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支付宝充值认领:1/29 05: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番外三(最終篇)
作者:子夜涼      更新:2015-12-13 22:56      字数:0
  天亮了。

  賀子皓醒了。

  但是她不敢睜開眼睛,因為她知道陸立雄已經醒了,而且正坐在她的身邊一邊盯著她看,時而輕拂她的頭髮,用手指背面描繪她的臉形,暗暗的嘆一口氣,賀子皓覺得有點煩躁,這一切跟她計劃的實在是相去甚遠。

  她願本計劃著,兩人過了一夜以後,她可以在陸立雄熟睡之後,偷偷的穿上衣服,在陸立雄沙發前的長桌上留下字條,字條上寫著,「我一定可以完成我的承諾,相信我。」然後留下戒子離開,回到她一個人的世界,繼續為台糖那片地的事努力;可是,她連怎麼睡著的都不知道,又怎麼可能在陸立雄還沒醒時就先離開。

  「雖然你裝睡的樣子也挺好看,但是再耗下去早餐就要冷了。」

  「你知道我裝睡。」

  「知道。」

  賀子皓的臉冷了下來,她覺得自己好像蠢蛋,一個人在那裡堅持,一個人在那裡努力,以為在同一片天空下的陸立雄也一樣在努力堅持著,結果在乎的只有她一個人。

  「走開。」

  賀子皓推開陸立雄,把床單捂在身上,下床,開始找她的衣服,一步,兩步,嘭,她跌倒了,趴在地上,賀子皓真好的想哭,為什麼同樣一個場景,電視劇裡的女主角就可以順利的找到衣服,然後美麗而淒絕的離去?而她,就會摔的狗吃屎,鼻子比昨夜使用過度的某部份還痛,真是…真是…她真是找不到話能形容她現在的心情。

  「還好嗎?」

  「別碰我。」

  看到陸立雄舉起雙手,像投降一樣,只會讓賀子皓更氣,陸立雄現在應該要看著字條傷心,而不是看著摔紅鼻子的她,一副要笑又不敢笑的樣子。

  「別找了,衣服被我拿去洗了,而且扣子被我扯掉好幾顆,沒辦法穿了。」

  「那是G2000。」

  不提不氣,一提就氣,名字有雄難道就一定要當熊嗎?那是G2000耶,她打算要穿個十年才肯罷休的,居然就這樣把扣子都扯掉了,那縫線處一定會有破洞,吼…賀子皓好想尖叫,也好想哭,早知道陸立雄那麼暴力,她就穿路邊一九九一件的衣服赴約了。

  「嗯…我知道那是G2000,它的剪裁把你的胸型襯托的很好,看起來比你本來的胸還大。」

  一顆枕頭迎面撲上陸立雄的臉,陸立雄被打得往後一傾,他是故意不躲的,但後傾就不是故意的,他想不到賀子皓的手勁這麼大。

  「賀子皓,你這是打強盗嗎?差點給你打的腦震盪。」

  「誰叫你嘴賤。」

  「你想再做一次嗎?」

  「鬼才想跟你再做一次,技術爛透,昨天還說第二次就不會痛,痛死了。」

  「那你為什麼甩動長輩給我看?」

  賀子皓看著陸立雄的手指指方向,低頭,尖叫,被單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她的身體,所以剛才她是上空拿著枕頭打陸立雄,難怪陸立雄說她甩長輩給他看。

  什麼叫欲哭無淚,什麼叫無語問蒼天,為什麼見到陸立雄以後劇情的走向都跟她預計的不同?這是從「像霧像雨又像風」的淒美故事一路走偏變成「人在冏途」,文風完成偏掉了。

  「賀子皓,你為什麼沮喪?」

  「走開啦。」

  「賀子皓,我們那麼多年終於在一起了,你為什麼又想要離開我?」

  賀子皓抬起頭呆瞪著陸立雄,因為她驚訝,陸立雄怎麼會知道她想走?

  「賀子皓,你知道當初為了那兩隻腳趾的事我付出多少代價嗎?我被退實習了,我爸用一棟帶三坪小花園的別墅,才有辦法讓我在第二年回到醫院實習。」

  看著賀子皓咬著唇強忍著不哭的樣子,陸立雄故意笑的淒楚,把人擁入懷裡,賀子皓的床單又掉了,剛才被他笑稱為長輩的胸又出現在他的眼前,陸立雄忍住心中正真的笑意,接著說:「我回醫院以後,沒有主治醫生肯帶我,所以,由院長親自帶我,我每天都on call連過年也一樣,我是這樣熬完這些年,賀子皓在你咬著牙努力的時候,我也不輕鬆啊。」

  「賀子皓,你已經把賀子皓切下來還給你媽了不是嗎?那麼你還在怕什麼?台糖那塊地連我爸都吃不下來,何況是你,那只是你逃避的藉口不是嗎?賀子皓,我們能幸福的,你相信我好嗎?」

  在賀子皓的額頭上親了一下,陸立雄深深吸一口氣,他的胸膛因為吸吐氣鼓起又降下,賀子皓緊貼在他胸上的臉也跟著動作,清楚的聽到胸腔裡的心臟,那有力的心跳聲。

  「我…我不知道,我…連我爸媽都不要我了,我…。」

  「賀子皓,從國中到現在,你自己數數已經多少年了?如果我不要你,我何苦浪費這些年,還有,你剛說我技術爛透了,那是為了什麼?除了你我根本沒碰過別人,三十了連接吻都沒有過,這樣難道還無法證明我的決心嗎?」

  「可是我…我跟…我已經…我…。」

  「國中的時候你不是發現我跟蹤你了,如果我在乎那些,你覺得我還會繼續等你嗎?」

  賀子皓的淚在這一刻終於落下了,陸立雄的心也安定下來,原來這才是所有問題的中心點,還好他問出來並解決了,從床頭櫃裡拿出兩隻戒子,陸立雄套到哭的不可自抑的賀子皓手上,又拿出另一個戒子,陸立雄抓著賀子皓的手,套進自己的手指。

  接著,陸立雄抱起賀子皓,走到沙發前就著抱姿坐下來,沙發前的茶几上已經備著他早先做好的鬆餅和咖啡,咖啡用保溫杯裝著,還保著有些燙口的溫度,倒是鬆餅已經涼了,但那不要緊,鬆餅的好處就是涼了依舊不失風味。

  餵了半個鬆餅以後,賀子皓不哭了,也終於意識到自己是全裸的,她尖叫著說要穿衣服,可是陸立雄不讓,幾翻掙扎以後,陸立雄威脅賀子皓如果不想再馬上體驗他的爛技術最好停下來,賀子皓看著陸立雄那長的像熊,又在暴怒中的第五肢,也只好委協了。

  吃完早餐,賀子皓才發現自己戴著兩隻戒子,一個跟陸立雄手上的是一對,另一個是她從那保留了十多年的鐵盒裡拿出來的戒子,陸立雄看著賀子皓望著戒子發怔,笑著從背後抱住她說:「以後出去要小心一點,你這隻手最少價值百萬。」

  賀子皓依舊望著戒子沒有回頭,她當初拿出這戒子是要還給陸立雄的,她騙人,連自己都騙,事實上,她根本就不想再跟陸立雄繼續下去,她只想給彼此一夜,然後心願了結,從此相忘江湖,陸立雄知道她太多事了,在陸立雄的面前,她永遠只能是那個在髮廊讓人摸大腿,跟學校老師同房任摸的賀子皓。

  「跟我結婚。」

  「太快了。」

  「不快,我已經等了十幾年。」

  「可是…。」

  「賀子皓,凡走過必留痕跡,就算你真的能再找到一個你愛也愛你的人,但時時刻刻擔心害怕以前的事被發現的日子好過嗎?為什麼不跟眼前的我試試看呢?我把所有財產都過到你名下,如果那天我真違背誓言就只能淨身出戶,這樣你還有什麼好怕的?」

  看著陸立雄的臉,賀子皓覺得他長的真的好像安藤忠雄,房間裡也有好多建築設計圖和模型,賀子皓狠不下那個心,不跟著陸立雄走進去。

  那是法院,他們是第一位到場的新人。

  賀子皓說了我願意,身份證上她的名字變成陸賀子皓。

作者有话说:

不棄,不坑 不保証日更