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三章
作者:neleta      更新:2018-06-01 14:11      字数:8239
第二天早上10點,夏奇和博雅準時帶著亞恆來到了公主金娜名下的斑比甜品店。甜品店今日推出了兩款新的甜品,此時裡面是座無虛席。夏奇的到來自然引起了眾多的注目禮,好在這裡是金娜公主開的店,倒不會出現德里恩那樣的情況。

  說起甜品店的名字,還是夏奇起的。諾丁的魂獸是狼鹿,鹿身狼頭,金娜公主一直在琢磨甜品店的店名裡怎麼能包含諾丁的影子。諾丁帶給她的幸福甜蜜就如甜品一般。金娜公主在思索的時候夏奇正好聽到了,他第一個念頭就是“小鹿斑比”,他就提議叫“斑比甜品店”,名字很可愛,斑比又是鹿。

  當然,他對金娜公主的說辭是,他以前養過一隻鹿,叫斑比,很可愛,他還畫給金娜看。諾丁的魂獸是狼頭鹿身,但一點都不影響金娜喜歡那隻可愛的斑比小鹿,就這樣,甜品店的名字定了下來,甜品店的招牌就是可愛的小鹿斑比,對此,諾丁的反應是隨他的公主喜歡。如果可以修改魂獸,他都不介意把自己的魂獸變為狼身鹿頭。

  到了甜品店,店裡的小妹就把三人帶到了後面的包房裡。來甜品店的有許多貴族大小姐、小少爺,店裡自然要設計許多的包房給這些客人們絕對的隱私。一進入包房,亞恆就緊張了。裡面的那位漂亮的姑娘不正是帝國上下皆知的帝國最美麗的金娜公主麼。

  亞恆臉紅紅地行禮:“公,公主殿下。”

  “你好。不要拘束,來,坐吧。”

  金娜公主招待亞恆入座,然後溫和地對亞恆說:“夏奇常常在我們面前提到你是他在孤兒院最好的朋友,也是最照顧他的人。我們都非常感激你那時候對他的照顧。”

  “不不不,是,是夏奇,照顧,我,照顧我的。”亞恆手足無措,公主的謙和與溫柔直讓他腦袋暈暈。

  夏奇笑嘻嘻地開口:“王姐,您不是說今天會推出兩款新的甜品嗎?您去忙吧,我看外面都坐滿了。我和博雅會招待好亞恆的。”

  金娜公主也知道自己的存在對亞恆是壓力,她站起來說:“那你們隨意,吃完了記在我的賬上就好了。”

  “好的好的。”

  公主離開了,亞恆長舒了口起,擦擦喊,看得夏奇和博雅哈哈大笑。亞恆很鬱悶:“你怎麼不告訴我公主殿下在這裡。”

  夏奇很無辜地說:“這家甜品店就是王姐開的呀。”

  亞恆:“……”他善良可愛的朋友去哪裡了!

  亞恆從來沒吃過什麼甜品,整個帝國只有金娜公主的這一家甜品店。博雅讓夏奇和亞恆在包房裡等,他去拿。夏奇現在太引人注目,還是留下來清淨的好。

  博雅出去拿甜品,檯後的小妹立刻優先招呼他。其他人就算不滿也沒辦法,博雅是王后的乾兒子,與藍路王子之間非常曖昧——兩人還沒有公開——再加上他與王妃殿下的關係,她們也只能排隊等。

  拿完甜品的博雅抬著托盤準備回包房,轉身,就看到一位穿著灰袍,頭戴三角帽,露出橘紅色髮絲的老者正隔著窗戶看著他。博雅先是愣了愣,緊接著他就長大了嘴,對方卻朝他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博雅站在原地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老者慢悠悠地走了進來,走到博雅面前,看著他托盤裡的甜品,笑吟吟地說:“看起來都很好吃呀,可以請我吃一份嗎?”

  博雅的臉因為過度的激動而漲紅:“可,可以,當然可以!您,您,請您跟我來!”

  “謝謝。”

  老者抬腳,博雅急忙帶路。甜品店內包括服務小妹在內都莫名其妙地看著這位與這裡格格不入的老者,好奇他是誰。

  門開了,夏奇扭頭正要問“拿了什麼好吃的啊”,就看到博雅帶著一位陌生的老爺爺進來了,夏奇一臉的疑問,亞恆站了起來。

  老者關了門,博雅快速把托盤放下,就要介紹,老者卻再次攔住了博雅,主動開口:“王妃殿下,您好。我看到您和您的朋友進來這家甜品店,想跟您討一份甜品吃,打擾了。”

  博雅拼命給夏奇打眼色,夏奇看看博雅,看看老爺爺,點點頭:“啊,不打擾,您坐下來吃吧。”

  “謝謝。”

  老者很從容地在夏奇對面坐下,原本那個位置是博雅的。博雅把甜品一一拿出來,說:“我再去拿一些來。”

  “夠了,我只要一份就夠了。”老者很隨意地拿了一個甜甜圈,那隨意的樣子半點都看不出來是特意來討甜品的。

  夏奇看博雅,臉上只有一個意思:【這是WHO啊?】

  奈何老者擺明了不要博雅說,博雅也不敢說,他激動又緊張地在夏奇身邊坐下。老者喧賓奪主地說:“王妃殿下請吃。”

  “……哦。”

  夏奇拿了一份焦糖雞蛋布丁,給滿頭霧水的亞恆拿了一客酸奶慕斯,說:“這個不是太甜,你嚐嚐看。”

  亞恆:“啊,哦,好。”

  博雅還拿了三杯果汁,夏奇給亞恆拿了一杯果汁,給博雅拿了一杯,然後把自己的那杯放在了老者的面前,說:“單吃甜甜圈可能會膩,喝點果汁吧。”

  “謝謝。”

  博雅把自己的拿給夏奇:“你喝吧,我一會兒再去拿。”

  “好。”

  氣氛有點尷尬,夏奇肯定博雅是認識這位老爺爺的,也肯定自己是絕對沒有見過的,更肯定對方肯定是衝著他來的。

  喝了一口果汁,夏奇忍不住還是問了:“老爺爺,請問,你是?”

  老者微微一笑:“我叫穆登格•尼奧。”

  “您好。”

  看夏奇那樣子,博雅想扶額,夏奇的樣子就差問出“你是誰呀”了。老者也不介意夏奇沒有認出他,在吃完一個甜甜圈,喝了半杯果汁之後,他開口:“這家甜品店的甜品真是好吃,我就喜歡吃甜的。”

  夏奇打量了一下老者瘦巴巴的身體,說:“呃,甜食是好吃,不過還是不能多吃,會蛀牙。”

  “呵呵。”老者的笑聲有點魔性。

  怎麼也是真•大魔王,又經歷過與異獸的廝殺——雖然沒記憶——又與奧卡斯一起歷練過,夏奇也不是當初那個“初來乍到”,看什麼都怕的穿越者了。他主動問:“老爺爺,您是不是找我有事啊?”

  對方果然點了點頭,並且摘下了帽子。好吧,人以群分,面對這位有著一頭扎眼的橘紅色頭髮,摘下帽子後更清楚的淡紅色眼瞳,和他那一身萬年不變的裝扮的老者,亞恆竟然也愣是沒認出對方是誰。

  穆登格先是問:“王妃殿下,您,曾去過魔族吧?之前就有過消息,說您與王儲殿下在魔族失踪。萬幸的是,你們平安地回來了。”

  夏奇突然有點心虛,呵呵笑了兩聲,說:“是啊。其實也不是失踪,就是我們去歷練的地方沒有信號,呵呵,聯絡不到外界。老爺爺,您叫我夏奇吧。”他不想做“妃”,淚。能不能把失踪的事揭過去?他這位真•大魔王怕怕啊。

  穆登格笑笑,順著夏奇的話繼續說:“我是一名藥劑師。我無意間聽說,有一位人類在魔族製作出了很厲害的魔族藥劑。我多方打聽,發現那個人類,似乎就是您,再聯繫到您去過魔族……”

  夏奇立刻驚訝狀,亞恆吃驚地看向夏奇。

  穆登格問:“那個人類,是您吧?”

  夏奇嚥了下嗓子,要不要承認?奧卡斯學長,我需要你!

  博雅卻出聲了:“對,那個人,就是夏奇。”

  夏奇看向博雅,不明白博雅的意思。穆登格慈眉善目地說:“殿下請不要緊張,我只是好奇您是出於什麼樣的靈感竟然能製作出魔族的藥劑。我只知道那個人有一頭黑色的頭髮和一雙黑色的眼睛,和他在一起的夥伴,有一個人是藍色的頭髮和藍色的眼睛,還有兩位魔族的少帥,我就想到了您和王儲殿下。我本來是想找到當時的影像自己研究,可是似乎並沒有人在現場記錄下來,所以只好冒昧打擾。”

  “原來是這樣,我以為又被人拍下來了。”夏奇忍不住擦額頭,他現在怕死被人偷拍了。他如實解釋道:“我當時是看了一位魔族的藥劑師製作藥劑的過程之後,發現他們有一個關鍵的步驟就是魔氣的運用。我當時就想,如果有人能提供魔氣,我又有足夠的精神力,雙方結合能不能製作出藥劑?然後我就試了試,結果竟然可以,我自己也沒想到。”

  “只是這樣?”穆登格很是驚訝。

  夏奇道:“過程就是這樣。不過製作出的藥劑只對提供魔氣的人有效。我使用的藥植也是適合提供魔氣的人的。”

  穆登格馬上吃驚地問:“那您是怎麼判斷什麼藥植適合對方的?”

  夏奇歉意地說:“憑感覺。和我在一起比較久的魔族人,我就有一種直覺找出比較適合他的藥植。”

  “只是直覺?”穆登格更吃驚了。

  夏奇點點頭:“就是直覺。不是我故意隱瞞您,就是直覺。而且對方一定要和我在一起很久才行,不熟悉的人,我就感覺不出。”至於真正的原因,請原諒他不能說!對不起,老爺爺!

  “這太不可思議了。”穆登格一臉的無法置信。

  博雅這時候出聲:“這樣的方法只適用於魔族人。我們人類的藥劑雖然也有用到藥劑師的魂武之力,但卻不能用這樣兩者結合的方式。”

  穆登格蹙眉:“你們實驗過了?”

  夏奇和博雅都點頭,夏奇道:“我和奧卡斯學長在一起的時間最久,但是我感覺不到什麼藥植最適合他。而且魂武之力與魔氣還是有區別的,魂武之力做不到魔氣那樣純粹的配合。”

  穆登格眉心的褶子更深,他說:“如果人類的魂武士也能像魔族人那樣有最適合每一個人的特殊藥劑,那魂武士就能發揮出他們各自最大的潛力,在戰鬥中就能避免更大的傷亡。這是我多年來一直在研究的方向,可是一直都沒有頭緒。在我得知您在魔族製作出這樣的藥劑後,我非常激動,竟然有一個人比我先想到了這一點!”

  夏奇不好意思了:“我也是瞎貓碰到死耗子,嗯,老鼠,湊巧了。”

  “瞎貓碰到死老鼠……”穆登格咀嚼了一番這句話的意思,哈哈笑了,接著他認真地說:“不,這不是湊巧。在您之前,沒有一位藥劑師,不管是人類的還是魔族的,會想到用這樣的方法製作藥劑,更沒有一位藥劑師能僅憑感覺就製作出適合個人使用的特殊藥劑。您的能力早就可以從帝國學院畢業了,卻還假裝自己是學徒,被同學們知道可不好喲。”

  最後這一句,穆登格已是語帶調侃了。夏奇鬧了個大紅臉,吶吶道:“我之前,上了三個月就退學了,很多知識都沒有學。我和博雅也想找出有沒有辦法可以製作魂武士的個人專屬藥劑,所以我們兩個都決定還是從初級班認真學起。我的藥劑能力在帝國來說,也就只是學徒。”

  穆登格點了點頭:“您能有這樣謙遜的態度,也難怪王儲殿下那麼喜歡你。”

  夏奇這下子頭都抬不起來了,羞澀地只能傻笑,這還是第一個他接觸到的陌生人表揚他,要知道,昨天剛剛有人指著他鼻子說他配不上奧卡斯學長啊。

  面對穆登格的友善,夏奇道:“我當時有做筆記,您要看看嗎?”

  穆登格一聽,驚訝極了:“您不介意嗎?”

  夏奇大方地說:“不介意。”說著,他就從空間項鍊裡拿出他的筆記本,翻到他記錄實驗過程和心得的幾頁,直接撕下來遞了過去,速度之快令穆登格反應不及。

  “這些對我已經沒有什麼用了,您收下吧。”

  穆登格深深看了夏奇一眼,伸出雙手鄭重地接過。這份實驗心得或許對他的研究沒有什麼幫助,但就憑夏奇的這份氣度,也值得他尊敬。

  收起這幾頁筆記,穆登格從自己的空間手鐲裡拿出一個盒子,推到夏奇面前:“這是我平時練手時配製的藥劑,價值無法與您給我的這幾頁筆記相比,還請您收下。”

  “您太客氣了。謝謝。”夏奇打開盒蓋,只一眼,他就驚訝地抬頭:“這些都是高級的藥劑!”

  穆登格對夏奇的眼力也是十分的吃驚,他笑笑:“與您的筆記相比,它們很便宜。”

  夏奇查看了一遍盒子裡的幾十隻藥劑,高興地說:“不,這些藥劑對我來說非常的珍貴,有我正好缺的好幾種藥劑。”接著,他疑惑了,“您剛才說,這些是您‘練手’時,配製的?”

  穆登格道:“我在研究的過程中需要配製許多藥劑,我留著也沒有用了。”說著,他又拿出一個更大的盒子,“您需要,這些都給您。”

  “不不不,不行,這些太貴重了,我不能要!如果拿出去賣,至少能賣幾百個貝晶幣!”每一瓶都是大師級水準的強效藥劑,那是有錢也買不到的!等等!大師級?!

  “哈哈哈……”穆登格搖搖頭,“有用的,才有價值。放在空間容器裡,就只是藥劑而已。對我來說,您的那幾頁筆記才是無價的寶貝。”

  夏奇嚥了下唾沫,弱弱地問:“請問,您是,幾級的,藥劑師呀?”

  “哈哈哈……”穆登格被王妃殿下那小心翼翼的模樣給逗笑了。

  博雅再也忍不住了:“夏奇,他是穆登格•尼奧大師,是藥劑師工會的會長!”

  夏奇&亞恆:“……!!!”

  夏奇在心裡抓狂,為什麼藥劑師公會的會長會是一副灰袍巫師的模樣!這不科學!

  ※

  出來吃甜品,就遇到一位大師級藥劑師,夏奇的小心臟是噗通噗通。感謝奧卡斯學長帶他出去歷練,見過世面;慶幸自己也是跟魔族的魔將一起吃過飯的。最主要的是,自己怎麼也是真•大魔王,這個身份能提升不少的底氣,夏奇很快就冷靜了下來,直接問:“穆登格大師,您是,專門來找我的?”

  穆登格笑吟吟地說:“是的。我本來是要去學院找您,正巧看到您從學院裡出來,我就跟過來了。”

  夏奇馬上道歉:“對不起,沒有認出您來,實在是對不起。”

  穆登格擺擺手:“您不必歉意,帝國絕大多數的人都不認識我。”

  夏奇:“……”

  夏奇看博雅,眼裡只有一個意思:【你怎麼認識的?】

  博雅忍住抓狂:“每一位藥劑師都應該認識帝國的兩位藥劑大師!”

  夏奇只能“呵呵”,他能說他不是藥劑師,他其實是真•大魔王嗎?!

  穆登格還是擺擺手,說:“我算不上什麼大師,即便是與王妃殿下您相比,也差得遠了。我只不過是會配製幾隻藥劑的老頭子。”

  “您太謙虛啦!”三聲。

  穆登格只是淡淡地笑笑,接著誠懇地詢問:“王妃殿下可以現場製作一次魔族藥劑給我觀摩一下嗎?”

  夏奇道:“可以。不過這裡不方便,我魔族的朋友在學院。您叫我夏奇就好了。”他不要做“妃”。

  穆登格眼睛大亮,自動忽略夏奇的最後一句話,說:“我在王都有住所,如果王妃殿下您不介意,就到我的住所去吧。”

  夏奇點點頭:“可以。那我們吃完甜品就過去。這位是我的朋友,亞恆,他可以一起去嗎?”

  “當然可以!”

  博雅忍不住扯了扯夏奇,夏奇回頭,小聲:“怎麼啦?”

  博雅低聲說:“魔族藥劑的事情穆登格大師知道了,那姑婆、母后和王姐那邊,還要隱瞞嗎?”事關夏奇的事情,白咪咪傭兵團的人只有奧卡斯有權利對外說。

  在這裡不得不說明一下。因為魔族的等級制度很嚴格,低等魔族如果觸犯了高等魔族,高等魔族是可以隨意殺死低等魔族的。夏奇配製藥劑的時候普利、菱兩位小帥在場,夫尼托魔將也在場,因此沒有人敢不經他們的同意記錄影像,這也是穆登格大師為什麼找不到影像,人類帝國這邊對這件事知之甚少的原因。

  博雅說話的聲音很低,不過穆登格大師還是聽到了,他出聲:“我這次來王都一個是來找王妃殿下您,一個就是來見賓大師,我想,她對於這件事也會十分的感興趣。我也正想聯絡她,讓她一起來觀摩。”

  夏奇撓頭了:“呃……我怕姑婆,會敲我的腦袋。”

  穆登格:“哈哈……”

  此時的王后陛下正在王宮裡召見一位特殊的客人。說她特殊,是她很年輕,不過是一位二十出頭歲的姑娘,和奧卡斯同歲,還算是剛成年不久的年輕人。如果單輪她的身份,還不足以獲得王后陛下的單獨召見,但也是因為她的身份,在如今這個敏感的時期,王后陛下卻不能不見。

  王后的私人會客室內,一位妙齡少女在她的面前哭泣,那梨花帶淚的模樣不知會引來多少雄性的心碎與心疼,只恨不得把她抱在懷裡好生安慰,把她喜歡的一切都送到她的面前,只求博她一笑。

  與莫妮卡的妖嬈嫵媚不同,少女的氣質卻是清純與魅惑並存,她四肢纖細,但胸部卻十分的豐滿,連身的裙子勾勒出她完美的腰部曲線,再加上她那一張美麗的面龐,絕對稱得上是一個尤物。只可惜,王宮裡應該欣賞她美麗的男士們都在閉關。

  “王后陛下,這件事我真的很抱歉。自從爺爺和父親相繼去世後,弗南就變得越來越內向,同齡的孩子也總是欺負他。這一次他太害怕了,沒有把話說清楚,讓校長誤會了王妃,我真的十分的抱歉。”

  王后陛下溫柔地安慰說:“你不必道歉,王妃是一個心胸寬闊的人,他不會放在心裡的,既然是誤會,說清楚就好了。等到他週末回來,我會告訴他的。”

  少女抬頭,楚楚可憐極了:“不,王后陛下,請您允許我當面向王妃殿下賠罪。”

  王后依然道:“那不過是小孩子之間不懂事的玩鬧,說清楚就好了。王妃並沒有跟我提這件事,還是扎力校長依例向陛下匯報,我才得知。如果他真的不高興了,他會告訴我的。所以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你們姐弟也不必往心裡去。只是日後在學院見到王妃,弗南還是要表現出應有的禮儀,這也是對王室最基本的尊重。”

  少女的臉色白了白,流著眼淚站起來行禮:“是,王后陛下,回去後我會教育弗南的。”

  王后要少女坐下,王后身邊的侍女很有分寸地適時送上手帕。少女擦了擦眼淚,欲言又止,王后問:“怎麼了?”

  少女的眼眶又紅了,不安地問:“王儲殿下如果知道這件事,一定會不高興吧?”

  王后淡淡一笑:“王妃不介意,奧卡斯也不會介意的。”

  少女的臉色竟然比剛才還要白了幾分。這時候王后的聯絡環響了,她低頭一看,臉上露出十分明顯的驚訝,接著她就抬頭對少女說:“尼可,我有重要的事要處理。”然後她對身旁的侍女說:“你送塞提小姐。”

  “是,王后陛下。”

  少女不得不離開了。她站起來對王后行禮,然後咬著嘴跟著侍女走了。她一離開,王后就馬上按下聯絡環,一位老頭子的影像冒了出來。

  “穆登格大師!”

  王后行禮。

  “王后陛下。”穆登格大師也行禮。

  “穆登格大師,您什麼時候來王都的?”

  “昨天來的。我來王都找一個人,所以就沒有打擾國王陛下和王后陛下。我現在找到那個人了,還請王后陛下您能過來一趟,哦,金娜公主也在我這裡。我現在在……賓大師也會過來。”

  王后立刻從穆登格大師的話中聽出了重要的訊息,她馬上說:“我立刻過去。”

  王宮外,被送出宮的少女坐在自家的能晶車上,咬著嘴唇想事情。眼角的余光看到王宮有車隊出來,她立刻張望過去,就見是王后的專屬能晶車從皇宮裡開了出來,裡面的人赫然就是王后陛下。

  少女沉吟:“王后陛下是要去哪裡?”

  司機問:“小姐,我們回去嗎?”

  少女立刻說:“跟上王后陛下的車隊,不要距離太近。”

  “是。”

  王后陛下的車隊在王都郊外的一處莊園外停了下來。王后的座駕單獨開了進去。在王后的車隊開出城門後,少女就讓司機轉進了一條巷子裡,不能再跟下去了。王后的車隊裡有冕級的魂武士,在王都裡還可以解釋是偶然,如果跟出王都就無法解釋了。

  查不到王后陛下出城做什麼,少女讓司機開車回家。回到坐落在王都貴族區,但是位置卻比較偏僻,面積也不大的小莊園家中,少女從車上下來,一位少年從屋裡跑了出來。

  “姐姐,你見到王后陛下了嗎?”

  少年不是別人,正是剛入學就被記了大過的弗南•塞提。少女是弗南的姐姐,尼可•塞提。姐弟二人在父親戰亡後帶著一大筆撫卹金和家族剩下的財產來到了王都。塞提家在王都有一處莊園,就是他們住的這裡。

  弗南今年考上了帝國學院,姐弟兩人因為是塞提家的人,與軍部大佬的孩子都或多或少有些聯繫,再加上姐弟兩人的刻意經營,塞提家雖然沒落了,但他們兩個在軍部後代的圈子裡還算是熟人,不然弗南也不可能跟在德里恩身邊。而德里恩非常喜歡尼可這位漂亮溫柔又善解人意的姐姐。

  塞提家的沒落,一個原因是子嗣不豐,另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沒有能力強悍的後代。尼可和弗南的父親能力不強,實力也只是日級頂階,到死都終止於最難以跨過的那道關口。尼可現在是星級初階,但是他的天賦並不突出,魂紋缺失得也非常厲害,可以說,如果不是帝國學院今年擴招,他很可能會考不上。

  帝國的女性通常會選擇學習藥劑,尤其是貴族女性。塞提家也有貴族的血統,但尼可並沒有學習藥劑,她的魂武之力和弟弟一樣不強,精神力一般的她學習的是種植學。尼可畢業於普通的學院,在來王都之前,她經營著一家花店、一家藥植店,還有自己的花圃和藥植圃。但異獸的侵襲毀掉了她的家和事業。為了安全,尼可和弟弟來到王都,正好弗南考上了帝國學院,尼可買了一間小舖子,買了一塊地,準備繼續她的專長,結果弟弟還沒正式開學,就領了一張學院的記大過處罰單,弟弟得罪的還是王妃殿下。

  得知此事的尼可利用塞提家曾是元帥,再加上父親是在與異獸作戰的時候身亡的關係,向王后陛下遞了求見申請。在尼可的意料之中,王后召見了她。不過結果並不十分令尼可滿意。

  在客廳坐下,尼可讓傭人們退下,弗南迫不及待地問:“姐姐,事情怎麼樣?”

  尼可眉頭輕鎖地說:“我見到王后陛下了,王后陛下說王妃並沒有放在心上,但王后陛下也警告我,要你以後見到王妃要有應有的禮儀,不要做出對王室不敬的事情。”

  弗南噘嘴:“對王室不敬的明明是德里恩。”

  尼可:“但是你沒有對校長說實話,這件事肯定會引起王室的不滿。”

  弗南委屈地說:“校長問我的時候特洛伊就在旁邊,難道我說是德里恩對王妃不敬嗎?校長根本就是欺負我們塞提家,為什麼不問特洛伊只問我?明明就是王妃目中無人。”

  尼可嘆了口氣,說:“德里恩有任性的資本,你沒有。”頓了頓,她說:“我本來想請求王后陛下讓我們與王妃見面,當面向他道歉,但王后陛下不知道接到了誰的聯絡,我不得不離開。我們現在只能到學院親自去找王妃了。你的記過處罰必須撤銷。”

  弗南不明白:“姐姐,為什麼不去找德里恩呢。王妃都不知道我是誰,我這次還得罪了他,他肯定不會幫忙的。”

  尼可卻是意味悠長地說:“德里恩那裡我自然會去找的。”

  弗南抿抿嘴,低聲問:“姐姐,奧卡斯王儲殿下什麼時候出關呀?你問王后陛下了嗎?”

  尼可遺憾地說:“我本來想問的,沒有來得及。我離開王宮後沒多久王后就出宮出了城,我沒辦法再跟下去,也不知道是什麼急事。”

  弗南嘟嘴:“德里恩沒有說錯,那個平民一點都配不上奧卡斯王儲殿下,只有姐姐你這樣漂亮的貴族才配得上。”

  尼可:“不許亂說。”眼神卻帶著嬌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