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很抱歉,本站将于2024年5月25日起停止更新,6月1号起停止订阅和打赏。
叔侄小日常随笔·1
作者:妙颂九方01      更新:2020-09-23 17:13      字数:1317
  糟心日子·大雪·惊梦

  京城进入冬季供暖后,室内外温度容易走两个极端;尤其各大部委领导办公大楼里,办公楼里集体供暖还要同时开暖风、加湿器,不然身骄肉贵的领导们说不准什么时候就闹病。这个账谁都会算,领导干部生场病,下属人员表示意思送出去的钱,合得上整个供暖季费用甚至会翻几番。因此铆足劲烧暖气,总比心惊肉跳的跑高干病房要强。

  会间休息,谢蔚去洗手回来,其他座位上的人正三三两两的聊荤段子。谢蔚正想混在群里听两句闲扯淡换换脑子,典世勋却抽空进来说话。众人惊觉主位回来纷纷噤声。谢蔚只得示意典随他去走廊说话。

  典世勋报告适才开会期间代接了‘老板’的电话,所乘班机到京,要先赶回大院,晚上去公寓会合。

  成林匆忙北归的原因比较沉重,叶家令公太君双报病重。谢蔚闻言愕然。他之前对叶家情形略有耳闻,叶长天也托顾寒江给他传话说叶老爷子想见重孙。他还当叶长天又无病呻吟的耍花招,就回复让他去跟成林说。

  夜间朦胧中听到房门开合声响,随后是盥洗室里洗漱冲澡的声响。成林没有开床头灯,只是往另一侧让出些许。未久混合着茶花与幽淡松香的温热躯体紧贴着附在身后,成林转过身钻到谢蔚怀中,浑似撒娇的慵懒道:“先睡觉,有话明天睡醒了再说。”

  没有应答,拌着薄荷清凉的吻印在成林额头上,并习惯性动作地用毯子将他的肩头盖好。

  梦的可怕就在于它会把人心底里最恐惧的事情,真实放大的翻出来。真切看到谢蔚满身是血的躺在面前,用纱布捂着却根本按不住伤口的血流···令人即使能有感觉在梦中,也会惊得头走三魂脚散七魄。

  哭嚎声未出喉咙,眼前所见有转换了地域情境,铁栅铁窗四壁徒空。阳光亮而清冷,束状明显地投射在水泥地面上,无声抚慰着空旷的禁闭室。

  铁门开启,走进来的狱警将一套新囚服搁在地台上,事宜稍后换穿;又将一只保温桶搁在小板凳上。拧开盖子里面是冒着热气和香味的馄饨。

  成林恍然想起来那是签完死刑通知书后点的餐,当时他连食材搭配都说的很细。死刑犯的行刑前最后一餐,通常都会给与最大程度满足的,要什么样的肉剁馅,肥瘦几分,甜咸几成,配菜配料要几种。

  成林抱着保温桶,见葱花紫菜还飘在汤上;他用勺子舀着吃得很细,边吃边念叨说:面点厨子不如小叔叔的手艺好···馄饨馅儿调得咸了。不过也无所谓了,给他包馄饨的人早就去了那边,他得赶紧去追;赶在喝孟婆汤之前把碗抢过来摔了···错过就可能生生世世都找不到。

  馄饨吃光汤喝干净,抬起手抹抹嘴角,成林换上新衣服,整好衣领,提着脚镣走到囚车前,由武警将其架托进车厢。

  扭头朝窗外快速掠过的景色扫了一眼,觉得那些花花草草开得挺耀眼。他看了一会回身坐正,向狱警托付说:帮我给我弟带个话,如果允许他领回我的骨灰,请他把我的葫芦和骨灰埋在一起。那是我小叔叔专门给我做的,有那个葫芦在,就跟给我俩并骨是一样的···

  谢蔚被枕边突然乍响的哭声惊醒,连忙将成林搂回怀里拍背揉颈,把蜷成一团的躯体搓揉安抚着令之放松舒展开。听他东一句西一句讲过梦中情形,谢蔚轻轻拍了成林的臂膀,笑着打岔让他松一些力道,他已经被勒得呼吸困难了。

  成林把手伸进谢蔚的内衣,很轻易就找到他腹上的疤痕,脐旁右出约两寸的地方。

  梦里有人提示成林可有遗言要说,他向着空中是这么说的:小叔叔,这回再聚到一块儿,今后我什么都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