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五章
作者:neleta      更新:2018-06-01 14:10      字数:8740
  特洛伊的別墅內,德里恩氣呼呼地坐在沙發上。弗南低著頭,一副委屈的樣子縮在單人沙發裡。明天正式開學,所以今天新生們還能再逍遙一天。不過德里恩一晚上都沒睡著,一大早他就把弗南從被窩裡拽出來,敲開了特洛伊宿舍別墅的房門。特洛伊每天早上6點準時起床訓練,雷打不動,倒是沒有被他打擾了清夢。

  德里恩一進來就吆喝著他的奴隸拉丁給他做早飯。特洛伊也是好脾氣,讓拉丁用自己的廚房,並告訴對方食材都在哪裡。等到特洛伊進行完每天早上例行的訓練後,沖完澡,穿著睡袍從浴室裡出來的他給自己倒了一杯水,這才問:“誰又惹你了?”

  德里恩怒瞪特洛伊:“我進來已經兩個小時了!你才記得問我怎麼了?”

  特洛伊面無表情地說:“你應該知道這個時間我在訓練。你要我為了你放下我的功課?”

  德里恩天不怕地不怕,還真有點怕從小和他一起長大的特洛伊。他的氣勢馬上弱下來,說:“那你至少也該先問我一句呀。”

  “我剛才問了。”

  “……”

  好吧,別看特洛伊比自己小,但不管是打架還是鬥嘴,他永遠都是輸的那個,德里恩投降了,不糾結這個問題,而是氣憤地回答說:“那個夏奇簡直是太過分了!他竟然說他要告訴奧卡斯王儲殿下我打他!明明被打的是我!”

  特洛伊的劍眉微微一緊:“你又去找王妃了?”

  德里恩理所當然地說:“尼可姐姐昨天去找他,他竟然讓尼可姐姐從中午一直等到快凌晨!而且還非常無禮的無視尼可姐姐的道歉!”

  特洛伊涼涼地看了眼低著頭的弗南,問:“尼可姐找王妃殿下做什麼?”

  “還能做什麼。尼可姐姐想讓那傢伙出面讓校長撤銷了我和弗南的記過,尼可姐姐一直道歉,還哭了,那傢伙竟然不為所動!我真不知道奧卡斯王儲殿下看上了他什麼!他連尼可姐姐的一根指頭都比不上!他甚至還縱容他的魔族護衛打傷了尼可姐姐!”

  “什麼意思?”

  “那個魔族護衛竟然是魔校!根本不是什麼魔尉。他讓他的魔族護衛隱藏自己的真實實力絕對不安好心!他明明就是一個人類,竟然帶著一個魔族護衛!”

  特洛伊有點不耐煩:“我問你尼可姐被打傷是怎麼回事!”

  德里恩氣哄哄地說:“那個魔族護衛突然暴露出真實的實力,把尼可姐姐、我和弗南都衝擊在了地上,尼可姐姐的腦袋撞傷了。不過我給尼可姐姐用了藥劑,已經消腫了。我和弗南也都撞到了頭。”

  特洛伊問:“他一上來就讓他的魔族護衛打了你們?”

  德里恩瞬間有點心虛,但還是強詞奪理地說:“他讓尼可姐姐等了幾乎一天,難道沒有錯?”

  特洛伊聽出他話中的語病,反問:“那王妃殿下知道尼可姐姐等了他一天嗎?”

  德里恩這回說不出話了,但又不肯認錯地說:“就算他不知道,那他也應該答應尼可姐姐的要求!”

  特洛伊很直接地問:“你們有什麼理由要他一定答應尼可姐的要求?”特洛伊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弗南往沙發里缩了缩。

  德里恩又是那套說辭:“尼可姐姐比他漂亮,比他溫柔,比他的家世好,最主要的是尼可姐姐是女人,不像他,是一個連孩子都生不出的男人。他連尼可姐姐的一根指頭都比不上,還敢對尼可姐姐那樣無禮!我真不知道奧卡斯王儲殿下為什麼會選擇他!”

  特洛伊看向弗南開口:“你的意思是王儲殿下應該選擇尼可姐?”

  弗南的身體震了下,德里恩下意識地點頭:“是啊。只要是男人,都會選擇尼可姐姐而不是那個平民吧。”

  弗南緊張的抬起頭,撞進特洛伊冰冷的雙眸中,他打了個寒戰。沒有發現自己的話有什麼問題的德里恩還繼續說:“尼可姐姐不管是模樣還是家世都比他強,當然比他更適合奧卡斯王儲殿下。奧卡斯王儲殿下將成為帝國繼特拉明哥之後最偉大的魂武士,王妃自然也應該是最漂亮的!”

  特洛伊垂眸,看著杯子裡的水,說:“尼可姐是很漂亮,也很溫柔,爺爺又曾是元帥,但,尼可姐有一個致命的條件不會引起王儲殿下的興趣。”

  德里恩:“什麼?”

  不敢抬頭的弗南也豎起耳朵。

  特洛伊垂著的眸子遮住了眼裡的嘲諷:“尼可姐不是藥劑師。那位平民王妃雖然還只是藥劑學徒,但我聽說,他入學考試的成績是第一,入學分班考試的成績也是第一。你應該知道,王室的傳統是魂武士與藥劑師的結合。”

  德里恩張張嘴:“有,這個傳統?我怎麼不知道?”

  “你現在知道了。國王陛下和王后陛下就是魂武士與藥劑師的結合。據說特拉明哥神級強者的伴侶是創師級藥劑師。顯然你沒有好好學習帝國歷史。帝國歷任國王與王后陛下都是魂武士與藥劑師的結合。我想,奧卡斯王儲殿下也不會是這個例外。”

  這下德里恩說不出反駁的話了。尼可的魂武之力非常的弱,精神力也弱。就因為她學不了藥劑,她才去學種植的。

  對哦!

  德里恩馬上說:“藥劑師算什麼。尼可姐姐是種植師,藥劑師需要的藥植也得尼可姐姐這樣的種植師種出來!再說,他只是一個學徒,有什麼了不起的。”

  特洛伊勾勾嘴角:“那你可以去當面問問奧卡斯王儲殿下,他要不要換一位王妃,就換成,尼可姐。”

  如果德里恩的面前有放大鏡,一定可以看到他渾身的寒毛都豎起來了。弗南嚇得抬頭,結結巴巴地說:“姐姐她,絕對沒有,這個意思。德里恩,你,你不要再說這樣的話了,會讓人,誤會的。”

  特洛伊口吻嚴厲了幾分:“德里恩,你在我面前可以‘胡言亂語’。但如果你想給尼可姐惹麻煩,那你就在外面口無遮攔好了。王儲殿下現在在閉關,別說我沒有提醒你,等他閉關出來,聽到你這樣的言論,他的第一個反應不會是想知道尼可姐是誰,他只會,”他看向弗南,“討厭任何一個跟他親自挑選的王妃比較的女人,包括,說出這些言論的人。你不會不知道王儲殿下達到辰級外出歷練的時候都要帶著王妃,那時候王妃入學才不過三個月,除了王儲殿下是真的喜歡他,不想和他分開,我想不出別的原因。”

  弗南被特洛伊看得冷汗直冒,德里恩則不在乎地說:“那是因為奧卡斯王儲殿下身邊的人都太醜了。那個平民長得一點都不好看。”

  見德里恩還是執迷不悟,特洛伊也不說什麼了,他喊:“拉丁,把我的早餐拿過來。”

  德里恩抗議:“他是我的奴隸!”

  特洛伊:“他用的是我的廚房,我的食材,你坐的是我的沙發。”

  “……”

  ※

  特拉明哥帝國學院開學之際,學院內不知從哪裡傳出有關“王妃欺負戰亡將士後代”, “欺負前線將領的家人”等諸如此類的流言。是說,塞提元帥的孫子因為不小心得罪了王妃殿下,不僅被校長記大過,連他的姐姐來學院向王妃殿下道歉都被對方無視,甚至還被罵哭了。希伯元帥的孫子仗義直言,卻被王妃威脅會告訴奧卡斯王儲殿下對方欺負他。在這種大戰在即的敏感期,這樣的流言可以說對夏奇王妃的身份與地位是非常有影響的。

  當流言愈演愈烈,傳到內院時,內院首席舒亞特的第一個反應是:“不可能。”

  與此同時,魂武初級班分別在二年級和今年新入學的一對兄弟聽到這一傳聞後,弟弟尤克爾•姜索猶豫地問:“哥,‘王妃’殿下看起來不好相處,你確定要去見他嗎?我怕,他知道我們在學院,會把我們趕出學院。”

  弗里奧•姜索表情沉重地說:“不管他會不會把我們趕出學院,我都要見他。母親,等不下去了。”

  尤克爾咬住嘴,強忍眼眶的淚意。弗里奧說:“不管他對我們做什麼,都是,我們欠他的。那件事,母親確實做錯了。”

  尤克爾忍不住說:“但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是他的弟弟呀!”

  “尤克爾!”弗里奧厲聲,“這種話以後不許再說!”

  尤克爾吸吸鼻子,低下頭。一天,只是一天,他們的家,他們的世界就完全變了,他卻不知道自己該去怪誰。

  “這是謠言!”同樣聽到這一流言的亞恆氣得發火,“是他們一直在找夏奇的麻煩!我當時就在場,這根本就是謠言!”

  索尼道:“我也不相信夏奇學長會做這種事。你不是說希伯元帥的孫子找夏奇學長的麻煩嗎?”

  “本來就是他們找麻煩!”亞恆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說了一邊,說:“夏奇跟著賓大師和穆登格大師在研究魂武士的新型藥劑,他忙的連吃飯都顧不上吃,哪裡還有精力去欺負人,還故意欺負元帥的孫子?他已經連著三天都吃住在穆登格大師的工作間了。王后陛下和金娜公主都在那裡。肯定是那個紅毛造的謠!”

  索尼和達西愕然:“夏奇學長和,兩位藥劑大師?”

  亞恆點頭:“是穆登格大師找夏奇的。夏奇很厲害,他可以製作魔族人的專屬藥劑。”

  “魔族人的專屬藥劑?我們人類可以做魔族藥劑?”索尼和達西只覺得他們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

  加布林恪守自己護衛的職責,不分晝夜地守護在夏奇的身邊,夏奇熬夜,他就跟著熬夜;夏奇顧不上吃飯,他就做好飯端到夏奇面前,甚至在他連張嘴都忘記時,給他餵飯。那邊,夏奇、賓大師、穆登格大師、王后陛下、金娜公主和博雅正在測試由穆登格大師親自出面,讓米哈奇大師根據夏奇的圖紙製作的顯微鏡。穆登格大師很不客氣的開口就讓米哈奇大師製作六台,以後還會加訂。材料由米哈奇大師來出,並且要在三天時間內做好。

  米哈奇大師當場就要發飆,這東西他都沒見過,至少給他一點研究的時間吧。不過在聽到穆登格大師說賓大師、王后陛下、王妃殿下都急著要時,米哈奇大師硬生生地嚥下了差點出口的叫罵,保證三天后做出。可憐的米哈奇大師也不知道有沒有睡覺吃飯,總之,三天后,異世界的顯微鏡問世了。快得令夏奇感慨,大師果然就是大師。

  加布林的聯絡環響了,一看是亞恆的,他出了工作間去接聽。亞恆找加布林是把學院裡的事情告訴他,那天晚上他看到加布林用記錄水晶拍下了整個過程,他要加布林把影像放到學院的公告區,還夏奇一個清白。掛斷聯絡,加布林身周的魔氣縈繞,他撥通了一人的聯絡號。

  魔族前往人類帝國入口的魔晶車上,一人收到了加布林的聯絡。當他聽完加布林的回報後,他的聲音猶如極寒之地冰凍了百年的冰岩:“把影像傳給我。”

  “是。”

  暗紫色的眼眸微瞇,黑色的魔氣把他整個人都包裹了起來。

  下課了,亞恆整理筆記。夏奇完全沉浸在了藥劑研究的世界裡,博雅也請假在兩位大師那邊,亞恆也被激發了鬥志,他可要加倍努力,不能給他的好朋友丟臉。

  一人走過來一掌拍在了他的書桌上,亞恆抬頭,眼神沉了下來。很不幸,分班考後,亞恆和德里恩分在了一個班——一年級一班,本年級最有潛力、實力不俗的新生聚集的班級。特洛伊也在這個班。弗南被分到了十四班,全年級一共十四個班。

  亞恆不客氣地問:“有事嗎?”

  亞恆不是一班天賦最好的,他畢竟是平民,魂武之力有天生的限制。分班考第一名是特洛伊,德里恩的成績在中間。

  拍亞恆桌子的不是別人,正是德里恩。當德里恩發現那位平民王妃的朋友居然跟他一個班,他第一個感覺是恥辱,竟然跟那樣低賤的平民一個班。隨後他就笑了,那傢伙是平民王妃的朋友,這不是找上門來被他揍麼。

  德里恩斜睨著亞恆,說:“喂,你是王妃的朋友吧。你能進入一班,應該很厲害,你敢不敢跟我的朋友比試比試?”

  亞恆站起來,德里恩挑釁地說:“你要是不敢,直接認輸也行,反正你是平民,輸了不可恥。”

  亞恆握緊拳頭:“去哪?”

  站在德里恩後面的特洛伊出聲:“德里恩,我不參與。”

  德里恩回頭,不高興了:“你是不是我的朋友啊。”

  “你可以當我不是。”

  說完,特洛伊繞過他就走了,德里恩只覺得很沒面子,衝著頭也不回的特洛伊喊:“我才發現你這麼孬種!”

  特洛伊站住了,轉過身,臉色冷了下來。看到他那副樣子,德里恩有些心虛,但他卻梗著脖子不肯認錯。特洛伊冰冷地說:“你不是孬種,就自己上場。”說完,他轉身就走了。

  德里恩氣壞了,更加大聲喊:“特洛伊!你這個膽小鬼!你怕他,我不怕!”扭頭,就衝亞恆吼:“我一定會揍得你滿地找牙!”

  亞恆:“我等著。”

  在穆登格大師的工作間裡沒日沒夜地忙了整整八天,夏奇張開雙臂仰天長嘯:“啊——終於有進展啦——”

  賓大師、穆登格大師、王后、金娜公主和博雅都是一臉的興奮激動。賓大師的手都因為過度的激動而顫抖,她說:“五行的理論證實是可行的,接下來,我們就要系統地研究藥植與可用於配置藥劑的材料。這雖然是一項很繁瑣的工作,但是我們人類魂武士的專屬藥劑指日可待啊!”

  “是啊,我都等不及那一天了。”王后陛下看夏奇的眼神是全然的喜歡,帝國、王室,真的是太幸運能遇到夏奇,等奧卡斯出關,她一定要擁抱他,感謝他為王室帶來了夏奇。

  博雅也是精神十足:“我來負責低等藥植的屬性分類。”

  金娜公主:“我負責中等藥植的屬性分類。”

  夏奇道:“我們可以先進行大概的分類。比如生長在水邊的藥植肯定耐水,或許屬於水屬性或冰屬性。生長在沙漠地區的植物肯定耐旱,或許屬於土屬性和風屬性。生長在火山附近的植物肯定耐火。”

  穆登格大師:“你說的太有道理了。這樣,我們就按照五行理論,金娜公主分類水邊和濕潤地區生長的藥植;王后陛下分類沙漠、乾旱地區生長的藥植;博雅分類高溫、高熱地區生長的藥植;我和賓大師分類寒冷地區的藥植以及目前我們所能掌握的所有材料,分析哪些材料具有製作藥劑的可能性。王妃殿下您的事情多,後續有需要您幫忙的,我會再找您。”

  “好。”夏奇對人類帝國材料的了解不深,再加上王后曾隱晦地提到他很忙,穆登格大師就盡量不再佔用他的時間。

  賓大師接著說:“這項工作不是幾天就能完成的。王后陛下也應該回王宮處理一些事務,博雅,你也需要回學院上學。以後的假期、週末以及非上課時間,我希望你能來這裡。”

  博雅重重點頭:“我只要沒有課就會來!”

  夏奇道:“我如果有時間也會來,看有沒有什麼能幫上忙的。”

  “謝謝王妃殿下。”

  幾人收拾了一番,夏奇和博雅回學校,博雅要先回一趟托尼金本家。萊希頓在魔族險些喪命,送回帝國後也幾乎成了廢人。他的骨頭全碎,按照夏奇的話來說就是筋骨盡碎。不過有高級藥劑師的治療,萊希頓已經可以走路了,只不過也只是可以走走路。而這還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被九級風屬性的異獸破魂,他的魂獸精神體“死亡”。萊希頓無法召出魂獸,身上的魂紋也消失了。曾經托尼金家這一代最有希望成為下任家主的萊希頓徹底成了廢人。

  蘭奈從魔族回到家,看到的就是被家族拋棄,被安排在莊園偏僻房間,無人照顧的哥哥。蘭奈當時就差點燒了整個莊園。失踪了半年的蘭奈從日級頂階魂武士變成了辰級初階魂武士,還擁有了一套非常厲害的裝備。托尼金家族的長老們立刻把下任家主的人選放在了他的身上。但蘭奈非常明確的表示他不會繼承家主的位置,家主永遠都只會是大哥。

  因為蘭奈,萊希頓重新搬回了他原來的房間,家族為他配備了兩名貼身看護,照顧他的飲食起居。從魔族回來的蘭奈急需閉關穩定境界,不得已之下,他只能把大哥交給不會閉關太久的博雅。當初要不是博雅,萊希頓根本撐不到帝國的藥劑師趕到魔族。蘭奈告訴哥哥,要他好好養傷,一切都會好起來,要哥哥相信他。

  萊希頓讓蘭奈安心去閉關。他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即便他永遠都無法再恢復成原來的狀態,他也不會因此消沉下去。要知道,萊希頓是一個心智同伯雷文一樣堅定的人。曾經,萊希頓和蘭奈這兩位哥哥對博雅一個無視,一個無情,可最後,改變了他們人生軌跡的,卻是他們當初最不在乎的弟弟。

  加布林自然是護送夏奇回學院。夏奇已經計劃好了。先去找亞恆,然後聯絡安布看他出關沒有,如果出關,他就請安布和亞恆一起去吃火鍋。博雅今晚會留在托尼金家。他每次回去都會親自給萊希頓做一些好吃的,當然是跟著夏奇學會的。

  到了學院,夏奇聯絡亞恆。聯絡環響了很久亞恆才接聽,卻很奇怪的只有聲音,沒有影像。夏奇納悶:“亞恆?是你嗎?”

  “啊,嗯,是我。”

  亞恆的聲音怪怪的。夏奇說:“我回學院了,你在哪?我去找你。”這個時間點應該不是上課的時間。

  “啊,唔,我沒有在學院,我,嗯,我出來了,和舍友,對,和舍友出來了。”

  夏奇眨了眨眼睛,聲音低沉了幾度:“亞恆,你在哪?我去找你。你在外面也沒關係,我讓加布林開車送我過去。我要見你,立刻,馬上。”

  “啊,嗯,我回去找你好了,嗯,我和舍友,和舍友逛街呢,呵呵。”

  “亞恆——你是不是想讓我去你宿舍門口堵你?”

  聯絡環那邊的亞恆沒了聲音,夏奇揚聲:“你在哪!”

  “……宿舍。夏奇……”

  亞恆急於想說些什麼被夏奇掛斷了聯絡。他對加布林說:“去亞恆的宿舍,他肯定出事了。”

  加布林立刻發動能晶車。

  王宮,剛剛回來的王后陛下與金娜公主就被告知普利小帥來了,在國王陛下的書房。王后陛下很驚訝,普利小帥這個時候來帝國,是魔族出什麼事了嗎?國王的書房內,普利渾身陰冷的魔氣毫無收斂,國王陛下是冕級強者,倒是可以抵擋,只是對方明顯是在不悅中。普利今天一到潘格里維城就直奔王宮。他的意思非常明確,如果帝國王室不能在奧卡斯閉關期間保護好夏奇,那麼他會帶夏奇回魔族。他的哥哥留在人類帝國不是為了讓一個小小的元帥孫子欺負的。

  國王陛下為此非常抱歉。他也沒有想到那個德里恩會如此的膽大妄為,竟然又去找夏奇的麻煩。而且最令國王陛下沒有想到的是,學院裡會傳出那樣的流言,這明顯是有心人故意為之。

  普利冷聲要求國王陛下把他手上的兩段影像發布出去,以此消除學院的學生對哥哥的誤解,同時,警告希伯元帥。如果德里恩再做出對夏奇無禮的事,就不要怪他這個做弟弟的不客氣。

  王室之中,除了白咪咪傭兵團的人以外,只有國王陛下知道夏奇的身世。如果普利就這樣把夏奇帶回了魔族,國王陛下已經可以想見等奧卡斯出關後會怎樣。當然,奧卡斯絕對不會做出發怒或者責怪他的事情,但他的反應絕對會比直接的發怒和責怪更可怕。國王陛下一點都不隱瞞自己越來越害怕這個兒子的事實。

  國王陛下當即聯絡扎力校長,讓他迅速到王宮來,同時保證,絕對不會再發生那樣的事情。把兩段影像的複製影像交給國王陛下,普利就走了。他一走,國王陛下就在書房裡發起了脾氣。王后陛下在自己的書房裡得知此事,馬上趕了過來。

  “陛下,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魔族出事了?”

  國王陛下憤怒地說:“魔族很好,是希伯家那個紅毛小子太不知天高地厚!”

  王后蹙眉:“發生了什麼事?他又欺負夏奇了?”

  國王陛下狠狠搓了搓頭,說:“他指著夏奇的鼻子說他配不上奧卡斯,並且是在大庭廣眾之下。還有塞提家的那一對姐弟,跑到夏奇的宿舍門口哭,讓不明真相的學生們都誤以為夏奇欺負他們。他們想做什麼!啊!那個女孩子已經找過了你了,又跑到學院去找夏奇,我當初就不應該心軟!讓扎力收了弗南•塞提進學院!”

  王后揉按國王陛下的胸口,讓他消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國王陛下把兩段影像拿給王后陛下看。

  學院,亞恆的宿舍裡,夏奇也同樣在發飆。亞恆的臉上青青紫紫,眼睛也腫了,嘴角也破了,身上更別說了。更過分的是,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好幾天了!德里恩是星級初階魂武士,亞恆是中階,德里恩要跟亞恆打,勝算的機率不高,但那傢伙太無恥了。他仗著自己是希伯元帥的孫子,糾集希伯元帥下屬家在學院就讀的高年級學生,以切磋、比試為由,讓亞恆跟他們打。如果亞恆打輸了,他們就趁機把亞恆狠狠打一頓;如果亞恆打得過,他們就採取車輪戰。

  夏奇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麼生氣了。亞恆雖然有夏奇給他的貝晶幣,但他一直很節省,身上的藥劑並不多,而且都是低級的,並且也喝完了。班級的老師看到亞恆的傷勢,問他是怎麼回事,亞恆脾氣倔,這種事情告訴老師只會讓德里恩他們更嘲笑他,嘲笑夏奇,所以他什麼都沒說,只說是自己訓練時傷的。亞恆是平民,天賦又不出眾,他這麼說了,老師自然不會再多問。

  夏奇拿出高級藥劑給亞恆治療,亞恆的外傷很快就好了大半,內傷還要幾天才能完全好。亞恆一直強調他雖然一直被揍,但是也是有好處的。哪一個魂武士不是在被揍的過程裡長大,變強的。這些傷和他與異獸戰鬥時的傷相比差遠了,就是看著嚴重而已。

  “夏奇,你別生氣。我不疼,一點都不疼,真的。”

  夏奇緊抿著嘴,身體一直緊繃著。加布林憤怒極了,說:“我去教訓他們!”

  “別去。”夏奇攔住加布林。

  亞恆:“加布林,你別去。我真的沒事,真的!夏奇,你也別生氣。”

  夏奇垂眸:“亞恆,是我連累你了。等安布這次出關,我讓他給你鑄造一把好武器。你好好休息,我也回宿舍了。晚飯我讓加布林給你送過來。”

  亞恆急忙說:“我真的沒事了,你看,傷都好了。晚飯我去找你,我們一起去食堂吃。”

  “好。”夏奇點點頭,站起來,“那我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好的好的。”

  夏奇又給了亞恆一些中級、高級的藥劑,然後就和加布林一起離開了。亞恆心裡怕怕的,夏奇可千萬別讓加布林去找德里恩啊。

  索尼和達西從房間裡出來,索尼喊了聲:“亞恆。”

  亞恆回頭。索尼不解地問:“你為什麼不讓夏奇學長去找德里恩?夏奇學長的魔族護衛不是魔校嗎?”

  亞恆道:“揍了我這麼多天,德里恩那些人也應該收手了。如果再讓加布林去去找他們,雙方的仇恨只會越來越深。德里恩他們敢這麼做也是因為夏奇不在,還有奧卡斯王儲殿下在閉關。現在夏奇回來了,以後等王儲殿下閉關出來,他肯定不敢了。”

  索尼道:“那個德里恩確實太過分了。是他一直找夏奇學長的麻煩,還說是學長欺負他,那些不實的流言肯定是他們傳出來的。”

  亞恆點點頭:“肯定是那個紅毛小子。”

  出了亞恆的宿舍,夏奇就說:“加布林,咱們去內院。”

  “是。”

  兩人上了能晶車,直奔內院。內院的看門人看到王妃殿下來了,立刻放行。內院首席舒亞特正在訓練師裡做體能訓練,聽到王妃殿下找他,他很吃驚地立刻結束訓練出來。

  “舒亞特學長。”

  舒亞特擦著汗迎上去:“夏奇,你怎麼來了?我聽說你跟著賓大師和穆登格大師在研究藥劑。你太厲害了。你是打算做兩位大師的學生了嗎?”

  夏奇搖搖頭:“不是。只是湊巧遇到穆登格大師,穆登格大師又找賓大師有事。舒亞特學長,我有一件事想請您幫忙。”

  舒亞特急忙說:“你可別這麼客氣。奧卡斯閉關前可是叮囑我要我照顧你,但我沒有做到。那個希伯家的臭小子是不是找你麻煩了?最近學院有些對你不利的流言,我正在查是從哪傳出來的。本來想去找你,結果你一直不在宿舍,你宿舍也沒人。”

  夏奇已經從亞恆那裡知道這件事了,他無所謂地說:“我和博雅在穆登格大師那裡幫忙,今天剛回來。流言不用查了。我沒有做的事情就是沒有做。謠言止於智者,時間長了大家都會知道到底是誰欺負誰。舒亞特學長,我要找德里恩,可是我不知道他在哪裡,你能幫我找到他嗎?”

  舒亞特蹙眉:“你找他幹什麼?他又欺負你了?”

  “他打亞恆,亞恆是我的好朋友,我在孤兒院唯一的朋友。”

  舒亞特一聽,咬牙:“這個混蛋。我去給你教訓他。”

  “不用,您只要幫我找到他就好了。”

  舒亞特不由地問:“那找到他之後呢?”

  夏奇面無表情地說:“揍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