神色沉了几分,“这毒该怎么解,你明白的,帮我牵制好他,回头送皇帝一份大礼。”

  连术看着舒扬,目光却不知落到了何处,许久,他从脖子上取下一件挂饰握在手心,那是前些日子从温霆那里要来的琥珀碎。

  “给我假的琥珀碎,皇帝是太小看我,还是太看轻他的小男宠呢。”说罢,之前还让他如获至珍的“琥珀碎”便在他手中变得四分五裂,手一样,七零八落的散在了屋外草地里。

  “随便你。”舒扬起身拍了拍手,“我去找点药草来,给那可怜的小公子补补身子。”

  等舒扬走远了,连术也出了屋,漫无目的的游荡着。

  他这些年犹如行尸走肉般活着,他一直以为人活着总要有个理由,可像他这样的人,不也恍惚间存活于世数十载么。

  他记得当年温霆起兵清君,恶魔一样的父王被斩落于马,他以为迎来的将是新生,可随着母妃的死去,他知道,他不过是从一个牢笼坠入另一个炼狱。

  他放弃和温霆一争皇位的机会,他甚至陪在温霆身边出谋划策,他有求必应,他命中最为珍贵的,不过是母妃和这兄长。

  可兄长最终攀上王位,他不是救赎,母妃死的那日他哭的肝肠寸断,从此以后,世上再无温连术,唯有连术而已。

  洪荒世上,万事万物,唯独他连术无人可依呀。

  那么,既然活着,就去报复好了。

  仇人的痛苦,就是他的痛快。

  不知不觉间连术兜转到了后山,后山有一个小瀑布,水泉清澈,自上而下打落的水花使得池岸氤氲一片。

  隐隐约约间看到一抹清透的背影。

  连术又走近了些,看到原来里面泡着的人是傅言。

  昨晚他失了心智,可现在回想起来那些记忆格外真实。

  那人在他身下的愤怒和喘息,那个人的不甘和无力。

  触手可及的温热,那个人的不屈和挣扎,最终被他一并压下。

  连术静静看着傅言的背影,喉头微热。

  傅言在水里泡了好半天,虽然该痛的地方如一的疼,但总算是消除了那让人作呕的黏腻感。

  在水里泡了这半天他也平静了很多,屈辱虽然还是有的,但毕竟连术身不由己,他也不好一再责怪。

  而最终让他放宽心的一点是他想到,这具身子本就不是自己的,他既然是穿越来的,那么如果他还有机会穿越回去,那在这里发生过的事是不是都可以一笔抹杀。

  可让人头痛的是,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回去。

  傅言又想起方才舒扬说的话,迷魂草…

  真是人心难测,那秦香郡主一表人畜无害样,竟胆敢对皇帝出手。

  宫心似海,还真不是瞎说。

  傅言沉在水里飘飘浮浮有一个时辰,感觉皮肤都有些发皱,这才打算离开。

  正打算换衣的时候,发现自己原本破烂不堪的衣服被一叠纯白绸制的衣服给替换了。

  傅言挑眉,扫视一圈四周却未发现任何异样,摇了摇头,到底是换上了。

  等回到山林小居的时候,傅言发现房前散落的一些颇有光泽的碎块,心中异样,总觉得似曾相识。

  便俯身将那些碎块,一一收在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