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叔侄日常小随笔·11
作者:妙颂九方01      更新:2021-02-18 14:52      字数:2872
  糟心日子-11·立春·重孙

  清早为老首长穿衣时,保姆发现叶军生的贴身睡衣和身下褥子都是潮的。仔细检查却又不是年老导致的下身失禁,似乎只是梦中出汗;便即时通知在家保健医生过来问脉检查。

  若放在往常被勤务人员们这么一惊一乍的折腾,老爷子早就火了。多少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哪有那么娇贵。只是今天老人家心情好,格外配合检查。量完血压,叶军生接过刷干净的假牙戴好,随后顺当的就水服药。

  擦身换衣时,叶军生对护员池子讲起了昨晚那个前悲后喜的梦。一场恶战之后,当真是死寂。目光可见的视野内便是尸体,血土混杂硝烟迷眼。叶军生清楚记得当时正是壮年,声音冲出喉咙显得嘶哑凄厉,每个名字都像是自然而然就流到唇齿前的,但是每个被点名搬转过来的躯体也都是僵硬的。有名字的躯体都曾经鲜活过,曾经是叶军生的战友,彼此肩背相承、生死相托过。

  不知不觉间蹚出了横尸战场,走进一方并不算大的青草地;很奇怪,草地就在战场近旁,竟没有受到烟火血污的侵袭。他小心地往前搜寻,终于在一个像是地窨子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干净完整的老花布襁褓。

  他忙着在破烂军装上蹭了蹭双手,肘膝而行的接近过去抱过襁褓,被子里包着的孩子模样可白可齐整,别提多惹人疼了。他抱着孩子,傻傻的却也顺理成章似的琢磨:没娘要的娃子遇到他这么个糙爷们儿,老天爷的眼睛是开到腚沟子上了;等孩子醒了饿了要奶吃,该咋整啊?他也不敢在原地干等着,就抱着孩子往前边跑边找的搜寻人烟···这么一忽儿欢喜接着一忽儿抓躁的,折腾出一身大汗就醒了。

  护员把老爷子上下收拾清爽利索,再把拐棍递到手里,然后扶他起立慢走;适时的搭话赞叹:“您老记忆力真好,梦里的情形还能说得这么顺畅。”——叶军生鼓着腮肉把假牙逛荡回位,拖着沉重步子往前蹭:“李长才那老东西一辈子不积德,最后落个现世报只能混吃等死。我有盼头,也容易知足。”

  老爷子的回答引来周遭的笑声和赞许声。院里与叶老爷子同年并彻底安宅养息的老人家们,比如李长才,已经常年卧床不能自理,更多的是堆坐在轮椅里,脑子退化得只记得过往不认识眼前。能如叶家老爷子同期活着,还能有清楚连贯的思维表述,就着实是可贵可喜的存在。更不要说见着重孙辈的人。

  叶军生近日精神状态好,多半是源于家里即将到来的添丁之喜。过年聚会家宴时,叶成林向老祖儿保证,至迟四月初把嫡重孙给他抱回家。老爷子就让人找了台历,过一天翻一张地数日子。

  缓缓走到外间,就见老伴封令霜架着看书报的专用花镜,坐在阳光大窗前翻辞海,给重孙子挑个好名字。

  “又找好字儿呢?找点意思好笔画少的,上学写着顺手,将来对孩子也有益处。”老爷子一语到位道。——封令霜眼皮不抬继续翻书页:“我挑男女都能用的字儿···”

  等好消息的迫切感觉和当年等上级出击命令的心情,有如云壤之别。后者是明知冲入火海化为烟尘奋然而无悔的悲怆慷慨,前者则是眼见枯木逢春新芽绽出的欢悦畅快。尽管都是难熬闹心,叶军生也喜欢后者的酸甜相杂。

  回想当年秘书在文件里夹字条报告:顺产男孩,母子平安。叶军生反应了十秒钟才意识到,手中的字条是报喜而不是安保口令;是他成天顾着开会看报告,居然把孙子出世的日子忽略了。

  林林刚记事时被硬行从亲妈手上领回来,说是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其实都是勤务兵警卫员带着,磕磕绊绊的长大。比不了栋栋,亲爹工作忙不着家,好歹也有护犊子的亲妈管。好像就一眨么眼的功夫,当年满处乱窜惹祸生事的“地出溜儿”长成大小伙子,再一转脸都给他抱回重孙子了。

  护员池子提议老爷子去老年活动站,找老伙计们念报纸、打球,或是练书法、下棋。叶军生摆摆手说不去,如今他已经不必再紧赶着开会工作,坐在太阳地里等重孙子回家,也算个安静养生的乐趣。说话同时却不自觉一下接一下的捶着座椅扶手。

  封令霜能看出老爷子热盼重孙的急迫,以及不愿被人取笑的矜持,独自与成栋通电话问情况后,回来对叶军生做慎重‘关照’:得了个重孙女。咱们都是革命战斗一辈子的人,纯粹的唯物论者,可不能重男轻女。长天今天把孩子抱回这边来过洗三,你可不能拉着大长脸···

  叶军生明显觉出心头有下坠感又旋即便逝,他眨眨眼扶正假牙回怼:“嘁。我有那么封建么?!正经是我第一个重孙,只要孩子健健康康就全好,男女都一样。”转脸又招呼护员池子去给他准备装钱的红包,给第一个重孙的见面红包必须要大。

  孩子抱进门就先送到老祖眼前,面相很饱满,粉嫩水灵,完全没有常见的初生皱褶现象,非常端正耐看。随后才由装备齐整的保育人员接去提前准备好的房间。

  叶长天迈进门槛没空拜首长架势,要先去二老跟前见礼说话、解说某人缺席的情由。

  叶军生一手拄杖一手背后拍着腰,对于儿子的解说不屑道:“你呀,让栋栋妈给传染的都邪性了!林林稍微过得比栋栋滋润点儿,就跟戳了你们肺管子似的,想方设法地要给祸祸乱套了。如今你也有了隔代人,跟前儿也清净了,往后就要把心摆端正。”

  封令霜朝老伴儿做个拂袖动作,为父子们转圜打岔:“有了隔代人,自然会多生出慈爱之心。时候不早了,趁着现在阳光、室温都合适,先给宝贝做洗三礼。有话坐到饭桌前再聊。”

  叶长天在进门时就被母亲私下叮嘱过,此刻也努力附和着哄老爷子高兴,扶着他缓步移动向外间:“咱们家孩子以前都没有做洗三的,我妈提议说是正而八经的第四辈人,是大喜事儿。您这位老祖儿一定要亲眼见着亲自伸手,意义就更深厚。稍后您先上手给孩子解小被子。”

  房间温度湿度、擦洗用水的温度早已经过反复测试确认,叶家老少三代围拢在医用操作台前。叶军生将手杖交给成栋,很利索的打开系襁褓带子,轻轻捏起被角儿,将小被子拆解开···忽然老人的手定在半空。

  望着小婴儿频频踢动的腿脚间鲜亮的小雀雀,叶军生的脸上仿佛花朵绽放快进的镜头,刹那间迸发出笑容,惊呼三声:“嗨呦!···哎嗨!···哎嗨!”随即却是笑中带哭泪随声落。——封令霜拍着喜极饮泣的老伴儿,好气又好笑地嗔道他:“还自诩说没有重男轻女,看明白是重孙子,看把你老家伙给高兴的····!”

  叶长天指示着护士把婴儿重新包裹好,仔细端放在封令霜手臂上。心中也踟蹰试探着呼出了一口气。小婴儿软软的,再小总是有些分量。有了这个粉嫩的娃娃,能牵住老爷子的精神心气,至少能再往前多活几年。

  成林因为谢蔚出事而伤痛欲绝,近期内必须卧床静养,叶长天以此为由把孙子接到自己身边。只是同样雷励果决、尖酸狠辣的手法,非但不敢朝向两位老祖,他还仰仗了封太君的垂拱运筹,排演出这场声东击西的献宝惊喜,将可能劈到头顶雷霆卸力弱化成和风细雨。

  他亲自为老爷子擦了颊边泪水,凑趣解劝:“您老可别激动太过了!当年刚有林林的时也没见您乐成这样啊。到底是重孙子的分量更重许多。放心,咱们家的孩子即便是女孩儿,必定都会健康快乐长大。您老硬硬朗朗的好好保养,转眼功夫,手上的宝贝就能跑来跑去了。”

  封令霜小心翼翼地和重孙子蹭蹭额头,意味悠长剖白道:你们都没有见识过刀兵战场炮火乱飞、没有经历过拼刺刀场面,不会明白我们忧虑和痛心的根源!女孩儿生处不易,少时在家期间或许还能算个宝;一旦迈出家门,十之有九都踏进吃亏吃苦、热血伴着心酸的生涯。有些生而既有的优势,没法用口号标注;即使看到便签,腿抬得再高也越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