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网站将于7月1日正式关闭。符合退款条件的读者和作家请于6月3日——6月20日按照要求申请退款,逾期不候。具体退款详情请见新闻公告:“相伴十年散筵席,期待再聚温昨日”,“台湾地区会员退款方式公告”。
番外-辣木方(中) 黛兒
作者:南佬      更新:2020-09-22 00:00      字数:2728
  番外-辣木方(中)

  黛兒

  渾身酸疼,身子發燙,小斑只覺得雙腿後一片濕滑,猛烈的撞擊,讓他只能悶聲呻吟。

  「你這副身子能娶人嗎!」

  他沒想要娶誰。狐狸精於他已是別離,再說,他這副身子越發纖細,連他自個兒都覺得來日怕是只能當雌性。幾日前看見克塔爾齊疼翠雨姊姊,翠雨姊姊承歡,享受主子結實的撞擊,每一回衝撞,他心頭一揪一揪的疼。他有那麼點羨慕翠雨姊姊,一點點而已。

  「主子…黛兒不娶…不娶…啊…」

  腰部撞著石桌,他疼得冒汗,伸手才想摸摸撞疼的腰骨,卻讓克塔爾齊一把扛進屋裡,他雙腿無力懸在半空,股間流出汩汩白液,害羞的不知如何是好,下一瞬卻讓克塔爾齊按壓在床榻上。

  「會弄髒…」

  「躺好!」

  他不知道主子要做什麼,平日裡那些通房小妖們是不能上床的,主子最討厭別人弄髒他的床,辦事都在桌子上或是長榻上了事。克塔爾齊拿了藥膏粗魯的一把抹在他的腰上按揉。

  「黛兒沒事…」

  「閉嘴。」

  動作粗魯,克塔爾齊卻是真心的在為他抹藥,別問他為何知道他是真心的,他就是覺得主子待他,其實不像表面上那般冷淡。見他喜歡吃甜的,便故意說那些餅不好吃,讓他吃掉,見他冷,就讓他抱著他的深衣陪他散步。每一天,每一天,克塔爾齊總會給他一些心動,但他知道那些於克塔爾齊只是施捨,然,於他足夠了。

  「主子。黛兒身子髒…」

  他該守著本份才是,不安地扭動雙腿,身後刺痛痛的辣疼汩汩泌液順著他腿跟部流淌而下。撐起身,又讓克塔爾齊壓制在床,翻了個身,克塔爾齊雙指不知抹了什麼,滑溜溫熱的指頭直直的探入他濕潤的柔軟之處。

  「主子…」

  讓他一喊,克塔爾齊雙眼瞳變得深邃,瞇著眼盯著他滿佈紅潮的背,雙指一轉一勾,滿意地聽著他的呻吟,情不自禁地彎身舔吻他背上的汗珠。

  「從沒有人能這般…」

  咬住小斑的肩頭,那佈滿汗珠的肌膚舔起來鹹甜滑嫩,他如嚐嫩玉,一口一口吮含,雙手揉捏那如嬰孩般柔軟的小臀,放縱的情慾引他情不自禁的欺負小斑。日過一日,小斑不知道什麼是情欲,只知道再一次又一次交纏中,他體內的熱度一點又一點的加溫。

  那又是不知道何年某日的下午,他雙腿纏著克塔爾齊的腰身,渾身打了個顫抖,身上熱得非得抱緊克塔爾齊才能消彌。克塔爾齊在他耳邊低語,他聽不清他說什麼,緩緩睜眼,眼裡滿滿的都是克塔爾齊那張汗濕的俊臉。

  「你身上的豹紋跑出來了。就這麼舒服嗎?」

  不知為何,這句話聽起來特別害臊,雙腿一顫,不自覺地緊縮令克塔爾齊悶吼一聲,他惡意的打了下他的臀,小斑平日裡不會這般顫抖的,可此刻卻無法克制。

  「…主子,我的身子…好熱…」

  克塔爾齊忍著律動,伸手撫過他的額頭,他的手很大,無名指處長了劍繭順著他額頭撫過臉龐,帶著粗造的手感今日令他特別眷戀,像隻小貓似地蹭了蹭他的手。

  「喜歡?」

  「喜歡。」

  「喜歡什麼?說。」

  小斑睜著圓眼,眼裡印著克塔爾齊,他伸手學他一樣從他的額頭撫過他的下巴,摸著克塔爾齊刺刺的小鬍渣,他笑了。

  「黛兒喜歡主子…」

  這句話像一劑催情藥直直的打在克塔爾齊心上,猛地彎身朝小斑瘦弱的身子一挺,又是一日縱情。又過了幾個小日子,是微風輕撫,落葉覆地,滿山谷火紅金黃的秋日夜裡,那夜縱情,兩人沐浴於水中又是一次激情,小斑不知道上回那是不是發情,但自那日後,只要主子碰著他,他的心頭就會噗通通的亂跳,被摸著的地方也會火辣辣的燙,胸腹會冒出一團熱火逼得他回應再回應。

  夜裡驚醒,他怎地在主子的東宮大院裡睡著了,撐著疲憊,他悄悄起身,還沒下床就讓人抓著。

  「去哪?」

  「黛兒…這裏是東宮,黛兒不配住下。」

  霸道的身子翻個身又將他欺身在懷,小斑雙手抵在他的胸膛,手掌內壯碩精實的觸感令他怦然。克塔爾齊冷睨他,粗魯的攥著他的手,在他手上套了一套金鎖戒。順著他的中指,金鎖如銬鍊,套在他雙手腕上。

  「這是…」

  「開天指輪。」

  「黛兒怎麼能收…」

  「閉嘴。我給了的東西,你還讓我收回!」

  「…可這東西貴重得很。」

  「還頂嘴。睡了。哪兒都不准去。」

  腰上多了一條沈甸甸的手臂,這般冬日,怕是冷得很,主子將他抱得老緊,他小心翼翼的偎著身後溫暖,手裡摸著指輪。

  「主子。」

  「睡了。」

  「最近我覺得我長身子了。你抱著不好抱吧。」

  克塔爾齊的鼻息噴在他頭頂上,大手將他往自己懷裡帶,怕是真的倦了,低沈帶著磁性的聲嗓傳來。

  「只長個兒,不長肉,確實不好抱。」

  「肉?可我吃的也多啊。那明兒起我再多吃些。」

  克塔爾齊嘴角上揚,斂下眼,掩飾眼底的喜愛,故作冷情。

  「隨你吧。」

  小斑心頭悸動,那句隨你吧聽起來甜膩,小心翼翼的偎著克塔爾齊,側臉貼著他的臂彎,緩緩閉上帶著倦意的眼簾,聽著主子的呼吸聲,吸呼吸呼地跟著熟睡。

  早晨,小斑是鈴聲的惱醒的,翻身咕噥一聲,他抱著暖和的枕頭,小臉蹭了蹭。

  「再睡會兒…累…」

  「哪兒累?」

  「這兒還有這兒…」

  嘟囔兩聲,怕是睡糊塗了,他伸出食指指著腰,沿著臀線,咕噥一聲後指著下腹。

  「這兒也漲漲的。」

  克塔爾齊臉頰浮上粉色,竟然有些得意,不正經的在他耳邊蹭了這麼一句。

  「本王還能弄得更漲些。」

  小斑立馬睜眼,大大的克塔爾齊臉蛋映入臉裡,他小臉霎時炸紅,捂著肚子。

  「夠漲了!裡面滿滿都是主子的。」

  怕是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克塔爾齊怔愣後露出靦腆的笑容,連看他的眼神都變得溫柔,伸手手指頭滑過他的臉頰。

  「只能是本王的。知道嗎?」

  小斑陷入他那雙深情溫柔的眼,乖巧的點點頭,隨著叩門聲,門外送來一盤又一盤菜餚,小斑不記得自己吃了多少,只記得那日他肚子脹得很,吃什麼吐什麼,他擔心主子生氣,可主子那天非但沒氣他,反讓他在東宮歇息。

  辣木方的冬日不太下雪的,倒是雨霧瀰漫,穿著衣裳也覺得濕濕嗒嗒,不似北方那種凍冷,辣木方是刺骨的冰冷,屋子裡濕氣重,還得多生幾盆雪廬烤乾,身子股才不至於染濕氣。

  小斑撐了撐肚子,他真的胖了,肚子胖了一圈,可他分明沒吃什麼卻還是胖了一圈。昨兒他和主子說起這事,克塔爾齊卻說胖了更好吃,他問他要怎麼吃,卻在一陣翻雲覆雨後懂了主子的吃和他的吃有點不同。

  過了正午,他備了一些沾檸檬汁的小點心給克塔爾齊,最近他可喜歡吃酸的,主子似乎也不討厭,多做了一些,好讓克塔爾齊看完冊子後偷閒片刻吃點小點心。腳步邁過東宮大門,他猛地一陣暈眩,兩眼發黑,好在他身子還算結實,手一撐一抓穩住了身子。黑暗中,他似乎察覺了什麼,緩緩睜眼,手一點一點的撫摸微凸的小腹。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思,叩門—

  「…進來。」

  「主子。吃點小點。」

  「嗯。」

  「主子,黛兒能說些話嗎?」

  克塔爾齊心情不是很好,冷著一張臉,沒說好還是不好,卻在他開口前打斷他。

  「謝主恩那隻狐狸精來了。」

  銳利的眼神刺痛了小斑,小斑有些懵,他也沒想明白克塔爾齊這眼神是什麼意思。

  「你去接他們進城。」

  「啊?諾。主子…」

  「去啊!」

  小斑一愣,心裡頭有股冷風吹過的酸疼感,他太過得寸進尺了,主子是王呢,他不過是個奴才,就算…,摸著小腹,咬著唇。

  「諾。大王。」

  ***南佬原創***

作者有话说:

南佬的話:
感謝追文~
明天更新最後一章番外~

网站将于7月1日正式关闭。符合退款条件的读者和作家请于6月3日——6月20日按照要求申请退款,逾期不候。


具体退款详情请见新闻公告:
相伴十年散筵席,期待再聚温昨日
台湾地区会员退款方式公告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与热爱,关于尼子的去向请参看新闻公告:
“再见,再会!”

退款事宜请添加下方微信
添加时请备注“前路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